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1章 鬼门针降头术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崇鹤被李俊洙故意带上了另外一辆轿车,李俊洙拉了拉衣领,嘴角带着习惯性的微笑,“崇鹤,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两年”金崇鹤从侧面看了一下李俊洙的脸型,暗忖这家伙最近又整过容了,以前的脸蛋可没有这么有型,“上次是在俊美的生日晚宴上,你当时还是个大胖子,没想到这么快就瘦下来了,在哪儿做的瘦身手术,效果不错!”

    李俊洙微微一愣,面颊滚烫,从金崇鹤语气中听出一丝不屑,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火气,“崇鹤,你说话还是这么嚣张!俊美在自己的生日上向你表白,可惜你根本不屑一顾,这让我那可爱的妹妹痛苦了好几年。”

    “好几年听说她第二个月便在欧洲找了个男朋友,样子挺帅!”金崇鹤毫不犹豫地反击道。李俊洙的妹妹,自己可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即使脸上各处都动了刀子,依然还是没法用可爱来评价,属于自己最倒胃口的锥子狐狸脸。

    李俊洙抽了抽鼻翼,压低声音道:“好吧,咱们不聊这些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金崇鹤复杂地看了一眼李俊洙,沉声道:“重勋昏迷的事情,难道跟你有关”

    李俊洙没有正面回答,“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但这一次别治重勋!”

    金崇鹤沉默片刻,继续试探,“sg财阀继承人之争,竟然上演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人意外!”

    李俊洙承诺道:“只要你答应我,你永远是sg财阀的首席医疗顾问。”

    金崇鹤摇头,笑道:“如果我治好了重勋,他对我肯定特别感恩,也会让我日后有口饭吃!”

    “那家伙是个无能之辈。”李俊洙发现金崇鹤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你不出手,我会给你一笔资金。据我所知,你最近正准备筹建自己的医馆,应该缺不少钱。”

    金崇鹤摸了摸下巴,故意没去看李俊洙,“你是个野心家,但不算太讨厌!”

    李俊洙见金崇鹤这么评价自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家伙应该是答应自己了。

    李俊洙坐在车上,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当着金崇鹤的面,吩咐秘书给他的账号汇了五亿韩元!

    金崇鹤一直闭着眼睛,李俊洙也就不再继续说什么,自己打了款,金崇鹤就已经被绑在自己这条船上,届时他就是想要脱身,也没有退路可以选择。

    谁也没想到,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县城,短时间内会聚集这么多有实力的专家级医生,他们之中有西医,也有中医,都在为让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醒来而努力。

    王国锋望着众多保健局专家空降,顿时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些多余,尽管自己在年轻一辈中颇有名气,但比起这些老前辈,他还是欠缺了一些底气。

    不过,因为涉及到降头术这神秘的邪术,即使有专家瞧出一二,也会保持缄默,因为谁说出来,那就是不尊重科学!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王国锋眼色一凌,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国锋兄,我们又见面了!”金崇鹤是个优雅的家伙,任何人遇到他,都不会生厌。

    王国锋握着金崇鹤的手,摇了摇,很儒雅地说道:“金大夫,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金崇鹤嘴角翘起,看似幽默地说道:“如果你们这些华夏医生足够有实力,我就不用跑着一趟了呢!当然,也得感谢你们束手无策,这样才显得我这个sg特聘医疗顾问有足够的价值,是不是”

    王国锋面色变得难看,如果换做其他人,王国锋可能会反唇相讥,但自己是金崇鹤的手下败将,他有资格这么奚落自己。

    王国锋还是尽量保持语气的平和,“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这有韩医第一人之称的金崇鹤,能否让那两人彻底康复!”

    金崇鹤哈哈大笑两声,尽管不停地攻击着王国锋,但金崇鹤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名医的风度,谈笑得体,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王国锋面对金崇鹤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反思,自己与他的差距!

    ……

    章平面色难看,现在压力落在他的身上,刚才省委殷书记给自己打了电话,如果治不好这两人,自己就得担负责任,他是一个严格自律的干部,处处小心谨慎,但没想到会因为一次医疗风波,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

    站在医院的外面,章平忍不住掏出烟盒,试图用抽烟放松情绪,远远地望见杜平小跑着过来,他又将烟盒塞入口袋里,“有什么新进展吗”

    “我们找到投毒的凶手了,几年前因为投毒被逮捕入狱,这次也是他投的毒!”杜平将材料递给了章平。

    章平表情放松了些许,继续问道:“他为何要向外宾投毒”

    杜平压低声音道:“他被捕入狱之后,妻子就离婚改嫁,留下了一个女儿与父母相依为命,家境特别穷困,父亲得了重病,特别需要钱!这时候有人找到了他!”

