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7章 骨折与强迫症
    “窦前辈,其实将问题想得太过复杂了。81中Ω文┡Ω网”苏韬笑了笑道。

    “哦”窦方刚意外地望向苏韬,见苏韬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略有点不高兴地说道,“主要老唐透露的信息太少,病人的病情千奇百怪,跟各自的生活环境有关,若是见不到真人,猜中病情的可能微乎其微。”

    苏韬见唐南征面带笑意,便说道:“现在这年头,年轻人在结婚之前,早将夫妻该干的事情干全活了,所以肯定与夫妻之事没有关系。我猜测应该与两人住的新房有关。”

    唐南征哈哈大笑,朝苏韬比了个大拇指,道:“老窦,事实证明,你还是老了,苏韬猜得没错。这对新人的新房刚装修没多久,刷墙的时候,用的是劣质油漆,所以刺激性特别强,那新郎结婚前几日住在新房,所以皮肤过敏出了水痘,所以我给的方法倒也简单,让他搬出去住一段时间,就可以解决病症了。”

    窦方刚有点气不过,轻哼一声,故意考校苏韬,道:“那我也说个治病的趣事。前不久,有个妇女用轮椅推着一个八岁大的男孩,到我的诊所去看病。这小孩家境不错,家里人进他身体虚弱,所以开了人参、燕窝等补药,没想到情况不仅没有好转,那男孩反而出现身体浮肿的情况,你觉得如何治疗”

    苏韬知道窦方刚是在故意混淆自己,故事的原型是——鸡屎丸子治病。小孩之所以出现不适的症状,原因在于家里人在熬药的过程中,不幸爬入了蜈蚣,所以小孩喝了补药,也中了蜈蚣毒。鸡屎丸子能解五毒,在混合茅厕的泥土,能利尿解五毒。这故事与药祖李时珍有关,所以这是个有陷阱的问题。

    苏韬笑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窦老,你没有开任何药!”

    窦方刚微微一怔,讪笑道:“不开药,莫非还能让他自然而然地好起来”

    苏韬笑道:“这小孩应该患的是少动之症。大家都知道小孩有多动症,其实也有少动症。现在的小孩,都是小皇帝或者小公主,出生之后,常被长辈抱在怀中,越是经济条件好的,越是格外珍惜,小孩上学都是车接车送,其实这对于小孩的身体育并不是好事。让这个小孩,平时多参加一些群体活动,多做游戏,多运动,这样就能治好他的病了。”

    窦方刚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也能猜出来,让我觉得意外!”

    苏韬对窦方刚的性格已经熟悉,这老头看上去脾气大,但其实也很耿直,属于快言快语之人,这种人比较好相处,只要你不要触犯他的底线,但凡有个矛盾,他说过就罢了,不会耿耿于怀放在心上。

    苏韬笑道:“那我来说个趣事吧!有个病人右手尾指骨折,如何来治”

    宋思辰皱了皱眉,笑道:“既然是骨折,自然接骨便好!”

    窦方刚摇头蹙眉道:“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这病人肯定还患有其他病,骨折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比如习惯性骨折这种病就很难治了!”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窦老的确料事如神,这病人患有其他病,但并非习惯性骨折!”

    窦方刚皱着眉头想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有确定的答案,面露苦笑,道:“你就别卖关子了,他究竟患了什么病”

    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强迫症!”

    “噗嗤!”晏静听苏韬这么说,顿时喷饭了,笑问,“强迫症跟骨折有什么关系”

    苏韬无奈一笑,左手搭在右手上,关节出“啪”的响声,道:“十个手指,九个都响,就右手尾指不响……”

    窦方刚忍一顿饭都保持严肃的表情,这下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夸张地笑出声,苏韬这个段子手,总算是让古板的窦方刚也乐了一会。

    饭局是交流情感的平台,吃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要拉近饭局参与者的感情,苏韬另外一个职业——段子手,无疑在这个时候,起到了一个不错的效果。

    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不知不觉,饭局结束,晏静安排了一辆商务车,专门接送两位老先生。将两人送上车之前,唐南征与两人交代了明天的行程,早上到江淮医院去参观一趟,下午则到三味堂,商务车内晏静安排自己的秘书耿虹贴身陪伴。

    宋思辰刚洗完澡没多久,床头的座机响了起来,他走过去接通之后,笑道:“老窦,有事吗”

    窦方刚叹了口气,淡淡道:“你难道不好奇,苏韬请我们过来的用意,他越是只字不提,越是让我憋得慌!”

