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96章 琼金首访导师
    水老皱了皱眉,目光落在棋盘上,摸着下巴沉思许久,然后抬起头望着苏韬,瞪着眼睛,笑骂道:“你骗我啊,分明是个高手。”

    苏韬嘿嘿笑道:“兵不厌诈。故意示弱,才能赢一局。”

    水老见苏韬这么狡诈,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有意思,如果换成一个刻意讨好自己的,即使能够赢了,反而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水老棋艺精湛,比起老巷的徐老水平高了好几个档次,苏韬也是借着对方轻敌,来了个偷袭,所以这盘棋还没下多久,水老就只能弃子投降了。苏韬让水老挺不服气,所以第二盘,他拿出了看家本领,与火爆的脾气不相同,在棋盘上的水老,指挥若定,每步棋子都走得稳重如山,苏韬擅长乱战和恶战,但在水老的控制之下,竟然被围得水泄不通,最终输了两子。

    到了第三盘,苏韬改变了风格,和水老一样采取步步为营的方法,水老知道苏韬的想法,转守为攻,杀气纵横,但苏韬展现出了过人的韧性,尽管水老的招式防不胜防,但苏韬总能在不经意之间,守得恰到好处,最终只输了一子。

    两人虽然只下了三盘棋,但花费的时间很长,所以等到第三盘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再来!”水老意犹未尽地笑道,“好久没杀得这么痛快了!”

    水老说的是实话,警卫员偶尔跟他对弈几局,但水平很一般,所以水老很难提起兴趣,苏韬的棋力不错,比自己差不了多少,水老发现他刻意留手,只想故意把他的所有看家本事全部激将出来。

    “爷爷,时间不早了,你大病初愈,在外面坐了这么久,对身体恢复不好。何况等下就办理出院手续,咱们得回家了。”水君卓在片刻之前,就站在两人的身边,静静地旁观者两人的酣战。

    苏韬站起身,点头笑道:“久坐伤身,今天我输了两局,不过,等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赢回来。”

    水老哈哈大笑,道:“好的,拿得起放得下,比我心态要好。今天就作罢,千万要记住,你输给我一次了,下次可不能留手。”

    苏韬连忙谦虚笑道:“我真心没留手,老爷子的棋艺的确精湛。”

    水老站起身,淡淡笑道:“你的棋力也不错,有职业棋手的水平,让人刮目相看。”

    水君卓见水老对苏韬如此高的评价,眼中异彩涟涟,她可是知道爷爷的习惯,几乎很少会夸人,尤其是年轻人,她印象里只有苏韬一人而已。

    等水老回到病房,早已有人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然后水老便上黑色轿车的后排,水君卓坐在水老的身边,俏丽的面容探出车窗,伸出纤柔的手掌,微微地摇手作别。

    等轿车消失在视野,靳国锋站在苏韬的身边,笑着说道:“老爷子,对你印象很好,这么多年来,我很少见他如此开心。”

    刚才输掉的两盘棋,苏韬的确没有用全力,这是照顾苏老的心情,他笑道:“老爷子心胸开阔,经过此事之后,身体再进行调整,活到一百岁,应该没有问题。”

    靳国锋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听说你和老爷子没要任何东西,你倒是挺能忍的。”

    苏韬知道靳国锋的心态已经发生变化,言语亲密不少,没有了隔阂,有种掏心置腹的感觉。苏韬淡淡笑道:“我是真没想到要什么,要不靳少将,你帮我想想”

    靳国锋无奈摇了摇头,暗忖这世界上最难偿还的是人情,自己欠苏韬的越来越多,而且以后恐怕还要有许多事情要麻烦他,淡淡笑道:“我也想不到,那就留着吧。”

    无论靳国锋还是水老都是重情守义的人,对于这类人而言,人情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消失。

    “君卓,你觉得小苏人品如何”水老坐在车内,深吸了一口气,面带微笑地问道。

    “单看医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水君卓好奇水老为何问自己,只觉得脸上燥热一片,信口回答道。

    “是啊,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信念。他看上去对人温和,其实处人与事总是透着股锋芒。”水老欣慰地笑道,“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少有年轻人会充满如此峥嵘之气。你有空帮我了解一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尽我所能帮助他。”

    水君卓复杂地笑了笑,低声道:“爷爷,我发现你变了。”

    “哦”水老眸光一闪,意外地问道:“你倒是给我说说。”

    水君卓轻叹道:“以前你总是爱发脾气,但这次病治好了之后,就从来没骂过人了。”

    水老哈哈大笑,道:“我最近读了佛经,上面说一切都有因果关系,此前不能说话,怕是因为我骂人骂得太多,于是冥冥中就收回了我说话的权力,以后不骂人了,免得再次变成哑巴。”

    “这样,怪不习惯!”水君卓无奈地叹了口气,暗忖苏韬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仅治好了爷爷的病,连他那古怪的脾气一并给治了,实在是够神奇的。

    治好了水老的病,苏韬算是打通了自己与淮南军方的联系,尽管暂时看不到,但人要有远见。让水老这样的人物,欠自己一份情,是很难想象的事情,同时因为此事,靳国锋对自己更加信任。

