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14章 这事你扛不住
    十几分钟之后,赵黑就把庆春市地下研究室的情况,逐一告诉了苏韬。

    包括刘建伟在内,他们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没想到庆春市的地下研究室,竟然堂而皇之地设在吉东大学医学院内,而使用药物的对象,陆续累积,达到数千人。

    见赵黑再次晕了过去,夏禹问道:“直接杀了他吗”

    苏韬摇了摇头,“杀了这种人,还脏了我们的手,交给警方处理吧。”

    言毕,苏韬将刚才录下的视频,传给了江清寒。

    江清寒很快拨通电话,语气严肃地问道:“视频是怎么一回事”

    “通过不法手段获取的,你介意吗”苏韬站在窗口,发现有好几辆车子聚集,从车上下来的都是身穿保安制服的人,从他们的动作来看,来自于训练有素的保安公司。

    江清寒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好几步,沉声道:“你的所作所为很危险,赵黑在吉东省很有势力。”

    “你是在担心我吗”苏韬淡淡地笑了笑,朝刘建伟和夏禹给了个眼神。

    “没空跟你贫嘴。你注意安全,我现在就上报情况。”江清寒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知道苏韬现在肯定身临险境,因为苏韬人在千里之外,所以她明知无能为力,但也要想尽办法,尝试帮帮苏韬。

    大约上百号人,围在酒楼的门口,片区派出所虽然已经出警,但也只能远远地将车停靠在百米开外的街道上,上面已经打过招呼,对此事保持监督,不要随意干预。

    一百多号人,聚集之后,整齐划一地往酒店里走,气势惊人,有路人想要用手机拍下,被一个保安发现,给打掉了手机,直接在地上踩碎了屏幕,那路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地离开。

    拿着对讲机的是一名健硕的大汉,皮肤黝黑,两道浓眉,一双虎目,不怒自威,他刚刚接到吴爷的指示,必须要活捉酒楼包厢内那三个外地佬。

    酒楼面积不小,但楼梯宽度有限,两人并肩而行,往上移动,再多的人就不行了。

    对讲机传来声音,“巴队,人上不去了,楼梯被堵住了。”

    巴勇皱眉,怒不可遏,“对面只有三个人而已,你们竟然冲不上去,还真是废物!”

    巴勇将人拨开,自己顺着楼梯晚上冲,刚过了拐角,就觉得头上一阵寒气,一个活人被抛飞,朝头顶上压了过来,他轻轻一托,才接住那人,随后又有人影飞来,巴勇只能将手上的那人给摔开,不然的话,自己很有可能跟叠罗汉一样,被堆死在这个位置。

    “给我让开!”巴勇不管连续飞翔在头顶的人肉炸弹,闷着头朝前冲,终于看到了刘建伟,他举手投足,就扔飞了个人,仿佛这些往上冲的保安,就是轻飘飘的毛绒玩具。

    巴勇抽出了甩棍,在手里旋了起来,刘建伟咦了一声,往后退了半步,但也只是半步而已,巴勇甩棍并没有打中刘建伟的膝关节,但刘建伟的拳头已经打中了他的面门,巴勇只觉得整张脸被打得变形,失去重心往后面压了过去。

    后面的人见巴勇也不是对手,抱着云里雾里的巴勇,不敢轻易上前。

    刘建伟故意朝前走了两步,往上走的那群保安退后几步,这些家伙都被打怕了。

    苏韬这时走到刘建伟的身边,道:“我要见吴爷。”

    巴勇摸了摸嘴巴,发现满手都血,喘着粗气,道:“吴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赶紧去请示吧。”苏韬淡淡说道。

    巴勇忌惮地望了一眼刘建伟,冷哼一声,“你等着!”

    苏韬分析,吴爷并不大算得罪晏静,所以并没有下杀手。过江龙难斗地头蛇,虽说刘建伟武功高强,想要一个人独自脱身不难,但苏韬、夏禹,三人一起离开,这肯定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苏韬决定和吴爷见一面,他想亲自会一会,在东北有教父之称的人物。

    上下对峙片刻,巴勇走上前,道:“老爷子,答应见你。”

    苏韬转过身,便与刘建伟交代道:“你和夏禹保护那三名女生,还有那个受伤的中年人离开。”

    刘建伟困惑地蹙眉,“你准备一个人赴约”

    “见吴爷,一个人和三个人,有什么区别呢”苏韬笑问。

    刘建伟叹了口气,冷声道:“如果你出事了,就算拼了性命,我也要他付出代价。”

    苏韬摇了摇头,低声凑到他耳边,没好气道:“那吴爷有七十岁了吧,你若是不找他,他也活不了几年。”

