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11章 细细地挠啊挠
    苏韬受伤的事情,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

    晏静是第一个赶到琼金市人民医院的人,她见苏韬生龙活虎,才放下心,与苏韬随便聊了几句,就转身离开,去处理后续的事情。晏静的意图很明确,动用自己的资源,调查幕后黑手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要给出有力地回击。

    随后,唐南征从狄世元口中得到了消息,也从汉州赶来,苏韬见他一脸关心,心中感激不已,能够感觉到唐南征的真诚。

    唐南征见苏韬受的伤不算严重,使用了不知什么药物,竟然已经生痂,困惑道:“这有点不合理啊,枪伤比其他创伤更加难治,你的伤口愈合速度,至少是普通创伤药物的十倍以上。”

    苏韬也没有藏私,从放在手边的行医箱,取出了一个药瓶,“我用的是这个。”

    唐南征眸光一闪,接了药瓶,只取了一点,在手背上抹了抹,只觉得一股凉飕飕的感觉蔓延,这是药效明显的表现,随后又用鼻子努力地嗅了嗅药膏的味道,“这可是个好东西,熬制的时间比较长,我这鼻子算灵的了,但也分辨不出是哪几种药物回合制成的。”

    苏韬笑道:“这是家传的创伤药,你既然有兴趣,我这就把药方写给你。”

    唐南征连忙摇手,婉拒道:“这可使不得,你这药方价值连城!”

    “价值连城的药方,也要能够普及使用,才能实现它的价值,只可惜药方中有几种药材太难得,所以不能量化生产,不然的话,也是普及中医的一个很好的手段。”苏韬一点没有藏私的意思,“我把药方写给你,你也帮我试着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找到几种替代品,这样也好为普及做准备。”

    唐南征眼前一亮,感慨道:“小苏,你这胸襟了不起,我们这辈人,把好东西都藏着掖着,哪里会分享传家的药方你写了药方过得我,我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给你泄露出去,另外就是帮你研究一下,看是否有比较常见的替代药材,让你这个传家的创伤药能够普及使用。”

    苏韬笑了笑,不再多言,拿出笔将苏广胜的生平绝学之一——“三味生肌膏”的药方,写了下来。

    苏广胜如果在天有灵,也不会对苏韬的所为有怨言,毕竟这个药方上的几位中草药,实在太难寻找,即使知道了药方,想要熬制出来也实在不容易。

    给了唐南征,主要是感激这老爷子,对自己的重视,另外,也是知道唐南征在药方上有足够的底蕴,若是他能够鼓捣出个半成品出来,即使疗效没有原来药方这么逆天,能达到一两成的效果,然后量产普及,对社会也是一个无形的贡献。

    以苏韬的能力,弄出个半成品出来并不难,关键他的精力有限,总不能事事都抓在手上。聪明的人,都善于发动身边的力量,而不是自己独揽众活,那样反而精力分散,贪多嚼不烂,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苏韬的设想是,先给出一个命题,让唐南征研究一下,等他研究得大差不差时,再将自己的想法糅合进去,后面普及药膏的事情,也由唐南征来张罗,这样会培养一个不错的帮手。

    “生肌膏”只是第一步,苏韬还有好几十种药方,都打算进行普及,需要一个能够信任的人,为自己二次开发。

    唐南征粗粗扫视了一眼苏韬给自己的药方,眼中闪过惊容,因为药方的药材并不多,只有三种,但除了一种草药常见之外,另外两种都非常难得,即使有千金,也难以购得。即使熬制出了一份,想要普及使用,也非常不易。

    “我回去之后,就研究这个药方。”唐南征小心翼翼地将药方叠好放入口袋里,“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也想跟你聊聊。”

    “唐老,你说吧。”苏韬面带微笑回答。

    “听说你准备在合城开三味堂分店”唐南征面色微红,“蔡妍之前找过我,聘请我担任三味堂的首席顾问,我一直犹豫,现在是下定决心,我答应了。”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自己太过失礼,主要蔡妍聘请唐南征的事情,并没有跟苏韬提起过。

    他现在换位思考,唐南征恐怕心中早就愿意,只不过是一直等自己亲自聘请他。唐南征如今当面这么说,苏韬顿时觉得欠缺了对他理应给出尊重与礼遇,他连忙下床,朝唐南征鞠了个躬,由衷地感谢:“欢迎唐老加入三味堂,你以后就是三味堂的主心骨。”

