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5章 人心是肉长的
    “不行!”任姐听完贺德秋提出的条件之后,腾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新田不能退出华夏娱乐圈,而且,你们必须治好他。”

    贺德秋对任姐的反应,并不觉得奇怪,淡淡道:“既然谈不拢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吧,你们如果想转院,那也悉听尊便。”现在新田淳一已经病入膏肓,转院对自己而言,也算是卸掉了包袱,他之所以费尽心力去治疗新田,完全是出于医生的职责,如今治不好,他也是问心无愧。贺德秋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如果自己治不好新田淳一,去国内任何医院,痊愈的机会也很渺茫。

    贺德秋也是忍耐到了极限,不愿意跟任姐继续争执什么。

    任姐此刻第一反应就是给公司老板打电话,希望他们动用资源给院方施加压力。半个小时过去,任姐得到了答案,幕后老板要求自己,配合院方,以治好新田淳一为前提,其他的条件都可以答应。

    “如果新田离开华夏,那公司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艺人。”任姐有点意外,她不清楚幕后老板为何前后态度生这么大的变化。

    “具体的原因,你不需要知道。你所要做的,那就是让医院治好新田淳一。”幕后老板语气冰冷地回答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有人通过朋友给自己捎话,新田淳一现在的病情竟然牵扯到了淮南官场的斗争,有人想拿新田淳一的病情做文章,影响淮南的政局。

    幕后老板是个聪明人,他之所以能在娱乐圈混得不错,关键在于他有敏锐的政治敏感。

    新田淳一不过是他捧起来,讨好政客,博取政治亮点的傀儡而已,既然现在不仅没有帮助,反而还会出问题,他自然要赶紧甩掉这个包袱。

    任姐无奈地叹了口气,顿时觉得有种无力感,她仔细回忆着自己的种种举动,突然觉得非常可笑。正在这时,不远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任姐微微一怔,她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是新田淳一的妻子。

    任姐主动迎了上去,心虚地问道:“怜子女士,你怎么过来了”

    怜子目光落在任姐的脸上,轻轻地扬起手掌,“啪”地抽在任姐的脸上,用日文怒声骂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瞒着我。难道等我成了寡妇,才告诉我新田的病情吗”

    任姐能听懂日语,只感觉嘴角被抽破了,满口血腥味,内心充满愤怒,但却不敢出来,毕竟怜子才是新田淳一的正妻,自己最多只能算是新田淳一的众多情妇之一而已。

    怜子一直常住岛国,在她的心中,自己的丈夫是个坚强、稳重、值得信赖的男人。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自己的丈夫有好几天没有往家里打电话了。而且,就在昨日,她的手机收到了一个视频。新田淳一躺在医院里,病情十分严重,随后怜子就给任姐打电话,间接地询问新田的情况,任姐故意其骗自己,谎称新田淳一最近一直在拍戏,非常忙碌,因为拍戏的地点非常偏僻,而且没有信号,所以才没有往家里打电话。

    怜子径直找到了主治医生贺德秋的办公室,贺德秋听怜子自报家门,暗叹了口气,新田淳一的家人终于出现了。

    贺德秋给怜子倒了一杯茶水,说明了新田淳一如今的情况,怜子听说新田淳一如果不治疗,只有一周的生命,顿时潸然泪下。贺德秋不仅升起同情之意,暗忖新田淳一尽管混账,但他的妻子却是挺让人同情。

    “怜子女士,我虽然没法治疗你丈夫的病,但我知道,有个人,他或许有办法治好他。”贺德秋见怜子哭得梨花带雨,如实相告,“只不过让他治病,有一个条件,如果治好了新田先生,那么他就得退出华夏娱乐圈。”

    等翻译解释之后,怜子连忙抹掉了泪珠,点头道:“只要能救新田,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我能答应一切条件。”

    贺德秋暗叹一声,这可真是个好女人啊,暗忖怜子答应了这个条件,加上自己和狄世元的面子,苏韬应该愿意伸出援手。

    医院外,站在花坛边抽烟的男子,目睹了怜子抽打任姐耳光的过程,然后拨通了电话,“老板,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新田淳一的妻子已经来到琼金。另外,经纪公司那边,我已经把话送到位,他们会放弃新田淳一这枚棋子。”

    中年男子嗯了一声,简短地命令道:“不论如何,新田淳一的病还是要治好,你要继续给医院施加压力,务必不能给别人留下把柄。”

