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6章 天眼宋百宝窦
    白矾请王国锋来淮北合城自己的私人别墅做客,主要是商议药神集团后续发展的事情,王国锋知道白矾商议是假,只不过是展现一下他自己的财力。徐天德当初掌管药王谷的时候,宗门实力就大涨,积累了一笔可怕的财富,这白矾比徐天德更加毒辣与狡猾,所以接任之后药王谷的发展也就变得更加迅猛。

    白矾比起徐天德而言,更加油滑,在搬到聂家一事上,他动了个心眼,佘薇手中掌握的资料,多半是白矾暗中送交的,所以对于佘薇身后的那帮势力,对白矾还是带有不错的看法,以至于聂家倒台之后,药王谷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因为脚踏两只船,收到了不少好处。

    白矾的这个小别墅,是他多年前便偷偷购置,等徐天德被自己囚禁之后,才安排人装修,严格意义上来讲,王国锋是第一个客人。王国锋虽说连败于苏韬之手,但他的医术是获得公认的,而且王家在中医地位尊崇,若是王国锋也能顺利进入卫生部下属的首长医疗组,那就是一门三御医,这等荣光是任何其他中医世家都难以企及的境界。

    白矾走得是旁门左道,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想要与王国锋一样,获得中医最高的荣誉已经几乎不可能,所以他内心就琢磨着,需要一个履历清白的人,与自己进行合作,王国锋自然是不二人选。

    王国锋对白矾的生活很惊讶,他一直知道药王谷的徐天德生活奢侈,但没想到白矾如今也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活。王国锋说自己不知道烤的是什么肉,但心知肚明,肉分几种,都是极为珍贵的野味,比如驼峰炙,这是一道唐朝宫廷著名的御食。

    明代第一位内阁首辅解缙,曾与礼部尚书吕震论及天下美食。吕震很仰慕地说:“据说驼峰的味道之美,冠绝天下,只可惜我尚无缘得以见识。”解缙就吹牛说:“我倒是曾有幸得尝,确实味道无与伦比。”吕震知道解缙是在说大话,于是某天从掌理皇室膳食的光禄寺要了一些大象的蹄筋,对解缙说:“昨天皇帝赏赐给了我一些驼峰,想请你共享。”解缙顿时乐颠颠地上门大嚼,等他走后,吕震让人给解缙带了一首诗:“翰林有个解痴哥,光禄何曾宰骆驼不是吕生来说谎,如何嚼得这般多。”宰相与礼部尚书,都是位极人臣的人物,却都未能一尝驼峰,也足见驼峰在当时是多么的名贵珍异。

    王国锋吃着烤驼峰,内心充满复杂的情绪,想着自己的爷爷和爸爸,辛苦忙碌半辈子,也只不过是混得了小康水平,与白矾的这种生活状况截然相反,他突然也萌生出一种,为何不利用自己的医术,创造一笔让生活更加安逸的财富呢

    白矾默默地观察着王国锋,见他吃得差不多,朝牛老七招了招手,牛老七会意提着一个银色的保险箱过来,白矾接过之后,将之立在王国锋的脚边,低声笑道:“这个是预付分红!”

    王国锋微微地扫了一眼箱子,淡淡道:“药神集团还没有盈利,你就预付分红”

    白矾哈哈笑道:“国锋兄,只要你我联手,药神集团必定红火,产品一定大卖,这笔钱只是个零头而已,你先拿着用,何时觉得手头紧,随时可以通知我。简而言之,你日后的生活,就由我来负责了。”

    王国锋暗忖白矾这算是一步步地将自己带上了船,药神集团已经在打广告,借用的是自己的名头,他已经没有退路,至于白矾送给自己的钱财,那也是付出所得。王国锋轻轻一笑,举杯道:“预祝药神集团的产品大获成功!”

    白矾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眉头微微一皱,疑惑道:“我知道了,密切关注那边的动态,有任何举动,及时给我汇报!”

    王国锋见白矾眉宇间多了一抹隐忧,试问道:“出现麻烦事了”

    白矾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叹气道:“刚才得到消息,宋思辰和窦方刚两个老家伙,竟然准备前往汉州。”

    王国锋微微一怔,疑惑道:“他们去汉州,难道是见苏韬”

    白矾还在分析其中的原由,沉声道:“唐南征邀请两人,唐南征此人虽然医术平庸,但口碑极佳,在中医圈子是出名的老好人。”

    王国锋沉吟道:“三味国际遭遇严重的品牌危机,此刻宋思辰和窦方刚两人出马前往汉州,这其中势必存在一些特殊联系,我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白矾笑道:“对方若是出招,咱们就接招,至少目前来看,我们更有优势!苏韬和他的三味国际,已经被逼上绝境!”

