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6章 碰了个软钉子
    (今天三更,补昨天漏发的一更。给斗妹洗澡,匆忙忘了这事儿,人偶尔也得犯点糊涂,总是太聪明也不行啊。现在本书月票和点击榜双榜第二哦,大家有能力的,顶一把吧!)

    徐瑞离开之后,耿虹见晏静的面色有些疲惫,低声道:“这四百万是转到公司账上吗”

    晏静摇了摇头,道:“放在三味国际账上吧,本来就是三味国际的车,这苏韬还真会惹事。”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吐了口气,似乎为了终于能为苏韬做点事情,感觉到安慰。毕竟,从合作以来,晏静还真的没有为苏韬做过什么,三味堂从起步到现在,全部都是靠苏韬自己的实力。

    这家伙长得像个小白脸,其实骨子里有男人的担当,很多问题都喜欢自己去解决。

    以吉东的风波而论,自己跟吴爷打了招呼,还是没有追得上苏韬睚眦必报的性格,带着两个人就闯东北去了。

    耿虹明白晏静的意思,作为名震淮南的晏静,她没有必要为了四百万,亲自露面威胁徐瑞,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发出个信号,让人知道,苏韬与自己的关系,如果再有人眼瞎,惹了苏韬,撞到晏静的枪口上,那可就不是四百万能善终的了。

    徐瑞坐在奔驰车内,内心还在不住地颤抖,他知道刚才如果是自己态度不佳,就不是损失四百万这么简单,指不定要缺胳膊少腿,成为一个残疾人。

    徐瑞的保安公司,名义上是汉州最大,事实上与晏静的相比,就不值一提。他的保安公司都是靠关系,保安的素质非常一般,而晏静的保安公司,遍布淮南各大城市,如今慢慢地渗透到淮北,所从事的业务,也比较高端。简而言之,徐瑞吃的是别人剩下来的残羹冷炙,若是晏静不高兴,一声令下,他连冷饭都吃不到。

    徐瑞想了想,既然苏韬跟晏静关系这么好,自己不妨主动与苏韬靠近,联系点就在江清寒的身上,自己是江清寒的男性朋友,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名正言顺的男朋友甚至老公,跟苏韬若是打好关系的话,以后说不定能打赏晏静这条大船,那就是个天大的机会。

    如此这么一想,徐瑞就心平气和了不少,那四百万就权当交给晏静,作前期关系疏通的,人要有远见,要学会往前看。

    想到此处,徐瑞给江清寒发了个短信,“你那个徒弟的联系方式,能不能给我一下”

    轿车抵达自己所住的小区,徐瑞依然没有等到江清寒的短信,他皱了皱眉,暗想这女人真是太难搞了,短信又不回了。徐瑞虽然郁闷,但也习以为常,叹了口气,嘱咐身边的下属,“查清楚江清寒的徒弟,那个叫苏韬的情况,明天就给我。”

    第二天一早,徐瑞趁着吃饭的功夫,翻阅了苏韬的档案,让他颇为意外的是,这小子实力还挺强。徐瑞抖了抖手上的纸页,语气阴冷地问道:“你没搞错吧,这小子传闻是晏静的秘密情人”

    “是啊,据说晏静前段时间,从孤儿院认领了个女孩,都说是晏静和苏韬的私生女。”下属毕恭毕敬地汇报道。

    徐瑞没好气地笑出声,“这有点胡扯淡了吧,那个女孩年龄多大了”

    下属想了想,“好像有五六岁了。”

    “动脑子想想,好不好”徐瑞无奈摇头,“这苏韬才二十岁出头,也就是十五六岁,就让晏静生了小孩符合逻辑吗”

    下属尴尬地笑道:“还是徐董,您的脑子转得快!”

    徐瑞点了点头,手指在餐桌上敲了敲,道:“等下咱们去三味堂看看。”

    下属连忙提醒道:“今天早上公司有例会。”

    “那个例会,你安排贺总组织一下吧。”徐瑞虽然很享受在例会上训斥的员工的感觉,但他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徐瑞吃完早饭,换好了西装皮鞋,将头发梳得油亮,还喷了一点古龙香水在身上,然后坐上轿车直奔三味堂。

    三味堂正在装修,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什么美感,徐瑞心中暗想,这中药房看来也就一般,走入其内,发现人还真不少。下属朝柜台走了过去,与肖菁菁说道:“我们老板找你们负责人苏韬有事。”

    肖菁菁微微一怔,然后礼貌地问道:“苏大夫在接诊,请问预约了吗”

    那下属皱眉,没好气道:“还要预约架子挺大的啊。”

    肖菁菁依然面带笑意,道:“因为苏大夫每周只接诊两次,很多客人都是提前好几周来预约,所以你没有预约,等苏大夫治好病人之后,才能跟你们见面。”

