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9章 案件错综复杂
    “头儿,这是刚从韩国方面拿到的,有关朴重勋和崔宝珠的资料。”张振将一叠文件,放到江清寒的手边,他搞不明白,为何头儿一定要搞清楚两个还处于昏迷状态中的病人资料。

    江清寒仔细翻阅许久,眉毛拧起,“朴重勋和崔宝珠是同一个大学的师兄妹。崔宝珠家境贫寒,但特别用功,毕业之后,通过应聘成为了朴重勋的助理。后来朴重勋担任sg财阀战略投资部部长,崔宝珠顺利成为室长,两人的关系很紧密,公司内部传闻,两人是恋人关系。”

    张振无奈叹了口气,有点疲惫地挠了挠眉心,无奈道:“怎么感觉这个案情有点像韩剧情节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桥段”

    今早江清寒带着队员参与到宝邮县外宾中毒案的调查中,线索看上去很多,但分析起来,如同乱麻,很难理清楚事实的真相。

    “这个案件的疑点太多了。”张振觉得智商不够用,“第一,为什么中毒的都是韩国人;第二,为什么其他韩国人都没事,偏偏最重要的两人,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依然还处于昏迷状态;第三,酒店的进货渠道及监控录像,我们全部调查过,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对当天的厨师、服务员也进行过盘问,没有人具备投毒的动机;第四,消息的传播速度太快,仿佛幕后有黑手推波助澜,想把事情闹大!”

    江清寒揉了揉眉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副局长梅东成的声音,“江队长,你们调查得如何了”

    “暂时还没有进展!”江清寒如实汇报道,“疑点太多了!”

    梅东成顿了顿,缓缓道:“刚才得到一个线索,韩国工作人员中毒的地点,很有可能不在饭店,而是在他们下榻的酒店。”

    “在酒店进行投毒”江清寒眼前一亮,“那就能解释,为何宝邮政府的人员为何没有一人出现中毒的症状。”

    梅东成继续提醒道:“另外,你们要安排人员,专门调查一下,宝邮范围内那些投毒前科的人群档案,尤其以食物毒素进行投毒的人员,这些将是重点调查对象。”

    江清寒觉得混合缠绕在一起的头绪,瞬间有种被解开的感觉,好奇道:“梅局,这些线索,你是从何得知的”

    梅东成并没有来到宝邮,他肯定是从别人口中找到这些线索,江清寒觉得如果找到这个人,让他协助自己调查,离真相就不远了。

    梅东成咳嗽了一声,“等下我把宝邮县副县长杜平的联系方式给你,他是案发过程的亲身经历者,从他那里你应该能找到不少关于本案的蛛丝马迹。”

    挂断电话之后,梅东成将杜平的手机号码发给了江清寒,此次调查sg财阀的外宾中毒事件,市里下达了重要指示,必须要三天内破案,所以梅东成的压力很大,只能安排最得力的刑警江清寒前往宝邮调查。

    梅东成摸着下巴,皱了皱眉,暗忖这次案件绝对没有那么寻常,恐怕还牵扯到省委大佬的博弈,否则,罗霄作为省委常委,也不会亲自出马,前往医院监督、调查此事。

    江清寒拨通了杜平的电话,杜平问清楚江清寒所在何处,便让司机带着自己和苏韬,亲自来到县公安局。

    江清寒见到苏韬,下意识地挑了挑眉头,最近也是奇怪了,在自己查案的时候,总会出现苏韬的身影。

    张振朝苏韬笑着走了过去,“苏大夫,怎么又见到你了!”

    张振对苏韬的印象不错,前几次案件,都是在苏韬的相助之下成功告破,比如佘薇绑架案,汉州人胎素地下研究室案。最近的一次,就是调查新田淳一的时候,如果不是苏韬帮忙,自己和江清寒恐怕都成了那帮杀手的抢下亡魂了。

    “他是我请过来帮给朴重勋和崔宝珠两人治病的。”杜平连忙介绍道。

    “案发地点可能在酒店的线索,也是他找到的吧”张振好奇地问道。

    杜平点了点头,感慨道:“苏大夫,不仅医术高超,观察能力和推测能力,也让人惊讶。”

    江清寒见苏韬故意朝自己挤眉弄眼,清了清嗓子,道:“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去调查下榻的酒店,查看一下这两天酒店的监控,张振你带着人调档案,筛选出犯罪嫌疑人,然后,我们在进行匹配对照,找出可能性最大的人。”

    有经验的刑警,办案的时候会有一种特殊的敏感,江清寒这么说,显然已经嗅到了破案的关键点,觉得朝这个方向努力,一定能够找出真相。

    江清寒匆匆上了大切诺基,发动车子询问苏韬,“你跟我去酒店吗”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我的本职工作是大夫,等会还得去医院!”