    王国锋见牛老七又送了一盘不知名的烤肉过来,突然觉得兴趣索然,没有了方才的食欲。

    ……

    宋思辰一直想来汉州看看,一方面汉州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另一方面是因为汉州出了个中医界的天才人物苏韬。所以当唐南征真诚邀请宋思辰前往汉州,他一口便答应。至于邀请窦方刚,则花费了唐南征不少力气。窦方刚个性比较古板,所以唐南征找到几个关系与他相近的人,才成功邀请窦方刚前来汉州。

    宋思辰和窦方刚是中医界两大宗师级人物。宋思辰擅长诊断,有“天眼宋”的外号,无论什么病,只要交给宋思辰都能做到确诊,比西医的那些仪器更加精密;窦方刚外号“百宝囊”,年轻时遍览中医典籍,擅长药剂学,脑中藏着一个中医偏方、秘方的百宝库,用药极为神奇,每天前往他诊所求药的人如同过江之卿。宋、窦两人是如今中医协会的中流砥柱,所以他俩也是此前医王大赛评委的灵魂。

    杨氏古宅的对面,是一幢古色古香的宅院,没有挂招牌,共有上下两层,一楼是展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菜品,都是漆雕,栩栩如生,宛如真物,旁边有相关菜品介绍,关于每道菜的做法和味道,除此之外,还有刀具和其他菜系的详情介绍。这里是汉州的景区之一,淮南菜博物馆,普通游客即使闻名而来,也是走马观花而过,事实上,位于博物馆后面一栋小院,暗藏玄机,是品尝正宗的淮南菜的餐厅。

    汉州地方政府若是宴请尊贵的客人,才会开放后面小院的餐厅,既然是淮南菜博物馆,自然聘请的厨师也是大师级人物。晏静宴请宋思辰、窦方刚的地点,放在这里,也是用心良苦,为了表示尊重。

    宋思辰缓步入座,打量着墙壁上的装饰画,笑着与苏韬道:“没想到来汉州受到这么高的规格,若是你去了湘南,我可没有办法保证一样的待遇。”

    苏韬连忙笑道:“汉州是三四线城市,地方不算大,但文化还算有底蕴和深度,说是吃饭,事实上是让两位前辈,感受一下汉州的文化。”

    窦方刚的性格比较固执,但也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格,他颔首淡淡笑道:“其实大可不必这样,若是想请我们两人出马,在中医协会内部,为你说几句好话,就凭老唐的面子,就已经足够了。”

    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已经开始走菜,苏韬淡淡一笑,道:“咱们边吃边聊吧。”

    淮南菜味道清淡,窦方刚是南粤人,所以吃得倒还算习惯,至于宋思辰则觉得太过于寡淡,苏韬早有准备,安排了几道辣菜,宋思辰自然瞧出苏韬的细心,暗忖这小伙子挺会做人。

    宋思辰和窦方刚都好酒,不过毕竟年龄大了,所以几杯酒下肚,就有些飘飘然,说话随意了许多。晏静熟知这些人的心理,笑道:“在座都是中医界的名人,想必都有一些治病的趣事吧,不如说一些,让我满足一下好奇心。”

    苏韬心理为晏静的智慧点了个赞,表面上说是让几人说趣事,事实上是暗自让他们满足一下名医的成功感,一方面可以缓解桌上氛围的尴尬,另一方面也可以间接地拍一下两人的马屁,一举多得。

    唐南征笑着鼓掌道:“这个主意不错,我先说一个吧。我参加一对新人的婚礼,结果发现新郎出痘严重,面部全部都是新痘。婚礼行进的过程中,他主动找到我,询问原因,我给他支了一招,三天之后,他主动打电话告诉我,解决病症了。你们猜猜,是用的什么方法”

    宋思辰笑道:“出痘的原因有很多,老唐,你这样问,是刁难人啊!”

    窦方刚摸着下巴,试探道:“莫非是过敏之症也不对啊,只听过女子新婚洞房过敏,哪有男子过敏的”旋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晏静听出了玄机,哪里没猜出女人洞房会因何过敏,任凭她是个老江湖,也觉得火辣辣的,暗忖这些中医在一起聊天,尺度不是一般大,仿佛这些男女之事,就跟穿衣吃饭一样,普通寻常!

    唐南征望向苏韬,笑问:“小苏,你猜得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