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201章 心尖绽放了花
    以苏韬的望诊之术,一眼就能看出新田淳一的生活习惯,所以尽管在电视荧屏上,新田淳一总是表现得如同谦谦君子,但混乱的私生活,骗不了苏韬毒辣的双眼。新田淳一的病毒性心肌炎突然病发,苏韬早在玉楼东饭店男卫生间,扫了他一眼,就已经看出一二,在病发的边缘。

    如果是普通的病毒性心肌炎,采用西医的治疗方法,并不难治,先解毒,再修复,很快就能康复。但新田淳一的病毒性心肌炎,属于特例,首先他染上的病毒很古怪,非常少见,用普通的解毒方法,根本没有效果。其次,新田淳一的心脏损伤很严重,病毒一旦爆发出来,就迅速地扩散,所以采用常规的修复药物,很难达到效果。

    这就造成新田淳一,始终处于休克状态。

    两人出了医院,殷乐觉得有点饿,主动道:“刚才在饭店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肚子有点饿,一起去吃东西吧,也是感谢你刚才解决了我的难题。”

    苏韬点了点头,就跟殷乐找了个大排档,随便点了几个菜,殷乐喊了两瓶啤酒。等殷乐给苏韬倒满酒,苏韬笑了笑,问道:“我有点好奇,你的家境不错,即使换了个单位,也可以通过关系,找一份更好的工作,为何忍受这么多委屈”

    殷乐微微一怔,惊讶道:“你调查过我”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别忘了,我是个医生,只凭一双眼睛,能推测出一些东西。你气色红润,五官端正,眼神清亮,一看就是出生在非富即贵的家庭,同时你走路习惯性地昂头,有种孤傲的感觉,不出意外,父母应该是官员,而且级别还不低,至少是正厅级。”

    殷乐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道:“你让我汗毛竖起来了。”

    苏韬哈哈大笑两声,道:“别怕,再多的,我也猜不出来了。”

    殷乐顿了顿,深吸了口气,苦笑道:“我妈在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跟我爸的关系不太好,所以不依靠他。”

    苏韬朝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扫了一眼,叹气道:“但他似乎不这么想,对你很关心。”

    “关心”殷乐眼中露出一丝愤怒,“当年我眼睁睁地望着我妈去世。我给他打电话,却始终打不通。你知道,那种望着我妈,就这么死在我眼前的绝望吗”

    苏韬叹了口气,没想到殷乐身上还有这些故事,说实话他对殷乐的印象并不好,明知卞佑天有家庭,还心甘情愿地当小三,摧毁别人的家庭,尽管是受到了卞佑天的欺骗和诱惑,他对这种女人并没有好感,但殷乐身上有许多故事,尤其是这让人动人的故事,让苏韬还是难免心神一软。

    苏韬也不点破,不远处的黑色轿车,恐怕就是她父亲安排在身边,时不时地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苏韬给殷乐主动倒了一杯啤酒,笑道:“人会改变的,或许你父亲一直想弥补过去的错误呢”

    “那也迟了。”殷乐勉强笑着,勾掉了眼角的泪花,将啤酒一饮而尽,“我妈已经走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苏韬叹了口气,知道这种心结很难打开,也就不再勉强,“今天你和栏目组已经闹僵了,以后你准备怎么办呢”

    殷乐苦笑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是吗”

    苏韬暗忖殷乐的心态倒也豁达,笑道:“相信你一定会成为华夏最有名的女主持人,现在的一切苦难,不过是为你将来的成功铺路而已。”

    殷乐的心情好了不少,道:“放心吧,真有了那么一天,我一定会报答你。”

    苏韬对殷乐的性格有些了解,这女人内心强大坚韧,并不会轻易地被打倒。

    两人在大排档聊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坐在黑色轿车内的男子见殷乐上了出租车,发动了车子,紧随出租车而去。

    “事情已经解决,还是上次那个叫做苏韬的年轻人,出手帮助了小姐。”男子拨通了中年男人的电话,汇报道。

    “又是他吗”中年男人皱眉道,“他是否故意接近乐乐”

    “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并非如此。”男子汇报道,“苏韬是由狄世元介绍的。”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道:“继续守着乐乐,另外你帮我关注一下那个岛国人的病情,能治好一定要治好,毕竟牵扯到外国人,还是个公众人物。外交无小事,如果事情闹大,那就不好收场了。当然,等治好了之后,就想办法赶他回国……”