    江清寒不再多言,大切诺基原地打了个转,飞驰而去。

    苏韬徐徐叹了口气,暗忖自己这个师父,都不跟自己好好说几句话,还真是个急性子!

    她如果撒个娇,好好求自己一下,他还是愿意陪她一起去酒店的。

    ……

    县医院,重症监护室内,王国锋眉头拧成了“川”字,病人的各项数据都很正常,但陷入了昏迷之中,状态如同变成了植物人。

    这引起了他不好的回忆,在医王大赛的决赛中,苏韬用神乎其技的医术,激活了病人的植物状态。如今那个病人,已经完全恢复健康,而自己治疗的那个病人,虽然成功地动了动手指,但至今还没有睁开眼睛。

    尽管自己尽心尽力地给那个病人复诊,但病人的家属已经对他失去信心,准备让苏韬接手,这对于医生而言,是重大的打击。

    半小时过去,王国锋走出了监护室,无奈地与罗霄摇了摇头,如实道:“两个病人的情况很特殊,身体处于假死状态,不仅仅是食物中毒,似乎还有其他病因。”

    罗霄困惑道:“其他病因,你瞧不出来吗”

    “前所未见!”王国锋尴尬地苦笑。他相信苏韬也没有找出原因,否则,昨晚就应该治好那两人了。

    sg财阀对淮南的战略布局非常重要,投资数额巨大,而且还属于高新领域,罗霄沉声命令道:“王大夫,你是保健局的专家,享受政府的津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可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王国锋尴尬地笑了笑,道:“这样吧,我把病人的情况,给我师父、我爸他们汇报一下,相信他们应该有办法。”

    罗霄知道王国锋的师父和父亲,都是国医,连忙点头,“最好能请他们亲自来一趟淮南!”

    王国锋知道罗霄,对自己不信任,对于中医的认识,就是如此,越是年长的中医大夫,越受人尊崇。王国锋心里不服气,但嘴上还是违心地表达了顺从,“我先给他俩打个电话吧!”

    ……

    宝邮县委书记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坐在县委书记马永国对面的是分管工商、质监和食品药品安全的副县长卢刚。

    “刚才罗省长已经下达了指示,杜平被停职了。”卢刚抽着烟,低声说道。

    杜平担任常务副县长后,插手很多事务,卢刚的空间被压榨了不少,但得知杜平被停职的消息,卢刚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事情超出了预料,原本不过是政治角力的一角,如今却露出了整座冰山。

    市里高度重视,安排最厉害的刑警介入调查,卢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查水表。

    “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马永国焦虑地用手指在皮质沙发上戳了好几下,“不是食物中毒吗怎么有两个人住进重症监护室了”

    卢刚一脸无辜,“从县医院那边传出来的消息,那两人的病情很特殊,之所以昏迷不醒,不只是与中毒有关!”

    马永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沉声道:“现在没必要讨论这些。你给那个人一笔钱,让他赶紧有多远跑多远吧!”

    卢刚霍然起身,承诺道:“马书记,请您放心,即使被查出来,我也会一力承担,绝对不会牵涉到旁人!”

    “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不会让我失望的!”马永国站起身,在卢刚的肩膀上按了按,然后丢了个大号牛皮纸信封,摆在他的手边,“用这笔钱打点,有钱能使鬼推磨!”

    信封很厚,卢刚意外地望了一眼马永国,暗忖这次马书记也意识到气氛不对,所以破天荒地主动割肉,摆平此事了!

    ……

    李俊洙站在医院大厅外的角落里,手里叼着一直香烟,站在他身侧不远处,是穿着西服的助理。

    “理事,华夏的医学专家果然没有办法,治好朴部长的病。”助理眉眼中透着一股喜色,“这对于您而言,还真是个好消息。华夏那群蠢货,竟然在暗中投毒,正好帮您掩饰了计划!”

    李俊洙抬起手打断助理的话,略有些妖气的脸上闪过一抹狠色,问道:“财阀安排的医学专家是谁”

    “金崇鹤!”助理提议道,“您跟他的关系一直不错,要不要私下给他打个招呼”

    “不用!”李俊洙抬起手,助理赶紧上前,接过只吸了一口的香烟,然后帮助他掐灭丢入垃圾桶里,“崇鹤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选择站在谁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