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4章 笔直的一字马
    中医养生讲究饮食清淡,所以这一桌家常菜,比起酒店的饭菜自然少了滋味。不过,江清寒对这桌饭菜很满意,能让清淡的食物变得有层次感,足见苏韬的厨艺到了一个境界。燕无尽很喜欢吃那盘红烧鸡块,跟燕莎抢着吃,他笑道:“这鸡块是怎么做的,感觉里面有股淡淡的药材味。”

    苏韬笑着解释道:“行医箱里正好有药材,在这道菜里放了党参,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燕无尽点了点头,感慨道:“今天这顿饭,不止这些门道吧”

    苏韬淡淡笑道:“可以将这顿家常便饭,看成是一桌药膳食谱!”

    燕无尽指着那道看上去寻常不过的“海带汤”,笑问:“这道菜有什么讲究”

    苏韬望了一眼江清寒,道:“枸杞桃仁海带汤,对于女性而言,是一道很好的食疗药膳。”

    苏韬点到即止,并没有说得太明白,他瞧出江清寒患有内分泌失调的病症,这道汤可以减少体内激素的分泌。患有内分泌失调的病人,主要是因为雌性激素分泌太多,枸杞桃仁,能够调节和补充激素。

    江清寒若有所思,用小汤碗盛了一碗,嘴唇轻轻地吹着热气,喝了一口,眉头舒展,汤的味道中有股枸杞的甜香,虽然有别于正常的汤,但喝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苏韬为燕家人准备一顿药膳,倒不是有意所为,只是兴之所至,针对燕无尽和江清寒的身体问题,略下了点功夫。

    燕莎因为下午要上课,所以饭吃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吃了两小碗饭,笑赞道:“比爷爷做得好吃多了,以后午饭就交给你了。”

    苏韬连忙解释道:“我也只是偶尔能来,平时还有一堆事要处理。”

    燕无尽点了点头,问道:“三味堂现在如何了那刘建伟还好吧”

    苏韬笑道:“刘建伟现在很好的融入三味堂,每天很多重活累活,都是他抢着做。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

    燕无尽深深地望了一眼苏韬,唏嘘道:“用得好是一名虎将,用不好惹一身麻烦,你还是得小心一点才是。”

    苏韬当然知道燕无尽是善意的提醒,道:“我心中有数!”

    吃晚饭后,苏韬顺手洗了碗筷,除了厨房之后,只见江清寒换了一身白色的武服,手中提着一把宝剑,站在院子里,燕无尽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入了门,自然要教你几招。今天正好你师父在,就让她教你一套剑法!”

    苏韬跟着燕无尽和江清寒来到了后院,院落东侧是一块被照料得很好的菜地,分成几块,种着辣椒、西红柿,竹架上挂着黄瓜,增添了一股农家气息。位于西侧,有一个不大的石桌,旁边有两棵香樟树,虽到了深秋,依然显得郁郁葱葱,极为繁茂,粗壮的树枝探出两米多高的围墙外,树悠飘荡。

    “好剑法!太漂亮了!”苏韬忍不住出声,鼓掌赞道。

    江清寒收剑起身,虽然工作繁忙,但她的剑法从未落下,她将手中的剑,往空中一抛,苏韬有点意外,不过还是稳稳地接下。江清寒朝他招了招手,暗示他走到自己所处的位置,道:“好了,我已经演示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啊”苏韬怔然半晌,刚刚只顾着欣赏江清寒美妙动人的仪态和风华,哪里还记得那些招式,只能厚着脸皮,道:“刚才注意力没集中,忘了不少,能不能重新来一遍”

    江清寒面色凝重,眼神中满是失望与不悦,沉声要求道:“伸出手来!”

    苏韬将剑换到左手,将右手给伸了出来,江清寒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根细柳枝,一手端着苏韬的手掌,另一只手轻轻地挥动柳枝,如同老师体罚学生一般,轻轻地抽了两下,她用力不是特别大,但还是留下疼麻的感觉,苏韬只觉得内心又痒又酸,能感觉到心脏扑通扑通地用力跳动。

    江清寒叹了口气,她抽苏韬,只是为了让他留下深刻印象,毕竟苏韬的年龄已经不小,还是要给他留有一些颜面。

    燕无尽在旁边掏出了方纸和烟丝,正在那边卷烟,见江清寒这么做,也是一笑而过。武术的传承,并不比医术的传承来得轻松,是讲究严师出高徒的国学,江清寒板着面孔,夺过苏韬手中的宝剑,再次开始游龙惊凤般的剑舞。

    苏韬这一次再也没有转移注意力,而是聚精会神地观察、牢记她每个动作,因为有医术的功底,所以苏韬不仅却观察动作的轮廓,还会去研究每个动作,四肢关节、肌肉筋脉,如何去发力。尽管脉象术,也讲到了发力的技巧,但与江清寒的发力方式截然不同。苏韬能感觉到一股看不见的气体,伴随着江清寒的舞动,传至剑身,每一次挥剑,都是剑气纵横,如有实质。

    江清寒再次收剑,望向苏韬,问道:“这次看清楚了吗”

    苏韬笑了笑,道:“勉强试试吧”

    接过江清寒的剑,感觉剑柄上似乎还有余温,一股腻滑之感,苏韬搓了搓手心的汗,开始慢悠悠地舞剑,比起江清寒的剑舞,自然没有那种飘逸空灵的韵味,但苏韬将动作和招式连贯的很好。

    燕无尽已经搓好了烟卷,套在烟嘴上,吧嗒吧嗒,极为享受地吞吐着烟雾,他没有意外,苏韬将江清寒方才演练的“江氏剑法”复原得很完美,尽管在一些微小的动作上,有些出入,但那也是因为更加适合自己身体发力,所作出的变化。不要小看这个变化,正常人习武都是从生搬硬套开始,到灵活变招,需要很长时间的过渡,苏韬严格意义上第一次舞剑,就知道变招这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江清寒盯着苏韬练剑,目光从惊讶变得凝重,她一开始难以相信,苏韬只是第一次见自己练剑,就能模仿个十之。另外,从苏韬出剑的动作中,江清寒竟然对自己江家祖传的剑法开始反思,苏韬灵光一现的细节,让江清寒摸到一丝豁然开朗的感觉。一些自己想不明白的剑招,这个时候豁然开朗,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招式,是为了更好地使用这个部位的肌肉,从而让发力变得更加充分!

    苏韬对人体筋骨的熟悉,远远超过江清寒,所以轻松地将一招剑法练完。他感觉丹田位置,热气直往上涌,额头上竟然冒出了汗珠,笑着与江清寒,请示道:“师父,请问刚才哪些地方错了”

    江清寒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望了一眼坐在不远处埋头抽烟的燕无尽,淡淡道:“基本还是不错的,就是动作还不够纯属,这样吧,你再练十遍,今天的练习就算结束了。”

    苏韬乖巧地一笑,提着宝剑,在原地继续开始舞剑,这一次比上次要快了许多,肌肉和身体的使用,变得更加的纯熟。

    燕无尽见江清寒脸上露出些许尴尬之色,将烟蒂拈灭,走到江清寒的身边,轻声道:“练两遍就差不多了。”言毕,转身往家中行去。

    江清寒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哪里听不明白燕无尽的意思,这剑法到了第二遍,苏韬已经练得很纯熟,再继续练下去,只是浪费了力气而已。

    燕无尽缓步走入屋内,深深地叹了口气,原本让儿媳收苏韬为徒,只是带着试试看的想法,如今他倒是有想法,用点心思,将自己的毕生所学,放在苏韬的身上,将之好好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