    宋思辰哈哈大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我看你啊,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那苏韬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其中的分寸,一旦提出请求,就得让咱俩务必同意,所以暂时还不会提出来。”

    窦方刚苦笑道:“我刚才与娄子安打了个电话,他竟然知道咱俩此刻在汉州,我总觉得陷入了个漩涡!”

    宋思辰微微一怔,沉吟半晌,道:“中医协会已经变质了,我们是协会的会员,又不是某些人的工具,恐怕娄子安心中怀疑咱俩是有意要与他作对……唉……”

    窦方刚眉头拧起,语气严肃道:“新医王竟然被中医协会排除在外,这的确是个巨大的讽刺。苏韬无论人品还是医德,都堪为年青一代的楷模,即使那王国锋,与之相比,也逊色不少。”

    宋思辰无奈苦笑,道:“前不久宁杭市的三国国医交流会的情况,想必你也听到了。中医协会举荐的几人,以惨败告负,最终还是苏韬在韩国人金崇鹤的面前露了一手,挽回了些许尊严。”

    窦方刚愤愤地说道:“中医协会堕落至此,实在让人心寒!”

    宋思辰停顿片刻,徐徐道:“咱们几个老不死,是该站出来,改变一下如今中医不好的风气了!”

    窦方刚叹气,眼中透着一股精光,道:“义不容辞!”

    ……

    晏静原本打算送苏韬回三味堂,苏韬拒绝,笑着道:“我想花颜了,去金泰湾吧。”

    晏静看了一下时间,犹豫道:“这个时间点,花颜应该已经睡觉了。”

    “就看她一眼而已,怎么觉得麻烦”苏韬笑着问道。

    晏静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道:“我怕什么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么晚带个男孩回家,若是传出去,还以为我包养了个小白脸呢。”

    苏韬晃了晃手指,目光落在晏静匍匐不停的胸部,戳穿道:“你什么时候在乎这些虚名了”

    激将法有用了,晏静轻哼一声,与司机吩咐道:“回金泰湾!”

    苏韬微微一笑,他厚着脸皮与晏静回金泰湾,倒不是无缘无故,而是琢磨着花颜的自闭症,是时候着手尝试采取物理治疗了。之所以先前一直没有任何动作,是因为花颜刚刚更换了个生活环境,若是突然采取治疗,会让她的病情变本加厉,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苏韬已经让花颜对自己有了基本的信任感,如今开始尝试医治,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大约半个小时,轿车来到晏静的别墅,此刻已是十一点,夜深人静,周围大部分别墅都停了灯光,苏韬直接来到二楼,见到正在睡觉的花颜,房间里亮着朦胧的灯光,因为花颜没有安全感,所以平时晚上不会关灯。苏韬给晏静做了个手势,晏静会意退出了房间。

    苏韬动作很轻,坐在花颜的身边,轻轻地搭了搭她露出外边的手腕,然后从行医箱里取出一根银针,采用智三针,对花颜进行针灸。

    选择这个时间点给花颜针灸,那是有原因的,若是在白天状态,花颜不仅会警惕或者排斥,而且还会引起情绪波动。如今花颜陷入沉睡状态,加上苏韬快针如电,如此才能保证花颜几乎不受任何影响,仿佛在沉睡之中,被蚊子叮咬了三口。

    智三针,选用神庭穴为第一针,左右两侧的本神穴为第二、三针,主要治疗精神障碍及智力低下。选择这三针对于花颜有针对性,因为从脉象来看,花颜的自闭症与脑部育程度也有部分联系。苏韬用针极快,前后不过十几秒,就已经结束,花颜睡得香甜,比之前睡得反而更深了一些,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轻轻地翻了个身,粉嫩的面颊朝内侧酣然入梦。

    花颜长得极像晏静,大大的眼睛,饱满挺翘的鼻子,樱桃小嘴,肤色白净,属于那种一见就会觉得可爱的小女孩。

    苏韬退出了房间,只见晏静换了一身衣服站在门外等候,灯光下,她穿着宽松的绸质睡袍,显得腰肢丰盈纤柔,原本穿着黑丝袜的双腿裸露出半截,肌肤花若凝脂,头散开,披在两肩,有种慵懒之感,她手里捏着一根女士香烟,抽了一口后,两指夹着,后背靠在墙壁上,透着一股醉人的少妇风情,玲珑有致的曲线宛如画匠笔走龙蛇般鬼斧神工,再细细的品,晏静举手投足,既有少妇的成熟风韵,又有少女般的轻盈,宛若花香绽放,蕊心含蜜,那种瓜熟蒂落的风情,让人心猿意马。

    “时间不早了,要不晚上就留宿吧。”晏静没有看苏韬一眼,自顾自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