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7章 纸包不住火了
    徐瑞回到公司,发了一通火,才把早上的郁闷情绪,全部给发泄出去。徐瑞年轻的时候吃过苦,曾经是工厂工人,后来联合几个工友偷卖工厂的材料,有了第一桶金,然后就和几个朋友合伙,办了一家保安公司,当然,真正发财得益于他的发小宋前进。宋前进的父亲曾经担任过市公安局局长,徐瑞借助这层关系,顺利打通了全市国营单位的安保系统。

    徐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身穿校服的十七八岁少年,坐在转椅上,背对着门,他皱了皱眉,不悦道:“然然,你怎么过来啦”

    徐然转回身,拍了拍桌面,语气严肃地说道:“听说你还在追那个女警察”

    徐瑞不高兴地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少插嘴。”

    徐然蹦了起来,将桌上的文件全部扫落,大声道:“我不同意!”

    “然然,你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你总不能让你老子,一辈子就这么单身下去吧”徐瑞尽管脾气不好,但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格外的宠溺。

    “我不拦着你玩女人,但你想给我找个后妈,我绝对不同意。更何况,你找的女人,还是我喜欢的女人她妈”徐然继续蛮横无理地说道。

    “你说什么你喜欢她女儿,燕莎”徐瑞想起那个小女孩,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你才多大啊,就学着早恋了”

    徐然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反正我给你通知过了,你不准追那个女警察,不然的话,我跟你没完。”

    徐瑞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从小就养在外婆家,老人带小孩特别宠溺,他也觉得这小子从小没有娘,挺可怜的,所以也就不怎么管。徐瑞把儿子的话,也就当成个笑话,才十六七岁的小孩,现在的感情都不靠谱。

    同时,徐瑞也在想,如果徐然真的给自己找了个像燕莎这样不知好歹的儿媳妇,那他也坚决不同意。

    徐瑞掏出钱包,将里面的现金全部取了出来,丢在徐然的手边,“别让我闹心了,拿去用吧!明年就送你出国,你也收收心,少给我惹事生非!”

    “就会用钱来糊弄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徐然还是将钱收了起来,这是他老子的钱,自己拿了那是天经地义的。用自己外婆的话,自己如果不用的话,还不知道被老爹如何花天酒地挥霍掉了。

    等徐然离开之后,徐瑞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好好梳理如何接近苏韬。

    人心就是这样贱,越是被拒绝,越是希望等到认可。

    ……

    杜平坐在三味堂后面的会客厅内,说明了来意。

    事情其实很紧急,但杜平没有露出任何端倪,官场之人,讲求对事态的掌控,越是火烧眉毛,越是要显得举重若轻。

    杜平到县里挂职常务副县长,虽说依靠章书记的支持,很快站稳了脚跟,但想要尽快做出一番成绩,必须要大刀阔斧搞改革,搞政绩。

    要出政绩,必须从招商引资入手,所以杜平联系了韩国一家知名跨国企业前来调研。但是,就在用餐结束之后,跨国企业的代表上吐下泻,送到县医院之后,被查出是食物中毒。

    杜平作为此次招商的主要负责人,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已经安排人去调查饭店的食物来源,但暂时还没有查明,究竟是什么原因。

    “还有两个患者尚未清醒,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县医院的那些大夫也不知道后果如何。”杜平摇头苦笑,“此事我只能尽量控制事态的发展,没有将他们转移到市医院,主要是怕事情闹大之后,会一发不可收拾。”

    苏韬知道杜平的意思,他担心暗中有政敌故意陷害自己,所以处理此事时,要尽量保持低调。

    至于那些县医院的医生,杜平也不是特别放心,谁能保证那些人会不会被收买所以他才不惜回到市区,来请苏韬过去帮忙医治那几个还昏迷的病人。

    官场上的黑暗,杜平很熟悉,他隐约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之所以请苏韬出手,没有去江淮医院请专家,一方面是相信苏韬的医术,另一方面是觉得苏韬是一张特殊的牌,打出之后,或许能让潜伏在暗中的对手措手不及。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苏韬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医箱,就果断答应杜平前往。