    刘建伟愕然无语,暗忖苏韬这嘴巴还真歹毒,苦笑着叹气道:“那我在机场等你。”

    “下午三点半的航班,我不会迟到!”苏韬在刘建伟的肩膀上按了按,跟着巴勇下了楼。

    巴勇调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刘建伟,似乎想牢牢记住这个让他第一次心生畏惧的猛人。

    半个小时之后,苏韬来到了那栋京味十足的四合院,吴爷坐在院子右边的大树下,正在小憩,脚下躺着一只大花猫,眯着眼睛在那儿悠哉悠哉地打盹。

    “坐!喝茶!”吴爷瞟了一眼苏韬,指着石凳,面带微笑。

    南北文化不同,喝茶有差异,南方用茶壶,北方用盖碗。

    苏韬象征性地抿了口茶,淡淡问道:“吴爷,谢谢你能见我。”

    吴爷挥了挥手,笑道:“我吴默,活了这么久,在江湖上闯荡多年,最敬重有胆识的人。你敢带着两个人,就闯龙门,我佩服你。不过,江湖规矩,你应该也懂,既然你闹了事,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能放你们走。”

    “吴爷,我其实是帮你解决了一个难题。”苏韬认真地说道。

    “哦”吴爷哈哈大笑,“说来听听。”

    “赵黑惹的事情不小,你应该知道,这事儿你也扛不住。”苏韬放下茶碗。

    “他算是我半个孙子,无论出什么事,我都不能见死不救。”吴爷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盯着苏韬,语气深沉地说道。

    苏韬从吴爷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寒气,虽然他已经年过七旬,但那种多年混迹江湖,养出来的草莽之气,让人觉得寒气逼人。

    “如果你真这么坚持,那你就不是外界传闻的吴爷了。”苏韬摇头笑道。

    “哦我应该怎么做呢”吴爷又笑了,表情如同晴雨表,一会阴一会晴。

    “赵黑,必须主动投案自首,同时,你要带头捣毁那个地下研究室。”苏韬想了想,补充道,“你虽然年纪大了,但看得比任何人明白,这已经不是那个街头喋血的年代,什么事儿都要按照道理来办事。”

    “是我惯坏了那小子。”吴爷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苏韬见吴爷不愿意说话,豁然站起身,心中也是挺复杂,这赵黑究竟是被宠坏了,还是被故意骄纵,还真不得而知。

    不过,从吴爷的表情看得出来,他暂时算是默认了事情的处理方式。

    一个身材匀称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凑到吴爷耳边说了几句。

    吴爷微微一怔,眸光忽明忽暗,朝苏韬摆了摆手,淡淡道:“有人来接你了,你面子挺大!”

    苏韬也有点意外,虽然他早已知道吴爷,不会对自己如何,但没想到会有人会来吴爷家中带自己离开。

    苏韬朝吴爷笑了笑,果断地转身离开。

    吴爷望着苏韬的背影,微微地吁了口气,若是换做十年前的自己,他恐怕不会让苏韬就这么离开,但吴爷毕竟已经老了,他只希望能让吉东的江湖世界安静一点,若是动了苏韬,天晓得会闹出怎样的风波!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巴勇从院外走了进来,红着脸说道。

    吴爷摇着椅子,反问道:“不让,能怎么办难道还能杀了他不成”

    “起码得让他受点罪吧,咱们伤了不少弟兄。”巴勇内心愤懑。

    “你就算再怎么折磨他,也不过让他受点皮肉伤而已。等时间到了,伤口愈合,你等于白用了力气。”吴爷顿了顿,叹气地问道,“你知道是谁接他离开的吗”

    巴勇觉得吴爷有点胆怯,“谁就是天王老子……”

    话还没说完,被吴爷摆手打断,他叹气道:“想要在这个江湖混,总要有敬畏之心。黑子就是少了敬畏之心,你千万不能跟他学。”

    巴勇想要继续说话,吴爷将身体躺下,仿佛很疲惫,阳光虽然不错,但北风吹着落叶,在地上打了几个旋,他知道吴爷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只能无奈地摇头,离开了吴爷的四合院。

    巴勇消失,吴爷才睁开眼睛,他知道自己让巴勇很失望,但在这个江湖,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吴爷也有自己的天敌。

    中年男人重新折返,低声道:“老爷子托人传话,以后护着苏韬一点。”

    吴爷无奈苦笑,道:“放话出去,以后只要苏韬在吉东,下面的人就得注意着,千万护他安全。”

    中年男人明白吴爷的意思,低声问道:“你是怕吗”

    吴爷点了点头,苦笑道:“如果他在吉东出事,即使与咱无关,老爷子恐怕也饶不了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