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4章 师父你好腿功
    苏韬从朴重勋的身体状况,甚至能推测出他一个月前的生活状态,“一个月之前,朴重勋和他的女下属,曾经去过泰国公务,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中了降头术!另外,对朴重勋下降头的人,应该是sg财阀的内部人。”

    张振困惑道:“你为何判定他是一个月之前,对时间计算得如此精准”

    “各国的气候条件和温度情况,都不一样。韩国处于温带和亚热带,泰国属于标准的热带季风气候。十一月,韩国处于低温状态,而泰国温度在二十五摄氏度,温度的差异会使人体器官自动调节,不仅皮肤和毛孔会发生变化,气血的运行状态也会发生改变。”

    苏韬微笑着介绍道,“他在泰国服用过一种叫做泰国仙草的草药,这种药物原产于新加坡,现在泰国使用的比较多,泰国人常用此草服用,能防治多种疾病。从服用药草起到效果来看,应该是一个月!”

    “你为何认为,是sg财阀的人,对朴重勋下的手!”江清寒轻抚刘海,淡淡问道。

    “降头师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陌生人下降头,朴重勋是sg财阀的继承人,他在内部的竞争对手肯定很多。”苏韬分析道,“不出意外,应该与李俊洙有关,他俩有直接的竞争关系。”

    章平是一名厅级干部,他见多识广,也算是阅人无数,对苏韬缜密的分析,也提起了兴趣,笑道:“没想到就是看个病,还能有这么多学问。”

    “术业有专攻,有经验的中医都能看出一二。”苏韬谦虚地笑道,“只不过其他人胆子没我这么大,直接就把病因说出来,罢了!”

    降头术牵扯到邪术,如果直接说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非议。

    章平暗忖这苏韬倒也是个人才,上次还是在狄世元办公室见了一面,如今对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朴重勋的病,你能不能治”章平叹了口气,如实道,“他的父亲朴勇大在韩国颇有影响力,如果你治好了他,对于国家而言是大功一件!”

    苏韬摇了摇头,道:“我治不了,金崇鹤是韩国知名的年轻韩医大夫,他都治不了,我也没有办法!”

    章平微微一怔,秘书从外面走入,在章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章平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轻松,他摆了摆手,让秘书出去,笑道:“刚才传出消息,李俊洙被sg财阀的人员控制起来了。”

    杜平轻松地吁了口气,笑道:“现在压力不在我们这边了。”

    既然已经调查出投毒的凶手,同时牵扯出了卢刚,现在要着急的,就是潜伏在暗中,对章平和杜平暗中设计陷害的人。

    章平走出苏韬的宿舍,突然停下脚步,沉声问杜平:“你觉得苏韬有治好朴重勋的方法吗”

    杜平叹了口气,“应该没问题,之所以不愿意治,主要还是怕惹上麻烦,如果治好了,那是皆大欢喜,如果治不好,那就得背锅了!”

    章平在杜平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几下,“你分析问题越来越成熟了!”

    杜平见章平这么夸奖自己,内心也是挺开心,杜平走的是秘书路线,章平走得越高越远,对于自己的仕途而言,也就更加的平稳。

    张振觉得江清寒和苏韬师徒两人有话要聊,就现行离开,前往宾馆。

    “你为什么不给朴重勋治病”江清寒等苏韬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眼睛泛着亮光,好奇地问道。

    “师父,你也觉得我是故意不治他”苏韬疑惑地望着江清寒。

    江清寒点了点头,道:“你的医术明显高过其他人,不过是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中了降头术,还分析出了背后一系列的事态发展,不仅是我这么认为,恐怕章书记还有杜县长,都这么认为,你绝对有治疗朴重勋的方法。”

    苏韬无奈地耸了耸肩,“事情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

    江清寒继续劝说道:“如果你治好了朴重勋,那么sg财阀就欠下了汉州政府一个天大的人情,投资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另外,sg方面很有可能看在你治好了朴重勋病的份上,不再追求之前的投毒事件,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苏韬苦笑道:“师父,你还真把我当成神仙了啊!我的确医术还行,但第一,降头术不那么简单就能解,第二,如果你解了,就成了降头师的死敌,以后麻烦不断!”

    苏韬这倒不是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江清寒,降头师的报复心特别强,如果被降头师知道,有人拥有破解自己独门降头药的办法,那就是天涯海角,他也得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个潜在隐患给铲除了。

    金崇鹤的医术不错,他没有治好朴重勋,一种可能是他能力不够,另一种可能是他知道后果。后面的那种可能,更大一点!