    毕竟自己曾经欠他一个人情,当初被聂伟庭陷害,自己进了派出所,还是杜平帮忙,将自己给放了出来。

    杜平挂职的宝邮县,位于汉州最北部,经济相对于南部县区而言,较为落后。从高速下来之后,路面状况就不大好,加上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难行,等到了县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

    杜平出现之后,瞬间就被韩国方面的几个工作人员给围住,其中一名熟悉汉语的工作人员,情绪激动地说道:“杜县长,对于此事,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如果治不好朴室长,一定会追究你们的责任。”

    杜平脸上红白一阵,耐心地解释道:“请大家放心,我们一定会组织最好的专家给病人治病。”

    在政府工作人员及医务人员的帮助下,两人终于冲破了人群,苏韬眉头微微皱了皱,低声问杜平,“刚才围堵你的那几人,也参加过晚宴吗”

    杜平点了点头,苦笑道:“有几人中毒的情况没有那么明显,经过简单的洗胃,就已经康复了。”

    苏韬追问道:“华夏方面也有人参加了晚宴,难道没有出现中毒的情况”

    “没有!”杜平眼中露出一丝冷色,“所以我怀疑有人投毒。不过,这消息暂时不能对外宣布,否则就真的闹大了。”

    杜平的心情,苏韬能够理解,食物中毒是一个对外发布的恰当理由,是一种无心的失误,但如果是投毒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苏韬不动声色,加快脚步,“我们去看看,还处于昏迷着的那两个病人吧。”

    重症室内,两个病人躺在床上,嘴上带着呼吸机,身上也插满了管子。苏韬走过去,陆续给两人搭了脉搏,然后退了出去。

    杜平见苏韬出来的速度很快,连忙问道:“怎么样”

    苏韬如实说道:“情况虽然不乐观,但还是能治好!”

    杜平听了终于放心,催促道:“那就请你赶紧治好他们!”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还得等等!”

    杜平困惑道:“等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背后的阴谋吗”苏韬淡淡道,如果现在就治好了这两个人,那么背后的人也将潜伏起来。

    虽然说救人如救火,但也注意时机,否则的话,作恶之人永远躲藏在身后,谁也不知道他何时再露出毒牙。

    杜平见苏韬信心十足,虽然希望苏韬赶紧把病人给治好,但也存在好奇,究竟背后的人目的何在!

    “他们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杜平还是担忧地问道。

    “如果他们出现意外,我愿意以命抵命!”苏韬一本正经地保证道。

    杜平见苏韬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他对苏韬的医术和人品都了解,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信,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

    杜平和苏韬走出病房,韩国代表团的人员继续围了上来。

    工作人员的态度非常强硬,“朴会长接到室长住院的消息,非常吃惊,如果你们无法治好他的话,我们将向大使馆汇报这里的情况,到时候你们就等着倒霉吧。”

    杜平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外交无小事,如果闹到大使馆,不仅自己会有麻烦,而且连市委书记都会受到牵连。

    杜平耐心地劝解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治疗方案,不过需要时间。”

    工作人员冷笑一声,“对不起,杜县长,我们已经给你足够的时间,明天中午,韩国那边会安排韩医专家接受治疗朴部长和崔室长,同时我们会让大使馆出面,要求更高一级的执法单位介入,调查我们一行人在饭店中毒的原因。”

    sg财阀在军工、电子设备、汽车制造等领域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工作人员口中的朴部长名叫朴重勋,是sg财阀主要董事,副会长朴勇大的大儿子。sg财阀虽然里面董事很多,但朴勇大的话语权很重,朴重勋也是朴勇大寄予厚望的继承者,所以才会对他委以重任,让他来到华夏调研,争取在华夏作出一番成绩。

    杜平下意识望了一眼苏韬,见他面部表情从容,咬牙道:“我们会竭尽全力治好两位病人,至于你们想如何处理此事,我悉听尊便!”

    随后,杜平和苏韬来到了住院部,杜平安排秘。

    苏韬见杜平面色不好,知道他有心事,安慰道:“杜县长,相信我,事情明天就能有结果。”

    杜平摇头苦笑,“我在犹豫,是否将此事主动与章书记交代。”

    “当然得汇报。”苏韬点头道:“此事很快就得纸包不住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