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30章 事态不断升温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原本以为找到线索的江清寒,果然扑了个空!

    “韩国外宾下榻的酒店,当天的监控录像全部被删除。”江清寒给杜平打了电话,“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证实那些韩国代表中毒的原因,并不是在饭店,而是在酒店。”

    杜平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即使发生在酒店,政府方面也没法躲避责任,毕竟事情是由我们的疏忽导致。”

    江清寒暗忖杜平倒还是有大局观,“杜县长,你要给我一个名单。”

    “什么名单”杜平平静地问道。

    官场中人,说话只说一半,杜平明知故问,想借江清寒之口说出来。江清寒现在一门心思想要调查案件,没空跟杜平弯弯绕,“你需要给我提供一份名单,宝邮县官场之中有人对你不满的人,很明显是冲着你而来。”

    杜平皱了皱眉,“我等下就给你几个人员名单。不过,你要做好保密工作,如果外泄的话,不仅对我不利,对你还会存在影响。”

    江清寒暗忖杜平的心思不是一般的深层,如果名单暴露出去,宝邮县政府的斗争,就转暗为明,引起省市的注意,影响面太广,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任何政*治斗争,都得建立在平衡的基础上,不到万不得已的那一刻,不会彻底撕破脸皮。

    关键,杜平对江清寒并不是特别信任,所以没法推心置腹。

    手机震动数下,江清寒记住几个人名,然后将短信给删除,大个子张振那边已经打来电话,汇报筛选出来的结果。

    “有五个人,存在投毒的前科。排除毒害妯娌的一名中年女性,还有四个人很可疑。”张振耐心地翻阅档案,“其中有一人可能性最大,他曾经在五年前,在县高中的食堂进行投毒,导致数百名学生上吐下泻。前不久,刚刚刑满释放!”

    江清寒追问道:“此人是什么身份,当初为何投毒”

    “嫌疑人名叫高明飞,是宝邮高中的化学老师,因为不满当时的校长,争吵之后,才会精心谋划了这个投毒案。”张振无奈道,“此人性格比较偏激,属于那种愤青派知识分子,外表斯文,但心思缜密。如果不是当初他主动投案自首,恐怕没人能查出是他下毒。大家都误以为是一场意外的食物中毒事件。”

    两个案件有共同点,但是推理办案,一定要找到嫌疑人的犯案动机,否则还是难以证实高明飞真的与此次酒店投毒案件有关。

    江清寒皱眉命令道:“我等下给你个名单,你调出这几人与高明飞有没有联系。”

    “好的,你等下发过来吧,”张振松了口气,半天的时间没有浪费,看上去他们已经往事实真相诬陷靠拢了。

    ……

    王国锋将朴重勋和崔宝珠的情况,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尽管没有现场诊断,但通过王国锋的转述,王儒已经心中有数,皱眉良久,沉声道:“国锋,这两个病人并不是食物中毒那么简单!”

    王国锋点了点头,叹气道:“我也发现了,但具体是什么病症呢”

    王儒暗忖王国锋的经验还是欠缺了不少,尽管他在淮南中医药大学担任副校长,还在省医院接诊病人,但涉猎面不算广泛,所以在治疗疑难杂症的时候,还是欠缺了火候。不过,这两个韩国人的病,王国锋辨认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

    “不出意外,这两人是中了降头术!”王儒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降头术那不是迷信吗”王国锋没想到父亲会如此断症。

    泰国的降头术和苗疆的蛊术,同属于巫医一脉,因为太过神秘,所以只在小范围内流传。但,你并不能否认,传承数千年的巫医之术,完全就是虚假的。巫医对草药的研究,在某些领域超过了中医。

    王儒耐心地解释道:“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泰国僧人,他使用降头术让一个中风多年的老人,短时间内行动如常。降头术可以害人,但也可以救人。”

    王儒对王国锋的反应有点失望,在很多人眼中,中医还是封建迷信残余呢!巫医是医学不可分割的分支,王国锋对之明显有排斥与不屑。

    王国锋尽管对巫医没有什么好感,但对王儒的医术深信不疑,困惑道:“想要治好那两人,有没有办法呢”

    王儒沉默片刻,摇头道:“每一个学习降头术的巫医,一般只会选择一个传人,他们使用的药物,只有他们本人才知道。所以只有找到对那两人使用降头术的降头师,才能治好他俩。”

    王国锋摇头苦笑,“爸,这个理由难以让我交差啊!这次我可是与罗省长一起来的,如果我如实转达你的意思,罗省长会怎么看我”

    王国锋与王儒的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他原本以为能从王儒这里找到答案。

    王儒想了想,沉声命令道:“实话实说吧,此事你不适合继续插手,毕竟你能力有所不及。”

    王国锋眼中露出失落之色,“我问问师父,看他有没有救治之法!”

