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99章 病毒性心肌炎
    虽然现在房地产行业出现低迷,已经过了高速膨胀发展的阶段,但房地产行业依然是社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健康城”的想法,是一个很不错的创意,苏韬脑海中也曾经想过,如何将中医与其他热门行业联系起来,尽管曹彬并非真是为了弘扬中医文化,只是为了给楼盘制造一个营销热点,但给苏韬一个很好的启发。

    以中医文化为主题,以三味堂为中心,打造名副其实的中医健康城,为社区内的老百姓提供健康服务,这样不仅可以让三味堂的名气打响,而且一旦每个城市都建这么一座城,那将彻底地改变市民对中医的认知,真正实现中医重新深入百姓生活,将这个国粹发扬光大。

    尽管这个饭局,苏韬不是主角,也没有存在感,但给他的收获很大。

    饭局还在有序的进行,邹海潮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皱眉道:“什么你们在哪里”

    电话那边很快报出了地址,邹海潮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等会我就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邹海潮眉头紧蹙,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曹总,出事了,倪彤打电话过来,他们当中有个人突然昏迷过去,就在楼下。”

    曹彬微微一怔,想了想,道:“贺院长在这里,咱们一起下去看看吧,有他在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他都能妙手回春。”

    贺德秋尴尬地笑了笑,世界上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医术,人都死不了了,那岂不是人多为患他暗忖救人要紧,也没有必要多费口舌,道:“咱们赶紧下去看看吧。”

    一行人匆忙来到大厅,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蜷缩在地上,旁边几人围在一旁,倪彤正愤怒地指责着一人。苏韬远远地望过去,皱了皱眉,暗叹一口气,因为倪彤指责的那人,正是殷乐。而躺在地上的,则是新田淳一。

    殷乐婷婷袅袅地站着,眼神中满是无助。

    贺德秋加快步伐,走在最前面,俯下身子,轻轻地给新田淳一搭了下脉搏,面色凝重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倪彤指着殷乐,道:“她用力击打了一下新田先生的头部,然后新田先生就倒地不起,口吐鲜血,不停地在地上抽搐。”

    新田淳一的嘴角有大量的血迹,眼睛紧紧地闭着,整个人身体在不停地抽搐,双手环抱在胸口,两条腿别扭地拧着,不规律的抽搐,鲜血不停地从嘴角溢出,这样子的确很吓人。

    殷乐眼睛泛红,委屈地说道:“他不停地骚扰我,竟然用手摸……所以我才会用包去打他。但我只是打了他一下而已,不至于会让他口吐鲜血。”

    倪彤见殷乐还在辩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你也不用过多解释。首先,我可以通知你,你已经被栏目组给开除了,至于工资,就别想拿了。”

    殷乐也算是受够了委屈,气道:“不用你们辞退,我也不相干了。”转身,就准备离开。

    倪彤见殷乐这么嚣张,连忙给小丁使了个眼色,小丁知道倪彤的意图,就拦住了殷乐,伸手一推,沉声道:“你打伤了新田先生,还打算走”

    殷乐被气得不行,被小丁用力给推搡了一把,身子一个踉跄,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朝旁边歪了过去,就在这时,腰间传来一股有力的支撑,她才不至于摔倒。殷乐下意识地转身望了一眼,正是苏韬走上前,扶住了自己,想起刚才苏韬回复的短信,心中气愤难消,用力地推开苏韬,沉声道:“不用你管!”

    苏韬无奈地笑了笑,叹了口气道:“脾气不小,难怪总是惹麻烦。”苏韬很敏感,察觉到与殷乐的气场不对劲,两人见面之后,总要发生点小矛盾。不过,毕竟相识一场,自己总不能真的坐视不理吧毕竟要看在狄世元的面子上,还是得尽量保护一下殷乐。

    殷乐终于忍不住,一直在眼眶打转的泪水,见到苏韬之后,不知为何,强忍的泪水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倪彤在旁边冷笑道:“还知道哭,事情全部都因你而起。”

    苏韬皱了皱眉,淡淡道:“先不要妄下定论。”

    倪彤冷哼一声,正准备反驳,贺德秋检查完毕,朝苏韬望了一眼,贺德秋一直观察者苏韬,对苏韬的眼力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虽然苏韬没有诊脉,但从他的语气听得出,早已能够判断新田究竟是为何倒地,口吐鲜血。他淡淡道:“病人的情况,与被打的那一下无关。关键是他早就有暗疾,只是突然点燃了导火索,就跟地雷被引爆一样,暗疾突然爆发,所以才会出现此刻的情况。”

