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8章 我也是大侦探
    (上个章节做了修改,如果觉得剧情,有问题的话,可以重新返回上个章节看一下。)

    如同苏韬所推测的,第二天清晨,事情已经被传得人尽皆知,关键在于有心人在推动此事。

    市委书记章平亲自来到宝邮县人民医院亲自探望病人。杜平在旁边给章平作陪,章平见苏韬在现场,他对这个年轻的中医大夫有印象,与杜平摆了摆手,与苏韬问道:“病人究竟能不能醒来”

    苏韬摇了摇头,如实道:“暂时无法醒来!”

    章平瞧出苏韬似乎知道原因,困惑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苏韬无奈苦笑道:“章书记,一切都是我推测的而已,没有证据,所以我不能随便说自己的想法。不过,还请你放心,等到合适的时候,谜底自然会揭晓。”

    章平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叹气道:“病人的身份特殊,是sg财阀的年轻继承人,韩国大使馆已经给省里施压,省委书记也关注了此事。”

    “章书记,我可以保证,此次韩国sg财阀的工作人员,食物中毒或许与饭店的饭菜有关,但这两位始终没有醒来的人,他们与酒店的饭菜没有直接关系。”苏韬耐心地解释道,“虽然县医院的条件没有市医院的好,但食物中毒,并不是特别难的病症,两人体内的食物毒素已经被清除了。”

    章平大致理解苏韬的意思,沉声道:“那就继续等待吧。”章平也没有办法,毕竟他是个政客,但不是一个医生。

    苏韬与章平聊了一会儿,他的新秘书疾步走了过来,面色焦急地汇报道:“章书记,罗副省长的电话!”

    章平皱了皱眉,罗霄是负责全省招商引资的副省长,显然sg财阀正在努力给各方面施加压力。

    “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罗霄在电话里不悦地质问。

    “情况还在调查中,等有消息了,一定向您汇报。”章平无奈地解释道。

    “sg财阀,这次可是带着数十亿的项目来到淮南,若不是殷书记强力推荐,我们也不会向sg财阀的代表人员推荐汉州。”罗霄极其不满地抱怨道。

    “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我们不想见到的,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章平表现出了一方大员的沉稳,并没有因为罗霄恶劣的态度,表现得慌乱。

    苏韬站在旁边,唏嘘不已,此事牵扯到官场上的风波,章平属于省委书记的阵营,而这罗霄显然并非省委书记一脉,演变到这个阶段,明显是两股力量在角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有人在暗中,故意要将事态闹大。

    对方针对的,不仅仅是杜平,甚至也不是章平,而是远在省会的一把手。

    最近省内官场不安稳,苏韬也是有所耳闻,但他没想到风波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自己半只脚踏在了漩涡中,当然,苏韬早就预料到了,作为一名医生,若是不与那些权力者打交道,这是不现实的。

    两个小时之后,汉州的官员站在门口等到了风尘仆仆的罗霄。前后共有三辆车,第一辆车内坐着的是省卫生厅的领导及省医院的专家,第二辆车则是sg财阀的人员,第三辆车则罗霄及随行人员。

    罗霄见章平主动迎过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招呼就不用打了,我带来了省里的专家,和sg集团的负责任。我们赶紧去看看朴部长吧!”

    站在罗霄身侧,是sg财阀华夏总部负责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带着金丝眼镜,身高在一米八零左右,穿着修身的韩式西服,显得玉树临风,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用并不熟练的汉语道:“我们的韩国专家,在路上了,下午就能赶到!”

    他的言外之意,对于华夏的这些医生并不信任。

    罗霄连忙笑了笑,指着身边的年轻中医,介绍道:“李理事,我们带来了最优秀的大夫,相信一定能够尽快地治好朴部长。”

    在韩国企业的级别中,最高的职务是会长,相当于董事长,其次是社长,相当于总经理,理事等同于总监职务。部长相当于部门经理。虽然朴重勋只是个部长,但隶属于本部,而且部门处于核心地位,所以与李俊洙相比,地位并不低。

    站在汉州官员众人身后的苏韬,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想到又与王国锋见面了,自己跟这家伙还真是被缘分捆绑在一起的宿敌。

    王国锋也早已见到苏韬,皱了皱眉,听说此次任务是到汉州,他潜意识地将在想,不会遇到苏韬吧,没想到果不其然。王国锋心情有些压抑,他现在只要听到苏韬的名字,内心仿佛就会多出阴影,这家伙仿佛就是自己的克星,只要遇到他,就没有顺心的事情发生。

