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18章 不杀人去救人
    苏韬从湘南省会星州匆匆赶到淮北省会合城,刚走出航站楼,天空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雪粒,砸在脸上有点生疼。

    苏韬从来都没有如此憎恨过一个人,白矾多次在暗中设计阴谋,这一次更是严重地碰及了自己的底线。苏韬一直就不是个完美的人,他有缺点和软肋,他将身边的人视作最宝贵的东西,谁伤害了他们,等同于触犯了自己的逆鳞。

    刘建伟和夏禹早先一步赶到,在机场接到了苏韬之后,三人坐在车内沉默不言,尤其是刘建伟一直闭着眼睛,如同一只愤怒的饿狼。

    车队往佘薇的住处行驶,夏禹按照导航,很快抵达别墅,雪,更大了。

    赵剑躺在一楼的房间内,中央空调的温度开得很高,苏韬走到赵剑的身边,搭了一下他手上的脉搏,又简单地看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表情略微轻松了不少,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休息个把月就能完好如初。

    蔡妍站在苏韬的身边,头上贴着纱布,苏韬帮她摘掉了纱布,然后涂上了自制的药膏,然后又贴好了纱布绷带,蔡妍勉强挤出笑容,安慰道:“我没什么事,赵剑挺勇敢,冲在了前面,他没啥大问题吧”

    “多处骨折,我等下给他治疗一下,不会留下后遗症。”苏韬语气严肃地说道。

    蔡妍和苏韬相处的时间很长,她从来没见苏韬面色这么严肃过,提醒道:“你别冒险,这里是淮北,是白矾的地盘。”

    自古就有强龙不压地头蛇的说法,苏韬点头道:“我不会蛮干的。”

    多处骨折的疼痛感很强烈,所以赵剑睡意很浅,苏韬给蔡妍一个眼神,她默契地让几人离开房间,苏韬要给赵剑治伤了。身上的骨折不是难事,苏韬轻巧地拧了几下,赵剑就发现体内骨骼关节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疼痛的感觉就没那么明显了。

    赵剑大脑清醒了不少,勉强地笑着哑声道:“师父,对不住,没护得住新店,被对方不给彻底底砸了。”

    新店投资了将近两百多万,被这么一折腾,全部打水漂。

    苏韬五味杂陈,低声道:“下次别往上冲,砸了就砸了,你比店更重要。”

    赵剑听苏韬这么说,心里安慰了不少,咬牙道:“主要是对方人太多了,如果三四个人我还能对付!”

    苏韬歉意道:“这也是我没考虑周全,应该让刘哥跟你们一起守着新店。”

    “师父,我求你一件事。”赵剑低声道。

    “说吧,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为你尽力而为。”苏韬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承诺过。

    “这事儿别告诉大师姐。”赵剑愧疚地说道,“我怕她会失望。”

    苏韬也是一愣,没想到赵剑这家伙真是情圣转世,对肖菁菁如此情深意重,点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让菁菁知道的。”

    赵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自嘲地笑道:“师父,其实我知道,师姐其实心中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我就是忘不了她。”

    苏韬在赵剑的肩膀上按了按,安慰道:“选择自己爱的人,还是爱自己的人。这原本就是一个很难的题目。相信菁菁终有一天会发现你对他的真心,回心转意。”

    赵剑听苏韬这么说,眼睛一亮,笑道:“师父,听你这么说,我身上的这些伤,瞬间都不疼了。”

    肖菁菁的一颗心都在苏韬的身上,但苏韬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想法,肖菁菁对苏韬的感情,如同自己对待肖菁菁一样,只不过是单向的,这让赵剑感觉到欣喜。

    赵剑一直很纠结,在他的心中,苏韬是自己的师父,更是自己的偶像。如果换做另外一个情敌,赵剑还有冲动去较劲,但情敌若是苏韬,他真的没有任何勇气和信心。

    “我给你针灸几个穴位,你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一觉。”苏韬取出了针盒,经过此事,对赵剑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虽然赵剑看山谷很普通,但他有很强的潜力,短短的几个月,他每天都在进步和成长,更关键的是,赵剑的本性不坏,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自己没选错人!