    唐南征已经退休,所以他加入三味堂,不存在任何问题,于是乐呵呵地受了苏韬这个鞠躬,心里也是高兴,人到了一定的岁数,要的是一份尊重,能给自己欣赏的年轻人,提供一点帮助,能燃烧余力,获得认可,这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能让大师级的唐南征诚心诚意地主动加入三味堂,那可是一件特大喜讯。

    苏韬尽管面上不动声色,内心的喜悦浇出了一朵娇艳的花。

    正说话间,门被敲响,靳国锋从门外走入,苏韬为唐南征介绍了靳国锋,唐南征虽然不清楚靳国锋的身份,但从他肩上的金黄光板一颗金星加金色麦穗,再加上他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就知道此人了不得。

    靳国锋身后还跟着一名年轻女子,面容俊俏,望向苏韬的时候,眼神中满是担忧,唐南征眼力很好,暗忖这小苏倒是挺会拈花惹草,这俏丽的女子,明显对他有好感。

    唐南征与靳国锋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告辞离开。

    靳国锋提着两份营养品,放在柜子上,上下打量着苏韬,道:“没想到竟然闹出这么大的风波。”

    苏韬无奈摇头,自嘲道:“跟拍电影似的。”

    靳国锋苦笑:“主要动了别人的利益蛋糕,那个姓江的女警员,已经多次被警告,没想到她还在坚持。”

    苏韬知道靳国锋肯定知道更多的内幕,没忍住,紧张地关心道:“会对她有什么影响吗”

    “放心吧,她是烈士的遗孀。她的丈夫是一个英雄人物,加上她也是为了维护正义,我们已经安排人保护好她。”靳国锋面沉如水地承诺,“事情也受到高度重视,不过暗中潜伏的力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还得从长计议。”

    苏韬顿时有种侥幸之感,连靳国锋都觉得棘手,充分说明康博制药的能量,已经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所以他们才敢丧心病狂地派送杀手,堂而皇之地狙杀江清寒和张振。

    水君卓站在旁边,等两人寒暄完毕,将手中的果篮,放在地上,眸光盈盈地说道:“爷爷,知道你受伤,特别担心你,所以委托我来看看你。”

    苏韬连忙感谢道:“请水老放心,我这伤一周之内就能痊愈。”

    水君卓似乎松了口气,轻松笑道:“那就好,老爷子盼望着你早点康复,那样也好约你下棋呢。”

    苏韬点了点头,应诺道:“等我的伤好了之后,就一定去看望老爷子。”

    靳国锋和水君卓并没有过多打扰,又坐了几分钟,就告辞离开。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水君卓就看见一个时尚貌美的女子匆匆而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就推开了苏韬的病房。

    一定是苏韬的朋友了。

    水君卓不知为何心中有种酸楚的感觉。

    门被推开,就感觉到一阵香风袭来,将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冲淡了不少。

    “你这个混蛋!”蔡妍见苏韬好端端地坐在那里,脸上还带着那一如以往贱兮兮的笑意,终于放下内心悬着石头,泣不成声地骂道。

    爱到深处,没法表达,才会口不择言的斥责。

    苏韬站起身,朝蔡妍走了过去,将她轻轻地拥抱在怀中,用完好的那只手,轻轻地勾掉她眼角的泪水,“是我不对,让你担心了。嗯,我就是个混蛋,就是个贱人。”

    苏韬一边说着,一边又用手指轻轻地在脸上刮了几下,仿佛在懊恼地抽自己,演得猥琐至极。

    蔡妍忍不住破涕为笑,“见过贱人,但没见过比你更贱的了。”

    苏韬朝绷带的位置努努嘴,“只是包扎得比较吓人,其实没多大事儿。”

    蔡妍轻轻地推开苏韬,“老天爷也是不长眼,为什么不让你伤得更重点,让你结结实实地尝个教训。否则,你这总是冲动的性格,永远不会改变。”

    苏韬微微一愣,蔡妍的逻辑比较怪,但理解之后,只会觉得更加的温暖。他想了想,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挤出了两滴鳄鱼的眼泪,“放心吧,以后做任何事情之前,我都会先考虑一下你的感受。我一定不再受伤,不再让你落泪,以后冒出任何危险的苗头,一定远远地跑开,做个缩头乌龟。”

    “去你的!”蔡妍狠狠地挥起拳头,终究还是没忍心,只是轻描淡写地落下,被苏韬轻易地抓住手腕,捏在掌心里,用指甲细细地挠啊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