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90章 用枪逼着治病
    药丸入口,伴着清水入喉,水老悠悠地长呼一声,突然直挺挺地坐起来,瞪大眼睛,朝地上狂呕不止,除了大量的痰血之外,还有不少食物。咳嗽、呕吐完毕之后,水老缓缓躺下身体,双眼微微闭上,看上去极其憔悴,至于气喘、抽搐的症状,此刻全部消失了。阚波脸色阴晴不定,喜中有悲,喜的是水老安然无恙,这样不至于让他名声受损,悲的是对水老的病情还是一无所知,暂时是平息了,若是晚点再有什么突发症状,哪有该如何是好!

    “请问刚才给病人服下去的是什么药”阚波主动问道,明显是那药丸有了作用。

    靳国锋沉声道:“这是之前苏大夫给水老诊治完毕之后,留下的药丸,只有一颗,能保老爷子两日无忧。”

    众人都听明白靳国锋的意思,只是保他两日无忧,等过了药效,水老还是会面临着病情严重的后果。阚波困惑道:“既然那姓苏的大夫能够有药物控制水老的病症,那就由他来治疗便好。”

    茅永胜咳嗽了一声,尴尬地笑道:“主要他诊治完毕之后,也说自己无能为力,还请您多费心!”

    阚波皱了皱眉,知道里面还有其他故事,道:“从刚才血样及其他检查分析的结果来看,真心没法找到病因,所以我也不敢随便用药。既然水老已经平复下来,那就等他再次有异样的时候,再进行治疗吧。”

    等阚波说完话,水老突然睁开眼睛,虽然目光极其疲惫和憔悴,但扫在阚波的身上,明显对他极其不满意。靳国锋见水老能横眉怒视,提心吊胆的心倒是放下,虽说刚才发病,磨掉了他不少精力,但苏韬给自己的承诺没错,至少两日之内,他性命无忧。

    靳国锋叹了口气,低声道:“首长,能不能单独与你说几句话”

    水老朝众人摆了摆手,那些人会意,便纷纷离开病房。

    靳国锋过去将门关好了,转身坐在水老的身边,道:“首长,你刚才真是把我们给吓坏了。早在几天之前,我就从苏韬那里得知,你近几日肯定会发病,所以随时关注着你这里。刚才那颗药丸,是苏韬临别特地留下的,可保你两日无事。不过,你这病终究还是要彻底治愈,我以自己人格担保,那苏韬肯定知道如何治你,但是之前他来到医院,也是被人伤了心,所以还需要你点个头,并安排君卓,与我亲自去汉州请他。”

    水老目光复杂地朝旁边扫了一眼,靳国锋明白他的意思,取过纸笔放在他手边。水老颤巍巍地用笔写道:“你辛苦了!我虽然人老,但不糊涂。我这病太怪,估计谁也治不好。你就不要费心,让阎王爷收了我吧。”

    靳国锋看了一下纸条,无奈地苦笑,暗忖这老爷子性格刚烈,尤其好个脸面,想要他认个错,那是很难的事情。靳国锋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刚刚康复,不要太操劳,先休息一下吧。”

    靳国锋无奈地推门走出病房,水君卓赶紧走了过来,沉声问道:“爷爷,怎么说”

    靳国锋苦笑着摇头,道:“他是个倔脾气,咱们不能让他任性而为。等下我就去请苏韬,如果苏韬不愿意的话,我就安排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逼着他,一定要治好水老。”靳国锋此言也是危言耸听,故意说给水君卓听的。

    水君卓果然中计,连忙阻止道:“还是以情动人吧,我跟你一起去,说服他给爷爷治病。”

    靳国锋似乎思忖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也罢,两手准备吧,如果他软的不吃,咱们就只能来给他喂硬的。”

    水君卓哑然失笑,道:“靳叔叔,你就不要再演戏了。他对你有恩,所以你对他只能好言好语。怕自己面子不够,所以想让我一起陪你去吧”

    靳国锋扫了一眼疗养院那帮人,叹气道:“主要是上次有些人,让苏大夫寒心了。”

    水君卓也觉得上次对苏韬的态度有些过分,冷嘲热讽也就罢了,还故意阻挠,再加上爷爷不配合诊治,若是换做任何有脊梁骨的人,都不会愿意继续治疗。在疾病的面前,水老虽然地位显赫,但也无法避免,品尝痛苦。水君卓想明白一切,催促道:“靳叔叔,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见靳国锋和水君卓二人要走,管阳心中好奇,便追过去,问道:“君卓,你们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靳国锋淡淡地扫了扫这个姓管的小子,道:“我们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管阳脸上红白了一阵,不过他已经知道靳国锋的身份,尴尬地笑道:“我只是关心君卓而已。”

