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87章 救人应该救急
    靳国锋无奈苦笑道:“苏韬虽然年轻,但医术堪比国手,老爷子的病情很特别,但从他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已经瞧出了关键,之所以不愿意治,恐怕有些原因。”

    水君卓经过靳国锋这番提点,疑惑道:“莫非他是在生气故意不肯给爷爷治病”

    靳国锋摇了摇头,解释道:“病肯定很难治,只不过可能治病的方法,比较特别,你们这么反对,老爷子又如此排斥,他觉得治疗方法,没法获得你们的信任,所以也就不愿意治了。”

    水君卓犹豫不决地叹了口气,道:“等下你问问他,若是真有办法,我肯定劝说爷爷,让他接受治疗。”

    靳国锋点了点头,见水来凤也跟了出来,不愿与她多言,摆了摆手,算作打过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苏韬已经坐在吉普车的后排,见靳国锋也上了车,歉意道:“不好意思,今天没能帮上你的忙。”

    靳国锋叹了口气,笑道:“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啊。对了,难道首长的病,真的很严重,连你也束手无策”

    苏韬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个病症,我也只是从医书中看过,之前并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病人。病人一开始只是失声,后面喉咙会发生肿胀,以至于难以进食。”下面的话,苏韬也就没有继续说下,人如果连进食都困难,那就离死不远了。

    靳国锋困惑道:“那如何能治呢”

    苏韬摇了摇头,苦笑道:“医书上也没有提起过如何治疗。”

    靳国锋愕然无语,见苏韬默默地看着窗外倒行的风景,知道他不愿意再说,无奈地叹了口气,暗忖只能看疗养院聘请的那些专家,是否能治好老首长的病了。

    水君卓回到病房之后,见爷爷已经睡着,暗暗叹了口气。水来凤从门外走来,朝水君卓招了招手。水君卓意识到她对自己有话说,便连忙跟了出去。水来凤见水君卓气色不好,微笑着安抚道:“放心吧,我刚才问过医生,老爷子只不过是暂时痰气受阻,没法说话而已,这几天会有好几个专家来,一定能治好老爷子的。”水来凤自然隐瞒了情况,主要还是想让侄女不要太过担心。

    水君卓点了点头,轻声道:“希望如此吧。”

    水来凤突然想起一件事,笑道:“对了,那个管医生,你见过面了吧我上次跟你妈提起过,就是想把他介绍给你。父亲是一个副厅级干部,母亲从商,家境不错,无论学历和样貌都是上上之选。”

    水君卓无奈地摇头叹气道:“姑妈,爷爷现在病着,我没心情想这事儿呢。”

    水来凤知道自己的侄女儿什么都好,为人礼貌,待人真诚,就是在个人大事上,从来都不考虑,苦笑道:“那行吧,等老爷子的病好了,你们在试着交往交往。对了,你请了几天假”

    水君卓如实说道:“请了两周事假,这段时间我都在医院里陪着爷爷。”

    水来凤暗忖等会要提醒管阳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嘴上笑道:“老爷子脾气太大,我在旁边陪着,他还经常发火,不过他向来最疼你,有你在旁边陪着的话,他心情也会好些,我就不用挨骂了。”

    水君卓嘴角露出笑意,道:“爷爷,其实是外冷心热的人。”

    水来凤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何尝不知,看到他如今病着,连骂人都骂不成,心里怪酸楚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年人爱唠叨,那是人之常情,如今剥夺了他唠叨的权力,可想而知,老爷子是多么的痛苦。

    ……

    轿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苏韬和靳国锋不时地聊上几句,苏韬知道靳国锋关心水老的病情,从自己这里得不到答案,所以总想旁敲侧击。苏韬内心也颇为无奈,中医治人医病,是讲求方式和方法的,为何“医不叩门”,主动上门的医生一般得不到病人的信任,如果你强行医治的话,不仅没法治好病,反而还会惹一身骚。尤其对于水老而言,他内心深处很排斥医生,从进门的那一瞬间,从面部表情和种种动作,就能分析出一二。

    水老的病情很怪,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但一旦爆发出来,会危及生命,苏韬故意晾了靳国锋许久,倒不是想待价而沽,只是遵循医者的行为规范。

    靳国锋叹了口气,笑道:“水老,当年在战场上,也是一名虎将,作为灵魂,他总是冲锋陷阵,与战士们同进同退,被敌人唤作铁血将军,后来统领一军,也总深入部队,经常与战士们一起吃饭、喝酒,所以有共和国之矛的称呼。”