    “我明白!”男子连忙郑重回答。

    挂断电话之后,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从桌上取了一个相框,伸手摩挲了一下照片上的女人,悠悠叹气道:“千惠,我该如何与咱们的女儿相处,让她原谅我呢”

    照片上的女人,长相与殷乐无二,只是眉眼间少了一抹任性,多了一抹温柔与贤惠。她穿着白色的衬衣长裙,站在如同镜面的湖边,头飘扬,凌乱的丝挡住了额头,尾指轻轻拨撩拨,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

    狄世元接到了一个重要的电话,脸上露出无奈苦笑,暗忖这新田淳一也是命好,不仅贺德秋跟自己请求支援,连那个与自己有着亲属关系的大人物也给自己下达了命令。

    当然,狄世元知道两人的出点不一样,贺德秋是为了履行自己医生职责,而那个大人物则是为了息事宁人,虽然新田淳一的病已经有论断,与自己老婆的表妹殷乐没什么直接关系,但现在淮南官场刚刚经历过换届,各方势力处于蠢蠢欲动的阶段,防止有心人以此事掀起更多的矛盾,需要防患于未然。

    主要新田淳一是一个有名的外国人,混迹娱乐圈,若是炒作起来,肯定如火燎原,一不可收拾,必须要慎重地对待。打个比方,若是互联网上出现这么一条新闻《某官二代殴打知名岛国演员新田淳一,致其死亡》,绝对不用雇佣水军,立马就会成为头条新闻。届时,想要控制舆论导向,那将会无比困难。

    狄世元正准备给贺德秋打电话,贺德秋竟然心有灵犀一般,主动地给狄世元打了电话过来。

    贺德秋笑道:“我现在正带着新田淳一的妻子怜子,赶往汉州,还请你带个路,帮忙联系一下苏韬。”

    狄世元点了点头,道:“行,那你们先来卫生局吧。”

    一个多小时之后,狄世元与贺德秋、怜子碰面,然后前往三味堂。苏韬正在接诊,没想到狄世元会不打招呼前来,等结束了接诊之后,现三人等待自己足有两个小时,顿时觉得有些怠慢。苏韬皱眉与肖菁菁问道:“狄局长过来,你怎么不通知一声”

    狄世元连忙解释道:“我们见你正在忙着治病,所以就让她没有通报。”

    苏韬见狄世元这么客气,觉得过意不去,尴尬道:“狄局长,你这么做,有点让我下不了台啊。”

    狄世元哈哈笑出声,道:“我这算是给足你面子了吧,现在请你去琼金医治新田的病,你千万不能推脱了。这位是新田淳一的妻子,怜子女士。”

    怜子原本以狄世元和贺德秋来请大夫,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没想到这么年轻,一瞬间还处于懵然的状态。

    这么年轻的大夫,真的能治好自己丈夫的病吗

    狄世元瞧出怜子的内心世界,与她解释道:“怜子女士,你不要看苏大夫年轻,他的医术很好,是中医界公认的年轻神医。”

    苏韬虽然没少被人夸奖,但被狄世元这么猛烈地胡乱拍着马屁,难免面红耳赤,如今已经被八抬大轿抬到了陡峭的山崖,此刻还继续拒绝,那就是摆架子,实在是进退不得——狄世元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这点面子不得不给!

    怜子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愿意去努力尝试,听说苏韬能够救自己的丈夫,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突然双腿弯曲,跪在了地上,同时双手平直地放在头顶,掌心紧紧地压在地面上,泣不成声地用不太流利的汉语,恳求道:“求求你,救救我的丈夫……”

    人心都是肉长的,新田淳一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他妻子却让人同情,苏韬连忙将怜子给搀扶起来,叹气道:“我勉强试一试吧。”

    怜子年龄在三十五岁上下,算不上漂亮,但有一股精致的气质,她化妆很淡,泪水模糊了妆容,眼角留下深深的泪痕,让人忍不住叹息。在华夏人的心中,虽然对岛国男人无比的排斥,但对岛国女人能够轻易地接受,或许是受到那些让人眼红耳热的岛国爱情动作片的影响,几乎每个华夏男人心中都藏着拯救岛国女人于虎口的幻想。

    贺德秋见苏韬这么说,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心,毕竟他不清楚苏韬真正的水平如何,一切都是听狄世元口传。不过,贺德秋也挺期待,自己这个弟子,是否真的如同传说中那样,真的是那中医界千年难得一出的才华横溢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