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8章 杀机中的师徒
    病房外,张振与杨威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杨威是三年前进入刑警队,张振觉得这个小伙子不错,所以对他特别关照,算得上杨威的半个师父。杨威打了个哈欠,与张振笑道:“振哥,我有点尿急,想去上个厕所。”

    张振“哦”了一声,有点憔悴和无精打采,看上去像是准备打盹,眯着眼睛点了点头,等杨威走出拐角,大约两三分钟之后,眼睛突然睁开,虎目中露出凶悍之色,轻轻地起身,追踪杨威而去。厕所里没有杨威的影子,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上厕所的,张振反应很快,就朝出楼梯口走了过去,楼梯口的门被带上了,他没有直接推开门,因为门后面不出意料做了手脚,只要推开门,就能引起杨威的警觉。

    张振将耳朵贴在门边上,就听到杨威正在给人打电话,声音很细微,几乎听不见。

    张振眼中露出失望之色,没想到杨威竟然是藏在队伍里的卧底,这两年来,杨威一步步获得他和江清寒的信任,所以重要案件的资料,对他几乎不设防,如果他走漏了风声,将会对查案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刑警队出内奸,这并不是罕见的事情,尤其是一些挖掘重要势力的案件,就会面临着现在这种情况,这些势力为了阻扰案件的进展,会买通内部人员充当眼线。杨威是张振当初特地从公安学院挑选出来的好胚子,无论是心智还是人品都是上上之选,张振也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了哪里。

    杨威神色如常地走了过来,甩着手,刚洗过手还有水珠,张振手里捏着一根烟,递了过去,笑问:“你这厕所上的时间挺长的啊。”

    杨威指着肚子,“早上吃了两个肉包子,感觉不是特别干净,上了个大号,现在舒服多了。”

    张振等杨威坐在自己身边,冷不丁地揪住了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抵在墙壁上,杨威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后背脊梁撞得生疼,他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振哥,你这是做什么”

    张振掐着杨威的脖子,痛心疾首,“老子这么信任你,你竟然当内奸。”

    杨威瞳孔放大,吞吐地笑道:“振哥,你说什么呢,肯定是误会我了啊。”

    张振伸手扇了他一个耳光,怒道:“你刚才根本没有去厕所,偷偷地下楼梯,是不是通风报信去了”

    “振哥,你别冤枉我啊。我只是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我妈要我今天下午去相亲,我回复她,正在外面办案,没有时间。”杨威的表情看上去特别无辜。

    “那你把手机给我看看!”张振说完就去掏杨威的手机。

    “你等等!”杨威一边说着,一边看上去试图用手去拿手机,突然狠狠地抬起右腿,重重地顶了下张振的腹部。

    张振尽管始终保持警惕,但杨威的拳脚不弱,这一脚正好踢中了胃部,疼得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杨威一个肘击,扫在了张振的脸上,张振只觉得面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就暂时失去意识,直接朝后面仰了过去。

    杨威表情已经变成另外一副摸样,望向张振的眼神,充满阴冷,他走上前,用脚踩了一下张振的面门,算是补了一脚,发现已经惊动不远处的护士,粗粗地扫看了张振两眼,冷冷道:“是你自找死路。”

    杨威转身往楼梯口冲了过去,边跑边打着电话,“我被张振发现了,你们动手吧,记住不能留活口,不然我就完蛋了。”

    张振虽然被杨威打了两下,但很快醒转过来,他只觉得头脑发胀,整张脸都是麻木的,但还是强撑着爬了起来,护士见他满面都是血,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张振摆了摆手,朝江清寒和苏韬所在的病房走了过去,用力地拍了拍门,门很快被打开,江清寒见张振痛苦的表情吃了一惊,连忙问道:“老张,你这是怎么了”

    “杨威,是内奸!你们赶紧跑!”言毕,张振眼睛往上一翻,直接昏眩了过去。

    苏韬匆匆走了过来,伸手搭了一下张振的脉搏,低声道:“没事,脑部受到震荡,性命无忧。”

    江清寒松了口气,眉头皱了起来,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一把将张振给拖入病房内,同时用力关上门,“噗噗噗”,子弹经过消音器处理之后,没有太大的响声,不过轻易地打穿了房门,露出几个森然的洞眼,因为高速摩擦,产生一股刺鼻的硝烟味道。

    江清寒的心情有些复杂,心中既惊又喜,惊的是,康博制药竟然不惜一切代价,安排杀手过来,企图毁灭证据,喜的是,新田淳一身上肯定有重要线索,所以才会让对方如此丧心病狂。

