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12章 吉东的赵黑哥
    吉东省庆春市,是华夏东北城市群的中心城市之一,有着深厚的近代城市底蕴,这里留有辽金,清代、民国、伪满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

    位于市中心繁华之处,有一个极具京味的四合院,青色的板砖瓦檐,红色的磨砖墙,黑漆油门上挂着两个铜色的门钹,门心涂抹着红漆,两门贴着对联,“弘文世无匹,大器善求师”。院子内青砖铺路,中间是个石屏,两边是花坛,种着草木,北房三间,东南厢房三间,院墙之间用月亮门过渡,已经进入初冬,腊梅花的香气四溢,与几十米外的车来车往,格格不入,有种闹中取静的味道。

    “你能来看我,倒是一件稀奇事。”坐在院子中央,晒太阳的老爷子,嘴里叼着旱烟,吐了几口浓烟。

    黑哥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边,尴尬地笑道:“吴爷,我对不住您。”

    虽然庆春市的房价不算高,但这市中心有这么一块房产,价格超过千万以上,吴爷严格意义上是黑哥的师父,庆春市有名的教父级人物,他祖上是个京官,所以吉东打出一片天地之后,就造了这么一座仿古的四合院。

    吴爷又吸了一口烟,“淮南的毒寡妇,给我捎信过来,让我把你交给她。你是怎么想的”

    黑哥额头冒出汗珠,谨慎地笑了笑,“吴爷,你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孬货!”吴爷没好气地笑出声,“平时在外面胆子挺大,在我的面前怎么就只会装孙子!”

    “我本来就是您的孙子。”黑哥赔笑道。

    吴爷斜眼乜了他一下,“晏静这几年爬得很快,主要是攀上了大树,听说最近还将手伸到了淮北,这还真是个让人钦佩的小辈,你如果能像她一样,能够独当一面,我就把手里的东西全部给你了。”

    黑哥连忙受宠若惊地咧嘴道歉,“让您老费心,主要这东北江湖想要太平,还得您来坐镇,咱们这些小辈都压不住场面。”

    吴爷敲了敲烟锅,从软榻上直起腰,“毒寡妇那边,我会与她好好商量,不过你和康博制药的合作,暂时要告一段落。”

    “那可得亏大了啊。”黑哥脸上露出苦笑,虽然研究室出来的产品还不合格,但通过自己的运作,已经打通了黑市,每个月的流水差不多有六七百万,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信我的话,这次事情闹得不小,竟然雇佣杀手进医院企图毁灭证据,这已经受到淮南军方的重点关注,你现在不收手的话,到时候撞上了枪眼,成为替罪羊,别怪我没提醒你。”吴爷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他早已跨入古稀之年,对危险和阴谋,有很强的预判能力。

    “好吧。”黑哥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之色,对吴爷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吴爷瞧出黑哥的心思,低声道:“小黑,你父亲当年为了我顶罪,被判了死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待你如同亲孙子。晏静那边要我给他一个交代,我会奉上厚礼,找中间人调和一下,毕竟她那边也没有遭到实际的损失,江湖事按照江湖办法,就能解决。不过,你最近一定要低调一些,如果觉得无聊,就出国旅游吧,反正你现在也不缺那点钱。”

    “送礼,这完全没有必要吧咱们难道还怕了她一个女人不成”黑哥的脸色变得阴霾。

    吴爷摇手道:“小黑,江湖有自己的学问,现在的江湖跟以前的江湖,看上去一样,但其实变得更加复杂。晏静手中掌握大量的财产,财产决定了这个势力的强弱,消息是军方一个熟人捎给我的,这个面子我必须给他。”

    “钱!”黑哥朝地上呸了一口,“爷,我这就带人南下,让那个臭女人看看,咱们东北爷们是怎么混江湖的。”

    吴爷暗忖这黑哥还是太沉不住气,摆了摆手,道:“还认你吴爷,就不要再多说了。”

    黑哥知道吴爷的脾气,在地上踢了两脚,沙土飞扬,很快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吴宅。

    吴爷目送黑哥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暗忖这小黑不省心,竟然替康博制药出面请杀手,到汉州医院却杀人,此事做得太过火了一点。

    吴爷是吉东省江湖的风云人物,但毕竟年龄大了,他对于这些小辈有些拿捏不住,毕竟现在的社会,诱惑太多,不像他们那个时候的江湖,虽然争强斗狠,一言不合就白刃见红,但他们心中始终有道义,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

    黑子,若是放在二十年前,他属于串通了外国佬,欺骗坑害百姓,属于失了大义,这种人在江湖上是要被联合起来除名的。

    四合院外,早已停着一辆奔驰车,黑子钻进了后排,眼中没有了刚才的温顺,取而代之是一方枭雄的沉稳。坐在副驾驶的跟班许四指见黑子面色不佳,笑道:“怎么,黑哥,被吴爷给训了”

