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79章 享受二人世界
    阿齐姆呕吐了大约十分钟,将肠胃里的酒精及其他食物全部排泄一空之后,才停止生理性的抽搐,完毕之后,只觉得双腿开始发软,这是人上吐下泻后的正常反应,苏韬对他还是手下留情,若是再增加几分力,恐怕今晚阿齐姆都要刚才这种痛苦中持续渡过。

    阿齐姆的司机发现阿齐姆的失态,站在他的身边,目光冷冷地盯着苏韬,只等阿齐姆一声令下,就会上前对付苏韬,只不过阿齐姆并没有这么做,这是一对一的战斗,如果依靠别人的话,只会让自己颜面更加扫地,更何况,今天自己轻敌了,根本不清楚苏韬的真实实力,即使司机出手,恐怕也难以挽回自尊,所以他选择了离开,还可以保留一丝颜面。

    等汽车离开之后,薇拉走到苏韬的身边,无奈地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会直接跟你动手,如果你受伤了,我会觉得很抱歉。不过,你没让我失望,让阿齐姆吃尽了苦头。”薇拉这个反应,若是让阿齐姆知晓,恐怕会让他吐血三升。薇拉眼中只有苏韬,情意绵绵,温柔动人,让苏韬感觉身体暖了不少。

    男人为何要在心仪的女人面前秀肌肉,只是为了获得女人眼中的赞许与崇拜,尽管现在已经是文明时代,但武力还是一样,可以征服女人的心,因为没有任何女人愿意自己喜欢的男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懦夫。

    阿齐姆刚才的叫嚣,让薇拉一度很忐忑,她内心深处害怕苏韬受伤,但同时也希望苏韬用拳头告诉阿齐姆,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当然,结果很美妙,苏韬用了个手指,就让阿齐姆黯然而逃,不出意外的话,消息很快就会传到父母的耳朵里,届时会给苏韬加分不少吧

    尽管薇拉知道,与苏韬的爱情走到花开结果的可能性不大,但她内心还是潜藏着一丝的期望。薇拉不知不觉,对婚姻有了其他看法,她原本只是觉得是维系利益的纽带和手段,但她心中却希望用婚姻来束缚住苏韬,让自己永远成为他的女人。薇拉知道这种心态很危险,但她已经沉陷进去,难以自拔。

    莎拉波娃咳嗽了一声,与薇拉道:“小姐,时间不早了,请回吧。”

    薇拉认真地凝视了一眼莎拉波娃,摇头叹气道:“我今晚住在外面。”

    莎拉波娃眼中露出吃惊之色,道:“小姐,我是奉老爷的命令好好照顾你,保护你的安全,你住在外面,若是出现什么问题,我该如何是好”

    薇拉摆了摆手,拉开大众副驾驶的车门,已经坐了上去,苏韬无奈地朝莎拉波娃露出微笑,惹得莎娃那高大的身躯不停地颤抖,丰厚的硕胸激烈的颤抖,仿佛两个铜球上下晃动。

    “你的女管家,恐怕要被你气疯了。”苏韬侧目望了薇拉一眼,发现她嘴角露出甜蜜的微笑,足以掩盖她面容的姣好,只关注那抹笑。

    薇拉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莎娃从小看着我长大,对奥蒙德家族绝对的忠诚,在我的心中,她其实也是我的亲人,我大多时候很信任她。不过,为了你,我让她伤心了。”

    苏韬双手扶着方向盘,笑道:“怎么感觉,是我蛊惑了一个乖乖女,变得任性了”

    薇拉咯咯地笑了两声,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白皙的皮肤在昏暗的车内,仿佛夜明珠,依然白得发亮,棕色的眸光如同宝石般,顾盼生姿。薇拉笑意嫣然地望着苏韬,叹气道:“人都需要长大,我原本觉得自己很成熟,但事实上很多时候被封闭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压抑得我难以呼吸。遇见你,仿佛遇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只要能坐在你的身边,我似乎可以放弃其他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变得这么疯狂,但我就这么变得任性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苏韬侧目看了一眼薇拉,她说话的语速特别快,胸口丰满挺巧的玉峰,上下颠跳,颤颤巍巍,荡出阵阵微波,不仅觉得喉头微微发痒。苏韬深吸一口气,笑道:“你现在需要给我指明一个目的地,既然离家出走了,总要找个地方,暂时栖身吧”

    薇拉想了想,嘴角突然露出俏皮可爱的笑意,反问道:“你现在最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苏韬愕然半晌,自己此刻当然想找个可以单独相处的地方,与薇拉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不过他直到此刻千万不能露出狼子野心,佯作为难地说道:“说实话,我还是将你送回去,这样不至于让你的家人太过担心。”

    薇拉皱了皱眉,不屑地看了一眼苏韬,淡淡道:“虚伪的家伙,我不信你真的这么想!”

