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13章 谁敢扫爷的兴
    常校长挣扎着,依然不肯就从,想站起身,黑哥觉得他有点不给面子,朝许四指头使了个眼色。许四指立马会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走到常校长的身边,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把匕首,噗嗤一声,就狠狠地插入他的大腿上,与此同时,许四指早有准备,用桌上的湿毛巾,掩住了他的嘴巴,常校长有话说不出,只能瞪大眼睛,痛不欲生。

    身边的女初中生,见此情形,顿时吓得哭了起来。

    “给我闭嘴!”赵黑大喝一声,那几名女生,知道他是个恶人,顿时噤声。

    许四指晃了晃刀刃,上面沾满鲜血,然后插在桌上,笑道:“好好吃饭,吃晚饭之后,陪黑哥玩玩,就饶你们的小命。”

    “赵黑,你这个败类!”常校长额头上痛得全是汗,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赵黑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你还他妈是个硬骨头!”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朝常校长的大腿伤处给按了过去。

    常校长毕竟只是普通人,很快就疼得晕了过去。

    许四指见怪不怪,赵黑就是个冷血的家伙,一旦心情不好,就得找人折磨一番,这常校长也算是倒霉,今天栽在赵黑的手里了。他瞧见地上有一汪黄水,意外地笑道:“黑哥,你太残忍了,小姑娘都吓尿了。”

    赵黑朝旁边的那个小姑娘望去,只见她深蓝色的校裤,胯部位置印湿了一片,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怕什么哥会吃了你吗”

    那小姑娘想哭又不敢哭,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

    许四指凑到赵黑的耳边说了几句,赵黑伸手拍了他的右脸,“你真够贱的!”

    许四指瞧出赵黑眼中跃跃欲试的表情,伸手从桌上取了个干净的酒杯,指着那个被吓得尿失禁的小女孩旁边的一个女孩,奸笑道:“把这个酒杯尿满了,就放你走。”

    那女孩又怕又羞,不停地摇头。

    许四指怒哼了一声,道:“还是不听话啊!”言毕,他迅速拔了那匕首,朝常校长另一只腿上又插了一下,常校长原本昏厥过去,此刻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又痛晕了过去。

    “再不听话,就收拾你了。”许四指威胁道。

    那女孩泪水啪嗒啪嗒地落下,极为为难地接过许四指的酒杯。

    赵黑很满意许四指临时安排的节目,啪嗒地用手指打着常校长的脸,嘿嘿笑道:“这也算是便宜你了,让你尝尝女学生的尿,这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到的。”

    任姐在旁边捂嘴,笑出声,“黑哥,你也太会玩了吧。”

    赵黑拧着眉毛,“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当年把我从学校开除。黑哥现在牛了,必须要找回面子。”

    那女孩提着酒杯,犹豫不决,让一个妙龄少女当着众人的面“尿尿”,这实在太过羞耻。

    许四指见她迟迟不动,不悦道:“要我来帮你脱裤子吗”

    那女孩低下头,终于伸手去解腰间的裤袋,一种绝望从心底涌出,她知道眼前这两个男人,是极有权势的人物,她甚至不敢将此事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那样只会给父母惹来麻烦。

    赵黑饶有兴趣地望着那女孩脱下外面的裤子,露出里面半截棉裤,然后蹲下身,将杯子放在双腿中间,只觉得呼吸都加重,这时包厢门被敲响,那女孩连忙站起身,瞬间又拉起了裤子。

    “艹!”赵黑口中忍不住骂出声,“究竟是谁,敢扫爷的兴!”

    许四指青着脸走了过去,打开了半扇门,眼前站着三个人,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后两人身材很魁梧,年龄都在二十的样子。

    “赵黑,在吗”那个青年面带笑容,平静地问道。

    “黑哥的名字,是你随便喊的吗”许四指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就是一巴掌。

    只可惜手掌只飞了一半,就被拦住,寸步难移。

    “咔嚓”,一声牙酸的声音响起,许四指就觉得自己的腕骨碎裂,然后嗷的一声痛叫出声。

    站在苏韬身后的刘建伟眼疾手快,拦住了许四指的手腕,用力地一捏,那骨头就碎成渣了。

    “你……你是……”任翠屏看清了青年那张脸,印象特比深刻,前段时间在琼金见过他。这小子打了自己的保镖,替栏目组的新员工殷乐,出面撑腰的男人。

    这三人正是苏韬、夏禹和刘建伟。

    苏韬外表看上去文弱,但骨子里可不是什么省油灯。得知吃了赵黑的亏之后,他早就安排夏禹来到庆春市,暗中调查赵黑的举动,等伤好了之后,就带着刘建伟直奔庆春。

    苏韬用脚看似漫不经心地踢在许四指的胸口,许四指“呜”的一声,蜷缩在地上,整个人抽搐起来,样子极其瘆人。

    从照面到躺下,前后不过十来秒,坐在位置上的赵黑反应很快,知道有仇家上门,连忙按动了手里的警报器。

    楼下几辆黑色轿车内,混子们很快就接到提醒,提着家伙,就冲入酒楼,往包厢冲。

    赵黑瞧出几人身手不凡,暂时只能采取拖延策略,他目光不见怯弱,缓缓道:“咱们没见过面吧,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呢”