    贺德秋是个医学专家,倪彤倒也不至于顶撞让,叹了口气,道:“那现在怎么办能治好他吗”

    贺德秋摇了摇头,淡淡道:“病人是病毒性心肌炎,发病比较急,此刻最好还是送医院吧。”

    新田淳一虽然不是当红的一线明星,但对于栏目还是很重要,因为早就签订了合同,如今在饭局之后突然出现这种严重的问题,栏目组肯定要承担责任,倪彤叹了口气道:“那咱们还是送医院吧。”

    拨打了120,很快有救护车抵达现场,因为贺德秋做了几个简单保护性针灸治疗,护住了新田淳一的心脉,所以新田的病情尽管很严重,但短时间内不会死,贺德秋一行人也跟着来到了是琼金市人民医院。

    贺德秋是医院的门诊专家,他给医院的同事打了个电话,因此也受到医院的重视,挂号、检查、治疗等一系列准备流程,很快就办好了。

    经过医院的各项仪器设备检查,新田淳一的病因,如同贺德秋所判断的一样,正是病毒性心肌炎。

    但病毒性心肌炎,也分许多类别,柯萨奇病毒a组、柯萨奇病毒b组、艾可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为常见致心肌炎病毒。至于治疗的方案,主要针对病毒感染和心肌炎症。不过,新田淳一的病毒性心肌炎已经演变成急性重症爆发性心肌炎,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新田淳一的运气还算不错,如果不是贺德秋及时到场,直接出手,用针灸及时地控制他的病情,此刻新田淳一就得魂断他乡了。

    如今,新闻中经常会发生猝死的消息,比如某个学生在长跑的时候突然死亡;某个家庭主妇在洗衣服的过程中,突然休克很快死亡,与心肌炎都脱不了干系。总而言之,心肌炎是被低估的心脏疾病,是一种潜伏性很强的病。

    贺德秋正在与医院的医生以及自己的学生商议新田淳一的病情,苏韬也坐在其中,他并没有插话,而是认真地观察贺德秋如何处理此事。贺德秋是一个实战能力很强的医生,在他的安排下,众人开始集思广益,想要找出治疗新田淳一的办法。

    边波见苏韬一言不发,皱眉与宁茹、满玉,低声道:“咱们新来的那个师弟,不是号称医王吗也没见他说过一句话,恐怕虚有其表吧。”

    满玉皱了皱眉,道:“人家说不定心中早就有治疗的办法,只是不说而已。”

    宁茹瞪了两人一眼,沉声道:“你们安静一点,这是一场有意义的实战课,是我们学习的一次好机会。”

    贺德秋将新田淳一的基本情况,讲解了一遍,左右四顾,问道:“大家有没有什么看法”

    几名心脏科大夫摇了摇头,苦笑道:“暂时没有找到病毒源,用了几种抗病毒药物,静脉注射了自由基清除剂,但效果不佳,病人依然保持极其虚弱的情况。”

    心肌炎是因为心脏受到病毒的侵入,所以有了部分损伤,使得功能不全。抗病毒是为了抑制病毒,口服或者静脉注射自由基清除剂则是西医常见修复心脏损伤的疗法。

    贺德秋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关键原因,并没有找到病毒源,所以没有效果。”

    众人顿时开始沉默,常规的病毒都检测过,很有可能这是一种罕见的病毒,以现在设备的数据库,根本无法精确的判定。

    一阵急促敲打房门的声音传来,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气息急促地汇报道:“贺院长,外面出事了,得您出面安抚一下。”

    贺德秋出门之后,就见到一个穿着皮衣的女子,身后跟着四个身材粗壮的大汉。

    女子看上去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脸上的妆容很浓,倪彤在她面前也是满脸赔笑。

    “听说是你们栏目组的人,打了新田”女子说话的口音带点东北味道。

    倪彤苦笑道:“我们已经将她给开除了。”

    女子冷哼一声,道:“新田不仅是一名艺人,还是一张华夏和岛国交好的名片,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性质特别严重,我刚才已经给大使馆打了电话,届时会有外交部出面处理,你们谁都逃不了!还有,那个打人的女人,务必给我找出来,我要让她知道,欺侮新田先生,无礼傲慢的代价!”

    倪彤压着心中的怒火,转身质问小丁,道:“殷乐,人呢”

    小丁尴尬地笑道:“一眨眼没见到了,是不是跑了”

    “没用的家伙,让你看住一个人,都能给看丢了。”倪彤气急败坏地说道。

    小丁满脸无奈,朝不远处指了指,惊喜道:“她没走!坐在那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