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3章 小师妹有骨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与吕诗淼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后,苏韬发现和她的距离变得突然远了不少,这种感觉仿佛以第一名的身份跑完了马拉松之后,被告知,你还得再跑完一个马拉松的距离,才能真正获得冠军。

    不过,苏韬转念一想,感情就在这种追逐的过程中才有意思,否则的话,不会升温,反而会冷却。

    从火车站带回来的那对母女。母亲叫做樊梨花,女孩叫做苗豆豆,是晋州浮山人。

    樊梨花原本是去云海求医,但想进云海的大医院医治,没有熟人,又买不起黄牛的票,那就得每天凌晨排队。好不容易,找到专家给苗豆豆看了病之后,医生便给了樊梨花一个治疗的预算,这是樊梨花难以承受的费用,于是她就离开了云海的那家医院,一路乞讨着辗转来到了汉州。

    樊梨花母女俩这段时间颠沛流离,看上去十分憔悴,所以苏韬没有直接给苗豆豆治病,而是让她们休息了一宿。第二天清晨,苏韬带着徒弟们打完脉象术之后,樊梨花找到苏韬,将一个白布袋子送给了苏韬,“苏大夫,我身上已经没有钱,在你这儿白吃白住也不是一回事儿。你是开中药房的,我这儿正好有些从山上才回来的草药,转交给你,估计也不值几个钱,还请你收下,就充抵房费吧。”

    晋州省是著名的野生草药产出地,尤其是浮山市,浮山山脉横贯,海拔在800-2000米,这种地理位置适合野生草药的生长。

    苏韬此刻拒绝,倒显得不近人情,微笑着打开袋子,仔细地分辨了片刻,让他有些意外,这些药材看上去不起眼,但有几种药材价格昂贵,属于极其稀有的珍贵中草药。

    “梨花大姐,既然把你和豆豆接回来,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即使你分文不给,我也会竭尽全力,让豆豆重新恢复健康。”苏韬小心翼翼地将袋子重新封好,“我也不瞒你,千万不要小看这袋子草药,有几种药草非常昂贵。”

    苏韬并没有将实情告诉樊梨花,那白布袋子里,除了野百合、野生八角莲、红冬蛇菰等名贵药材之外,还有一种极其珍惜的草药——“昙草”。

    在御医经中,“昙草”已经灭绝多年。之所以叫做昙草,来源于它的成长属性,它从发芽到成熟,只有四个小时左右,犹如成语“昙花一现”。“昙草”也叫做还阳草、长寿草,是制作苏韬赠送给水老,那颗两日保命丸的主要药材。同时,昙草对治疗糖尿病,和心脏类疾病也有神奇的疗效。

    御医经中,如此评价昙草的神奇——“昙香含晓露,暮日分黑白”,意思是将昙草与晨露一直熬制,服用之后,垂垂暮年的老者,也能焕发生机。

    苏韬不告诉樊梨花,是害怕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通知家中的人去山上肆意采摘,野生草药现在越来越难求,关键在于生态环境被破坏,野生草药和野生动物也出现一样的困境,生存的可能性急剧降低,得知昙草竟然还有生存的可能,苏韬心中有了计划,一定要去樊梨花的老家去探视一番。

    丝虫病感染,早起发现之后,使用海群生治疗,有一定的自愈可能,但苗豆豆的病情已经演变成慢性,所以没有那么容易,即使治疗的话,也得花费一定周期。

    樊梨花是农村人,做事比较爽利,苏韬喊来金哥,让她在厨房里帮厨,正好三味堂少一个固定的打扫卫生的阿姨,就让樊梨花来负责这件事。

    樊梨花听说,苏韬不仅免费给自己女儿治病,还给自己提供工作,自然很满意,手脚利索,就开始着手上岗,里里外外忙碌个不停。

    治疗大脚疯,针灸有极好的效果。之所以出现双腿肿大的缘故,是因为丝虫进入血液,堵塞了筋脉,使得血液流通不畅,通过针灸刺激穴位,使得血液能够顺畅流动,腿部的肿胀就会好很多。

    “苏哥哥,我的腿是不是很丑”等苏韬慢慢地将裤管给卷好后,苗豆豆低着头,满脸羞涩的问道。

    苗豆豆十四岁,正是青春期,对容貌很敏感,面对苏韬这样的异性,难免有种羞耻感。

    “豆豆,你这是病了,等病好了之后,就能和其他同学一样,正常的奔跑。”苏韬微笑着安慰,苗豆豆的皮肤虽然有点黑,但五官很精致,论样貌属于中上等,只不过因为受到病魔的侵扰,所以整个人的气色不健康,身体也显得干瘪,没有一般青春期女孩的盈润。

