<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5章 借机敲个竹杠
    苏韬在烧烤摊买了一些烤串,然后在二十四小时超市买了啤酒。江清寒吃了几个羊肉串,打开易拉罐的铝扣,道:“这么晚吃东西,还是烧烤,是不是不健康”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人活着,偶尔也要放纵一下。”

    江清寒扫了一眼苏韬,这家伙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基本没去碰桌上的烤串,于是主动夹了个烤鸡腿,递给了苏韬,“嘴上一套,心里一套。”

    苏韬暗忖江清寒不愧是办案高手,对自己的心理研究得很细,撕了一块鸡肉放在嘴中拒绝,虽然明知这烧烤是万恶之源,属于各种疾病的根源,但还是难免暗赞了一下,肉香混合着孜然粉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增。

    苏韬吃了几口,放下筷子,望着江清寒认真地对付着食物,笑道:“师父,你总是这么生活,难道不觉得累吗”

    “已经习惯了!”江清寒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你是大夫,以救死扶伤为己任,我是警察,以惩恶锄奸为道义,虽然很多时候会觉得疲惫,但给更多的时候,会很享受这种乐趣。”

    “有件事,我想了想,还是得提醒你。”苏韬犹豫许久,“徐瑞,不是个好男人。”

    江清寒微微一愣,咯咯地笑道:“我知道,那天是他让手下,戳了你的四个轮胎吧”

    苏韬愕然,苦笑道:“没想到你已经知道了!”

    江清寒眨了眨眼睛,从容地说道:“千万不要低估我的智慧,徐瑞是什么样的人,我岂能不知那天见你和燕莎态度有些反常,我后来就查了一下,这算不上一件难事!”

    苏韬对着江清寒心悦诚服地比了个大拇指,“刑警之花,并非浪得虚名!”

    江清寒也对苏韬竖起拇指,赞叹道:“你也不错,配得上年轻神医的称号,如果不是你有自己的事业,我或许会考虑特聘你成为法医,这样我们刑警队的实力又得增强了。”

    苏韬连忙摆手,笑道:“那还是算了吧,法医可不是个好职业!”

    “为什么这么说”江清寒蹙眉,略有点不高兴。

    法医的确是个受到歧视的职业,但如果没有这个职业,世界上就会有更多的犯罪者逍遥法外。

    “如果你对外报出自己的职业,我是个法医,恐怕很多女孩会对你皱眉。当你与她牵手,与她做一些亲密动作的时候,她会觉得很害怕。”苏韬的言外之意是,法医绝对不是一个适合泡妞职业。

    “只是跟你说说而已,你也不配合一下。”江清寒倒也不否认,谁喜欢和一个整天触摸尸体的法医,成为男女朋友

    “虽然我不想成为法医,不过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绝对会义不容辞,免费给你出谋划策,这样够义气了吧”苏韬微笑回答。望着江清寒,他总觉得今晚两人之间的对话,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原来江清寒并非那么冷若冰霜,只不过是只有你与她熟悉了,与她有了共同的话题,横亘在中间的坚冰才会消融。

    ……

    凌晨三点,罗霄结束了常委会议,面色沉重地回到自己常住的琼金宾馆。这里不仅是他的住处,还是他的办公场所,省政府虽然有办公室,但他大多数时候,会在琼金宾馆为他专门提供的套间内,处理各项公务。

    套间是四室两厅,装修看上去不算豪华,但一套黄花梨家具,就价值不菲,角落里摆放着古董架,上面摆着各种精致的小玩物,大部分都是明代之前的东西,罗霄很喜欢在这种古色古香的氛围中办公,这些东西若是放在省政府办公室内,那就是给对手留下了把柄。

    罗霄虽然刚刚与自己的顶头上司省长洪军分开,但会议开得比较匆忙,所以两个人没有碰头,罗霄喝了一口秘书送过来的浓茶,给红军拨通了电话,“省长,对不住,事情是我没办好,我已经让人通知卢刚,主动承担责任!”

    洪军摇头,道:“这次事情闹得不小,单只是一个卢刚,恐怕还难以对殷书记交代。”

    罗霄咬了咬牙,沉声道:“那就让马永国也背个处分”

    县委书记和一个副县长,对此事负责,基本可以安抚韩国方面的情绪。

    洪军叹了口气,“今天殷书记的话锋,难道你没听明白吗,他两次提到了全省厅级干部调整的事情,虽然比较隐晦,但目的很明显,是借这件事,再次准备让全省厅级以上的干部,进行大幅度的调整!”