    苏韬想了想,问道:“在生病之前,他有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靳国锋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询问过,近期也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苏韬追问道:“这病已经藏了有一年了。”

    靳国锋皱了皱眉头,手指摩挲着下巴的胡渣,思忖许久之后,道:“一年前确实发生过一件大事情,军队与水老齐名的何老,因心脏病发突然离世。不过,何老与水老的关系一直不佳,两人从担任连长的时候,就开始竞争,后来一个在巴蜀,一个在淮南,两人虽然远隔千里,但始终较劲。得知何老去世的消息之后,他将自己关在房间中,足有七日没有出门。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难道还有关联”

    苏韬没有正面回答,淡淡道:“人的生理变化,与心理变化有时候紧密相关。大悲大痛,会影响人的心脉,”

    见苏韬不再继续说,靳国锋又不好紧追着问,暗忖这苏韬肯定是看出水老的病情,估计还是因为刚才在疗养院的时候,受了点气,所以才不肯施以援手。天才绝艳之人,都心高气傲,虽然苏韬表面看上去谦和,但脊梁骨很硬,这也是靳国锋看重苏韬的缘故,他又不能勉强,只能道:“错过了你,老首长恐怕要尝点苦头了。”

    苏韬对靳国锋的忠诚之心,还是有些触动,于是打开了行医箱,从里面找出了个瓷瓶,伸手倒出了一粒药丸,嘱咐道:“不出意外的话,一周之内,水老的病情肯定会恶化,危急之际,你给水老服用这颗药丸,两日之内,可保无忧。”

    苏韬将药丸重新放入瓷瓶,然后递给了靳国锋。靳国锋喉头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继续说什么。此刻让苏韬去给水老直接治病,肯定不可能,毕竟刚才无论是疗养院、水来凤,还是水老他自己,都不接受苏韬。至于这颗药丸,苏韬的用意很明显,能保水老两日无忧,所以到时候就算苏韬人在国外,也能想方设法将他请来,再给水老治病。

    渴时点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燃眉之急,这时候再施以援手,才是最有效果的,所以救人就应该救急。如今水老的病情,表面看来还很正常,所以还没有到危急关头,别人的努力和付出,以及重要性,也就显得微不足道。靳国锋想了想,叹了口气,苦笑道:“苏大夫,没想到你不仅医术高超,还洞察人心和世俗。”

    苏韬连忙谦虚地笑了笑,道:“靳少将,你言重了,我归根到底是个大夫,只是病人看得比较多,知道他们在患病期间的每个心理阶段。”

    靳国锋唏嘘笑道:“你不过才二十岁,就如此成熟稳重。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还是个懵懂少年呢。”

    苏韬连忙道:“靳少将在我这个年龄,早已是冲锋陷阵,保家卫国的猛士,我只不过是个混世的小郎中而已。”

    被苏韬委婉地这么拍马屁,靳国锋的心情自然愉悦不少,刚才水老的病情暂时抛之脑后。从苏韬口中所言,大约有一周的时间,病情会加重,自己只要小心地关注,到时候再请苏韬一趟才是。

    车子驶入省道,靳国锋见天色已晚,笑着邀请道:“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今天就不要回去,等下一起吃饭,感受一下部队大锅饭的味道。”

    苏韬想起了一件事,与靳国锋道:“靳少将,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靳国锋正愁苏韬没事情麻烦自己,无论是女儿的病,还是自己的腿伤,都欠了苏韬的恩情。对于靳国锋这种出生军伍之人,向来重情感,尤其是救命之恩必需要找寻机会偿还,他连忙笑道:“赶紧说来听听。”

    苏韬从晏静口中知道蔡妍和佘薇,如今被保护在部队,虽然不知道具体那个地方,但以靳国锋的能力,想要知道两人具体在何处,并非什么难事。许久未见蔡妍,苏韬心中其实一直牵挂着这个邻家姐姐。他轻声道:“我想与你打听两个人,分别叫做蔡妍和佘薇。她俩之前遇到了一些危险,所以被人保护起来,虽不知道她俩确切的位置,但现在肯定在部队的某个地方。”

    靳国锋爽朗地笑道:“我这就安排人去查查看,只要人在部队,即使挖地三尺,我也会帮你找到她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