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1章 采蘑菇的小熊
    赵剑出事之后,佘薇给晏静打了个电话,尽管此前两个人有合作,但大多数是资金上的往来。之前晏静曾经试图想将自己旗下的保安公司作为合作内容,但被佘薇给拒绝了。

    佘薇虽然感谢晏静对自己的帮助,但她深知这口子不能松,一旦晏静的保安公司在淮北落地深根,晏静的势力就正式在淮北发芽,这对于原来淮北的老势力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赵剑出事,让佘薇认清了事实,自己对白矾失去控制,这淮北江湖不属于聂家,更没有办法让佘薇随心所欲的驱使,所以她不妨与晏静合作,让晏静的保安公司进入淮北,和白矾掌握的那些力量进行抗衡。

    晏静的保安公司进入药王园之后,与三强的社会保安人员,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群殴,结果显而易见,三强那群社会混混根本不是经过训练的保安人员的对手。三强被打断了一条腿,轻微脑震荡,住院期间也没落个清净,被人用刀架在肩膀上,让家里人交了五十万的装修补偿费用,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赵剑留在淮北养伤,蔡妍继续张罗分店的事宜,因为被人砸了店,正式营业也得延期,得等到春节过后。

    苏韬不放心蔡妍的安全,让夏禹留在合城帮忙,同时收集关于白矾的更多情报,这一次白矾的举动,触及了苏韬的底线,上了他的黑名单。

    回到汉州之后,苏韬没有直接回三味堂,而是到江淮医院看了看潇潇,这女孩的身体要定期观察,苏韬在她的身上真心用了心思。

    给潇潇针灸完毕,苏韬喊来潇潇的妈妈,嘱咐她一定要注意潇潇的膳食健康。

    潇潇的妈妈抹着泪,感激道:“苏大夫,前不久宋老跟我要了一张银行卡,我前天去查了一下账户,里面竟然有六十多万,这让我过意不去,现在潇潇治病的费用没有化疗那会高,她爸爸努力工作,还是能维持这个家庭的。”

    苏韬笑了笑,宋思辰给潇潇募捐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宋思辰从医多年,认识不少人,募捐个几十万,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新中医联盟的下一步,就是要成立慈善基金会,面向社会,对更多的普通百姓施以援手。像潇潇已经被纳入第一批援助计划,毕竟如果她的白血病能够被治好,那将是中医的重要突破,所以宋思辰才会如此重视。

    “钱你就收下吧,潇潇的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你们为了给她治病,不惜倾家荡产,也借了外债,这笔钱可以改善家庭生活水平。”苏韬耐心地劝说。

    潇潇的妈妈握着苏韬的手,重重地摇了摇,“苏医生,你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

    苏韬见惯了生死,但面对她的诚心感谢,也难免是有所触动。

    医生的慈悲,一念之间,可以改变他人的一生。

    苏韬出了病房,吕诗淼早已等候多时,手里抱着一堆病例,全部塞到他的手里。苏韬无奈耸肩笑道:“这是什么意思”

    “能者多劳,帮我看看这些病人。”吕诗淼嘴角翘起弧度,有点骄傲地说道。

    谁让自己跟这个女人的关系不清不白呢苏韬翻了翻病例,跟在吕诗淼的身后,开始查房。

    儿科住院部,天气变凉,小儿肺炎占了很大一部分,苏韬没闲着,陆续开了药方。

    吕诗淼站在旁边关注,终究还是没忍住,低声问苏韬,“你怎么给每个肺炎患者开的药方,都不一样啊。”

    苏韬朝吕诗淼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道:“就不告诉你。”

    吕诗淼轻哼一声,暗忖苏韬这感情是怕自己偷师学艺,故意用不同的药方来迷惑自己呢。

    她之所以这么想,也是因为心里有鬼,确实带着偷师的目的。

    小儿疾病,采用西医治疗方法,很容易伤及儿童的身体,产生副作用。如果是轻微的感冒,还可以使用一些无副作用、激素类的药物给儿童患者使用。但疾病到了肺炎这种级别,你如果不打针、挂水,注射抗生素、抗病毒药物,很难及时有成效。也就是说,西医在治疗小儿肺炎,存在明知有副作用,但还是去医治的尴尬。

    等给最后一个小儿肺炎患者开了药方之后,苏韬见吕诗淼沉着脸,偷偷捏了捏她的手腕,低声笑道:“中医和西医用药不一样,必须要根据病人不同的身体状况,进行配药。这些小病人看上去都是肺炎,但病因不相同,身体素质也迥异,所以需要分门别类。”