    赵剑眉头舒展,酣然睡去。

    苏韬退出了房间,走到了院外,刘建伟和夏禹正在抽烟,眼圈绕着鹅毛雪花,往上飘。

    “我想杀人。”刘建伟哑声道。

    自从握手言和,刘建伟成为三味堂的一份子之后,刘建伟和赵剑的关系很好,两人都是属于那种不太多言语的人,经常刘建伟会揣着一瓶酒,到赵剑的房间,两人就着一碟花生米,相谈甚欢一晚上。

    所以另外个徒弟王鹏,经常嘲笑两人,称他俩基佬组合。

    “杀人是最低级的报复手段。”苏韬不认同,皱眉摇头。

    “你说怎么办这口气,我忍不了。”刘建伟的原则,向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直来直去,没那么多弯弯道道。

    苏韬望了一眼夏禹,问道:“上次让你调查的东西,查得如何了”

    夏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是手工绘制的地图,“只能查到这些,白矾是个很谨慎的人,保密措施做得很到位,我花了不少钱,才从他家中的佣人买到他住处的构造图。”夏禹指着用红笔勾出的位置,嘴角露出笑容,“你要找的那个人,不出意外,被关在这个地方。”

    “事不宜迟,今晚咱们就行动,我们不杀人,我们救人!”苏韬面无表情地说道。

    ……

    下雪天,到澡堂子泡个澡,那是格外惬意的事情。

    三强光着身体,笑嘻嘻地踏进池子,朝旁边躺在水里的两人,汇报道:“事情已经办妥,把店给砸掉,还打了个不长眼的家伙,起码要躺在床上小半年。”

    牛老七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从大理石台面上摸出了个盒子,抛给了三强,道:“干得不错,这是白爷赏给你的。”

    三强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在一边,低声道:“还请白爷和牛爷放心,只要我三强在,那个三味堂就开不起来。”

    白矾缓缓睁开眼睛,淡淡地扫了扫三强,慢条斯理地说道:“今天你去办事的地方,对面会开个新的药王堂,正式投入运营之后,给你三成的利润分红。”言毕,他从池子里走了出来,往桑拿区走了过去。

    “谢谢白爷!”三强眼中露出狂喜,他对药王堂的金字招牌很清楚,那个虽然是新店,但开的位置比较好,每个月的利润至少十来万,那他每个月会有一笔稳定的收益。

    白矾在桑拿房蒸了一会儿,线条明晰的肌肉上露出水光。牛老七推门而入,他闭着眼睛问道,“三强那人靠不靠得住”

    “小混子,有几个能靠得住”牛老七大口大口地嚼着肉脯,口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不过这种人比较好控制,只要给他好处,让他向东,绝对不会向西。”

    白矾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三味堂,那边有什么动静”

    牛老七嘿嘿闷笑两声,“苏韬,刘建伟和夏禹三人已经来到合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坐不住了。”

    “加强安保措施。”白矾面无表情地嘱咐,“刘建伟的武力太逆天,这苏韬也是狗屎运,竟然招揽到这么好的帮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白矾既然将苏韬当成敌人,就在他身上下了大功夫,所以白矾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苏韬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牛老七沉声道:“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只要他们敢上门惹事,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白矾蒸得差不多,虽然他身体素质不错,但继续蒸下去,也可能因为脱水产生不适,所以起身往外走。牛老七喊了一句,“要不帮你安排个小姐”

    白矾没有答应,牛老七望着白矾的身影,摇头低声叹气道:“真不懂享受!”

    白矾在牛老七看来,样样都优秀,但在女人这方面,就太冷淡了。

    白矾已经离开,继续再蒸下去,已经没有意思。牛老七先冲洗了一下身子,然后转入自己的包厢,白矾已经换好衣服离开,这是故意给自己腾地儿,牛老七摇了摇放在出软榻旁边柜子上的铃铛,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四十多岁老女人笑眯眯的走进来。

    “牛爷,有何吩咐”老女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有没有新人”牛老七歪嘴问道。

    老女人知道牛老七的喜好,喜欢折腾新人,经常弄得新人浑身伤痕留下心理阴影,连忙劝道:“新人没意思,活儿不好,要不你就选老人,七号、九号,现在都闲着。”

    “敷衍我啊刚才我可打听过了,十六号是新来的,样子长得还不错,就选她了。”牛老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别惹牛爷发飙,赶紧安排人!”

    言毕,从皮夹里抽了几张钞票,朝地上一洒。

    老女人知道牛老七的脾气,无奈地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将钱给捡了起来,也只能硬着心肠,去喊十六号。

    十六号是个新人,才来自己手下上班几日,手艺学得很快,但做按摩这行,光靠手艺能赚几个钱,迟早要过男人关。

    “牛爷,是整个淮北响当当的人物,你若是让他满意,你整个后半辈子都衣食无忧了。你不是要给你爹攒药费吗姐,可是给你机会了。”老女人在十六号进去之前,沉声交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