    “难道就因为害怕降头师的报复,你就见死不救吗那你也太让我太失望了!”江清寒面色一寒,不悦地低声斥责道。

    “如果得了重病的人是您,我就是得罪了阎罗王,也会费尽心思救你。”苏韬知道江清寒是在故意用激将法,所以只能用这一招温情牌,巧妙地化解她的攻势。

    江清寒不知为何想起那一次苏韬主动给自己挡子弹的场景,心神微动,知道他并非口出虚言,不愿意治疗朴重勋,或许还真是有自己的苦衷,无奈地站起身,道:“我人微言轻,劝不了你,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你住哪儿啊要不就住在这吧!”苏韬发现自己没把意思表达完整,医院这边的宿舍还空着,省得跑来跑去了。

    江清寒想了想,点头道:“那你帮我跟杜县长说一声吧,我正好要加班,梳理一下案情,形成材料明早就要上报给梅局长。虽然宾馆没多远,但一来一去,也会耽搁时间。”

    苏韬便给杜平打了个电话,杜平很快就安排好,医院的工作人员过来打开隔壁的宿舍。苏韬跟着江清寒进去望了一眼,发现跟自己的房间差不多,等工作人员离开之后,苏韬发现屋内少了空调遥控器,这么冷的天,不开空调可不行,就走到隔壁,将自己房间里的遥控器给拿了过来。

    江清寒已经开始伏案,做这次的案件总结材料,苏韬没离开,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

    江清寒突然意外地回头望了一眼苏韬,“你怎么还不走,现在可不早了!”

    苏韬笑道:“怕你一个人工作,孤单寂寞!”

    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手指在键盘上轻快地起舞,“我可不怕孤单!你在这边呆着,我还觉得会影响我工作呢!”

    苏韬知道江清寒在故意赶自己走,咳嗽了一声,“师父,你信不信这世界上有鬼啊”

    “不信!我是无神论者!”江清寒板着面孔,冷冷地说道。

    “我信呢!”苏韬叹了口气,胡诌道,“之前我给一个摸金校尉治过病,摸金校尉你知道吧就是盗墓的。他把自己的袖子卷起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长满了绿毛和脓疮,就跟被诅咒了一样。”

    “你有完就没完!”江清寒愤怒地站起身,指着房门道,“你给我立刻就走!”

    苏韬哈哈大笑,站起身,朝她炸了眨眼,道:“师父,话说医院的阴气最重,所以是鬼怪最集中的地方!”

    苏韬躲得很快,江清寒还没来得及摔掉随手捡起的茶杯,苏韬已经关门离开。

    “臭小子!”江清寒没好气的笑骂,自己这个徒弟刚才分析问题的时候,表现得老成持重,结果一转眼,就露出幼稚可笑的一面。

    正常的女人都怕鬼魂,但江清寒是个标准的女汉子,又怎么会吃这一套!

    江清寒沉浸在办案的快乐之中,她痴迷于刑事案件,当解决错综复杂的案件之后,心中会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感,这一次在苏韬的帮助下,成功破获投毒案,她也一样沉浸在这种乐趣之中。

    当她将案件的调查报告修改完毕之后,突然房门被敲响,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怎么这个时间点,还有人敲自己的房门

    江清寒忍不住想起苏韬临走时候的话语,摇了摇头,暗忖苏韬没那么无聊吧,这个时间点还不睡觉,装神弄鬼

    江清寒先瞄了一眼门中央的猫眼,并未见到人影,她冷哼一声,快速地拉开门,身体灵巧地闪出,秀腿飞出一记,朝贴靠墙壁上的人影面门点去。

    “师父,你真是好腿功!”苏韬尴尬地笑了笑,用手指轻轻地拨了拨顶在自己喉结上的脚尖,咕噜吞了口水,略带庆幸地赞赏道。

    如果不是江清寒及时收腿,自己此刻就得捂住喉咙,躺倒在地了。

    汉州的刑警之花,果然实力非同凡响。

    江清寒见苏韬左右手提着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次性的餐盒,暗忖他应该是送夜宵过来,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啐道:“大晚上的,装神弄鬼做什么”

    苏韬晃了晃手中散发着香味的夜宵,笑道:“可不是装神弄鬼,只是想给你个惊喜而已。加班到这个时间点,必须要补充一下能量,否则不仅对胃不好,还影响其他身体机能!”

    “还算你有些孝心!”江清寒知道自己错怪了苏韬,难得地一笑。

    这一笑,让苏韬有些失神!

    江清寒的笑,真的很美,如同让冰雪融化的春光,温暖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