    “你没忽悠我吧”吕诗淼困惑地望着苏韬。

    “当然。不过呢,我给你留个普通的方子,大部分小儿肺炎,都可以根治,而且不会有副作用。”苏韬掏出笔,写了个方子递给吕诗淼。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早拿出来,不就行了吗”

    苏韬摇摇头,“那样怎么能显得我对你的病人,格外的用心呢对他们好,其实就是对你好啊。”

    “肉麻!”吕诗淼低下眼睑,轻轻地推了苏韬一把,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苏韬笑着往前走了两步,有种不好的感觉,突然停住脚步,往后面望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紧跟着吕诗淼走进了办公室。

    “帮我看看这个论文写得怎么样!”吕诗淼想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将一叠纸稿递给了苏韬。

    足有六七十页,苏韬看完之后,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收集的”

    吕诗淼得意地笑道:“从那一次你抢我的病人开始,我就记录你用中医手段,治疗小儿病的案例。今天你给治疗小儿肺炎的那些药方,我也会记录下来。”

    苏韬放下纸稿,对着吕诗淼比了个大拇指,“我就喜欢你这种认真努力的人。”

    吕诗淼摇了摇头,弱不可闻地声音,道:“如果不努力,哪能跟得上你的脚步呢”

    苏韬现在已经是整个淮南有名的年轻神医,而吕诗淼不过是江淮医院的儿科主任,她骨子里是个安不甘示弱的女人,不想被人看扁,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越抛越远。

    吕诗淼从小被遗弃,在孤儿院长大,她骨子里是个没安全感的女人,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不保持足够的亮度,早晚会被人遗弃到角落里。

    苏韬深深地打量着吕诗淼,她什么时候都漂亮,尤其是流露出这股较真的劲头,格外明艳动人。

    “晚上要加班吗”苏韬扫了一眼贴在办公桌挡板上的工作时间表。

    “要!”吕诗淼红着脸,心虚地说道。

    “那我陪你一起加班。”苏韬暗忖这小娘们还害臊,自己明明都看到了,她今晚根本不用加班。

    “不需要。”吕诗淼摇头,果断地回绝。

    “冰冷。”苏韬有点不高兴,“人不能压抑着自己的,如果长期憋着,会坏的。”

    “胡说八道什么呢”吕诗淼等着凤目,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在车上等你,车牌号淮k212xx,半小时候不来,咱俩就彻底拜拜。”苏韬决定用强硬的办法,逼迫吕诗淼就范了。

    等了二十五分钟,苏韬有点心虚,因为依然不见吕院花的踪影,若是真放自己的鸽子,难道真的就这么拜拜

    男人说出去的话,要有含金量,不然以后再发这样的狠话,就没有杀伤力了。

    二十八分钟,苏韬见到一个人影闪过,他连忙发动车子,轿车漂亮的一个甩尾,准备疾驰离开,那俏影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苏韬通过后视镜发现吕诗淼捏着裙摆,看上去极为失落和委屈。

    苏韬很满意这个结果,挂了倒档,轿车飞退,稳稳地停在吕诗淼的身边。

    吕诗淼拉开车门,闷闷不乐地说道:“我以为你不等我呢”

    苏韬板着面孔,不悦道:“已经超过时间,下不为例啊。”

    吕诗淼盯着苏韬看了许久,突然意识到苏韬是在故意装模作样,伸手用力地掐了一下苏韬的面颊,“你这个坏小子,还跟我横上了啊”

    苏韬被掐得哇哇直叫,吕诗淼考虑到这里是医院,人多眼杂,很快就收手,媚哼一声,道:“还收拾不了你了!”

    苏韬再次展现出实力派演技,整张脸变得极其低落和沮丧,轿车缓缓启动,吕诗淼坐在旁边开始反省,刚才自己是不是太过分,的确是有意踩着时间点出门,而且刚才打苏韬那几下还没有个轻重。

    “苏韬你没生气吧”过了个红绿灯,吕诗淼终于没忍住开口道。

    “心疼!”苏韬沉着脸。

    吕诗淼讨好地笑了笑,想起苏韬不久之前受过枪伤,暗忖刚才自己那番动作,会不会碰到了他的伤口,于是伸出手在他胸口,按了按,“刚才是姐用大力了,给你揉揉吧,这样会不会舒服一点了”

    “不仅心疼,下面也疼呢。”苏韬继续表演。

    没想到吕诗淼竟然还信了,一双手顺着他的胸膛继续往下,便按便问:“是这儿吗”

    “再往下!再往下!”苏韬痛苦地催促道。

    吕诗淼的手不断下滑,终于等到苏韬说,“就是这儿了”,突然发现中计,狠狠地拽了一下。

    苏韬惨叫一声,忍不住想起那个小熊采蘑菇的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