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9章 挡子弹的恩情
    一个身影落在了自己的身前,鲜血飞溅,甚至有几滴血珠落在了她的脸上,挡住了原本射向自己胸口的子弹,与此同时,杀手的双眼被两根银针刺入,随后杀手痛苦地嘶吼,毫无目的地扣动扳机,自己则一边抱着那个身影,一边用枪反击,只是一枪,准确地打中杀手的脑门,杀手当场被击毙……

    这个场景如同循环播放一般,不停地在江清寒的脑海里,来回地闪现。

    情人之间,爱到深处,经常会这么问,如果有人用枪指着我,你会为我挡子弹吗

    江清寒没想到,真的有人原以为自己挡子弹,不过,他不是自己的情人,而是自己刚认了没多久,谈不上有任何感情基础的徒弟。

    不过,江清寒内心明白,从这一刻开始,她对待苏韬的态度会不一样了,人和人只有经历过生死磨难,感情才会牢固,才会建立起信任感。

    江清寒望着躺在病床上,胳膊上缠绕着绷带的苏韬,有点走神,因为她没有想到,苏韬在关键时刻竟然用身体挡住那致命的一击。

    苏韬身上的伤不算严重,击中了肩胛骨位置,经过手术,已经取出了子弹,后面只要静养,就能很快恢复了。

    “你在想什么呢”苏韬用未受伤的那只手,扔了个橘子过去。

    江清寒顺手接过橘子,“我在想,你为什么会替我挡枪。”

    “是不是被感动了”苏韬叹了口气,“我也觉得后怕,当时也是被鬼迷了心窍,没想到我一个大夫,如今会躺在病床上,成为了一个病人,这也算是一个笑话吧”

    江清寒剥好了橘子,分成几瓣,放在苏韬的手边,“没想到康博制药竟然这么疯狂,他们没有任何留手,就是想要我和老张的命。”

    “新田淳一被吓坏了,他准备立即回国。恐怕不会替你们作证,指认那几个嫌疑人。”苏韬将橘子放入口中,味道甘甜,江清寒没有将橘络给清除,这是正确的做法,橘络是个好东西,有很高的药用价值。

    江清寒深深地叹了口气,道:“那几个杀手,已经被国安部门带走。有两个人,我有印象,是国际刑警重点逮捕的跨国罪犯。康博制药不惜花这么高的代价想要杀我,越是如此,我就越不能停下,一定要继续往下查。”

    苏韬暗叹江清寒是个偏执的女人,这种女人不温柔可爱,不卖萌撒娇,但有自己的判断,有胜过须眉的煞爽,让人钦佩不已。

    与康博制药已经接触过几次,苏韬对这个黑暗中蛰伏的势力已经有所了解,江清寒试图调查牠,如同蚍蜉撼树。

    康博制药为了达到目的,所动用的手段,让人瞠目结舌。试想,敢安排杀手,到医院毁灭痕迹,这些人是何等的猖狂和有恃无恐,与此同时,江清寒的处境让人担心。

    病房的门被敲响,张振脸肿得跟猪头一样走了进来,骂骂咧咧道:“杨威那小子失踪了,这次咱们是被他给陷害了。”

    张振脸上的伤,是被杨威逃走之前打伤的,至于火拼的过程中,他也晕了过去,并没有目睹前后过程。

    “以后咱们注意一点,杨威家境一般,如果康博制药用重利来诱惑他,难免不会动摇。其实他是一个很出色的刑警,如果不走歪路,那是咱们刑警队的潜力股。”江清寒眼中露出一丝疲惫,在之前的交战过程中,她也受了点轻微的伤。

    不过,一切都没有被同伴背叛,来得失落。

    “现在怎么办”张振一脸凝重地问道,这个老刑警的态度,让江清寒内心稍微安慰不少,至少此刻身边还是有同事愿意支持自己。

    “从黑哥入手,顺藤摸瓜,找到吉东省制造壮阳药物地下研究室。”江清寒语气坚定地说道。

    苏韬见江清寒还打算硬拼,问道:“你们现在整理的证据够不够”

    江清寒在原地走了两步,摇了摇头,“康博制药极其狡猾,所有的地下研究室都以黑作坊的形式出现,即使调查出来,也与他的公司总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当我们打掉一个地下实验室之后,在康博制药的支持下,还会雨后春笋般的冒出第二个,第三个……”

