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2章 故事再次反转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易经讲,一阴一阳之谓道,人也是分为阴阳二性,阳指的是人的身体,阴指的是人的灵魂。

    人的身体会得病,表现为感冒发烧等等,这些统称为阳病;人的灵魂如果得病,那就会表现为精神类的疾病,诸如癫、狂、痫,这些统称为阴病。

    更直白点解释,阳病指的是生理疾病,阴病指的是心理疾病。

    朴重勋处于昏迷状态,是因为中了降头术,受到损伤之处不仅在在生理,更在于灵魂,也就是说,得了阴病,所以采用鬼门十三针,这是对症的医治方案。

    一个多小时之后,金崇鹤从手术室内走出,满头大汗,已经没有了之前玉树临风的感觉,这不是简单的针灸,而是需要投入灵魂的针灸,难度不是一般大。

    申彩依连忙迎了上去,急切地问道:“重勋,他怎么样了”

    申彩依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医术超群的金崇鹤。金崇鹤在韩国医学的地位,已经超出了医学本身,他是一个靠医术成为明星的男人,如同花样滑冰女王金妍儿一样,备受国民的爱戴和喜欢。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你的实力到达了顶峰,就会成为某个行业的名片,金崇鹤的厉害之处,就是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相比较而言,王国锋就欠缺了许多。

    金崇鹤无奈地摇头苦笑,用韩语道:“他中了降头术,用普通的办法无法治好,我竭尽全力,也只能让他的情况暂时缓和。想要根治他的病痛,让他醒转,还得找到给他下降头的妖人!”

    降头术在韩国高层圈子并不属于秘密,尤其是在贵妇圈子中很流行,这从韩国的历史剧中可以窥见一二,但凡宫斗,都少不了下降头的情节,用个草人,在上面写上要下降头的人生辰八字,然后念咒语,就可以让人神志不清,染上怪病。

    降头术的原理,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降头师念符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降头药,降头师会用隐蔽和特殊的手段,让目标使用降头药,这才是让人神志不清的关键原因。

    当然,这些降头药配方都很神秘,每一个降头师的降头药都不一样,有自己的独门解药,所以让金崇鹤短时间内让朴重勋解除降头术,这难度显然太大了。

    “我的儿子,怎么会染上降头术这种邪术呢!”申彩依双目通红,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具体情况就不得而知!”金崇鹤觉得这个秘密还是暂时要保住,至少在此刻不适合对外公布。

    申彩依透过玻璃,心情难以言喻,一直以来,朴重勋都是他的骄傲,不仅长相出众,而且还很上进,深受他的外公,自己的父亲,sg财阀会长申英诚的看重,不出意外,未来将成为sg财阀的继承人。

    终于,申彩依压抑在内心的愤怒开始宣泄,他指着华夏方面的人员,愤怒地说道:“如果我儿子出事,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翻译将前面一句话保留,把后面一句话却是如实地翻译出来。

    华夏方面的人,面色都表现得很难看,朴重勋在国内出事,这是不争的事实。

    章平迎了过去,低声安慰道:“申女士,你不要着急,我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抽调最优秀的医生给朴部长进行治病,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申彩依没等翻译说完,冷声道:“不用你们假惺惺地作态,我等下会通知我的老公,放弃在华夏投资的计划,让他对华夏这个邪恶的国家彻底死心。”

    翻译在转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也显得很为难,申彩依的态度很强势,完全让华夏方面无法下台。

    申彩依的情绪也是到了爆发点,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够醒来,她或许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但如今金崇鹤也束手无策,这意味着自己的儿子,很有可能永远无法醒来。无论作为母亲的角度,还是出于家族的角度,申彩依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

    罗霄站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这时终于坐不住了,他主动安抚道:“申女士,你稍安勿躁,事情已经发生,咱们尽快处理,解决问题才对,而不应该把情况弄得复杂化。”

    申彩依摇了摇头,她如今脑子里,完全充斥着愤怒的情绪:“明天国外的各大媒体,都会报道华夏政府恶意伤害外商的新闻,其他的话,我会让律师来跟你们谈,必须对我们进行补偿,同时要将作恶者找出来,让我们处置!”