    王儒叹了口气,暗忖王国锋还是太要强了一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叫做有担当,而叫做鲁莽!

    王儒感觉到王国锋的变化,最近变得更加容易冲动,没有了之前的稳重。

    王国锋拨通了道医宗主的电话,听明情况之后,道医宗主深深滴叹了口气,道:“你父亲的判断没错,那两人不出意外,中的是药降。药降的办法千千万万,制作的材料也千奇百怪,经过无数代巫医的研究,必须要专门的解药才行。”

    王国锋难以咽下这口气,追问道:“如果我用解毒丸和解毒针灸,会不会有效果”

    道医宗主沉声道:“国锋,病人不是试验品,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千万不能冒险!你千万不要忘记这个原则!”

    王国锋终究还是松了口气,无奈道:“我明白了!”

    王国锋找到了罗霄,说明情况,罗霄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叹气道:“国锋,你可是省内最优秀的年轻中医专家,如果你都没法治好,那谁还有办法只好两人呢”

    王国锋叹了口气,安慰道:“尽管没法让两人恢复理智,但我们可以说明,这两人的昏迷,跟食物中毒无关!”

    罗霄摆了摆手,面色凝重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即使无关,咱们也脱不了干系。”

    王国锋缓步离开罗霄所在的房间,罗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拨通了省长洪军的电话,汇报宝邮县的情况,“洪省长,现在情况有些麻烦,那两个重要的韩国外宾始终处于昏迷状态,我们这边的专家表示束手无策!”

    洪军皱眉,不悦道:“事情怎么搞得如此繁琐!”

    罗霄也是无奈,“那两个外宾的昏迷,实在与食物中毒无关,这也是出现巧合了!”

    洪军手指在桌上,重重地敲打了两下,嘱咐道:“sg财阀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企业,外交部那边已经给省里施加压力。有首长已经将目光扫向了汉州,你务必要妥善解决此事。”

    等罗霄挂断电话之后,洪军面沉如水,下面人办个事情,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

    省委书记办公室内,殷开朗接通了红色座机,这是直达华夏国务院的秘密电话,一般不会响,但只要响了,就会是影响全国政局的重要事件。

    “老殷啊,淮南的事情已经闹大了。”刘副总理语速平缓地说道,“韩国外交部借此事正在给政府施加压力。”

    殷开朗淡淡笑道:“与韩国近期的关系一直就不明朗,终于被他们抓到了把柄!”

    刘副总理见殷开朗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镇定自若,暗叹一口气,“sg财阀是韩国四大财阀之一,处于昏迷状态的朴重勋是副会长朴勇大的长子。朴勇大是我们积极争取的人,他在如今韩国政变的过程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如果他的儿子出事情的话,我们会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韩国与美利坚一直在建立所谓的军事战略合作,这表面上是针对朝鲜,事实上是对华夏的军事威慑。华夏通过自己的方式,正在巧妙地瓦解韩国与美利坚的联系,限韩令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其他的内部渗透战术!

    果然是外交无小事,殷开朗微微一怔,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揉了揉太阳穴,沉思许久,下达了指令!

    ——务必,不惜一切代价,治好朴重勋!

    不久之后,淮南整个卫生系统开始忙碌,省保健局调出专家档案,组建最强的团队,前往汉州宝邮县进行支援。

    与此同时,汉州飞机场内,一架私人飞机落地,从里面走出了十多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打扮时尚精致的中年妇女,她鼻梁上戴着一副墨镜,紧随他身后的是一个俊朗的青年,面容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和善微笑。

    李俊洙远远地见到一群人走出机场,他连忙迎了过去,“姨母,欢迎你来到汉州!”

    “重勋怎么样了”申彩伊摘掉墨镜,关心地问道。

    “表弟他在昏迷中,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李俊洙低声汇报道。

    “咱们赶紧去医院吧,金医生跟我们一起来了,相信重勋一定会没事的!”申彩伊望向身侧的另一人,正是韩医如今最炙手可热的天才——金崇鹤!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