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3章 遇风就能轻扬
    现在全国范围内,大型的连锁医疗机构并不少见,在中医这个领域,老字号的同仁堂、宏济堂、胡庆余堂都迈出了这一步,除了总店之外,还在多个城市设立了分店,所以苏韬心中便琢磨着,将三味堂也进行连锁化。

    当然,苏韬心中的想法,不仅仅是在其他城市开个店这么简单,那些中药堂老字号,主要还是以卖药为主,不提供中医问诊服务。三味堂在连锁过程中,则是轻药重医,不仅卖药材,更注重提供中医服务,只有弘扬医术,才能让更多的人接受中医。

    翠宝轩被施工队拆除,紧挨着房屋被打通,按照设计图纸,面积将会扩大三倍,经营面积将达到两千平方米,作为中医堂,已经算是小有规模。晏静听说三味堂要扩建,从三味国际数月销售沉鱼落雁膏和闭月羞花液的利润中划出两千万,重点投资药材炮制房的扩建。原来的药材炮制房只有几十平米,重新投资后的炮制房将独自占据一块空间,大约有三四百平方米,并更新了熬制设备及办公环境等硬件设施。

    王鹏已经能独当一面,苏韬现在将药材炮制房的大部分事务交给他来负责。关于沉鱼落雁膏和闭月羞花液的制作流程,苏韬将大部分诀窍传授给了王鹏,只是在几个关键环节上,仍然只有苏韬知晓。这并非是苏韬对王鹏不信任,而是这是商业规则,核心技术只能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苏韬必须得确保三味国际研制出来的产品,在市场上保证独一无二。

    信任,是建立在时间的基础之上,王鹏是否能获得自己的真传,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苏韬从新的药材炮制房施工现场退了出来,往后面的宿舍走去,依稀听到有人在对话,从声音来辨析,应该是肖菁菁和赵剑。整个三味堂没人不知道赵剑对肖菁菁的心意,苏韬就停下脚步,没有直接走过去,以免打断两人的交流。

    “大师姐,我有话想对你说。”赵剑搓着手,站在红漆木柱旁边,从侧面望着肖菁菁,表情紧张地说道。

    “有什么事”肖菁菁正弯腰提着水壶,给宿舍门口的几盆梅花浇水。

    “过几天,我就去合城了。”赵剑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能不能等着我”

    “等着你”肖菁菁停手,转身狐疑地望着赵剑,“你是不是病了,说话没头没脑。”

    赵剑身上突然迸发出了一股勇气,“肖菁菁,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你。我在很久之前就爱上你了,对的,你没有听错,不仅仅是喜欢,那是爱。我的目光每天都随着你转动,你如果开心,我会快乐,你如果生气,我会愤怒。所以在我临别之前,必须要跟你告白,我爱上你了,我希望你能等着我。在我离开汉州的这段时间,不要给任何男人机会。”

    站在远处的苏韬,听着赵剑霸道的告白,眼中露出笑意,暗忖赵剑这小子大多数时候,唯唯诺诺,没想到今天却是这么大气,这算是一种进步吧。

    肖菁菁站在原地,盯着赵剑看了许久,表情凝重地说道:“我无法给你承诺。”

    赵剑眼中闪过痛苦之色,有点崩溃地说道:“在意料之中。”

    肖菁菁放下了水壶,朝赵剑走了过去,轻轻地抱住了赵剑,低声说道:“在我的内心,你一直是个出色的男人。或许是我太贪婪,所所以不能接受你,但在我的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师弟,是我的亲人,无论时间怎么变化,你对我都特别重要。”

    赵剑主动挣脱了肖菁菁的怀抱,吸了吸鼻翼,挤出笑容,嘿嘿笑道:“唉,都是被王鹏那臭家伙给蛊惑的。我其实一直就想这么默默地站在你的背后,注视着你,关心着你。”

    肖菁菁露出微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赵剑,这是个长相很俊朗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缘故,自己或许会对他倾心吧,只可惜自己的内心空间只有那么大,早就被塞得很满。

    肖菁菁伸手在空中扫了扫,笑着打趣道:“好了,以后不要站在我的身后了,感觉阴测测,怪怕人的。”

    赵剑叹了口气,有点放松地说道:“说出来就舒服多了。我一直害怕,如果我戳穿了这层窗户纸,以后面对你也会很尴尬。”

    肖菁菁认真地与赵剑说道:“我们还会和以前一样。”

    赵剑吹了个口哨,看上去很潇洒地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肖菁菁觉得他的背影有些萧索,连忙道:“到了合城,记得给我邮寄当地的特产。”

    赵剑高高地举起手,比划了个收拾,大声道:“没问题!”

