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82章 薇薇一笑倾城
    “你这是打什么坏心思呢”薇拉被苏韬紧紧地拥在怀中,只觉得身上的温度在不断地飙升,她话一出口,顿时就觉得自己有种明知故问的嫌疑。

    “只是想拥抱你一下,千万不要想太多。”苏韬轻声笑道。

    薇拉虽然穿着紧绷的牛仔裤,但依然感觉到一股滚烫硌人的感觉从小腹微上的部分传来,她顿时猜出了什么,面色潮红一片,将头直接埋得很低,探身在苏韬的胳膊上咬了一口,这一次比上次要轻上许多,苏韬只觉得被咬出又麻又痒,双手抱得更紧了,“再咬我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薇拉觉得耳边有一阵暖风,在徐徐地吹拂,浓厚的男人气息扑在侧脸上,顿时觉得心情复杂如麻,她松开口,低声道:“你能对我怎么样”

    苏韬暗忖这薇拉不是摆明着丢了个台阶给自己上吗他轻轻地一提,托住了薇拉丰满柔软的腰肢,将之横抱在怀中,目光落在薇拉绝美的脸庞,呼吸中满是她身上弥散出来的香甜气息,觉得心脏在发出啵啵啵的爆鸣声,仿佛许多小细胞,被一根根尖锐的刺轻轻戳破,整个人分成了无数的小碎片,在美妙的氛围中开始迷失。

    薇拉是经历第一次,她心神紧张,整个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她在不停地想,苏韬是真的要对自己做那种事情了吗

    苏韬轻吻着薇拉饱满如同美玉般的额头,嘴唇顺着鼻梁,一路绵延而下,掠过她精致的琼鼻,最后印在她甜润的樱唇上,薇拉下意识地轻轻吐出香舌,紧紧地闭上眼睛,享受着动人美妙的滋味。

    苏韬觉得薇拉的嘴唇,如同一块香软的甜糕,裹在嘴里满是腻滑的糯汁,一颗心顿时飘了起来,他放缓了节奏,小心地蠕动着嘴唇,同时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薇拉修长纤美如同天鹅般的脖颈,经过苏韬的安抚,薇拉的呼吸变得平稳,她的身体变得放松,原本胡乱扭动的双腿也逐渐平缓,双腿挺直夹紧,宛如冲上了云霄。

    柔软略带粗糙的舌尖,势如破竹地冲入薇拉的口中,搅动着她的舌尖,薇拉不由自主地将嘴巴长大,而苏韬嘴唇嘬吸着她的唇角,似乎要滋润她唇上的每个角落。

    薇拉从未想过接吻会如此催情,她迷离的双眸微微打开,舌尖开始回应着苏韬,跟着苏韬的节奏,不仅逢迎,还开始追逐,两人如同在大草原上奔跑的两匹野马,一雄一雌,前后呼应,游转缠绵。

    薇拉心中一直藏着林蜜雪对自己的提醒,一定不能让苏韬轻易地攻破城池,但她显然没有预料到苏韬的攻势会如此之猛,潜在内心的好感,在这一刻如同决堤的洪水,滔滔而下,横冲直撞,属于俄罗斯女子的热情,此刻也被彻底激活并点燃,她只觉得一切阴霾都如同烟云,此刻全部抛之脑后,苏韬开始频繁地用嘴唇点动她的面颊,如暴风骤雨般落在自己的面颊上,狂吻而来,让她愈发变得疯狂与迷失,口中那带有磁性的低吟浅唱,让苏韬体内的热血开始旺盛地燃烧。

    她晶莹白皙的皮肤上,泛着一层嫣红,玲珑曼妙的身体,如同灵蛇般晃动,金色细小的绒毛上,涌出一粒粒细微的汗珠,她觉得苏韬的嘴唇,如同在鞭挞自己,让自己的灵魂不停地颤抖。

    苏韬并没有想到,激吻会如此快乐,他仿佛知道薇拉敏感点在何处,无论是节奏还是力量都恰到好处,该温柔的时候如同细雨微风,该强横的时候如同大浪汹涌,而薇拉的回应,增加一种互动的美妙,总在暴风骤雨之中,找到那一丝缝隙,让苏韬有种恰如其分的满足感。

    苏韬能够感觉到薇拉在不断地争取主动权,她努力地掌控着与自己亲昵的节奏,因此伸展白皙腻滑的手臂,缠绕在苏韬的脖颈,整个人上半身就垂吊在苏韬的身上,同时双腿往上一搭,交错环绕在苏韬的腰间,激烈地回应着苏韬炙热的雨吻。

    “原来接吻,可以如此美妙。这是一种滋润到灵魂的美妙,如同燥热的沙漠,如同见到了绿洲水源,本能贪婪的吮吸着甘泉。”舌头环绕,早已难解难分,苏韬直接站了起来,薇拉如同八爪鱼一样,环坐在他的腰间,这种悬空的感觉,让薇拉感觉满是安全感,她口中不停地发出“嗯嗯”声音,浑身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

    苏韬移步往主题酒店房间正中的开放式浴室走了过去,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薇拉雪白的脖颈,以及光滑的香肩,精致漂亮的锁骨,最后掠过那圆润挺翘宛若熟瓜的玉峰。薇拉变得非常敏感,当苏韬的手轻抚胸口时,身体顿时软了下来,同时用一只胳膊轻轻地抵住苏韬,捉住了那让自己麻痒得死去活来的手掌。

    终于唇齿相分,薇拉觉得羞愧难当,她轻声命令道:“你这是要做什么赶紧放我下来啊!”