    申彩依索要的补偿,一定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代价,矛盾不断升级,政府将要蒙受损失,华夏方面的人心情都变得压抑起来。

    罗霄好歹也是个副部级高官,面对申彩依如此恶劣的态度,也是相当尴尬,只能将怒转嫁到下属身上,他沉声命令章平:“章平同志,你是汉州市委书记,必须要对此事全权负责,具体对你的处理,我会上报到省委常委会进行讨论。”

    章平是实权市委书记,想要处置他,必须要上升到常委会才行,罗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这么说。

    章平面色难看,却是一肚子火发不出,此事发生在他掌管的辖区内,尽管一切都出乎意料之外,但他无法置身事外。

    站在一旁的杜平见章平被如此训斥,只能苦苦忍耐,挺身而出出声道:“罗省长,事情很复杂,有人恶意滋事。事情不能你完全落在章书记的身上!”

    罗霄此刻满腹怒火,无处发泄,暗忖杜平你竟然撞到枪口上,怒斥道:“不是让你停职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杜平也是鼓起了勇气,罗霄地位尊崇,但自己如果不据理力争,自己和章平将永远蒙受冤屈。于是杜平将调查的情况和盘托出,“市刑警队已经找到了酒店投毒的犯罪嫌疑人,这是一次有目的的投毒行为。”

    罗霄微微一怔,左右四顾,杜平的这番话,无疑也落在韩国人的耳朵里。罗霄眼睛发红,暗忖这杜平难道是疯了吗这不是间接地告诉韩国人,责任完全在华夏方面吗

    罗霄指着杜平鼻子,沉声道:“杜平,你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任!”

    杜平点了点头,道:“罗省长,这么多人都在场,话是我说的,我必须负责!”

    申彩依陆续听明白翻译将现场的情况解释清楚,她开始咆哮起来,突然扑向罗霄,“你们这些杀手!赶紧让我儿子醒来!”

    罗霄也没想到杜平会自杀式的将调查的情况,就这么公诸于众,他是现场级别最高的华夏官员,申彩依当然是找他说理。

    虽然申彩依是个贵妇,但失去理智之后,也展现出了韩国大妈的泼辣,丝毫不弱于华夏大妈,片刻之后,罗霄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凌乱,油量整齐的发型也东倒西歪。

    旁边的工作人员好不容易将两人分开,李俊洙站在暗处,冷冷地目视着一切,情况如同自己所计划的在发展。

    金崇鹤刚才让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他很担心金崇鹤治好朴重勋,那样所有的安排就泡汤了。不得不说,金崇鹤的演技真的很好,刚才甚至还迷惑了自己。

    场面混乱之际,杜平凑到章平的耳朵边,低声耳语几句,章平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困惑地望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苏韬。

    苏韬点了点头,章平心中有底,他清了清嗓子,声音虽然不大,但中气十足,穿透力极强,“大家冷静一下,杜县长的话,我们还没有说完。我们承认此次韩国工作人员食物中毒的事情,与我们接待不善有关;但,如今还在昏迷不醒的两位外宾,与我们并没有关系。”

    申彩依与罗霄已经被人分开,刚才场景一顿混乱,原因有很多,语言和文化不通,也占据着一些因素。

    申彩依刚才太过激动,此刻只能喘气平复心情,道:“你们现在想推卸责任吗”

    章平摇了摇头,“朴部长和崔代表,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中了降头术。染上这种邪术的时间,早在一个月之前,当时他并不在华夏,而是在其他国家,这两人应该去过泰国。”

    申彩依等章平说完之后,目光落在金崇鹤的身上,金崇鹤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苏韬,心中暗叹了口气,这个华夏年轻的中医高手,果然实力很强,他也早已看出了朴重勋的病情。

    “降头术”罗霄听章平说出这等话语,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这章平是疯了吗,他可是党员,降头术是封建迷信残余,在众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语,是要出问题的。

    比起渎职,意识形态出现问题,这对于官员而言,更加致命!

    不过,让罗霄意外的是,申彩依平静下来,难道这个韩国疯女人信了章平的话

    “我现在怀疑,你们韩国方面是故意制造风波,想引起国际舆论的压力。”章平压低声音缓缓说道。

    如果朴重勋真的是在来华夏之前就染病,然后在华夏突然病发,可以认为是韩国方面精心策划好的阴谋。

    韩国方面需要仔细考虑,是否要将此事扩散,毕竟已经有人看破了其中的一些端倪,两人的病,与投毒并无关联。

    金崇鹤凑到申彩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申彩依整理了一下衣衫,恢复了贵妇的优雅,沉声道:“时间不早了,我的儿子需要休息,一切等明早再议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