    下属皱了皱眉,忐忑不安地朝徐瑞望了一眼,徐瑞摆了摆手,道:“那我们就等一会儿吧。”他心里其实也特别的不爽,苏韬不过是二十岁的年轻人,装什么牛气轰天的神医啊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能立刻就走,等于硬生生地吃了个闭门羹。

    徐瑞坐了片刻,暗暗有些惊讶,在排队的人中看到几张熟脸,也算是汉州小有名气的人物,有一个六十岁的老者,是一个乡镇企业家,工厂主要从事火车配件生产制造,尽管穿着打扮很普通,但身家近亿,属于那种很低调的隐形富豪。这老者面带笑意,跟其他病人交头接耳的交流着,表现得很淡定。

    还有一个人,是市公检法系统的退休老干部,虽然退休有两三年,但在公检法系统的地位很高,经常一些特殊的案件,还是要请他出面担任顾问。

    若是等待的客人,都是一些普通老百姓,徐瑞倒也不会太诧异,关键是这些病人中,不乏有权有势的,这让徐瑞就觉得特别意外。

    门口出现一个人影,徐瑞反应很快,连忙站起来,面带笑容的迎了过去,主动打招呼道:“杜县长,您好,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来人正是杜平,他见到徐瑞,微微一怔,他记忆力很好,想起徐瑞是谁,“徐董,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为了治病而来”

    徐瑞尴尬地笑了笑:“我是打算和这个药房的负责人,谈一下合作。”

    “三味堂有自己的安保部门,所以不用你们提供安保服务。”杜平边往里走,便笑着解释,他是三味堂的老朋友了。

    徐瑞摇了摇头,暗忖这杜平是搞错了,以为自己是要跟他们争取业务的,三味堂不过是一家门店,这业务即使能谈下来,又能有多少收益他笑着解释道:“我是准备给三味堂提供生意,我公司经营的业务,您也是知道的,经常有个跌打损伤,所以想和三味堂洽谈个定点合作单位。不过,这里的负责人架子有点大,我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到面呢。”

    杜平听出徐瑞的语气中多有不满,暗忖这徐瑞看来对苏韬并不是熟悉,如今无论是江淮医院,还是三味堂,一旦苏韬接诊的话,必须是按照预约的来会客,即使自己与他这么熟悉了,也不能例外。

    苏韬现在的名气很大,已经成为汉州最富盛名的中医大夫,在整个淮南都首屈一指的名医。

    当然,苏韬还是挺低调,除了三味国际经常发布一些新闻宣传之外,三味堂保持传统的经营方式,不砸广告,完全靠病人的口口相传。这样也有好处,广告费用那部分剩下来,折合在药材上,所以三味堂无论诊金,还是中药费,都非常适中,所以很多人即使不看病,也愿意到三味堂来购买中药材。

    杜平淡淡地看了一眼徐瑞,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苏大夫门诊很难得,就是章书记想在接诊这一天请他看病,也得按照规矩来。”

    徐瑞见杜平这么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得改变一下,这苏韬还不是一般的大夫。

    杜平是什么人以前是现任市委书记的秘书,现在调任下面的县区之后,直接担任常务副县长,连县委书记都得让他三分。能让杜平这样的人物,如此钦佩,足见苏韬的医术不同寻常。

    杜平和徐瑞都坐在休息区,有一句没有一句的闲聊,终于苏韬接完了上午最后一名预约的客人,杜平才站起身,朝诊室走了过去,苏韬见是杜平,微微笑道:“杜县长,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提前让王鹏通知一下”

    杜平笑着摆了摆手,“不能打扰你的工作,我特意赶来请你帮忙治病的。”

    苏韬点了点头,望了眼徐瑞,困惑无比,暗忖徐瑞怎么也来了,莫非杜平的事情,与徐瑞有关

    杜平扫了一眼徐瑞,与苏韬道:“徐董,是咱们市里有名的企业家,他似乎也有事情找你,你与他先聊聊,我的事情晚点再说。”

    杜平的言外之意,他请苏韬帮忙,三言两语说不完。

    “徐董,不知有什么事情”毕竟这是三味堂,虽然苏韬对徐瑞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能直接拉下脸皮赶人家离开。

    “我是想跟你谈一下合作,让你的中药房成为我们公司的定点医疗服务机构!”徐瑞虽然觉得有点不妥,还是说明了原意。

    “不好意思,我们暂时没有这个服务!”苏韬朝徐瑞笑着委婉拒绝,然后伸手朝里面一指,“杜县长,咱们里面说事儿吧。”

    徐瑞站在那里,吃了颗软钉子,自己一早赶来,等了好几个小时,感觉从头到尾就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