    “其实有将这些地下研究室一网打尽的办法。”苏韬望了一眼肩膀上的绷带,“直捣黄龙,针对康博制药出招,一旦康博制药出了问题,那些地下研究室就如同无水之鱼,然后在逐一清除这些魔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难免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康博制药与那些地下研究室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我们分析和推测的。”张振摩挲着鼻梁,无奈道。

    “不一定要康博制药与地下研究室有关系,想尽一切办法,让康博制药撤出华夏,那就行了。”苏韬给出的办法,让张振与江清寒有点跟不上节奏。

    江清寒皱眉,沉思许久,终于想明白苏韬的办法,“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去调查康博制药有没有经济或者其他方面的问题”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没错,康博制药很聪明,既然他敢在全国范围内大范围的撒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即使你捣毁了再多的地下研究室,也难以动摇根本。换个角度,在其他方面,找到康博制药违法乱纪的行为,可能性还大一点。”

    “你的想法,跳出了原来的思路,让人耳目一新,按照老办法调查,肯定是死胡同。”江清寒还是很难下定决心,“不过,我们是刑警,去调查康博制药是否有运营问题,这似乎有些越权了。”

    “你们为了调查案件,从汉州都来到了琼金,这里早已不是你们的地盘,难道这就不是越权吗”苏韬说完,江清寒和张振相视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

    人在很多时候会觉得自己特别累,明明做出了很多努力,却很难达到想要的结果,其实并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你选择了错误的方向和不正确的办法。有人将人生比作一个有一个选择题,成功与失败,都是不断选择,造成了人生的差距。大部分成功人士,他们的能力或许不突出,但他们在处理选择题的时候,会比普通人更加精准。

    ……

    汉斯暴躁地摔掉了三个酒杯,高档地毯看上去狼藉,旁边低头站着的助手,额头上冒着汗,生怕触怒了暴烈的老板。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那边安排了五个顶尖的人物,竟然没有解决掉那两个讨厌的警察。”汉斯如同一头狮子,手掌朝上不停地扇动,以此来发泄内心的焦躁。

    “对不起,先生。据得到的消息,原本已经可以杀死江清寒,但半路冲出了个男人,搅乱了我们的计划。”助手谨慎地组织着用词。

    “半路”汉斯用脚踹翻了旁边的茶几,“是谁”

    “是苏韬,没错,是上次捣毁我们人胎素研究室的同一个人。”助手决定将罪责全部推倒这个不可操控的因素上,以此来缓和汉斯的情绪。

    “我有点印象,是一个中医大夫”汉斯呼呼地喘气,坐在沙发上,竭力地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多次破坏我的计划,我现在必须重视起来,你给我搜集有关他更多的资料,我要让他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助手终于找了个锅,暗自松了口气,压低声音,轻声问道:“对了,那个埋伏在江清寒身边的眼线,该如何处理”

    汉斯摸了摸下巴,冷声道:“他人现在在哪里”

    助手指了指宽大的木门,“他说有几件关于江清寒的事情,想要亲自告诉你。”

    汉斯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淡淡道:“你让他进来吧。”

    杨威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地走入客厅,汉斯站起身,他绅士地伸出手,“杨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杨威与汉斯握了握手,谄媚地笑道:“汉斯先生,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

    汉斯点燃雪茄,放在嘴边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杨警官,咱们之间的合作,已经结束了。就在你给我们提供最后一条情报的时候,我的人给你的银行卡,已经打了二十万,你可以去查一查。”

    杨威面色变得很难看,压低声音道:“汉斯,我为了给你们提供情报,现在成了通缉犯,不仅丢掉了工作,而且未来要隐姓埋名的生活,二十万根本不够!”

    “哦”汉斯将二郎腿调整了一下上下叠放的顺序,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觉得多少合适”

    “一百万!”杨威沉声道。

    汉斯哈哈大笑出声,杨威坐在旁边,不知为何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足足笑了五分钟,汉斯上气不接下气地笑问:“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还有跟我要一百万的资格”

    杨威咬牙道:“我有咱俩第一次见面时的录音,如果我把录音交给江清寒,你觉得会有怎样的损失”

    汉斯微微一怔,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后变得无奈和钦佩,唏嘘道:“杨警官,真没想到,你的手段竟然这么高明,实在让人佩服啊!”

    汉斯一边感慨,一边走到了办公桌旁。

    很快地,杨威眼中的得意,变成了惊恐。

    他还没来得及求饶,汉斯抬起手,就扣动了从抽屉里取出的金色手枪的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