    夏禹扫视一圈,见几个小女孩蹲在地上,埋头哽咽哭泣,大致才明白包厢里发生了什么,骂道:“这家伙太禽兽了,连初中生都不放过……”

    夏禹凑到苏韬耳边,低声道:“赵黑很谨慎,害怕被仇家寻仇,所以身边都有不少人按照保护他。这家伙在拖时间,要不直接拿住他,省得等下人多了,被他趁乱逃走,下次再想逮住他,就不容易了。”

    夏禹的声音看上去很小,但分毫不落,都传入赵黑的耳朵,他肺都快气炸了。

    这家伙未免太嚣张了吧,等到自己那群兄弟上来之后,他们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剁成肉酱,反而害怕自己会趁乱溜走。

    “有种别跑!”赵黑冷笑。

    刘建伟抹了抹鼻下,嘲讽夏禹道:“他没那么聪明,这是在他的地盘上,他不会逃的。”

    赵黑快气疯了,伸腿就是一脚,那圆桌很重,足有百十斤,被一下子给踹翻,“老子干死你们!”

    东北民风彪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赵黑能在这个环境中混出来,身手不一般,他踩着那倒塌的餐桌飞身而出,一个标准地腾空飞踢,直奔苏韬的面门。

    刘建伟从苏韬的身后冲了出来,用手抓住了他的脚踝,然后原地一个旋身,赵黑就飞出去,结结实实地装在包厢中间的壁画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

    刘建伟大踏步地走过去,还是抓住那条腿,又是一甩,撞在另外一侧墙壁上。

    赵黑看上去小命没了半条,大口大口地鲜血从嘴里吐出,样子极为可怖。

    任翠屏见苏韬三人这么强势,吓得浑身战栗,往后不停地挪步,贴靠着墙面,大气不敢出一口,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知道援兵到来,大声叫道:“赶紧来帮忙!这帮孙子,在这儿呢!”

    夏禹走到任翠屏的身边,伸手就是一耳光,骂道:“贱妇!”

    “你竟然打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任翠屏跌坐在地上,正准备继续叫喊。

    夏禹上前一步,朝她嘴巴就是一脚,怒道:“一口一口的是不是男人,吗的,老子就是个打女人的男人,怎么了东北老娘们的声音,太难听了,倒胃口!”

    任翠屏被踩在地上,嘴里又是血,又是碎牙,双眼一闭,干脆装死得了。

    刘建伟已经摸出藏在裤管的刀,考虑到携带管制刀具,没法通过安检,所以刘建伟出了机场之后,就到一个刀具店买了把普通的水果刀,还是习惯性地绑在小腿位置。他提着刀,就往门外冲了过去,很快地就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这群混子对刘建伟而言,就是土鸡瓦狗。

    苏韬走到常校长的旁边,给他先做了止血措施,两条腿上的刀伤很深,虽然不是致命伤,但任由血就这么继续流下去,他还是小命难保。

    常校长很快醒转过来,见到苏韬微微一愣,下意识便问道,“赵黑呢”

    苏韬指着不远处,昏厥过去的赵黑,道:“他被打晕了,你伤得挺重,等下要去医院。”

    常校长慢慢清醒,留着鼻涕,恳求道:“求求你,把这些学生都救出去吧!我这双腿怕是废掉了,动不了!”

    常校长在这个危急关头,还想着学生们的安危,这精神让人有些感动。苏韬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承诺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带她们出去的!”

    刘建伟已经从门外退了回来,水果刀换成了一把砍刀,想必是从那帮混子手中夺来的,用起来更趁手些,他皱眉道:“没人敢冲上来找死了,不过咱们得赶紧走,第二波援兵就没这么容易对付了,惹来了警察,更麻烦。”

    苏韬走到赵黑的身边,掐了他的人中,他悠然醒来。

    赵黑张口就准备骂人,苏韬用银针刺入他胸口的一个穴位,他顿时瞪大眼睛,仿佛遇见了无比恐怖的事情。

    这是苏韬再次使用“死神之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