    罗霄也想起了这个细节,惊讶道:“莫非你真准备任由他这么做”

    洪军无奈苦笑:“殷书记的性格你还不了解,他属于那种谋定后动的人,一旦他所决定的事情,那十有得板上钉钉了。”

    罗霄眼神中流露出失落之色,“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洪军停顿片刻,沉声命令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必要纠缠不放。现在的问题,还得回到如何解决韩国方面的怨念。你赶紧抽调精英医生,如果治好了朴重勋的病,韩国方面或许会不再追究之前的食物中毒事件!这样负面影响也会将至最低!”

    罗霄也是满脸无奈,省保健局的专家已经悉数出动,对朴重勋的病依然是束手无策,洪军现在的命令,让他实在没有信心完成。不过,在官场之中,切记不能直接否决上司的命令,罗霄沉声道:“请你放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妥善弥补此事的。”

    这一次的交锋,洪军和殷开朗暗中的碰撞,基本上已经有了结果,省委书记方面成功破局,省长方面则损兵折将,而且这屁股暂时还没有妥善的办法擦干净。

    ……

    第二天清早,狄世元坐着市卫生局那辆服役了多年的本田车,来到了县人民医院,他先组织会议,了解了朴重勋和崔宝珠的病情,会议结束之后,找到了还没有离开的苏韬。

    县医院的院长办公室,现在已经成为市领导的临时办工场所,苏韬见到狄世元,无奈叹了口气,心知肚明,这狄世元又是来充当说客的,杜平肯定是跟章平建议,让狄世元出马来说服自己治疗朴重勋和崔宝珠的病。

    “昨天晚上,省委特别召开了常委会议,讨论sg财阀在汉州中毒,继承人至今昏迷不醒的事件。此事虽然暂时被压着,但如果解决不了,将会扩大成为国际事端,影响面太广。”左右无人,只有狄世元,他捧着茶杯,茶杯的雾气让眼镜镜片模糊,他随手将眼镜摘下,望着苏韬的目光特别真诚,“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这次还请你站在国家大义上,治疗朴重勋和崔宝珠。”

    苏韬叹了口气,也是特别诚恳地说道:“朴重勋的病情比较复杂,已经不是简单的医学问题。”

    狄世元点了点头,笑道:“我能理解,否则也不会让王国锋和金崇鹤,这两个号称华夏和韩国第一的天才医生都没有办法解决。”

    苏韬笑了笑,摇头不作回应,狄世元是个高明的垂钓者,你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计,误食了鱼饵。

    狄世元停顿片刻,叹气道:“这次我来请你出手,不仅是省里领导关注,而且韩国那边也安排人向我们请援!”

    苏韬有点意外,“我的名气难道这么大了”

    狄世元哈哈大笑,“你曾经在余杭市在金崇鹤的面前,展示过你的医术,所以他向朴重勋的母亲申彩依女士推荐了你。”

    没想到是这个家伙!苏韬对金崇鹤那个笑面虎,并没有太多好感,这家伙肯定知道,如果解了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的降头术,将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狄世元见苏韬表情阴晴不定,无奈道:“现在你已经是被逼上梁山了。申彩依是直接向大使馆请求援助,所以让你给两人之病,这是自上而下的,严格意义上,这是个无法推卸的政治任务。”

    苏韬无奈苦笑,“我能拒绝吗”

    狄世元想了想,道:“你等我慢慢跟你解释,或许你并不会拒绝。”

    苏韬瞧出狄世元这只老狐狸,肯定不会轻饶了韩国方面,这家伙借机或者会敲个竹杠,“说来听听!”

    “我与韩国方面已经达成了三个共识:第一,只要你愿意出手,韩国方面不再追究食物中毒的事情,继续将汉州作为投资的重点考虑对象;第二,如果你治不好朴重勋和崔宝珠,无需你承担任何后果,可以避免他们恶意抹黑你的医名;第三,如果你治好了两人,sg财阀会用实际行动表示感谢。新中医联盟最近不是成立了个基金,他们将以sg财阀的名义,对基金无偿捐助五十亿韩元。”狄世元说到此处,嘴角露出了微笑。

    苏韬听到最后一点,露出吃惊之色,这狄世元还真是个奸诈的家伙,三个条款全部都偏向于华夏方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用三寸不烂之舌,谈成了这个极其扭曲的不平等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