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4章 贺德秋的实力
    “头儿,这是从琼金市人民医院拿到的最新结果。”张振叼着一支烟匆匆走到办公室,知道江清寒不喜欢闻烟味,半支烟还没抽完,舍不得浪费,只掐掉了火星。

    “新田淳一,与其他人的情况一样,出现了病毒性心肌炎的症状,按照此前病人的情况,病发之后,半个月之内就会死亡。”江清寒将几页纸在手中翻动了好几下,眉头紧锁。

    “康博制药的这批药物,有严重的副作用,这新田淳一也是个名人,竟然也中了招。”张振叹了口气,“这批新研上市的残次药物在地下药物交易市场流通速度比较快,交易范围很广,线索也很复杂,根本难以找到源头。”

    江清寒一直在调查康博制药地下研究室的情况。吉东省存在一个研究壮阳药物的研究室,药品已经在地下市场流通,通过几次亲自前往吉东的几个城市调查发现,这种药物有严重的副作用,虽然服用之后有明显的效果,但如同慢性毒药,人会产生依赖性,而且会出现病毒性心肌炎的症状。

    新田淳一作为名人,所以他接触到货源,会比较高端,从他入手,会是调查这个案件很好的切入点。

    江清寒也是偶然间发现新田淳一与那个地下研究室购买了药物,随后一直安排人暗中留意新田淳一的情况,果然与其他病人一样,新田淳一也因为病毒性心肌炎住院。

    如果新田淳一就这么死了,那么他们这么长时间跟踪新田淳一,所耗费的精力就徒劳无功,江清寒站起身,表情异常凝重,“继续关注,一旦新田醒了,我们就行动。”

    张振张了张嘴,还是提醒道:“头儿,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审问新田淳一,他是一个名人,如果我们采取行动,一定会承受各方面施加的压力。”

    江清寒重新坐下,沉声道:“老张,咱们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那个地下研究室的毒害,行动出现任何后果,一律由我来承担。”

    张振嘴巴动了动,无奈地叹了口气,头儿这人,就是这么孤注一掷,一旦认定的目标,就永远不会放弃。他低着头出了办公室,重新点燃那半截香烟,望着窗外慢慢变黑的天幕,吐了口烟雾,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前方有何危险,都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自己作为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胆气比一个女人还弱了。

    ……

    汉州市卫生局,局长办公室。

    狄世元接到贺德秋的电话,听他说明来意之后,停顿数秒,笑道:“这事儿我还真不能轻易开口啊。”

    “老狄,这件事你必须帮我,现在医院被新田淳一的病,闹得鸡飞狗跳,上面的领导不停给我施加压力,他的经纪人整天找我麻烦。”贺德秋觉得狄世元面子大,由他请苏韬出马诊治新田淳一,肯定得给这个面子,但见狄世元犹犹豫豫,顿时说起话来就有些急躁。

    狄世元叹了口气,担忧道:“老贺,你的医术,我很清楚,一般的病难不了你。苏韬虽然医术高明,但也不一定有办法。”

    贺德秋将情况给狄世元说清楚,苦笑道:“那天苏韬没有把脉,就看了几眼,就知道新田淳一是服用了过量的药物。凭借这个望诊功夫,就比我强。如果我能开口的话,肯定亲自请他。关键我和他现在有另外一层关系……”

    狄世元摇了摇头,贺德秋现在名义上是苏韬的老师,若是贺德秋主动请苏韬帮助,他的脸面肯定挂不住。狄世元瞧出贺德秋也是被逼到了绝境,思忖片刻,终于松口道:“那我尝试着去问问苏韬,行不行,我也没有把握。”

    狄世元酝酿了一下言辞,给苏韬拨通了电话,才寒暄了几句,佯作关心他近日的生活,苏韬就笑着说道:“狄局长,你工作繁忙,应该有事才打电话给我吧。”

    狄世元尴尬一笑,暗忖这苏韬的反应很快,巧妙地说道:“刚才你的导师给我打电话,说自己遇到了个棘手的病人,想问问我汉州这边有没有专家,能够推荐给他。我仔细一样,你不是现成的人选吗”

    苏韬听狄世元这么说,沉思片刻,大概猜出狄世元的用意,道:“我没猜错的话,那病人叫做新田淳一,得的是病毒性心肌炎,这个人,我不能治。”