    王国锋在省卫生系统的地位依然很高,苏韬虽然在几个重要的场合证明了自己的医术,但对于省卫生系统的人而言,他们更认可像王国锋这种身份清白,来自于中医世家的年轻俊杰,就在不久之前,王国锋刚刚进入省医疗保健局的专家组名单,成为最年轻的省级医学专家。

    这意味着王国锋现在不仅仅是个大夫,还有官方的身份,虽然这身份没有实际的权力,但到了任何地方,都会被政府热情接待,相当于是一张出入官场的通行证。

    李俊洙可不给罗霄面子,他沉声要求道:“重勋不仅仅是sg财阀高级管理者,而且还是我的表弟。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虽然李俊洙的汉语不怎么溜,但落在众人的耳朵里,还是难免让人难堪。关键韩国的工作人员的确是在华夏出了问题,这责任是推卸不掉的。

    罗霄面色一沉,大声问道:“谁是杜平”

    杜平站了出来,苦笑道:“我是!”罗霄这是准备拿人开刀,安抚sg财阀那边的心情了。

    “从现在起,你暂时停职!”罗霄雷厉风行地发出命令,然后与李俊洙承诺道,“对于有关人员,我们淮南政府绝对不会姑息!”

    章平皱了皱眉,主动替杜平说情,“罗省长,事情还没有查明白,不能妄下定论吧”

    罗霄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无论事情结果如何,宝邮县政府在接待外宾的时候,竟然出现群体食物中毒这种恶性的事件,必须要有人出面承担相应的责任。杜平作为主管干部,接待外宾的负责人,他责无旁贷!”

    章平脸上闪过愠怒之色,罗霄不仅仅是简单的副省长,还是省委常委,比起一般的副省长,话语权更强,不出意外,下一届就可以担任常务副省长,在省委常委中排在前五的位置。

    一般的副省长,实际权力并不一定比得上地方政府的市委书记,但罗霄的权力肯定比章平更大,所以章平也只能默默忍下这口怨气。

    当众让自己的心腹停职,这等于间接地扇了章平一记耳光。

    众人簇拥着罗霄,往里面行去,王国锋扫向苏韬的时候,眼神中精光一闪,带着嫉恨、鄙夷、不屑等复杂的情绪。

    苏韬当然能感觉到其中的挑衅,暗自冷笑,朴重勋和那个崔代表的病症,恐怕也不是你随手就能解决的,如果真的那么好解决,昨天自己就让那两人醒转了。

    尾随在人群的最后面,苏韬关心地问杜平,“你没事吧”

    杜平轻松地叹了口气,“我今天是明悟了,什么叫做无官一身轻。”

    苏韬在杜平的肩膀上按了按,笑道:“你啊,也就轻松一时,这官帽子不会那么容易丢掉的。”

    杜平见苏韬此刻还保持轻松的状态,困惑道:“你就这么自信”

    苏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咱们耐心等待,你现在可以去把重心放在调查为何韩国人出现中毒的问题。至于那两个病人,他们身上的秘密太多,等时间到了,自然而然就会水落石出!”

    杜平听出了苏韬的言外之意,恐怕罗霄带来的那个姓王的专家,也没法让朴重勋和崔宝珠醒来。杜平面色复杂道:“昨天我安排人调查过餐桌上的食材,进货渠道没有任何问题。”

    苏韬提醒道:“为什么是韩国的工作人员中毒,华夏这边参加饭局的人都没有问题呢”

    杜平摇头,脸上露出困惑,叹气道:“破绽很明显,但谁也想不明白,究竟问题出现在何处!”

    “因为中毒的源头,并不在饭桌上,而是在酒店的房间内。”苏韬分析道,“下毒的人,知道韩国工作人员所住的房间,所以选择在酒店投毒。投毒的方式很多,比如在电热水壶内,或者在免费提供的矿泉水内,但现在去查的话,恐怕已经被消灭证据了。”

    杜平嘴角露出苦笑,叹气道:“难道就没有办法找到凶手了吗”

    苏韬继续分析道:“作案者的手段很高明,心机很深,投毒用的是食物毒素,以此来让人混淆和误解,那些工作人员都是在饭桌上吃了有毒的食物,这样就可以转移视线,嫁祸于你。食物毒素,普通人想要获得很难,必须要经过专业人员之手才行,所以你可以顺着这条线索,筛选一下,宝邮县内有能力提取食物类毒素的人,或者曾经有过类似作案行为的人。这样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背后的凶手了。”

    杜平复杂地望了一眼苏韬,唏嘘道:“怎么感觉,你不像是个大夫,而是个侦探”

    “要知道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原型,是一名叫做贝尔的大夫。”苏韬微笑着回答,中医大夫的望诊之术,在于观察、分析与推理,如果用在刑侦办案上,那可是无往不利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