    与靳国锋分手之后,苏韬并没有直接回汉州,而是去琼金医科大学拜访自己素未谋面的导师。狄世元为了培养苏韬,所以动用了自己的资源,给苏韬的履历镀镀金。苏韬心中开始盘算,是否能从自己这个导师这里,获得三味堂想要连锁发展所需要的人才资源。之前与蔡妍见面,两人商议了三味堂连锁一事。三味堂想要扩大规模,不仅是资金的问题,更关键是需要补充合格的中医大夫。

    对于苏韬而言,自己建医学院,培养人才,也在计划之内,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目前还是得从一些名校借一些资源。虽然汉州也有淮南中医药大学的分院,但苏韬还得另辟蹊径,因为三味堂一旦开始连锁布局,发展速度将会非常迅猛,只有储备好人才,才能保证后劲。

    靳国锋安排人将苏韬送到学校的门口,下了车之后,苏韬拨通了导师贺德秋的电话。贺德秋听明来意之后,笑道:“之前听老乔对你赞不绝口,一直想见你一面。我现在正在学院,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苏韬便道:“请你稍等片刻。”

    苏韬拦了个路过的学生模样的情侣,询问了医科大中医学院如何走。大学生比较单纯,很热情地告诉苏韬如何走,苏韬按照指点,顺利地找到中医学院。中医学院的位置不算明显,毕竟医科大内西医占据主导地位,中医只是作为补充,所以教学楼就显得相对简陋了一些。

    “中医学”、“中药学”、“中西医结合”,这三门学科是中医学院的一级学位点,贺德秋是中医学院的学术派代表,主要专研的方向是中西医结合,拥有收博士弟子的资格。贺德秋不仅是中医学院的副院长,拥有国医大师的称号,属于实力派人物,所以狄世元给苏韬引荐这位导师,考虑得很全面,希望苏韬能够真正地从贺德秋身上学习到知识。

    贺德秋身材不高,面色红润,头发斑驳,年龄在五十五岁上下,他见苏韬这么年轻,也是微微一怔,与之握了握手,笑道:“我和老狄相识多年,他曾经在我最潦倒的时候帮助过我,所以我欠他一个人情。”

    当年贺德秋家中出了大事,父亲突然大病去世,欠债无数,穷得吃不起饭,狄世元暗中资助过他一段时间。贺德秋也就近几年来,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顺风顺水,生活状况才好了一些。

    苏韬能感觉贺德秋与狄世元应该是同一类人,点头笑道:“现在才来拜访您,还请见谅。”

    贺德秋摆了摆手,淡淡笑道:“实话实说,我可不会随便收学生,在答应狄世元之前,也详细地了解过你。你的医术很好,在某些领域甚至超越了我,所以你我之间名义上是师徒,但平时可以以朋友相处。”

    苏韬见贺德秋这么说,内心更加敬重几分,毕竟这年头喜欢摆架子的人太多了,像贺德秋这样坦诚相对的人,少之又少,从侧面看得出来,贺德秋是个办实事的人,不太计较功名。苏韬笑道:“贺老师,千万不要这么说,正如你对我进行过了解,我也对你不陌生。你在中西医结合领域的地位很高,国内很少有人像你一样,既精通中医,也精通西医。我是诚心实意地向您学习,以后也请你一视同仁,对我严加要求。”

    贺德秋见苏韬说话谦虚,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苏韬很年轻,但已经是江淮医院的副院长,最近更是做出不少热议之事,比如医王大赛力压王国锋、余杭市人医挽回中医颜面等,不能将他跟那些全日制的学生一视同仁,笑道:“你是以在职的身份进行深造,如果在临床过程中遇到什么难题,咱们共同探讨,一起钻研吧。”

    两人彼此交流片刻,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子敲门而入,她在苏韬的身上微微扫了扫,低声道:“贺老师,曹总的轿车已经到楼下了。”

    贺德秋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来得这么早”贺德秋原本准备拖一拖,然后找个借口,就不参加这个饭局了。

    女子笑道:“主要是为了答谢您上次治好了曹总的胃病。”

    贺德秋明显不想赴约,手机响了起来,传来曹彬的声音,他大声道:“这年头,当真是办酒容易,请客难。贺大夫,我已经把车停在你们学院门口,你这个面子一定要给啊,不然我就安排人直接将你绑了,送到饭店了。”

    贺德秋无奈苦笑,道:“曹总,你实在太热情了。”

    “对了,将你那几个学生,也一起带上吧,吃饭的时候也不无聊啊。”曹彬哈哈笑道,“上次那个叫做宁茹的小姑娘,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挺好。”

    贺德秋之所以不愿意赴这个饭局,主要是因为曹彬此人是暴发户出生,与他纠缠太多,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但如今他都安排人将车停在楼下,你如果现在拒绝的话,明显是不给他面子,这样一来,岂不是容易得罪人

    贺德秋心想,罢了,就当是一次普通的见面,让曹彬还了人情,以后就不会纠缠自己了,于是暗苦笑道,“那我等下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