    “真的吗但,那是不是要花很多钱”苗豆豆如不可闻地问道。

    苏韬听到这话,忍不住叹了口气,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免费治好你。以后你能和其他同学一样,穿裙子,跳芭蕾。”

    苗豆豆一脸憧憬地望着苏韬,低声道:“真的吗那实在太好了。”

    苗豆豆看过电视里的那些人,穿着芭蕾舞裙,展现少女身材的曼妙与纤细,旋转、跳跃,宛如精灵。

    苏韬望着苗豆豆眸光闪亮的眼睛,心中下定主意,一定要尽快治好小姑娘的病。

    行医箱收拾好之后,苏韬接到了一条短信,“晚上来家里吃饭。”

    苏韬嘴角露出笑意,暗忖这师父江清寒终于想起自己,当初替她扛了一颗花生米,她只是照顾自己两天,就把自己抛在一边了,于是很快地回复,“谨遵师命!”

    未过多久,又传来一条消息,“顺便去接莎莎放学!”

    苏韬发了个ok的收拾,哼着歌,取了车钥匙,直奔燕莎的学校。

    等到了学校门口,苏韬才突然发现,时间还早,等了一个多小时,校门才打开,苏韬有燕莎的手机号码,但没有发短信给她,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在车内又等了片刻,就看到扎着马尾的燕莎,面带笑容,与身边的同学谈笑甚欢。苏韬正准备下车,微微一怔,一个看上去四十岁不到的中年男子朝燕莎走了过去。

    “莎莎!”此人正是江清寒的追求者徐瑞。

    “你怎么在这儿”燕莎蹙眉问道。

    “我当然是来接你的。”徐瑞露出绅士般的笑容,“莎莎,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一直想请你吃个饭。”

    “没兴趣!”燕莎拉着同学,径直往前走。

    徐瑞觉得有点意思,这娘儿俩怎么一个性格,都属于那种冷艳的类型,加快步伐追了上去,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券,“莎莎,听说你特别喜欢夏若,这个星期她在汉州有一个见面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莎莎,那可是夏若唉!”旁边的女生几乎要抓狂了。

    “不好意思,我是一个有骨气的人,不接受糖衣炮弹。”燕莎没好气地瞪了徐瑞一眼,继续往前走。

    徐瑞伸手抓住了燕莎的手腕,决定态度强硬一点,燕莎练过武术,轻轻一拧,就将徐瑞给压在了身下,不远处,他黑色的座驾内,冲出了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直冲徐瑞而来。

    燕莎轻轻一推,将徐瑞送出一两米,轻蔑地说道:“别跟本小姐动手动脚的,下次就让你满地找牙了。”

    坐在轿车内的苏韬,目视这一切,觉得特别解气,暗叹,这才是国术宗师燕无尽的孙女,刑警之花江清寒的女儿,就是这么的帅气。

    那几个大汉准备冲向燕莎,被徐瑞给拦住。徐瑞勉强动了动胳膊,低声道:“吗的,这娘二俩,一样的烈性,真够劲。”

    燕莎往前走了几百米,右手边的轿车发出好几声滴滴的声音,她侧脸望去,见是苏韬,嘴角露出明媚的笑容,把刚才被徐瑞骚扰的郁闷一扫而尽。她快步走到车旁,笑道:“你怎么来了啊”

    苏韬戴上墨镜,装酷地笑了笑,“明知故问,当然是接你放学。”

    燕莎朝那个同学招了招手,笑着介绍道:“这是我闺蜜,小雯。”

    “小雯,你好!我是燕莎的师兄,苏韬。”苏韬暗忖现在的小女孩真早熟,才上初中,就拜把子,认闺蜜了。

    燕莎和小雯钻入轿车的后排,两人交头接耳,苏韬耳朵尖,听到了一些,多半是夸奖自己长得帅气,除此之外,就是关于夏若见面会的事情。

    苏韬和夏若此前在中医论坛上见过几面,这个女明星口碑不错,属于玉女一类,网络上没有绯闻,经济公司对她做了足够的保护,希望能用玉女来留住一批粉丝,像这种艺人,她的私生活会很单调,基本被经纪公司隔离,与家人的相处,都处于严格的控制中,以免有什么行为被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给抓拍到,那就前功尽弃了。

    不远处,徐瑞见燕莎进了一辆大众cc,面色变得阴沉无比。自己邀请受挫,燕莎主动上了另外一辆车,这不等同于扇了自己一记耳光吗

    徐瑞与身边的下属吩咐道:“记清楚那个车牌号,给我查清楚,坐在驾驶位置上的那个年轻男人,究竟是谁!”

    下属拍着胸脯保证道:“瑞哥,你放心,等下我就让人给他的车胎放放气,他也就现在得瑟一会儿。”

    徐瑞愣了半晌,点点头,道:“虽然办法猥琐了一点,但还是有可行性的,去办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