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20章 绝对以牙还牙
    牛老七被掳走,这让白矾意外和震怒。

    牛老七对白矾很重要,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从记事开始,牛老七就站在自己的身后,总是恭顺地喊自己大师兄。

    白矾接到浴场的消息,牛老七被人带走,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苏韬出手,这个狡诈的家伙,自己动手打了他的徒弟,就朝自己的师弟下手吗

    白矾将拳头捏得很紧,脑海开始盘旋,苏韬究竟想做什么。

    终于,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划过,他露出凝重之色,连忙拨通电话,打通了位于郊区的那个隐蔽别墅。

    “矾哥,有什么事吩咐”刘安抽着烟,望着监控屏幕,吞吐着烟雾。

    “牛老七被掳走了,你那边要千万小心。”白矾沉声命令道。

    “放心吧,这里就是铜墙铁壁,一只蚊子也让它飞不进。”刘安拍着胸脯保证道。

    白矾松了口气,关押徐天德的那个场所,自己安排得很周密,还给刘安等人配了猎枪,他们都是退伍兵出身,有过一定的战斗经验,不是那种市面上那种没有战斗力的花架子。

    “咚咚咚……”刘安摘掉了口中的香烟,“矾哥,有点情况,我安排人去看看,晚点再向你汇报。”

    刘安挂断白矾的电话,白矾感觉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苏韬竟然选择从徐天德的身上下手。

    尽管现在自己囚禁徐天德的消息已经传播出去,但毕竟只是小道消息,并没有实际的证据。但如果苏韬掘地三尺,将徐天德给救出来,那么自己就处于弱势了。

    白矾没有之前悠闲赏雪的心情,此事还不能报警,只能自己私下解决。

    刘安喊来了三个弟兄,自己走在最前面,其余三人端着猎枪紧随其后。这种散弹猎枪,杀伤力很大,皮厚肉糙的黑熊,也挨不了几枪,三五米的距离,开上一枪,子弹会喷射出去,在空中炸开,虽然准头不行,但靠的就是威力巨大。

    刘安小心翼翼地拉开门,就看到一个黑影倒了下来,后面的三个人吓了一跳,准备扣动扳机。刘安连忙喊停,他看清楚了黑影的脸,将他拖进了院子,掐了掐他的人中,沉声道:“牛哥,你醒醒!”

    牛老七喉咙咕噜一声,吐了口血水,瞪大眼睛,惊恐地说道:“安子,小心!”

    话音刚落,风雪中,蹿出了个人影,站成一排的那三人,还没来得及叩扳机,一股寒芒他们的眼前闪过,然后骇然地望着手掌,三道血柱溅射而出,猎枪坠地。

    刘建伟冲上前,肘部抗住了其中一人,那人只觉得被一股怪力顶中,口中狂喷鲜血,倒飞出去,在地上驰行数米,落地昏厥过去。

    这就是刀魔刘建伟的实力,杀性上来的时候,如同狂魔怒龙。

    其余两人表现得很冷静,虽然托枪的手腕割掉了经脉,还是强忍着剧痛,抽出了贴身的匕首。

    刘建伟看都没看一眼,手起刀落,匕首在空中飞了几个圈,倒插在已经有些积雪的泥土上。

    刘安感觉浑身毛孔炸起,在他的眼中,刘建伟根本不是人,完全就是神魔,身手太过逆天。

    夏禹和苏韬等刘建伟解决了里面的人,才跟了上来。

    刘安正准备说话,刘建伟上前踢了他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怒道:“徐天德在哪里”

    “别杀我!”刘安露出恐惧之色,“我这就带你们去!”

    刘建伟回身望了苏韬一眼,算作请示,苏韬点了点头,夏禹从地上捡起了一把猎枪,笑眯眯地走到刘安的身后,顶住他的脑袋。

    牛老七正准备说话,被苏韬又踢了一脚,再次眩晕过去,这家伙已经彻底没有利用价值。

    前栋是一间别墅,后面是宽阔的厂房,从夏禹的情报得出,这里是药王堂的药材加工作坊之一,比想象中要破旧,原料随意地到处乱放,没有任何卫生措施。

    刘安瘸着腿,走到一个自动拉门前,按动电钮将门给打开。等三人进入之后,刘安狞笑一声,在地上一滚。

    悬在空中的铁笼,从天而降,正好罩住了三人,这是早已设计好的陷阱!

    刘安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后拉了一下墙壁上的闸。

    “去死吧!”刘安冷笑,不久之后,他们就会成为一堆白骨。

    一股扑鼻的臭气从头顶传来,苏韬面色微变,低声提醒道:“小心!”

