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92章 将军迟暮悲兮
    时至此刻,无论茅永胜还是阚波都没有话语权,弄出这么大的的阵势,结果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面对靳国锋的强势,只能闭紧嘴巴,皱紧眉头,不再多说一句。之前靳国锋压抑着脾气,是尊敬这些大夫,希望他们能够治好水老的病,如今他们均无从下手,还东扯西扯地浪费时间,靳国锋再也按不住性子开始发飙了。

    靳国锋发飙,包括水老的亲生女儿水来凤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在这件事情上,靳国锋担得起责任,他担任水老的警卫兵多年,深得水老的信任,多次保护水老立功,尽管不是水老的家人,但在水老的心中与家人无异。

    靳国锋走到苏韬的身前,诚挚地说道:“苏大夫,还是请你来帮忙治疗一下水老。”

    苏韬笑了笑,道:“我之前其实已经说过,我是没法治好这个病的。”

    靳国锋焦急地说道:“你就不要再推脱了。”

    苏韬点了点头,道:“真正能救治水老的,另有其人,不过他需要按照我的吩咐来。”

    靳国锋脸上露出意外之色,道:“谁,就是在天涯海角,我也要请他过来。”

    苏韬伸出手指,朝靳国锋一戳,微笑道:“不用那么麻烦,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就是你!”

    “我”靳国锋满脸意外之色,暗忖苏韬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错,水老治疗的是心病,他为人比较固执,脾气也很暴躁,除了你之外,很少有人能让他信任。”苏韬顿了顿,叹气道,“不过,接下来你按照我的意思,要欺骗一下水老。”

    “欺骗他”靳国锋顿时开始犹豫,毕竟这是一件违背自己处事原则的事情。

    “你可以将之看成一个善意的谎言,一切都是为了让水老能够康复。”苏韬一本正经,耐心地劝说道。

    “好的!”靳国锋做决定很爽快,此刻只要你能治好水老,就是刀山火海也敢去闯一闯,不过是撒谎而已,相信水老即使得知,也会理解自己的。

    见苏韬将靳国锋拉到小房间,告诉他如何治疗水老。阚波好奇道:“那个年轻人是谁啊”

    茅永胜不是滋味地答道:“是靳少将请过来的一个年轻医生,虽不知道他医术如何,但那颗让水老安定下来的药丸,的确是他赠予的。”

    阚波皱了皱眉头,自己大张旗鼓地远道而来,若是输给一个小娃娃,那无疑是颜面扫地,叹了口气道:“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若是治坏了病人,我可不担这个责任。”

    茅永胜连忙赔笑:“那是自然。您也是竭尽全力,还帮忙张罗视频会诊,用心良苦。”

    阚波满意地点了点头,叹气道:“水老的病不容易治,等下也不要再犹豫,赶紧往燕京总医院送吧。”

    茅永胜面带苦涩,叹气道:“只能这么办了!”

    靳国锋从小房间走出,跟茅永胜要求道:“你们这边有没有花生米和白酒”

    茅永胜微微一怔,暗忖靳国锋要这个做什么,这些小东西,应该还是弃权,点头道:“去食堂问问,应该能有!”

    靳国锋点头道:“给我准备两瓶白酒,一叠油炸花生米,两个大瓷缸。”

    茅永胜不知道靳国锋为何要这些,又不好多问,便吩咐旁边的管阳下去安排了。

    很快地,管阳就带着靳国锋要的东西赶来,靳国锋从他手中接过之后,直接朝水老的病房走去。

    此举让众人惊呆下巴,终于明白靳国锋要白酒和花生米的目的,这敢情是要和水老喝酒的节奏。

    水老处于病中,怎么能喝酒呢实在是荒谬之极。

    等靳国锋走入病房之后,茅永胜朝苏韬走过去,面色不悦地质问道:“苏大夫,你如果没有办法治好水老,也不破罐子破摔,让水老去喝酒吧他现在的身体刚恢复过来,饮酒伤肝伤身,如果出了问题,你担得起责任吗”

    苏韬对茅永胜也能理解,所谓不知者不罪。不过,与一个并不太精通中医之术的人而言,交流自己想法,无异于对牛弹琴,他摇了摇头,选择坐在了角落。水君卓叹了口气,坐在苏韬的身边,紧紧地握着双手,鼻尖冒出细微的汗珠,她不时地扫一眼苏韬。苏韬气定神闲,仿佛成竹在胸,水君卓也努力让自己平静,等待奇迹的发生。

