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78章 收拾战斗民族
    俄罗斯人被称为战斗的民族,因为地域处于极北之地,所以生存的环境很恶劣,也造就了这个民族与其他民族相比,无法比拟的彪悍与强横。常年的寒冷气候,在使得俄罗斯人高大雄壮,因为气温较低,必须要补充更多的食物补充热量,经常会出现很多类似熊怪的人物出现。

    彪悍的民风加上凶悍的体格,使得俄罗斯成为了战斗民族,在国际上,华夏的象征是熊猫,美利坚的象征是鹰,俄罗斯的象征是熊,不同的动物风格代表了各自国家的文化理念,

    阿齐姆踏起了小碎步,左右开始摇摆,手指朝苏韬勾了勾,眼神满是好战的目光。在俄罗斯的高层社交圈,想要成为一名能让女性迷恋的男人,光靠漂亮的外表还不足够,必须要有强健的体魄,和高超的格斗技巧,因为俄罗斯的女子迷恋这样的充满野性的男人。

    当然,在俄罗斯现在的社会,阿齐姆并不需要个这种方式来寻爱,但如今在华夏,他骨子里瞧不起华夏人中庸的处世之道,虽然苏韬看上去身材高挑,比自己还略高半个头,但阿齐姆觉得苏韬肯定是弱不禁风,只要自己轻轻地挥拳,就能将这个家伙给撂倒。

    阿齐姆表现得如此凶悍和狂野,主要也是喝了一瓶半伏特加的缘故,高度酒精在血液里燃烧,外表的绅士风度荡然无存。

    苏韬对阿齐姆多了一些敬意,这个外国男人尽管对自己充满敌视,但毕竟是个真男人,敢爱敢恨,比较直接,倒不像一些伪君子那样,将心理的愤懑藏着掖着,不过敌人就是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苏韬开始琢磨,如何好好教训一下阿齐姆。毕竟他刚刚确定了薇拉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基础。

    阿齐姆的小碎步踏得越来越快,前面的脚尖落地,后面的脚跟轻轻弹起,宛如奔跑在草原上的一匹野马,他一直在往苏韬靠近,身上的酒气在空气中弥漫,他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大脑很清醒,他保持着警惕,将重心压得很低,在不断接近的过程中,关注着苏韬的一举一动。

    阿齐姆从小接受家族的各种训练,不仅文化课优异,格斗课成绩很好,尽管他的体格不属于很高大的那种,但矫健灵活,技术全面,使得他成为一个优秀的格斗好手。俄罗斯如今流行的格斗术,包括西斯和桑博以及俄式拳击,美式拳击和俄式拳击。从阿齐姆的出拳招式来看,走的是拳击一路。俄式拳击比美式拳击,更加注重力量,一拳一步,而美式拳击注重速度,一步两拳。

    阿齐姆虽然是一拳一步,但因为步速很快,所以拳速并不慢,他左右摇晃,打了几个刺拳,空气中发出噗噗的声音,足见其力量够沉够快。

    薇拉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她对阿齐姆有点了解,这家伙是个拳击爱好者,经常聘请一些职业拳手进行陪练,本身就具备了职业拳手的素质,尽管知道苏韬的身手也不错,但遇上职业拳手级别的阿齐姆,薇拉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苏韬深吸了口气,早就听过俄罗斯人好战,面对阿齐姆的挑衅,在薇拉的面前,他可不能退让,所以往前走了两步,阿齐姆露出错愕之色,没想到这华夏男人胆量十足。阿齐姆用拇指刮了刮鼻子,怒吼一声,以后腿为发力点,往前跨出一步,拳头如同炮弹般从右侧横扫苏韬的面门,这是典型的俄罗斯摆拳,力量十足,只要挨上一下,普通人立即就会被击晕。

    为了给薇拉营造良好的印象,阿齐姆这一拳出得极其的刁钻,速度快,出拳角度隐蔽,算定了对方肯定没法躲避。

    “嘶”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从拳头上传来,他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朝疼处看了过去,指关节位置有一个明显的针眼,再朝苏韬望了过去,他手里多了根针灸用的银针,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放在他眼里,就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竟然用针戳自己!”阿齐姆眼中露出愤怒,如果对方拿着一把匕首或者铁棍这类武器,他或许还能心安理得,但对方竟然用的是娘气十足的针,这给人一种极其猥琐的感觉。

    莎拉波娃在旁边摇了摇头,她原本以为是一场赤手空拳的决斗,但苏韬竟然动用了武器,虽然只是一根在昏黄的灯光下,几乎看不清楚的银针,但也违反了道德,于是口中忍不住骂道:“真是个卑鄙的家伙!”

