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81章 实在妙不可言
    苏韬是一个博爱主义者,他喜欢各种各样美好的东西,对于女人也不例外。当然,对于女人的选择标准,不仅要外表漂亮,内心还要纯净,薇拉尽管商场上展现出精明强干的女强人形象,但在现实生活中,她其实就是个感情小白,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与左右逢源浑然抛去,与苏韬相处的时候,其实处于绝对的劣势。

    薇拉从来都没有掩藏过对苏韬的爱慕,这是源自于俄罗斯女性特有奔放与激情。在二战过后,俄罗斯出现严重的男女失调,所以在俄罗斯人民中,女性有强国半边天的说法。若是在大街上,遇见自己的丈夫或者男友与人打斗,豪迈的俄罗斯女性,绝对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相助。有句话说,比东北男人更加爷们的是东北老娘们,那么比俄罗斯男人更加熊性的,那就是俄罗斯女人。

    俄罗斯公认出美女,因为这是个混血民族国家,几代基因变化之后,赋予了俄罗斯女人种种有点,金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白皙的雪肤,纤长白嫩的,秀挺光润的琼鼻,仿若樱桃般的红唇,无处不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苏韬与薇拉相对而坐,两人彼此对望着,仿佛憋着一股劲,看究竟谁先打破僵局,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薇拉轻轻地吐了口气,耸肩道:“接个电话!”

    苏韬无奈地摇头,取了一颗紫红色的葡萄放入口中,咀嚼一口后,汁液顺着舌尖酸甜到了骨子里,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薇拉撅起了嘴唇,缓缓起身,走到了窗户边,眨着迷离的眼眸,道:“蜜雪儿,有什么事”

    林蜜雪见薇拉用中文与自己交流,猜到苏韬就在身边,淡淡笑道:“听说你和那个老巫婆吵了一架”

    薇拉皱了皱眉,林蜜雪对莎拉波娃的印象一直不好,叹气道:“尽管我和她吵架了,但我不喜欢你这么称呼她。”

    “唉,真是个善良的丫头。”林蜜雪倒也不意外,从小莎娃就跟在薇拉的身边,对待薇拉花费的心血,并不弱于自己这个亲生的母亲,“刚才她跟你父亲告状了。你父亲以为是我怂恿你与他作对呢!”

    薇拉轻轻地吐了口腹中的浊气,笑道:“你不是说要支持我吗这个时候应该更加坚决一点。”

    “坚决个屁!那家伙竟然敢挂断我的电话。”林蜜雪愤愤不平地说道,因为太过激动,举手投足,使得浴缸里的水花,哗啦啦四溅。

    薇拉愕然无语,悠悠叹了口气,试问道:“他竟然敢挂断你的电话,实在让人意外。”

    林蜜雪思忖片刻,道:“关键是因为这次你和阿齐姆的订婚,影响到家族后续一系列的布局,毕竟石油一直是奥蒙德家族的核心产业,最近这段时间中东风云突变,你父亲害怕会影响油量。”

    薇拉轻哼一声,不悦道:“家族早已储备了大量的石油,他是准备再用低价补充货源吧”

    林蜜雪叹了口气,道:“生意上的事情,你比我更加了解。关键是阿齐姆似乎被你羞辱得不轻。”

    薇拉听林蜜雪这么说,展颜笑道:“不是我羞辱他,而是他自取其辱。竟然主动与苏韬决斗,结果被打得上吐下泻,狼狈不堪!”

    林蜜雪眼中露出意外之色,疑惑道:“他会武功”

    薇拉得意地说道:“是的,很厉害!”

    林蜜雪听出薇拉已经完全沉陷在这个爱情之中,自己如何相劝也是无动于衷,叹气道:“听上去是个不错的男人,你好好把握吧。毒了,今晚你们既然在一起,不如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吧。要不要我现在给介绍点技巧咋”

    “不要!”薇拉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坐在不远处吃葡萄吐着葡萄皮的苏韬,他仿佛没有注意这里。

    林蜜雪的态度,却是异常坚定,沉声道:“跟你说哦,如果他要脱你的衣服,虽然你心中喜欢,但一定要矜持一下,华夏男人都这样喜欢内敛的女性,如果你直接就让他脱了,那样会少了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薇拉面红耳赤,她原本以为林蜜雪是质问自己,为何要与莎娃争吵,同时还夜不归宿,没想到这个奇葩的妈妈,竟然在指导自己,如何勾引自己的情郎。

    “薇拉,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会很紧张,身体会特别紧绷,当觉得很压抑的时候,深吸一口气,感受对方身体的热度,那样就会让对方很容易进入。对,一旦进入之后,那就会非常美妙,你会有腾云驾雾的感觉。”林蜜雪越说越起劲,后面几句则使用的是俄罗斯语。