    找到凶手,让章平轻松了不少,“公安系统这次效率不错!”

    “是江清寒带队调查这次案件。”杜平补充道,“她屡破奇案,是刑警人才。”

    章平点了点头,“我看过她的资料,女人办案,更加执着、心细。”

    杜平知道,如果换做平常,章平可能直接会给江清寒进行实际的奖励,只可惜现在事情错综复杂,即使找到了那个犯罪嫌疑人,但目前的困局依然还没有破。

    杜平从文件包里连忙又取出了另外一份资料,“五年前,卢刚曾经担任县教育局局长,当时高明飞闹出的事情很大,所以卢刚与他有交集!”

    章平无奈苦笑,“这件事看来跟马永国也牵连不断啊!”

    卢刚是马永国的忠实伙伴,这已经牵扯到县委书记,事情已经不小。

    杜平松了口气,事情调查到这个地步,自己的责任已经减去一半,“下面如何做”

    章平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沉声道:“继续深入调查,对于犯案人员,无论他是什么身份和地位,一律打击!”

    杜平叹了口气,轻声道:“章书记,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章平在杜平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按,道:“小杜,这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只不过你挡在最前面,先中了流弹。放心吧,只要你我问心无愧,一切阴谋诡计都会不攻自破!”

    杜平与章平分手之后,在住院部宿舍找到了苏韬。其他人都火烧眉毛了,苏韬还是显得波澜不惊。

    “如同你所分析的,酒店才是投毒的犯罪现场,我们已经初步确定了嫌疑人。”杜平对苏韬很佩服,因为案件能够顺利调查到这一步,一方面来自于江清寒的努力,另一方面苏韬在其中的判断和分析,起到了关键作用。

    “病人那边是什么情况”苏韬判断,肯定有很多专家已经赶到医院,对病人开始会诊了。

    “王国锋束手无策,其他专家也没有太多办法。韩国那边已经从本国请来了专家,是一个名叫金崇鹤的年轻医生,据说在国内的名气很大!”杜平无奈叹气,“案件虽然已经真相大白,但我还是有责任,因为我的疏忽,才让那些外宾中毒!”

    苏韬点了点头,没想到金崇鹤竟然出现了,他提起了行医箱,与杜平笑道:“走吧,该出现的人,应该都已经出现,看来没必要等到明天早上,今晚事情就会慢慢揭开面纱了。”

    苏韬究竟在想什么

    杜平满腹疑问,跟着苏韬往外走。

    来到县医院,朴重勋已经被转移到了手术室内,一群保健局专家站在玻璃外,观看金崇鹤的治疗过程。金崇鹤没有动用太多的工具,也没有需要助手,他打开了自己的行医箱,独自给朴重勋进行针灸治疗。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朴重勋的面部开始红润,四肢有了细微的动作,身边不乏淮南的中医名家暗叹金崇鹤医术惊艳。

    “鬼门十三针!”王国锋观察金崇鹤的手法,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

    王国锋听过这套针法,一直以为是口口相传的传说,所以并没有认真研究过。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会得上一种莫名其妙的病,不管到多少高级的医院,不管找多么高级的医生,他们都将望病兴叹,束手无策。

    所以这些人,就被定为“阴病”,在生活中见的较多的是“邪病”,既人们常说的“中邪”、“附体”。据史书记载,“鬼门十三针”在古代由张天师所创,祛病除邪,在古代乃是医玄之家的不传之秘。

    “百邪颠狂所为病,针有十三穴须认,凡针之体先鬼宫,次针鬼信无不应……”

    ——这是“鬼门十三针”广为流传的歌诀,但在实际治疗的过程中,还需要巧妙的变化。

    金崇鹤用“鬼门十三针”,来治疗降头术,这无疑是一个针对性很强的治疗方案。

    苏韬对金崇鹤也有更深刻的认识,这家伙真的很强,比王国锋至少强两三个档次!他也研究过鬼门十三针,这是一套看似简单,但必须要投入大量精力的针术,说得抽象一点,必须要投入灵魂,施展针术,由此可见,金崇鹤的医术也进入了入微的境界。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