    薇拉不悦地扫了一眼莎拉波娃,自己这个女管家凡事都听自己父亲的命令,说是照顾自己的起居,其实也变相地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虽然她知道莎拉波娃是关心自己,但爱情是盲目和人性的,因为莎拉波娃一再鄙夷苏韬,所以薇拉对莎拉波娃也升起了不舒服的感觉,道:“莎娃,请不要随意地贬低我喜欢的男人。”

    “小姐,你在说什么”莎拉波娃嘴型露出夸张的“o”型,“你喜欢上了那个华夏男人这不可能!我等会要告诉老爷,让他亲自来阻止你疯狂的想法。”

    薇拉皱了皱眉,叹气道:“随便你怎么做吧,即使父亲出面,我也不会改变主意!”、

    不远处,阿齐姆再次决定出击,对面手里有银针,这让他颇为忌惮,过了好长时间,针眼还是发出剧烈的疼痛感,那根针显然不是不同的针,痛入心扉的感觉,让阿齐姆不愿意再尝试一次。

    苏韬眯着眼睛,望着阿齐姆再次接近,等不足一米的时候,他突然出手如电,朝阿齐姆的脑门突然戳了一指,这有点化用了江清寒教自己的剑招,以指为剑。阿齐姆格斗实战丰富,只觉得脑门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下意识感觉若是被这手指给戳中,将会有不好后果,于是本能地腰身摇晃,后腿踩地为轴心,拳头调整了个方向,以刺拳的方式,朝苏韬击打出去。

    不过,苏韬的手指轻灵,随着阿齐姆晃动身体,如影随形。

    一拳落空,阿齐姆怒吼一声,回手护住额头,右拳精准地朝苏韬的下巴,一记强有力的勾拳。拳手很喜欢打下巴,因为此处击中后悔震动大脑,让人休克。

    苏韬知道阿齐姆的目的,突然将身体一矮,勾拳落空,不要小看这突然的一下矮身,只有将身体的柔韧度练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做到如此随心所欲,这是长期学习脉象术,锻炼筋骨起到的效果,他伸出手指一戳,因为姿势采用了剑舞的美感,颇有种武林高手的风范,指尖顺利地戳中了阿齐姆小腹的天枢穴上,双腿再弯曲,蹬地往后跳跃一米,之间阿齐姆停住了脚步,脸色涨红,仿佛经历着一种非人般的痛楚。

    苏韬往后连忙退了好几步,目光平静地望着阿齐姆,不得不说这家伙忍耐力很强,若是普通人被自己戳了这么一指,顿时就会有反应,这家伙却能坚持好几秒,用意志力来控制穴位的刺激。

    “嘭嘭嘭……”两声闷响从阿齐姆身上传出,他脸上露出极其尴尬之色,嘴巴抿得很紧,双腿原本是前后站立,如今却是双腿死死并拢,想要竭力地控制身体,只是根本不起作用,又是两声“嘭嘭”闷响声,一股臭味盖过了原先的酒气,从阿齐姆身上散发出来,他喉咙一甜,腹中的秽物,如同水柱般喷涌而出。

    这就是为何苏韬往后退了几步的缘故,他刚才用手指戳中的是中脘穴,位于肚脐与胸骨正中的二分之一处,不仅可以催吐,还可以泻下,是治疗肠胃病的主要穴位之一,苏韬以指为剑,去戳阿齐姆的头部穴位,其实只是虚晃一招而已,真正的目标是他小腹的中脘穴。

    阿齐姆原本就赢了很多酒,肠胃需要承受酒精的刺激,被苏韬这么一疏导,如同开洪泄闸,阿齐姆是上下齐发,不仅下体屎尿气流,口中也是狂呕不止。

    莎拉波娃一开始还面露担忧之色,不过随着那一阵阵令人牙酸的恶臭随风而散,她忍不住皱眉、掩鼻,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

    阿齐姆如今是斯文扫地,无地自容,一个相貌英俊的翩然绅士,竟然当众上下齐发,这是何等有损颜面的事情。对于阿齐姆而言,这绝度是一场难以置信的噩梦,他不会相信自己在追求者也是未婚妻面前,露出这般丑态。

    苏韬的那一只指,根本没有用任何力气,戳在小腹的位置,如同隔靴搔痒,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但谁能想到就是这么轻轻地一指,能有种这么多不可思议的魔力。

    阿齐姆知道自己败了,但他很不甘心,因为输得很窝囊,竟然不是败给了对方的重拳,只是被对方一根手指就弄得上吐下泻,溃不成军。

    苏韬竖起了那根手指,放在嘴边摇了摇,用英语淡淡地说道:“诱,jtalo色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