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85章 质疑刁难微言
    苏韬复杂地笑了笑,水老爷子的病情属于怪病一类,省军区疗养院内不乏高明的医生,关键在于没法找到病情的根源,苏韬只是粗粗看了他一眼,虽然瞧出些许端倪,但还是得把脉之后,才真正定症,他与靳国锋委婉地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老首长如今口不能言,所以无法得知他身体的状况,单靠医疗器械检查,一切数据又是正常,所以才会显得棘手。”

    靳国锋见苏韬如此说,知道他肯定有办法,道:“要不等下你给水老切个脉看他究竟病因何在”

    苏韬点了点头,谦虚地说道:“我试试吧”

    前后不到十分钟,水君卓已经走出管阳的办公室,管阳虽然脸色凝重,但内心却是异常振奋,刚才在办公室借着聊水老的病情,他已经成功问道水君卓的私人联系方式。管阳是一个情商很高的男人,虽然三十岁了还没结婚,但并非不解风情之人。他之所以迟迟没有选择合适的婚姻对象,只是一直在等待那个正确的人到来,在他看来,水君卓就是个不错的候选,长相清丽脱俗,知性充满睿智,有很好的教养,也有足够的家世,若是能娶到水君卓,管阳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水君卓走到靳国锋身前,满是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靳叔,刚才我问了一夜爷爷的情况,尽管口不能言,但其他身体状况都不错。”

    靳国锋又继续提起苏韬,笑道:“等下让苏神医,给老首长看病吧。”

    神医管阳顿时皱了皱眉,他上下仔细打量着苏韬,年纪只有二十岁上下,背着个陈旧的行医箱,哪里有个神医的模样,怕是神棍吧管阳皱了皱眉,低声提醒道:“水女士,我建议你还是相信咱们疗养院的实力,不要随便轻信他人。”

    水君卓也觉得苏韬太年轻,犹豫地说道:“靳叔,爷爷的脾气你也知晓,他尽管嘴巴说不出话,但什么都清楚,如果你告诉他,让苏……一个年轻医生给他治病,恐怕不会太配合。”

    靳国锋皱了皱眉,他觉得有点生气,自己好心好意带着苏韬来给老首长看病,结果却被拦住,不悦道:“君卓,我与你爷爷的感情,你是知晓的,难道我还会拿他健康开玩笑”

    水君卓犹豫不决,她内心深处不愿意让苏韬给自己爷爷治病,毕竟信任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但靳国锋的面子,她又不能不给!

    管阳这时候站了出来,拦阻道:“要给水老治病,必须得经过咱们院领导的同意。”

    靳国锋被气得不行,若不是这几年慢慢磨砺出了良好的藏气功夫,早就一巴掌朝管阳给抽过去了。

    苏韬瞧出靳国锋的尴尬,知道靳国锋之所以如此郁闷,完全是替自己考虑,担心自己现在不受重视,从而觉得受辱,便开口与管阳道:“那请你们院领导过来吧,有没有资格给水老诊脉,我觉得你也做不了主!”

    苏韬此言听上去有些刺耳,不过说得也是实话,管阳三十岁在疗养院属于刚进入的年轻医生,给水老也只是做个简单的检查,真正如何诊治,他做不了主。那副专家派头,只不过是伪装出来的假象,欺骗水君卓上钩而已。

    靳国锋冷冷地扫了一眼管阳,管阳觉得身上顿时有一股寒气,咳嗽了一声,道:“我这就请主任过来!”

    水君卓见靳国锋匆匆离去,暗叹了口气,琢磨着事情弄得复杂,其实让苏韬给爷爷看一下病情,稍微巧妙一点,倒也无妨。虽说爷爷的性格比较暴躁,但看在靳国锋引见过来的医生,还是会积极配合的。水君卓是个聪明人,她瞧出管阳对自己有意思,之所以给苏韬施加压力,也是为了展现他的人格魅力,这心态也寻常,雄性动物都喜欢雌性动物面前,表现出比其他同性更加强大的实力。

    管阳在军医大学硕博连读,是一名基础扎实的医生,否则即使靠关系,也很难进入省军区疗养院这个极难迈入的单位。现在突然出现一名年纪轻轻,封为神医的人,他内心就觉得不痛快,想竭力地拆穿骗局,以此也可以在水君卓心中加分。

    只可惜管阳还是处事不够圆滑,他并不认识靳国锋的身份,否则,也不会意识到在刚才的交流之间,已经严重得罪了靳国锋。说得好听点,管阳在靳国锋的面前摆架子,那是尽忠职守,但说得难听点,这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不知好歹。

    水君卓撩起发丝,苦笑道:“靳叔,你不要生气,我只是……”

    靳国锋摆了摆手,淡淡道:“跟你没关系,那个姓管的大夫,水平不够,还摆架子,我今天倒是想看看他能怎么折腾!”

