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7章 地下魔影又现
    汉州市刑侦局,张振兴奋地走入办公室,“头儿,好消息,新田淳一昨天醒了。”

    江清寒扬起尖削的下巴,霍然起身,修长的马尾轻轻扬起,“我们现在就去琼金!”

    两人上了警车,突然手机响起,江清寒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阴测测的声音,“是江队长吧”

    “你是谁”江清寒不止一次听到此人的声音,有几次想追踪,都被对方巧妙的用技术手段,给断掉了线索。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那人语速缓慢地说道,“康博制药的事情,我再次提醒你不要去碰,不然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灾难。”

    江清寒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别试图恐吓我!康博制药在华夏各地私设研究室的事情,我一定会连根拔起。”

    那人顿了顿,缓缓道:“江队长,我知道你的性格刚毅,不畏生死,巾帼不让须眉,但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家人如果继续踩地雷,挑战我们的忍耐底线,我们只能给你的家人一点颜色瞧瞧,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卑鄙!”江清寒面色因发怒而涨红,左手愤怒地挥舞。

    “嘿嘿。”那人桀桀笑道,“吉东省的事情,你不要再追下去,不然很快就会有噩耗传来。”

    通话已断,江清寒眼中闪过一道清光,困惑道:“老张,我觉得不对劲。”

    张振点了点头,大致猜出电话的内容,“我们被康博制药盯上了。”

    江清寒深吸一口气,用手指压了压太阳穴,苦笑道:“我怀疑身边有内奸。”

    张振下意识踩了一脚刹车,大切诺基的轮胎在地上发出兹兹的声音,他惊讶道:“知道我们在追查康博制药的人,加起来不过五人而已。”

    江清寒侧脸望着张振,轻轻地吐气,“等从琼金回来之后,我们就梳理一下身边的人吧,看看究竟是谁,将我们的行踪泄露给了康博制药。”

    张振与江清寒两人刚刚接到新田淳一醒转的消息,康博制药那边就安排人来警告自己,这说明眼线就在身边,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江清寒虽然不惧危险,但这次那人直接用家人的安全来威胁自己,这让江清寒还是有点投鼠忌器。江清寒想了想,给自己燕无尽发送了一条短信,“注意照顾好莎莎,有人给我打了恐吓电话。”

    “放心,有我在,谁也伤不了她。”燕无尽几分钟回复了短信,让江清寒心情放心不少,以燕无尽的身手的,的确很难有人能伤害他和燕莎,不过,江清寒总觉得眉心突突地跳动,有种不好的预感,让她觉得哪里不对劲。

    大切诺基驶入琼金市人民医院,从一辆面包车里钻出了个青年,名叫杨威,虽然年轻,但办案经验丰富,江清寒对他很信任。杨威朝江清寒走了过去,低声道:“新田淳一刚刚醒转,他的妻子怜子,特地从岛国过来。另外,传出个消息,新田淳一康复之后,将会回国,退出华夏娱乐圈。”

    张振冷笑一声,“这种虚伪的家伙,趁早滚出华夏。”

    杨威早已调查到新田淳一的情况,三人来到新田淳一的病房门口,正准备往里走,护士很机警,拦住他们,质问道:“这个房间的病人昨天刚刚脱离危险,现在处于重点看护期,不允许过多的杂人探视。”

    张振连忙笑道:“我们就看他一眼,保证不会影响他。”

    “那可不行!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小护士很有原则,站在门口,寸步不移。

    江清寒知道肯定是新田淳一害怕人打扰自己,所以给医院下达了要求,毕竟新田淳一是个明星,如果有记者混入其中,的确会影响到他的休息。

    江清寒给张振使了个眼色,三人走道休息区的座椅上,商量如何见到新田淳一,刚坐下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江清寒的眼前闪过,她以为自己眼花,这时苏韬也看到了她,就笑眯眯地走过来,“师父,你怎么来这儿了,办案吗”

    师父张振和杨威均是一脸懵逼,显然不知道江清寒还有这么个徒弟的存在。

    张振朝苏韬笑了笑,对他有点印象,那次捣毁地下研究室,苏韬带着另外两人,独闯魔窟,是案件成功告破的关键所在。

    “这是我公公帮我收的徒弟——苏韬,也是汉州人。”江清寒叹了口气,与两人介绍,随后询问苏韬,“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韬见到江清寒,心情不错,自从那次跟江清寒学了江氏剑法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就没有见到她。他笑了笑,“我是个大夫,在医院自然是为了治病。”