    这是第一个让她觉得可以交出红丸的男人,但她下意识地想要慎重一点,人生中的第一次,象征贞洁之物,对于一个外国女人而言,也并非容易。她在犹豫不决,考虑是否要悬崖勒马。

    苏韬早已被薇拉弄得心火炙热,哪里还管薇拉说些什么,他俯下身噙住了薇拉小巧柔软的耳垂,只觉得入口软嫩,与此同时,托住她丰盈深陷五指的臀瓣轻微晃动,等薇拉轻轻扬起雪白修长的脖颈,他嘴唇贴靠在她的下颌肌肤,胡渣如同磨砂碰擦两下之后,惹得薇拉呼吸急促,原本挡住苏韬进攻的双手,早已丧失抵抗力,在空中杂乱地一阵轻舞。

    此刻两人已经移步到浴室,苏韬直接拧开了阀门,花洒的水量很大,发出兹兹的水声,瞬间将玻璃房内激打得满是水雾,薇拉只觉身上潮暖难当,心中暗骂苏韬实在太会胡闹,同时也享受着此刻的激情。

    苏韬此举彻底地打开薇拉的心扉,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彻底地浇湿,已经断去了所有的退路!

    薇拉用手轻轻去扯动苏韬身上的衣物,而苏韬也激烈地回应着,很快两条地身体,腾腾冒起的水雾之中,纠缠不休,散发着金色淡光的发丝如同轻盈的珠帘,漫天撒开,前所未有的刺激,彻底地撞碎了男女灵魂的防线,站在玻璃房外,其内的场景已经随着水蒸气朦胧雾化,变得浑然不轻,一具身体挺拔有力,一具身体婀娜如风,矫揉在一起的身影颠簸起伏,如奔行的战车,又若破浪的巨轮……

    夜凉如水,墙头传来咚咚咚之声,主题酒店的隔音效果显然做得不够好,隔壁房间的一对小情侣感觉被打扰,所以用这个方式来表达不满,但房间内的战斗如火如荼,伴随着一声刺破清冷的娇,宽大的圆床终于停止激烈的上下颠动,恢复了短暂的平静,只剩下男女此起彼伏,重重地喘息之声。

    “韬,你真的很棒!”薇拉满脸潮红,贴靠在苏韬的胸口,哆嗦着,羞涩地呢喃道。

    “薇拉,你也很厉害!”苏韬回味许久之后,才感觉终于走出了漩涡,轻轻地摩挲着她金色的发丝,柔声回应道。

    “我感觉自己刚才就像一个荡妇!”薇拉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道,但能听出来,这羞涩中带着一阵窃喜,如同夏娃与亚当偷尝禁果之后的满足与放任。

    “不,你那是陶醉以后的自然反应,我觉得那是你最美的时候。”苏韬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她柔软的面颊,笑道。

    “我现在很烦恼。”薇拉换了个姿势,面容憔悴,倾诉着内心的不安,“我害怕,你会在我的生活中消失。”

    “绝对不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保护你,守护你。即使你远在天涯海角,我也会耗尽所有力气,去找到你。”苏韬语气认真地承诺道。

    两人低声地交流着情感,不知不觉,薇拉口中发出轻轻的鼻息声,刚才太过疯狂,以至于她已经睡得很沉,苏韬将床头灯给关上,在黑暗中打量着薇拉,还是能看清楚她宛如精灵般剔透俏丽的容颜,心中许下承诺,一定要保护好这个纯净、美丽的天使。

    第二日清晨,薇拉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里面传来莎娃呜呜哽咽的声音,她叹了口气,问道:“怎么了”

    莎娃痛心地说道:“小姐,我为昨晚的事情道歉,请您回来吧。”

    薇拉复杂地叹了口气,道:“莎娃,你不需要道歉,其实我觉得应该感谢你。”

    “感谢”莎娃微微一愣,停止抽泣,暗忖莫非小姐终于清醒,知道自己给她的建议,是多么的正确。

    “没错!你让我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原来爱情真的可以让自己不管不顾,能够放弃一切东西。这种滋味特别美妙,我觉得过去的时光都黯然失色了,一切都从昨晚开始,世界变得真正五彩斑斓,我爱这个世界,我要努力地呼吸。”薇拉轻柔地说道,嘴角浮现笑意,倾国倾城。

    莎娃显然没料到薇拉会有这个反应,喉咙鼓动了几下,电话已经被挂断,她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最终再次给自己的奥蒙德老爷打电话,汇报小姐的情况。经过分析,小姐已经走火入魔,莎娃觉得事态太大,自己如此熟悉的小姐,为何会变成这等疯狂,她需要奥蒙德老爷的介入和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