    苏韬哈哈大笑,道:“你为啥这么了解我,你那个女管家总是看我不顺眼,我巴不得她此刻急得跳脚,要不我给你找个酒店,你在外面住几天再回去”

    薇拉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暗忖这才是自己认识的家伙,表面上看,人畜无害,对人总是一副和善的样子,骨子里特别阴险狡诈,但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苏韬就是那种痞坏痞坏的,让人有时候想恨,却又舍不得恨。

    ……

    莎拉波娃拨通了国际长途,声音哽咽道:“奥蒙德老爷,有件事我必须向您汇报,您的女儿,尊敬的薇拉小姐,刚才与我发生争吵,已经离开我能负责的视线了。”莎拉波娃此刻感觉很无助,只能向远在俄罗斯的奥蒙德家主求救,并汇报一切。

    宽大的书房内,灯光有些昏暗,即使在家中处理公文,保尔·奥蒙德也是穿着一身礼服,给人一种极其庄重肃穆之感。他皱了皱眉,困惑地问道:“你对薇拉如同自己的女儿,她对你一向很敬爱,你俩为何会发生争吵呢”

    莎拉波娃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详细告诉了奥德蒙,无奈地说道:“老爷,小姐真的已经鬼迷心窍,喜欢上那个叫做苏韬的华夏男人了。阿齐姆少爷,刚刚也被苏韬羞辱,恐怕我们与别利亚科夫家族的联姻会出现问题。”

    奥德蒙揉了揉眉心,阿齐姆前往华夏追求薇拉,是自己给他出的主意,没想到阿齐姆不过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道:“莎娃,你辛苦了。关于薇拉的问题,我会酌情处理,你也不要太伤心,薇拉是家族多年培养的继承人,她身上肩负着责任,我相信她只是一时转不过弯,等醒悟过来的时候,我会让她向你道歉。”

    “哦,不用!”莎拉波娃立即有种被尊重的感觉,奥蒙德老爷是一个谦逊低调,让人如沐春风的绅士,她连忙道,“我只希望小姐能尽快迷途知返。”

    奥蒙德点了点头,继续安慰道:“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严重,事情会被妥善解决,你喝点伏特加,放松一下心情,醒来后让坏心情就这么烟消云散吧。”

    “遵命,我亲爱的奥蒙德老爷!”莎拉波娃经过奥蒙德的安抚,不再那么悲伤,因为在她心中,奥蒙德老爷无所不能,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

    挂断莎拉波娃的地电话,奥蒙德犹豫许久,才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一阵慵懒娇媚的声音,“保尔,有什么事吗”

    奥蒙德叹了口气,淡淡道:“关于薇拉和苏韬的消息,你觉得怎么办”

    林蜜雪正坐在宽大的浴缸里泡澡,无数的泡泡布满浴缸,遮住了她胸口雪白如玉的肌肤,她皱了皱眉,道:“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薇拉已经大了,我们要尊重她的选择,不能过多的干涉她的生活。”

    奥蒙德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叩击两下,不悦道:“你知道我和别利亚科夫家族的交易,是一场豪赌,如果失败的话,那将损失大量的财富,更会面临合伙人背弃的风险。”

    林蜜雪顿了顿,沉声道:“保尔,我不希望你的财富,都是建立在女儿的幸福上。薇拉从小被你严加管教,因此患了歇斯底里症,如果不是因为华夏那个神奇的年轻大夫,她的灵魂一辈子都将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保尔,金钱固然重要,难道比得上亲人的健康吗如果薇拉真心喜欢那个男人,我会不惜一切地支持她!”

    薇拉患上歇底斯里症的消息,也是最近才被林蜜雪、保尔·奥蒙德得知,这也是她前往华夏,去亲自看看苏韬的原因。

    奥蒙德听完林蜜雪的这番话,怒道:“妇人之见!”随后,重重地拍断电话。

    林蜜雪将手机放在一边,用水瓢将水轻轻地浇在自己的肌肤上,温润的感觉从毛孔中传来,她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微微闭上眼睛,双腿缓缓伸开,白皙如玉的脚面从浴缸内浮出,涂抹着紫色甲油犹若玉锭般的脚趾搭在浴缸的缘口,她心中下定决心,即使明智薇拉此次面对爱情,而放任自己,也得毫无保留的支持她。

    女人,必须要肆无忌惮、无所牵挂、自由自在地爱一次,那才不会枉活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