    黑子伸了伸手,许四指会意,掏出了一瓶高度白酒,递了过去,黑子仰着脖子,痛饮了两口,抹了抹嘴,“吴爷,是我的爷,他训我是天经地义的,只是那个毒寡妇,实在太娘的倒胃口。”

    许四指递了个手机过来,笑嘻嘻地说道:“黑哥,这娘们我挺喜欢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比你玩的那些唱二人转的娘们肯定更有味道。”

    “骚味吗”黑子眯着眼睛贬低道。

    许四指知道黑哥今天不高兴,就想着让他开心,提议道:“任翠屏昨天回来,要不我跟她联系一下,让她安排个饭局”

    黑子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我正好要找她算账呢,那个新田淳一,是她介绍给我的吧。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敢背叛我,还兜我的老底。”

    “我这就让她好好准备,如果招待得不好,黑哥你再发飙,也不迟啊!上次你吩咐她代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许四指正在竭力地斡旋黑哥和任翠萍的关系。

    黑哥知道许四指与有任姐之称的任翠屏关系暧昧,又喝了两口酒,闭上了眼睛,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车辆停在一个恢宏的建筑物旁边。建筑物电动门旁边的宽墙上刻着几个镶金的大字“范奇艺术学院”。

    许四指打了个电话,未过多久,只见身材丰腴的任翠屏婷婷袅袅地走了过来。

    黑哥下了车,任翠屏主动挽住他的胳膊,丰满的软胸蹭来蹭去,“黑哥,你有好长时间没来我们学校了吧走,我带你去逛一圈。”

    黑哥在她脸上掐了一下,道:“最近比较累,没空到处逛,找个地方,把事情处理好吧。”

    任翠屏连忙笑道:“时间也不早,到了饭点,那就去鸿泰楼吧,我已经定好位置,也按照你的意思,请好了你要找的人。”

    黑哥在鸿泰楼的包厢里坐了一会儿,任翠屏带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过来,介绍道:“这是二十三中常校长。”

    常校长与黑哥握了握手,讨好地笑道:“赵总,您好!”

    黑哥点了点头,道:“上次给你们捐了个图,还满意吗”

    常校长刚坐下,又站了起来,鞠了个躬,感激道:“我替全校的师生,谢谢赵总的大度。”

    黑哥朝常校长招了招手,笑道:“我虽然上学的时候是个问题学生,但对母校还是有感情的,非常感激母校对我的养育之恩。”

    常校长觉得有点尴尬,这赵黑刚读初二,就因为翘课和打架斗殴,被学校给开除,如今这捐图的事情,看上去是好事,其实是变相地炫耀自己如今混得有多好。

    黑哥朝任翠屏怒了努嘴,困惑道:“任姐,你不是还安排了几个人作陪吗”

    任翠屏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笑道:“你瞧我这个记性,她们在隔壁等候多时了。”

    言毕,她扭着腰身走出去,带回了三名穿着初中制服的少女,年龄都在十五六岁,虽然不像任翠屏那样,脸上涂抹着胭脂水粉,但青春无敌,无论是肌肤的弹性,还是并未完全张开的眉眼,都透着一股清纯如水的秀气。

    任翠屏朝自己和常校长的旁边有意空出的位置指了指,笑着吩咐道:“同学们,今天带你们过来吃饭,主要是想为你们提供一个社会实践的机会,你们每天都在读书,课业繁重,所以不妨抽空,放松一下心情。”

    常校长的面色变得特别难看,这三个女学生,他都有些印象,是二十三中学习比较优秀的三名应届生,有希望考入重点高中,竟然被人带到饭桌上,对方明显是带着目的。

    三名女学生看上去特别茫然,她们只能按照命令行事,其中有一名眼睛通红,仿佛随时会痛哭出声。

    等女学生落座之后,黑哥主动提起酒杯,笑道:“常老师,当年我上学的那会,你还只是教导主任,我对你既是尊敬,又是害怕。其实我特别感谢你,因为你主动让我退学,也让我彻底明白,我不是读书那块料。”

    常校长五味杂陈,等黑哥将酒一饮而尽,也只能颤抖着手腕,饮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酒。

    黑哥用筷子夹了一根猪肚丝,放入口中咀嚼一阵,笑着往身边的女学生一揽,将之搂在怀中,笑道:“我那时候就喜欢成绩好的女学生,所以特别让任姐请了你们学校成绩最好的三名女学生。常校长,今天破个例,让她们喝点酒,应该无妨吧”

    那女初中生吓得面色煞白,整个人哆嗦起来。

    常校长再也忍不住,霍然起身,指着黑哥的鼻子,怒道:“赵黑,她们还是孩子,你忍心下得了手”

    黑哥挑眉,站起身,按住常校长的肩膀,咧嘴笑道:“今天这顿饭,你必须陪我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