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83章 东部战区之行
    等苏韬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一双漂亮的眼睛正在凝视着自己,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目光中带着审视,细细地观察着她的眉宇、柳眉、红唇、琼鼻,然后撑起身体,笑道:“恭喜你,你的病彻底痊愈了,以后只要想着我,就再也不会复发。”

    薇拉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伸出如玉的手指,在苏韬的脑门上轻轻地戳了戳,道:“你的意思是,你才是最关键的药”

    苏韬哈哈大笑两声,点头道:“真聪明,要不再吃一次”

    薇拉依然觉得下体麻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才不用!”她用被子掩住身体下了床,无奈叹了口气,苦笑道:“昨天你闹得太疯,把衣服都弄湿了,现在怎么办呢”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让你的女管家,送衣服过来啊。”

    薇拉知道苏韬说笑,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不怕她把你给活剐了”

    苏韬笑了笑,歪着脑袋想了想,既然是自己惹的祸,必须还是要解决,总不能两人一天都不出去吧他想了想,走入卫生间,找到了吹风机,站在玻璃房内朝床上的薇拉挥舞了一下,然后插上电源,开始呜呜地吹起衣服。薇拉趴在床上,盯着苏韬的背影,怔怔入神,觉得苏韬有时候聪明如狐,有时候呆笨得可爱,其实完全可以让人送衣服过来,比如李秘书,此前荷花池边湿身后,也曾办过此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苏韬才将衣服吹干,薇拉穿上衣服之后说道:“韬,我可能回国一段时间。”

    苏韬苦笑道:“怎么刚在一起,就要分开呢”

    薇拉眨了眨眼睛,笑道:“那是为了更好地在一起啊。”

    苏韬知道薇拉试图想说服自己的父亲,暗叹了一声,道:“如果我说,我不能娶你,你会不会对我很失望”

    薇拉微微一怔,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其他人,不过我觉得和阿齐姆的虚假订婚,必须要做个了断。放心吧,我不是为了你,所以你不要有太多的压力。”

    苏韬听薇拉这么说,顿时觉得有些懊悔,自己方才的话,无疑间接地伤害了她,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薇拉走到苏韬的身边,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摇了摇头,笑道:“韬,我希望咱俩之间是自由的,没有任何承诺,你不要有任何压力,我也不会拖住你的脚步。”

    薇拉很了解这个社会,成功的男人身边总不会缺少女人,尽管薇拉身份高贵,但在她的眼中,如今的情郎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能让自己如此痴迷的男人,又怎么会没有女人主动靠近、追求呢

    爱情都是自私的,薇拉也不例外,她想要独占苏韬,但她又很理智,知道自己若是强行这么做,只会让心爱的男人越来越离自己。薇拉知道苏韬的心中有蔡妍和晏静的存在,而且随着他不断地扩张自己的事业,还有许多新的女人崇慕他。

    出了主题酒店之后,苏韬开车将薇拉送回住处,莎娃气势汹汹地瞪了自己一眼,苏韬报之一笑,莎娃微微一怔,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仿佛也意识到自己也有些过分了,或许不应该太过偏见,毕竟是小姐喜欢的男人。

    没有言语上的交流,薇拉的那辆大众,已经默契地转交给苏韬使用,他开车离开薇拉住处时,尽管极为不舍,但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完美,总有残缺,需要留下一点遗憾,才能让未来的生活充满激情。

    ……

    将车停放在三味堂前坪的车位上,苏韬下车之前,坐在车上思考了许多。三味堂下一步的发展,还需要借助许多外力,有些东西是光靠努力还不够,需要动用心思和手段。

    王鹏眼睛比较尖,迎了过来,先用手指轻轻地扣了扣车盖,笑道:“师父,你发了啊”

    苏韬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王鹏,道:“跟朋友借的。”

    “肯定是女性朋友!”王鹏挤眉弄眼一阵,连忙道,“对了,来了个贵客,正在屋内等着你呢。”

    苏韬点了点头,加快步伐往屋内行去,只见市委第一大秘杜平坐在茶几旁,正陪着一人谈笑风生,那人身穿军装,头发精短,仪表堂堂,看上去三十岁上下,杜平在那人的面前,就显得圆润不少。

    杜平见到苏韬,连忙笑着起身,道:“苏神医,你终于回来了啊,这位是冯少校,他特地过来请你去琼金军区一趟。”

    冯少校面露善意的笑容,主动解释道:“是靳少将命令我过来,请你前去做客的。”

    冯少校说话还是很有水平,分明是治腿,但他却说是做客,如此一来,就不会暴露上司的,足见此人处事极为成熟。

    苏韬微微一怔,自然不会忘记个中缘由,之前在余杭市人医,他救治了靳国锋的女儿,同时还看出靳国锋的腿伤,如今算算时间,恰好一个月,所以靳国锋安排人来接自己,至于让杜平陪同,这也是靳国锋变相地送自己一个人情,可以让汉州市委书记知道,苏韬对靳国锋有恩情,日后也好格关照。