    薇拉也不敢用汉语与林蜜雪对话,叹气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会自己处理的。”

    林蜜雪惊喜交加地说道:“哦,你说什么你自己处理,哈哈,终于被我诈出来了,你果然准备品尝一下作为女人的滋味。好吧,我不会阻止你,作为一个二十好几的姑娘,你还是个老处女,这是父母的过错。不过,我必须严重地提醒你,记得一定要做好保护措施,否则的话……喂喂,怎么挂断电话了,这个傻姑娘……”

    挂断薇拉的电话之后,林蜜雪悠悠地叹了口气,站起身从浴缸里走出,秀出如艺术大师手下完美工艺品般的流畅身形,用宽大的浴巾将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伸手拾起浴袍,轻轻地一抛,套在了身上,随后将腰间的绸带系好,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老爷子,有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林蜜雪一改之前的玩世不恭,语气凝重地说道。

    “说吧,我听着。”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浑厚磁性,他年龄在七十上下,坐在充满古意的金丝楠木八仙椅上,双眼微微的眯着,身前有一个玉壶,水种极佳,翡红翠绿,色泽明艳,雕工精巧,壶盖做云台,壶身为山体,自上而下,巧妙雕琢十二童子闹春图,童子个个面容饱满,神情逼真。单从这翡翠童子献寿玉壶,足见此男子的尊贵。

    “你的外孙女谈恋爱了。”林蜜雪无奈地说道,“这个不懂情调的丫头,终于开窍了。”

    男子皱了皱眉,不悦道:“跟那个别利亚科夫家的小子吗我调查过他,是个劣迹斑斑的浪荡公子,配不上我的宝贝外孙女。”

    林蜜雪淡淡一笑,双手勾出漂亮的弧度,笑道:“不是。”

    男子哦了一声,奇怪道:“那又会是谁呢”

    林蜜雪叹了口气道:“上次我跟你提起过,薇拉为了个华夏男人不愿意回国。”

    男子仿佛想起此事,道:“那个中医大夫吗”

    林蜜雪道:“之前我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但今天给我的电话,我能听出来,她已经陷进去了。”

    “是个华夏人,这点我挺满意。”男子徐徐吐了口气,道:“那就让她自己去面对吧,保尔那边,我会给他打个电话。我知道他最近手头紧,但也不能拿女儿的幸福开玩笑。”

    林蜜雪见父亲愿意帮忙,笑道:“那家伙是个死脑筋,恐怕不会感谢你的好意。”

    男子不屑地冷笑道:“我不需要他的感谢,我只需要他对我敬畏。”

    薇拉从窗户前踱步走到苏韬的身边,伸手从果盘里取出一枚圣女果,微笑地问道:“你有疑问”

    苏韬点了点头,苦笑道:“当然,我好奇刚才你妈在电话里跟你用俄语说了什么”

    薇拉咀嚼着圣女果,只觉得满口酸甜,微微耸了耸肩,道:“既然是用俄语,自然是不想让你知道了。每个人都有和秘密,你徐要克制内心的好奇。”

    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虽然我听不懂你说了些什么,我也能猜出一二。”

    “哦”薇拉脸上露出意外之色,手下意识地放在胸口,挡住白腻的风光。苏韬那眼神总是朝自己这里张望,薇拉打过电话之后,心中有一颗幼小的种子在发芽生根,她也不知道为何有点惧怕苏韬那充满炙热的探视。

    苏韬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沾满葡萄汁的手指,笑着朝薇拉走去,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她肯定是让你警惕我,不要被我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薇拉原本误以为苏韬真有那么神,真知道方才自己与林蜜雪的对话,从头到尾不过是他自作聪明而已,毕竟林蜜雪那惊人的逻辑,正常人都难以猜中。

    或许是戳中了笑点的缘故,俏丽的俄罗斯女子,手托丰隆的胸脯,樱红的小口之内咯咯轻吟,花枝乱颤之际,挺翘的圆臀也就如同花儿般摇曳不停。

    苏韬似是觉得受到了刺激,他轻轻地一拉,抓住薇拉的手腕,柔柔软软的身体贴靠在自己的胸口,丰满紧实的胸脯,挤压在自己的胸口,只觉得绵弹劲实,竟是极具弹性,却又保有柔嫩的水润轻盈之感。薇拉被吓了一跳,本能地避闪,顿时苏韬只觉得有东西磨蹭起来,硬如樱桃,柔韧润滑,鼓弹间,又挠又挤的触感实在是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