    “放心吧,水老的病在肺上,所以饮酒不会造成病情恶化。”苏韬轻声安慰道。

    “靳叔叔真的能治好爷爷的病吗”水君卓紧张地问道。

    “关键在于他的演技是否逼真了。”苏韬笑道。

    “演技”水君卓忐忑不安,一脸懵然地望着苏韬,不过见苏韬表情轻松,不知为何也放心了。

    苏韬再次闭上眼睛,自己的安排已经到位,剩下来就看靳国锋能否地给水老送上心药。

    水老经过不久之前的病发,身体状态变得很差,脾气也不小,见靳国锋走了进来,扭过脸,朝向墙壁的那侧。靳国锋无奈地笑了笑,道:“老首长,我带酒过来了,咱们喝一杯吧。”

    等靳国锋开了酒瓶,在置物台上放好一切,水老叹了口气,徐徐转过身,撑起身体,目光阴冷地盯着靳国锋。

    水老看上去很生气,靳国锋知道他有话说,将纸笔递了过去,水老在纸上写道,“你明明知道我大病之中,还让我喝酒,是想我早点死吗”

    靳国锋哈哈大笑,沉声道:“您还记得前几天给你治过病的娃娃医生吗今天让你上午平稳下来的那颗药丸,就是娃娃医生留给我的。他猜得很准,知道你七天之内肯定会恶化。至于这酒和花生米,就是他给你开的药。只要喝完酒,吃完花生米,你的病就好了。”

    水老一脸狐疑地望着靳国锋,思忖良久,只见那透明的酒液透着股浓香。他们这代人,习惯了酒和烟,看到这两样东西,喉咙里就开始发痒。半年前开始,专门负责自己健康的保健组专家,建议自己不要喝酒,否则的话,对他的健康不利,所以水老已经戒酒有好些时日。

    他深吸一口气,握着大瓷缸的把手,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里蔓延开来,原本觉得闷闷的胸口,就舒服了很多。他心中开始怀疑,莫非这酒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病不成

    靳国锋见水老愿意喝酒,心神一宽,也陪着喝了一大口酒,水老吃了几颗花生米,深深地吐了口气,气色也变得好多了。

    靳国锋便主动和水老聊起过往的岁月,“我最怀念的,还是当初在您身边担任警卫员的日子。您在我的心中,不仅是我的首长,还是我的师父,言传身教,告诉我一个真正的军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模仿您,但还是离你很远。”

    水老摆了摆手,在纸上写道:“国锋,你不要妄自菲薄,我对你这么信任,是看中你的品性和潜力,未来一定能成为国家的脊梁。”

    靳国锋微微一笑,给水老又倒满一杯。水老年轻的时候酒量就很好,在没有戒酒之前,也是一天三顿酒,一瓶白酒一顿饭也并不稀奇。

    不过,酒量是要用酒来养的,毕竟许久没有碰酒杯,半瓶酒下腹之后,水老面颊上就腾起一抹红晕,行为举止微微有些醉意。

    靳国锋暗忖时机差不多了,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沉声道:“老爷子,今天之所以陪你喝酒,其实有一件事想要通知你,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太伤心。”

    水老拿着瓷缸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一脸困惑地望着靳国锋,暗忖早就知道这小子心里藏着事,故意让自己喝酒,是想麻痹自己吧。

    水老轻哼一声,闭上眼睛,态度明显,静静地等待靳国锋说出实情

    其实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大家都不肯告诉自己,只不过是隐瞒自己而已,如今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就让靳国锋来借酒告诉自己真相。

    “乔老在昨天,因为心脏病急发,已经去世了。”靳国锋突然虎目盈眶,豆大的泪珠滚落。

    水老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惊容地望着靳国锋,喉头微微颤抖,这个消息远比自己得了绝症,还要来的突然。自己住院已经有许久,许多医生都给自己治过病,但都没有效果,所以即使得知自己得了绝症,水老也不会如此惊讶。

    靳国锋不做多言,埋下头,不停地抹着泪。

    能让靳国锋如此悲痛欲绝,势必是真事儿,水老想起一个又一个老伙计陆续离世,不禁悲从中来,扬天长长地吼了一声。英雄迟暮,将军未能战死于沙场,却败给了岁月和疾病,这是何等的悲哀。

    “呜……呕……”

    水老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只觉得胸腔一股热气上涌,再也忍不住,一口热血如同箭柱喷涌而出,这情形极其吓人,惹得靳国锋连忙站起身,惊慌失措地夺门而出,口中大喊道:“苏韬,人呢,水老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