    狄世元听苏韬这么说,心中倒是松了口气,苏韬的意思很简单,他并不是不会治,只是不想治而已。

    “我能知道原因吗”狄世元叹了口气道。

    “如果我治好了他,他以后肯定还会披着那虚伪的羊皮,在华夏招摇撞骗。如果那样的话,我岂不是为虎作伥吗”苏韬语气冷静地说道,“虽然咱们从医的人,不能见死不救,但不能做东郭先生,明知对方是条毒蛇,还救活它,让它反咬一口。”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与贺德秋说明你的想法。”狄世元明白苏韬的心情,任何大夫在救治新田淳一的时候,恐怕内心都会有这么个想法。这无关国界,而是新田淳一表里不一,他的人品有问题。

    电话已经结束,狄世元将座机放在手中停顿了许久,又给贺德秋打了过去。等狄世元说完苏韬的想法,贺德秋深深地吐了口气,苦笑道:“苏韬的话,听上去带有私人的观点,有点狭隘,但实在比咱们要洒脱很多。那个新田淳一,的确不是什么好人。我内心深处,对于救他,也在犹豫。”

    “你可别被他影响了。”狄世元摸着下巴,深思许久,豁然吐气,“我对苏韬,很了解,他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只不过要他出手的话,必须要有条件。”

    贺德秋意外地哦了一声,道:“什么条件”

    “如果真的治好了新田淳一,那他就得离开华夏,从此退出娱乐圈。”狄世元分析着苏韬的心态,给出了条件。

    贺德秋沉吟片刻,叹气道:“让他做这个决定,恐怕很难啊。”

    狄世元摇头道:“他会同意的,这点要求,与生死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贺德秋刚挂完电话,有护士推开办公室的门,汇报道:“icu的病人,出现病危,脑电波低平,出现呼吸及心脏骤停……”、

    贺德秋眼中闪过凝重之色,当机立断,“准备抢救。”

    从岛国特地请来的专家松木也接到通知,他有条不紊地穿上手术服后,与贺德秋正好碰面,松木不屑地看了一眼贺德秋,直接进入急救室。

    贺德秋微微一怔,明白松木的意思,他准备主导这场急救。

    心脏骤停,每一分钟的延误,意味着病人丧失了百分之十的生存几率。

    松木进入急救室之后,就吩咐护士给新田使用安药物,如肾上腺素、血管加压素等,同时他本人开始给新田进行心肺复苏术。心肺复苏术的基本流程是:人工循环、保持气道通畅、人工呼吸、电击除颤。

    不过,当执行完电击除颤的流程之后,新田不仅没有恢复正常,心电监测仪发出“滴……”的尖锐刺耳之声。

    松木感觉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他一时之间愣住了,有点搞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心肺复苏术会失败。

    从他的右侧方,走出一人,正是中西医结合的高手贺德秋,他手里提着一枚银针,迅速地刺入位于右手中指指尖的中冲穴、肩胛骨中间的至阳穴,腋窝凹陷处的极泉穴,这三处是心脏急救要穴,也是贺德秋诊治心脏骤停的惯用取穴之处。

    等贺德秋用针完毕之后,心电监测仪的波动图恢复如常。

    贺德秋淡淡地扫了松木一眼,缓步离开现场,留下了满脸尴尬的松木。事实胜于雄辩,贺德秋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远比松木要强很多。

    贺德秋换好衣服,重新回到办公室,未过多久,松木带着翻译敲门而入。松木进门之后,脸上没有任何傲慢的表情,突然双手贴着裤线,深深地鞠了个躬,“斯密马赛!”

    这与岛国人的性格有关,如果你证明自己比他强,他不仅会承认,而且会试图想从你身上学到这些优点。

    贺德秋表现出了大国名医的气度,连忙起身,走过去搀扶起松木,微笑道:“松木先生,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请坐!”

    松木叹了口气,被贺德秋送到沙发上,他现在很佩服贺德秋,诚心地请教,“贺大夫,你刚才只用银针治好了新田淳一,这医术让人叹为观止,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愿意拜入你门下,成为你的弟子。”

    等翻译用中文复述松木的话之后,贺德秋摇了摇头,叹气道:“新田的病情并没有被彻底根治,刚才我用针灸,解决了他的心脏骤停,也只能起到维持而已,不出意外,他还只能活一周。”对于收徒的事情,贺德秋故意避而不谈,小鬼子很精明,喜欢偷师。

    “一周”松木吃惊道:“难道真的没有救治之法了吗”

    “我救不了他,但有人能救他。”贺德秋眸光一闪,缓缓道,“当然,也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