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94章 疯狂的落水狗
    “靳少将,你言重了,治好水老病的,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我而是你。”苏韬语气诚挚地说道,“如果让我来治疗的话,的确无能为力,只有你能在劝说水老的过程中,突然当头棒喝,让他脑中枢受到刺激,最终解决了失声的问题。另外,此事对你而言也是有不好的地方,我曾经跟你说过,你不能喝酒的。”

    “能治好首长的病,我受点醉,又算什么。”靳国锋暗忖苏韬心细,还为自己考虑。

    苏韬现在的解释,正是佐证了一开始,他与靳国锋说自己无能为力的原因。

    如此一来,靳国锋只会觉得苏韬并非摆架子,而是真心之言,更关键的是,苏韬现在将功劳轻描淡写地转到靳国锋的身上,这无异于让靳国锋更加受到水老及家人的感激。

    靳少将在苏韬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下,心情不言而喻,对苏韬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这是一个有内涵,深得处人与事的年轻人,暗中也下定决心,将之视作好友来交往。

    水来凤疾步跟了过来,脸上满是歉意,愧疚道:“对不起,苏大夫,此前我一直态度不好。”

    苏韬大度地摆了摆手,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知者无罪,毕竟跟我不了解,也不知道我的深浅,慎重一点也是应该的。”

    水来凤见苏韬这么说,只觉得羞愧不已,她见管阳在不远处走动,眉头皱了皱,沉声道:“之所以对你诸多阻挠,关键是有小人在其中作祟。”

    如果不是管阳煽风点火,苏韬第一次见到水老,恐怕就直接治好他的病,这样水老也可以少遭受几日的病痛折磨。水来凤并不是随意任人玩弄的傀儡,如今误解了苏韬,自然要找原因,条分缕析之后,就想明白管阳在其中处心积虑地为难苏韬。

    苏韬淡淡地笑了笑,道:“事情虽然复杂了一点,但最终结果是好的,水老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调养,就能完全康复。”

    水来凤见苏韬越是不在意,心中越是打定主意,要让管阳受到惩罚,她暗忖自己也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还想着让管阳追求自己的侄女水君卓,而且水来凤知道靳国锋对管阳也极其不满,之前多次顶撞靳国锋,她也是看在眼里。

    与苏韬道完歉之后,水来凤直接找到茅永胜,茅永胜见她面色不善,连忙笑着说道:“请坐!”

    水来凤皱眉道:“茅院长,从去年年底,军区对疗养院进行了重点投资,结果让人很失望,虽然硬件换了一批,软件差了不少,你们疗养院竟然连一个像样的大夫都没有。”

    茅永胜面对水来凤这样直截了当的质问,也是尴尬不已,去年年底疗养院刚刚进行升级改造,军区财政投入两亿元,其中一部分钱是用来升级设备及完善疗养院的各项设施,另一部分钱则是为了广招名医,提升疗养院医护人员的水平。

    他尴尬地笑道:“主要是水老的病,实在太罕见,我们请了国家保健组的专家,甚至还进行了视频会诊,都束手无策。”

    水来凤挑了挑眉毛,冷笑一声,道:“你们所说的难题,被半瓶白酒给治好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你们的水平有问题吗”

    茅永胜哑然无语,苏韬治疗水老的方法,前所未闻,若是记录下来,一定能成为流传百世的典型案例,他苦笑道:“我必须得承认,苏韬大夫的水平很高,已经达到了国医级别,刚才阚专家与几个专家组成员沟通此事,他们也均认为苏韬是一位有实力的大夫,尽管他年纪轻,但心细如发,已经深得医理,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

    水来凤见茅永胜这么说,倒也算是有自知之明,淡淡道:“既然遇到了这样的天才,那就要加把力,将他吸引到疗养院来,有个好大夫坐镇,总比那些虚有其表的面子工程要好许多。”

    茅永胜感觉额头冒汗,这水来凤虽然不是什么军区的重要干部,但她现在代表的水家的态度,整个东部战区,水老是绝对的功勋与灵魂,茅永胜连忙点头,沉声道:“我晚点一定会去说服苏大夫,加入咱们疗养院,无论他要什么样的待遇,我们一定竭力满足。”

    水来凤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吸纳人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清除一些品行不正,心思不纯的投机分子。”

    茅永胜听出水来凤话中有话,尴尬地笑问:“不妨明说。”