    水君卓顿时愕然,意识到靳国锋生气了,只不过不好对自己发火,转移到了管阳的身上。

    大约五六人迈着轻快的步子匆匆而来,为首的是一名六十岁上下的男人,他鼻梁上架着眼镜,怀里夹着蓝色的文件夹,等见到靳国锋,微微一怔,心中将管阳暗骂,这靳国锋是如今东部战区极有权力的人物,管阳没见过他,将之当成了普通人。

    “茅院长!”靳国锋主动笑着迎了过去,自嘲道,“我带了个医生,想给水首长看看病,听说要经过你们的同意,所以不得不请你们过来了。”

    茅永胜连忙笑道:“不好意思,还请靳少将见谅,这是咱们院里的规矩,也是为了首长的健康着想。”

    站在茅永胜身后的管阳立马脸色变了,茅永胜是副院长,人脉广泛,能进入这里的,大多数非富即贵,而他对靳国锋如此态度谦和,足见靳国锋的地位和实力。管阳暗骂自己愚蠢,心乱如麻,忐忑不安。

    靳国锋微微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道:“水首长,进入疗养院进行治疗已经有月余,还是没有任何起色,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能办理手续,将他转移到燕京军区总医院进行治疗了。”

    茅永胜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若是什么重症急症,转移到总医院,倒也无妨,关键是水老的各项指标正常,只是不能开口说话,若到了总医院被那群国手治好,会显得省军区疗养院没有一点实力,这是折损颜面的事情。

    茅永胜连忙说道:“我们已经陆续请燕京的专家来给水首长治疗,首长他的年龄也大了,加上如今身体有恙,最好还是不要长途跋涉。”

    靳国锋摆了摆手,暗忖这帮人嘴上说得好听,但心中恐怕有自己的想法,沉声道:“等下让我请过来的小苏大夫,给老爷子把把脉,你们有没有意见”

    茅永胜上下打量着苏韬,见他背着个行医箱,疑惑道:“请问苏大夫在何处高就”

    苏韬如实道:“我有个家传的中医堂,另外还在江淮医院挂职副院长。”

    “哦”茅永胜眉头皱了皱,江淮医院是汉州最好的医院,他自然听说过,但没想到有这么年轻的副院长,实在让人太意外了。

    茅永胜给管阳使了个眼色,管阳心知肚明,这是希望自己查一下苏韬的底细和背景。尽管得罪了靳国锋,但管阳还是心存侥幸,毕竟苏韬给人的感觉太像神棍和骗子了。

    几人在病房门口等了几分钟,管阳打完电话,脸色变得有点不太好,因为江淮医院确认了苏韬的身份,真有其人。管阳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崩塌,他显然没想到有人如此年轻,已经是江淮医院的副院长了。虽然军区疗养院的平台比江淮医院要更好一些,但苏韬走得已经走到江淮医院的高层,而管阳才开始起步而已,管阳一直觉得自己会出人头地,不会比任何人差,但在苏韬面前,自己显得太普通,太过暗淡无光。

    “茅院长,他的身份没有问题,的确是江淮医院的副院长,职责是分管中医……”管阳气弱地说道。

    他语音刚落,站在茅永胜身边的一人,轻声说道:“我对他有印象,前几日传出消息,他在江淮医院治疗一个小儿白血病患者,并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说话之人,名叫樊广轩,是个中医专家,性格比较平和,向来很沉稳,因为关注中医领域的事情,所以对苏韬并不陌生。

    茅永胜听樊广轩这么说,虽不信苏韬真的能治好白血病,但还是彻底地转换态度,立即笑着与靳国锋,道:“在苏大夫给首长治病之前,先将病例给他看看吧”

    言毕,他将怀中的文件夹朝苏韬递了过去,苏韬也不犹豫,将之接在手中,面若沉水,细细地看了许久。

    病人无法开口,于是乎增加了问诊的难度,需要从病例中找到答案。苏韬看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其余人就站在旁边等着,难免会有些微言。苏韬并不在乎这些人的眼光,说自己装模作样也好,说自己故作深沉也好,只要能治好水老爷子的病,所有的质疑,都将会烟消云散。

    届时,此刻的质疑与刁难,会转化为无形的巴掌,全部回扇在对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