    男子明白中年男人的忧虑,如果有政敌从中作梗,以新田淳一的病为引子,故意闹出风波,因为牵扯到他的女儿,所以势必会形成不好的舆论,如今淮南官场刚刚经历过一阵调整,中年男人处于风尖浪口,不能受到这类事情的影响。

    ……

    在琼金逗留数日,苏韬重新回到汉州。

    三味堂已经慢慢建立属于自己的一套运营模式,无论苏韬在不在,它都会有条不紊地运转。

    肖菁菁、王鹏、赵剑经过几个月的打磨,已经拥有一定的实力,普通的病症,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褚惠林和莫穗儿虽然年轻,但都是参加过医王大赛的年轻中医才俊,所以若是复杂点的难症,也能妥善解决,所以苏韬就乐得成为甩手掌柜。

    当然,苏韬内心深处,很清晰自己未来的规划,想要真正完成苏广胜的夙愿,这三味堂要扩大规模,走出汉州。

    苏韬现在每天并不清闲,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无的放矢,都是为三味堂的连锁发展作筹划、积累。比如与晏静、薇拉二人建立三味国际,是希望能够积攒一笔资金,用来支撑三味堂实体化扩张;又比如,自己与江淮医院保持紧密的关系,是为了给三味堂加入隐形的政策支持,毕竟在华夏这个环境中,私人诊所是单靠自己是没法做大做强的,必须借助政府作为靠山,三味堂如今在汉州办得顺风顺水,原因在于狄世元在其中暗自提供了不少好处。

    苏韬这段时间与宋思辰经常保持联系,新中医联盟正在筹备举办第一次大会,在会议上将选举联盟的会长、理事,在很多细节上,宋思辰都会询问苏韬的意见。

    “娄子安前几天给我打过电话,说了好几句软话,大概的意思,我能听明白,想重新让我进入中医协会,允诺给我会长职务。”宋思辰无奈笑道,语气中中医协会充满失望。

    苏韬知道宋思辰的意思,他原本是希望成立个新中医联盟,与中医协会形成竞争,这样或许反而能刺激中医行业繁荣,但娄子安明显没有那个胆识和勇气,这让宋思辰有些失望,也加剧了要组织好新中医联盟的信心。

    苏韬也叹了口气,道:“中医协会的会员基数看上去很大,但存在许多外行。不少会员都是药材商人,并非地道的中医。我们成立的新中医联盟,不能光看数量,更要以质量取胜,所有入会的成员,必须要有精湛的医术,这是最基础的条件。”

    宋思辰点了点,暗忖苏韬的意见一针见血,道:“中医协会,最活跃的是那些药材商人,他们靠着中医协会这个平台,可以更好地销售中药材,真正有实力的中医,却有不少沦落民间,不被中医协会接纳。以至于现在中草药市场在华夏的市场越来越大,但中医的人才却是日渐凋零。”

    苏韬见宋思辰也看到了其中的关键,笑道:“所以新中医联盟的定位需要明确,我们必须以人为核心,那些不懂医术的药材商人,就不要加入了。”

    宋思辰最近与窦方刚也一直在商议此事,如今苏韬说了自己的想法,与窦方刚的意见一样。

    宋思辰暗忖肯定是窦方刚在其中作了说客,他就不再坚持,笑道:“上次与老唐聊天,你似乎想将三味堂以连锁的模式经营”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这是一种尝试,不过现在最缺的是人。”

    宋思辰颔首道:“任何行业想要发展,关键还得落在人才的培养上。”

    苏韬笑道:“宋老,如果三味堂真正开始扩张,能否与你借几人。”

    宋思辰微微一笑,道:“只要你付得起工资,当然没有问题。”

    与宋思辰又聊了许久,才挂断电话,苏韬这几个月以来,一直都在试图寻找解决人员的问题,因为只有储备好了足够的人员,三味堂才能够快速扩张发展。而在选择人员的时候,苏韬又得必须保证质量,绝对不能让滥竽充数之辈混入其中。

    外面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苏韬皱了皱眉,来到了外面,只见王鹏、赵剑围着一俏丽的女子,百般讨好地笑着说话,那女人背朝阳光,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让苏韬忍不住看得呆了呆。

    苏韬缓步走了过去,笑道:“你回来了啊”

    如果没有相遇,就没有离别的感伤,如果没有离别,就没有重逢的欣喜,那种甜甜的滋味,宛如在心尖上绽放了一朵花,让人百味缠绕。

    蔡妍鼻子有点酸,点了点头,道:“是啊,不仅仅是我回来了,还带回了其他人。”

    苏韬走出门外,只见佘薇与蔡忠朴两人站在翠宝轩的门口,低声交流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