    水来凤沉声道:“管阳这个年轻人,太过轻浮,把病人的健康当做儿戏,而且煽风点火的本事一流……”

    还未等水来凤将管阳的问题说明,茅永胜连忙抢着说道:“在跟进水老病情的一事上,管阳的确出现诸多疏漏之处。只能说他以前太擅长伪装自己,以至于我们还准备重点培养他。之所以安排他重点关注水老,也是以为他足够细心,没想到他人品如此恶劣。请你放心,我们会让管阳离开疗养院。”

    水来凤点了点头,淡淡道:“不仅让他离开疗养院,像他这样的人,不具备医生的资格,把病人当做儿戏,隔岸观火,根本没有医德。”

    水来凤的处世哲学很明显,既然是落水狗,那自然要一竿子给捅到底,坚决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茅永胜咬了咬牙,沉声道:“同时我们会发布公告,声明他是违背纪律,才被开除的。”

    茅永胜也不想做这个恶人,管阳要怨的话,只能怪自己惹上了不敢惹的人。管阳善于经营,处事太过圆滑,茅永胜以前倒也没有觉得,如今仔细一想,的确不应该让他继续留在疗养院。至于开除原因的话,倒也简单,之前管阳没有准时去接阚波,让阚波在机场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这属于严重失职,以这个事由开除他,从严来考虑,也不算太牵强。

    等水来凤离开办公室之后,茅永胜打电话通知管阳来自己的办公室,管阳觉得气氛不对劲,脸上堆满笑意,沉声道:“茅院长,您找我”

    茅永胜叹了口气,道:“管阳啊,这次找你过来,是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管阳很紧张,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究竟是什么”

    茅永胜叹了口气,道:“在处理水老的病情中,你的某些行为让他的亲属极其不不满,所以你受到了投诉。”

    管阳毕竟三十岁左右,血气方刚,有点不高兴地皱眉道:“茅院长,你要替我做主,在水老住院的这段时间,我每天吃住都在医院,那个病实在太过奇怪,专家都没有办法治愈,怎么能怪我呢”

    茅永胜摆了摆手,声音有点不高兴地说道:“管阳,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被医院开除了。”

    管阳用力地拍打了一下桌子,大声道:“你不能就这么开除我,必须要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茅永胜面色变得阴冷,见管阳态度如此恶劣,仅存的歉意也消耗殆尽,道:“既然你要理由的话,那我就跟你说明白。原本苏大夫治疗水老,是一件极其普通的小事,但你从中作梗,刻意将矛盾扩大,使得苏大夫受到委屈,直接离开疗养院,导致水老承受病痛多日。随后,我们邀请阚专家来给水老治病,你故意拖延,让阚专家在机场等候一个多小时,却谎称自己在路上堵车。还有一些小事情,我就不跟你一一细说,管阳你的业务素质不错,但在医德上有欠缺,嫉妒心强,不知轻重,不适合从事医生这个行业。”

    管阳自尊心极强,被茅永胜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气急败坏,直接用手横扫,将桌面上的办公用品全部扫落在地上。

    茅永胜工作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冲突,等管阳气冲冲地离开办公室之后,茅永胜摸下巴,暗忖就凭这管阳的暴躁脾气,自己就不能让他继续在医疗系统里做下去。

    关键是,你人品不佳也就罢了,处事还这么高调,这种人若是都不收拾,岂不是得天下大乱

    管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弄了个大纸箱,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放入其中,他越想越生气,暗忖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苏韬的家伙,否则,他怎么会落魄到卷铺盖走人的地步。但他并没有办法,毕竟如今苏韬刚治好水老,风头正劲,自己如今找他麻烦,无疑是以卵击石。

    终于收拾好了所有的私人物品,管阳将纸箱高高地托着,尽量挡住脸,此刻的心情除了耻辱,更感觉到愤怒。

    从办公室走到院内的轿车旁,管阳走了许多步,等将纸箱放置车后备箱内,就看见一群人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和正中位置正是苏韬,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平淡,嘴角翘起的弧度恰到好处,平常人见了,会觉得这是一种谦逊的表现,但落在管阳的眼里,尽是无情的讥讽和嘲笑。

    管阳重重地关上后备箱,坐在驾驶位置,他迅速地启动车子,猛踩一脚油门。轿车发出呜呜的发动机轰鸣声,然后就猛然蹿出,直奔苏韬所在的人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