    靳国锋指着管阳的鼻子,斥道:“臭小子,君卓是你喊的吗我已经安排人查过你了,生活作风极其败坏,一年的开房记录超过一百次,至于开房的对象,至少有二十多个,像你这种狼藉不堪的人,也痴心妄想追求君卓我警告你一声,再骚扰纠缠她,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靳国锋的呵斥声很大,此言一出,惹得其他纷人纷将目光扫向这里,管阳只觉得浑身火辣辣的,不远处的茅永胜也看到这点,暗叹了口气,琢磨管阳此人难堪大用,工作心不在焉就算了,没有眼力劲得罪了靳国锋,还是尽快清除出疗养院吧。

    “君卓,不会怪靳叔吧”等坐上了吉普车,靳国锋稍微平静下来,他其实也是个火爆脾气,只不过如今身居高位收敛不少。管阳这个年轻人总在眼皮底下蹦跶,上次更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早就让靳国锋不爽快,如果换做年轻的时候,他早就挥舞着铁拳,上去将管阳给猛捶一阵了。

    “怎么会呢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那个管阳,也是心术不正,关键是小姑想把他介绍给我。”水君卓无奈地叹了口气,“爷爷躺在病床上,她竟然还想着张罗此事,我也醉了。”

    靳国锋哈哈大笑道:“主要你没有男朋友,大家都是关心你。不过,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必须要挑个万中取一的男人。放心吧,我会给你仔细物色,军中向来不少好男儿。”

    水君卓微笑道:“那就先谢谢靳叔叔了。”

    靳国锋与水君卓在路上一路闲聊,水家这么关心水君卓也是情有可原,再过两年,她就要以武官助理的身份驻外三到四年。驻外武官是由中央军委责成总参外事局在全军优秀现役军官中选拔的,一般是上校至少将对于军队内的优秀上校至少将军官。驻外武官的任期主要取决于派遣国的需要和体制,一般为三到四年。武官一般与使馆参赞的外交衔级相当,享有外交特权与豁免权。武官的基本任务是从事军事外交和军事情报工作。同时,它还是使馆馆长的军事顾问,在军事交往和谈判中辅佐馆长工作。

    水君卓将以助理武官的身份出国,这是很关键的一步,在和平时代,从这个角度切入国家事务,后期从事军政都有潜力挖掘,是个不错的选择。

    电话铃声响起,苏韬见是靳国锋打来的,眉头皱了皱,大致知道他的来意,等铃声响了无声,他不慌不忙地接通电话,靳国锋焦急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问道:“你现在人在哪儿”

    苏韬望了眼坐在对面的狄世元,道:“在与一个领导喝茶。”苏韬正在与狄世元商议中医楼的事情,省卫生厅已经立项,至于资金何时到账,还需要市卫生局去省里疏通关系,苏韬是为了此事,来请狄世元帮忙的。

    靳国锋暗叹一口气,自己这边忙得焦头烂额,你却在那里悠哉悠哉地喝茶,无奈道:“水老刚才差点处事,已经服用了你留给我的那颗药丸,现在我来接你,一定要帮忙治好水老的病。”

    苏韬心里清楚,与自己预估的时间一致,水老的病估计也就今天会露出苗头。苏韬平淡地笑道:“靳少将,你不能逼我啊,上次我已经说过,对于水老的病,我无能为力啊。”

    靳国锋皱了皱眉,没好气道:“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已经在路上,等会就来接你。你把准确的地址告诉我,我半个小时就到。”

    靳国锋已经挂断了电话,他的呻吟很大,狄世元也听出他的口气不佳,好奇道:“究竟是谁请你治病”

    苏韬也不隐瞒,将水老的事情,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狄世元。狄世元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沉声道:“苏韬,此事你一定要慎重对待,千万不能麻痹大意。水老是元老,是国家的柱石,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啊。”

    苏韬暗叹了口气,狄世元怎么与靳国锋一样,都觉得自己一定能治好水老呢苏韬并非故意摆架子,只是这水老的病,实在不好治,至少在病情没有恶化之前,不能随便去治。治好这个病的主要关键点,是如何让水老愿意接受治疗,毕竟水老自己本身对治病带有抗拒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