    江清寒与苏韬对视一眼,两人往里退,江清寒手里多了一把手枪,她熟练地打开了保险栓,呼吸平稳,看不出任何紧张的情绪。

    嘭的一声巨响,门直接被踹烂,子弹连发飞出,溅射在房间内,江清寒和苏韬都躲在卫生间的墙体后方,新田淳一也早已吓得躲在病床的另一侧。

    等了好几分钟,不见里面的动静,外面的人知道时间不能拖,旁观的人肯定已经开始报警,等警察到了,再抽身,就比较麻烦。一行人端着手枪,往里面冲了进来。

    “啊……”一声痛呼伴随着手枪开火的声音传出,蒙着黑面的杀手大腿中了一枪,血水汩汩地流出。

    外面的人显然没想到,里面的人会反抗,而且枪法很精准,不过他们都是狠人,不仅没有退缩,持续地开火压制,一瞬间,子弹如雨般到处乱飞,水瓶炸裂,墙壁粉石斑驳,狼狈不堪。

    这场景如同枪战片一样,只有身处其中,才知道有多么危险。

    江清寒和苏韬都很有默契地不说话,江清寒呼吸变得稍微激烈起来,外面至少有五人,他们都不是那种寻常的地痞流氓,而是经过训练,有过丰富作战经验的雇佣兵,他们战斗经验丰富,杀人如麻。

    江清寒给苏韬使了个眼色,让他有机会就逃,苏韬摇了摇头,指了指她,再指了指自己,意识是说,要走就一起走。

    电光火石之间,江清寒顾不得与苏韬争执,暗忖这还真是个倔强的家伙。

    有一个杀手已经贴着墙壁往里走,他警惕地朝右侧望去,就发现一个俏丽的身影,突然闪过来,还未及反应,口中发出闷哼一声,下体受到重击,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江清寒的功夫不是花架子,招招致命,这一脚是蓄意而为,无论是力量还是角度,都算得极其精准。

    因为杀手的块头很大,后面的同伙看不见被杀手身体挡住的身影,所以不好开枪。江清寒借助这瞬间的掩护,朝第二个人冲了过去,苏韬跟在江清寒的身后,在那个被踢中要害的人脑门上用力一点,他闷哼一声,萎顿余地。

    江清寒的身法飘逸,两步就来到了第二杀手的身前,那杀手也是个格斗高手,反应很快,往后退了半步,人原地飞旋,扫出一腿,从呼呼的风声,就能感觉这力量惊人,若是被扫中,非死即残。

    江清寒也察觉到了这铁扫的威力,不敢硬撼,整个人往后面倒下,人如同一把弯弯的拱桥,双手落地之后,双脚扬起,借力上蹬,正好踢中了那杀手的下巴。

    那杀手被踢得晕眩,苏韬手里弹出一根银针,正中对面的喉咙,那杀手只觉得呼吸困难,下意识地丢开手中枪支,用力地扯着脖子,在地上痉挛抽搐。

    江清寒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苏韬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而且与自己配合得相当默契。

    危险依然还没有结束,后面还有三人,每个人的体型都非常健硕,当江清寒与苏韬冲出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慌乱,而是默契的形成了三角,一人站在前面,两人端着枪,站在后面掩护。

    江清寒只觉得头皮发亮,整个人重心丢失,后面的一人枪术高明,打了两枪,如果不是苏韬及时扑倒了自己,恐怕她现在脑门就有一个血洞了。

    苏韬已经顾不上压在身下江清寒曼妙丰腴的身体,他心中暗自骂娘,对面完全就是杀人狂魔,而自己这漂亮师父则更加嚣张,明知对面手里有武器,不仅不躲,而且还生猛地往上冲,似乎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苏韬知道此刻的判断很关键,一不小心就得将命丢在这里,他双手在江清寒柔软的后背压了一下,江清寒只觉得一口气差点没被压闷掉,苏韬借着那股绵软的弹性,整个人如同青蛙弹跳一样颠出一个弧度,他的身体几乎贴着地面,脚趾在地上狠狠地一划,速度极快,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朝前面的杀手冲了过去。

    虽然这两个杀手都很有经验,但没想到苏韬的招式这么怪,站在前面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脚掌传来一阵剧痛,虽然隔着皮鞋,但那银针已经穿透了鞋面,狠狠地扎入血肉之中。

    不得不说,苏韬的招式匪夷所思,看上去比较阴险和猥琐。

    站在最后面的那个人,非常冷静,他抬手就是一枪,并不是射向苏韬,目标是还躺在地上的江清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