    夏禹打了个寒颤,感觉头皮发麻,怒道,“真是太恶心了。”

    大量的蛇虫鼠蚁,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地落下。尽管光线昏暗,但苏韬还是看得清楚,都是一些毒物,有几种毒性还特别大。

    刘建伟发疯一样挥刀,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刀网,只要接近的毒物都会被撕成碎片。

    不过,这些毒物的数量实在太多,刘建伟也只能保证一时的安全。

    苏韬迅速打开行医箱,取出个瓷瓶,在地上浇了个圈,那些毒物就跟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瞬间出了圈外。

    夏禹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望着圈外蠕动的毒物,感觉背脊阵阵发凉,无奈道:“怎么办,我们被包围了。”

    刘安已经逃走,苏韬摇了摇手中的瓷瓶,叹气道:“这是我配制的驱虫水,这些毒物倒不用怕,关键是先要逃出这个铁笼。”

    夏禹用枪敲了敲铁柱,摇头道:“难!”

    刘建伟也试了试,人力有极限,没法打开。

    苏韬从行医箱内又取出了个瓷瓶,浇在铁笼下端的铁栏上,很快就有许多蚁虫过来噬咬,那铁栏发出嘶嘶的声音,夏禹虽说是个大老爷们,也惊得面色惨白,道:“这些虫子,铁块都吃”

    苏韬点了点头,道:“都是白蚁,蚁酸的腐蚀性很强,我用药物,让它们催生了大量的蚁酸,能够很快腐蚀掉铁栏的根部。”

    十几分钟之后,刘建伟用力一掰,两根铁柱被轻易给拧开,三人朝外面冲了出去,只见刘安坐在面包车上,正准备发动车子,他没想到三人能冲出来,脸上露出慌张之色,赶紧发动面包车,准备逃离。

    刘建伟冷哼一声,健步如飞,直接冲向那面包车,趴在挡风玻璃上,铁拳重锤,打穿了玻璃,伸手直接掐住刘安的脖子。

    面包车在地上扭了几下,轮胎拉出一条条痕印,最终撞在墙壁上,苏韬和夏禹赶过去,见刘建伟没事,松了口气。

    刘安已经被打晕,夏禹打开主驾驶的车门,拽出了刘安,刘建伟则打开侧面的拉门,眼中闪过失望之色,叹气道:“找到徐天德,可惜他已经死了。”

    徐天德死得很惨,被挑断了手脚筋,中了很多蛊毒,浑身散发着恶臭。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这白矾也太过心狠手辣了,发现事情可能暴露,直接让刘安杀死了徐天德。

    苏韬掏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十几分钟之后,警笛声响起……

    苏韬、刘建伟、夏禹被带至警局,与此同时,佘薇的律师也到场,说明三人是接受自己的安排,试图寻找失踪许久的徐天德下落。

    白矾坐在落地窗前,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压低声音道:“我需要帮助。”

    “怎么回事”那人没想到白矾会这个时间点给自己打电话,轻轻地拍了拍躺在怀中女人的脸蛋,套了一件睡衣,走到房外。

    “徐天德被人发现了。”白矾冷漠地说着这个名字,仿佛此人与自己没有任何关联。

    “什么”那人皱眉,怒道,“不是让你干净利落地解决他吗”

    “找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白矾连忙补充道。

    “那还好。”那人深吐一口气,徐天德可是知道自己不少事情,若是他活着被找到,那可会牵扯到许多人。

    “我已经早已安排好,不过还是需要你和有关部门打好招呼。”白矾无奈地说道。

    “放心吧,我会通知人去疏通好关系,尽量让事情不会扩大。当然,你要讲好故事,让案件显得合理。”那人沉声吩咐道。他对白矾有些失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稳,竟然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让徐天德这么大的火患,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麻烦你了。”白矾听出对方语气不佳,内心十分抑郁,等挂断了电话后,愤怒地挥了挥拳头,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经过简单的审讯,刘安承认了自己绑架、囚禁徐天德,试图勒索白矾的罪行。

    让人觉得可笑,白矾不仅没有任何罪过,还成为了受害者。

    这是经过缜密安排的计划,也展现了白矾的狡诈。白矾早就布置好,一旦出事的话,就会有人顶锅。

    刘安是烂命一条,身患绝症,活不了几年,白矾早已承诺,会安排好他的家人。

    不过,对于白矾而言,牛老七也被牵扯进去,这是重大的损失,因为夏禹在调查的过程中,拍摄了许多牛老七进出那个药材作坊的照片。为了让剧情逻辑合理,牛老七编造谎言,作为刘安的内应,是绑架勒索白矾的主谋。

    这一轮的交锋,白矾吃了个闷亏,虽然打伤苏韬的弟子,在对方正式营业之前,给了一个下马威,但苏韬则让自己断掉了一只胳膊,这一记反击的耳光来得又快,又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