    直接拒绝,有时候比含糊其辞地暧昧,带有更多的善意。

    等赵剑的身影彻底消失,肖菁菁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开始浇花,除了那两盆梅花之外,还有苏韬种下的几个不知名的药草,虽然在寒冬里,但还是散发着淡淡的独特香气。

    蔡妍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苏韬的身边,等肖菁菁离开之后,望着苏韬,“有何感想”

    苏韬摇头笑道:“让赵剑去合城,是不是很残忍”

    蔡妍笑了笑,用手指戳了一下苏韬的脑门,道:“这对赵剑其实是好事,整天与菁菁朝夕相处,只能让他更加痛苦。”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那是一种折磨。

    苏韬听蔡妍这么说,恍然道:“是不是赵剑主动跟你要求,想去合城发展”

    蔡妍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笑道:“他尽管不像王鹏那样,性格比较外向,但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男人,既然羽翼丰满,为何不让他展翅翱翔呢”

    “你说得有理。”苏韬心情好了不少。

    三味堂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私人领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理想。肖菁菁已经从自卑的过往走出,成为了一个自信、睿智的女人,赵剑也脱去了青涩,变得有勇气,能够主动承担压力,至于王鹏,尽管嘴巴还是那么贱,但他在药材炮制房对待每份产品的专注,让人动容。

    三个徒弟,都在快速成长,苏韬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措手不及。

    年轻真的很好,遇风就能轻扬,沾雨就能发芽。

    ……

    琼金市人民医院,新田淳一躺在病床上昏迷了足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他的经纪人任姐,焦躁不安地在病房门口打着电话。电话那边传来深沉的声音,“新田的病情,难道还没有起色吗”

    任姐黑着脸,无奈地说道:“从岛国那边来了几名心脏领域的专家,他们也是束手无策,因为不知道新田究竟染上的是什么病毒。”

    那个声音异常坚定地命令,道:“新田很重要,国内为有一群人支持他,如果他出事的话,势必会引起不好的影响。务必不惜一切代价治好他。”

    任姐鼻尖上冒出汗珠,“我会盯紧这边。”

    挂断电话之后,任姐无奈地叹了口气,刚才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人,是经纪公司的幕后老板。这是一个极其低调和神秘的人物,尽管任姐是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一面,但为了新田的病情,这个幕后老板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解情况,这充分说明治好新田淳一的重要性。

    对于公司而言,新田的存在,早已是政治因素大于经济因素。新田在各种电视剧中都演反派角色,即使在综艺节目中出镜,也只是个配角而已。但包装好新田的形象,对于打通岛国与华夏两国的壁垒,有一定的帮助。

    挂断电话之后,任姐形色匆匆地冲入贺德秋的办公室,贺德秋正在研究新田的病情,虽然已经成功取样,但病毒的型号还是无法辨别,只能确定这是一种新型病毒。

    “贺院长,新田先生究竟什么时候能醒来”任姐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文件夹受到震动,在空中颠簸了一下。

    “我没法给你确切的时间。”任姐今天第三次找到自己,贺德秋现在的压力很大,不仅仅是任姐盯着自己,省卫生厅也有领导给自己指示,要竭尽全力治好新田淳一。

    任姐沉声道:“如果你不行的话,那就让岛国来的专家接手,我现在对你的能力已经不信任。”

    贺德秋皱了皱眉,“难道你怀疑,我没有给岛国专家提供帮助”

    “没错!”任姐嘴角露出愤怒与阴鸷,“我怀疑你们都想新田淳一死在这里,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岛国人,所以就见死不救”

    贺德秋怒哼一声,“你不仅是在侮辱我,而且还在侮辱你自己。”

    为了个岛国人,任姐如此强势地羞辱同胞,贺德秋暗忖任姐与卖国贼,有何二样

    正说话间,岛国专家走进贺德秋的办公室,他叽叽咕咕地说了一大堆,旁边的翻译随后道:“松平先生觉得你们这里医疗环境太差,检测仪器很落后,病毒库也不齐全,所以他希望能将新田先生转移到其他医院,或者直接转运回国。”

    贺德秋很生气地说道:“这简直是胡扯,病人现在的病情只是暂时被控制,没有恶化,他根本经不起折腾,让他这个时候转院,等同于谋杀。”

    名叫松平的专家听了翻译的话后,顿时不再说话,他也知道新田淳一的情况,转院是万不得已之下,才会选择去做的事情。因为在转院的过程中,需要拆除对于新田淳一的各种保护措施,任何细节,都可能让新田断送小命。

    贺德秋叹了口气,他想起一个人或许可以治好新田淳一,只不过他也拿不定主意,那人是否愿意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