    江清寒想了想,暗忖直接找医院的领导调查新田淳一,恐怕比较麻烦,还会打草惊蛇,不妨问问苏韬,他在医院有没有熟人。如果不惊动太多人,就能与新田淳一接触一下,那是最好的方式。江清寒朝苏韬招了招手,将他带到旁边的自动购物机,低声道:“我在调查康博制药的案件,这里有一个重要的线索,你能否帮我协调一下,我想见一个人。”

    江清寒相求自己,苏韬当然不能拒绝,笑道:“我尝试一下吧。你究竟想见谁!”

    “新田淳一,一个岛国明星,就在那个病房。”江清寒压低声音道,之前的那个电话让她不得不警惕,她总觉得康博制药的人就在盯着自己。

    苏韬松了口气,笑道:“你运气不错,我正好等下要见他。”

    江清寒瞪大眼睛,疑惑道:“你没骗我吧”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只能在太平间见到他了。”苏韬很少会这么嘚瑟,但在江清寒面前,也不知那根神经搭错了,傲娇了一下。

    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那你带我进去吧,尽量保持低调,现在康博制药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稍有差错,线索就会被掐断。”

    苏韬望了一眼张振和杨威,知道江清寒怀疑那两人中间,至少有一个是内奸,叹气道:“等下我以复诊的名义,带你去见新田淳一。”

    新田淳一大病初愈之后,如同变成另外一个人,他眼中没有了以往的狂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和。妻子怜子的到来,让新田淳一很感动,也让他愧疚无比。新田淳一在华夏这么多年,严格意义上,并没有对怜子起到丈夫应尽的职责,大部分是敷衍而已。但怜子不仅忍受了一切,还在危急关头,帮助自己渡过了难关。

    怜子削好了一枚雪梨,切成小块,用牙签插好,一片片地喂着新田淳一。房门被推开,怜子见是苏韬走入,连忙站起身,恭敬地说道:“苏大夫,你好!”

    苏韬朝怜子点了点头,望了一眼新田淳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既有点激动,也有点尴尬。

    “谢谢你治好了我。”新田淳一沙哑着声音,缓缓道。

    “你不应该谢我,应该谢谢你的妻子,怜子女士。”苏韬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如果不是她用诚心打动了我,我绝对不会救你。”

    “我承诺,以后一定会加倍对怜子好。”新田淳一并没有生气,满脸愧疚与懊恼。

    苏韬瞧出新田淳一是真心悔过,叹了口气,坐在新田淳一的身边,给他诊了个脉,恢复得比想象中要好,“你随时可以出院,按照我开给你的药方,煎服一周,就可以彻底痊愈,而且还会弥补你之前身体的亏空。”

    新田淳一感激地说道:“苏大夫,你对我的恩德,我一定永远铭记。”

    苏韬叹了口气,望了眼江清寒,压低声音,道:“这位是江警官,关于你为何中毒,她对此很有兴趣,相信你一定愿意告诉她一些线索。”

    新田淳一怔了怔,朝怜子摆了摆手,用岛国语吩咐道,“我与苏大夫和江警官有些事情要说,你先出去一下吧。”

    等怜子关上门之后,新田淳一艰难地直起身,眼中露出自嘲的笑容,“我现在醒悟了,被那些人当成了试验品。”

    江清寒叹了口气,地下研究室比较喜欢用明星来作为试验品和传播者,这样可以迅速地扩大产品使用的范围。如同人胎素的试验者翟玉琴一样,新田淳一成为了第二个深受其害的二线明星。

    江清寒沉声道:“我希望你能将接触那些产品的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新田淳一想了想,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个电话号码,“他叫做黑哥,是我经纪人任姐的亲戚,也是经纪公司的股东之一,每次都是他给我新药。”

    江清寒点了点头,新田淳一提供的这个线索非常关键,因为新田淳一接触的人,相对而言比较高端,远比他们在黑市上调查,更容易找到正确的破案方向。

    新田淳一随后又告诉江清寒一些细节,比如黑哥每次给自己使用药物,都是在一个名叫魅力酒吧的地方,除了给自己药物之外,还给自己提供不同的女人。

    新田淳一就是这么一步步开始堕落,迷恋上了这种颓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