    苏韬自然不会推脱,与冯少校握手之后,道:“我去换件衣服,还请你稍作等待。”说是换衣服,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取行医箱,既然冯少校不点破自己此行的目的,他也不直言,这算是默契地配合了冯少校的想法。

    苏韬知道自己现在的弱点,他与王国锋相比,不是医术的差距,而是资源的差距,弥补这个差距,需要后天的努力。作为一名医生,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群,靳国锋就是他打通其中某个人脉资源的通道。

    几分钟过后,苏韬换了一件亚麻的外套,背着行医箱走了出来,然后跟着冯少校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望着车辆绝尘而去,杜平眼中闪烁着复杂之色,若是几个月之前,谁能想到苏韬与目前东部战区最有潜力的少壮派军官靳国锋有如此亲密的联系,同时心中暗下决心,未来要与苏韬打好关系,指不定在未来的仕途上,能借上一股力。

    杜平没有直接离开,而是与王鹏聊了会天,留下自己的名片,嘱咐他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自己商议,王鹏不过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能接到市委大秘的名片,自然兴奋异常。

    从汉州到琼金,驱车只需要一个多小时,过了高速之后,没有往城区走,而是往南边行驶,进入了林木茂密的丘陵,苏韬知道这是东部战区的大本营所在地。部队一般都驻扎在山中,一方面是隐蔽,另一方面也是有好的训练环境。车辆蜿蜒游走,最终抵达门口,站岗的哨兵见到车牌之后,敬了个礼,未经检视,直接就放行进入。

    冯少校有意观察苏韬,发现此人虽然年轻,但个性非常沉稳,若是换做另外一人,早就左顾右盼,想看看周围的环境,但他始终平视前方,嘴角带着微笑。刚才一路行来,冯少校与之聊天内容虽比较随意,但也能看出,苏韬是一个博学多才之人,所知道的内容不少,尽管不多言,偶尔几句便能说中核心。

    车辆停靠在家属院的前方在,司机拉开车门,冯少校在前面引路,来到三楼,敲响了房门,一个年轻的警卫员打开门,微笑着欢迎道:“您就是苏韬吧,首长在书房等候多时了,他说过,只要你过来,直接进去就可以。”

    苏韬伸手在虚空中按了按,他听见从书房里传出声音,靳国锋虽然声音不大,但肯定是在和别人打电话,便笑道:“我等一会儿吧。等靳少将打完电话,你再进去通报。”言毕,坐在沙发上,等了片刻,警卫员连忙送上了茶水。

    半个小时之后,屋内的电话终于结束,警卫员便前去请示,靳国锋连忙起身出来相迎,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让苏神医久等了。”

    苏韬摆了摆手,连忙道:“您的时间更加宝贵,每个决策都是国家大事,我的时间相对而言就微不足道了。”

    靳国锋暗忖苏韬会说话,处事滴水不漏,笑道:“在我看来,你的时间更加珍贵,妙手回春,举手投足,挽救的就是一条生命。”

    苏韬谦虚温和地一笑,直接地说道:“咱们还是找个地方看看伤处,有没有好一点。”

    靳国锋连忙笑道:“咱们去卧室吧。”

    这套宿舍是三室两厅,两人来到了客卧,床头摆放着靳国锋女儿芷瞳的照片,靳国锋笑着说道:“芷瞳一直说想见见你。”

    苏韬微笑道:“等她彻底康复,咱们有机会见面。”

    靳国锋点了点头,躺在了一张钢丝床上,苏韬走到他旁边,轻轻地按了按几个穴位,询问靳国锋的感觉。靳国锋如实说道:“不按的话,倒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感觉,按到了的话,就会有酸麻肿胀之感。”

    苏韬知道上次治疗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激活了靳国锋的僵死的血脉,如今他有了触感,这其实是好事,道:“这是正常的反应。现在为你针灸,等再治疗几次,就能痊愈了。”

    靳国锋听说能痊愈,心情比较激动,由衷地说道:“苏神医,真的是特别感谢你了。对了,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针盒,笑问:“请说!”

    “我的一位老首长如今住在省军区疗养院内,不知道能否请你给他治疗一番”靳国锋对苏韬的医术深信不疑,暗忖那群省专家都治不好的病,指不定能被这个民间年轻神医予以解决。

    苏韬倒也爽快,笑道:“治病医人,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所在,等给你针灸完毕之后,我就随你探望一下那位首长。”

    见苏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靳国锋也心情愉悦,打趣笑道:“那就好,请放心,诊金肯定少不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