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3章 小苏谨遵师命
    对于康博制药,江清寒有种无力感,作为一名刑警,她想要找到幕后的真相,并予以一网打尽,但省厅已经做了交代,徐建刚的问题转交给省里,对于汉州刑警队的办案并没有给与特别的评价,这种态度让江清寒凉了半截,意味着康博制药在省里的关系特别硬,即使铲除他一两个窝点,但并不能将之连根拔起。81Δ中文Ω网

    江清寒坐在沙上,双腿交叠,女人以娇柔为美,但偶尔出现一个身具刚性美感的女人,那就如万花丛中一点绿,反而能让人为之侧目。她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隐隐透着胸前玫瑰色的内衣形状,脖颈裸露的肌肤白嫩紧致,成熟而清瘦的脸上带着一丝平静,左眼眉角那一粒嫣红的美人痣,让她略显得严肃的气场,多了妩媚,显得风韵迷人。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江清寒有点好奇。

    “第一次见面,就认出你了。”苏韬如实交代道,“燕莎给我看过你的照片,虽然你与照片上略有不同,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你了。”

    江清寒微微一怔,疑惑道:“我与照片上有何不同”

    “照片你是名母亲,身上带着一股慈爱与温暖。现实生活中,你穿上警服,浑身上下都是杀气,让歹徒胆寒。”苏韬口蜜腹剑、一本正经地拍着马屁。

    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换个了个姿势,玫瑰色的内衣裹着丰满的胸脯,绷得很紧,t恤的领口比较宽大,因此微微一扫,能瞄到一道浅浅的沟壑。

    两人沉默片刻,苏韬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家里并没与客人,你为什么泡了两杯咖啡”

    江清寒目光落在苏韬俊朗的面孔上,顿了顿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韬没好气地笑道:“谁喜欢听假话”

    江清寒淡淡笑了笑,道:“我丈夫在世的时候,每到休息的时候,我都会泡两杯咖啡,他一杯,我一杯!”

    苏韬脸色有点尴尬,望着那咖啡杯神色不定,暗忖自己喝的咖啡,岂不是江清寒已故丈夫喝的那杯咖啡虽然苏韬心理素质强大,但总有种古怪的感觉。

    江清寒似乎察觉他的心思,继续道:“放心吧,杯子是新的,只是改不了习惯。”

    苏韬感觉额头上有点冒汗,有种江清寒的丈夫飘在空中,俯视着自己的错觉,讪讪笑了笑,道:“你与他的感情很深厚吧”

    江清寒摇了摇头,嘴角浮出一丝无奈,道:“活着的时候,常年见不到面。很多时候都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等他死了之后,才现他的好。”

    苏韬点了点头,正准备询问江清寒与自己已故丈夫的故事,门外传来一连串咳嗽声,燕无尽手里握着一把扇子,缓步走入大院。现在已经是秋天,但燕无尽还是习惯随身带着折扇,这就像有些人深夜戴墨镜,夏天戴帽子一样,使用道具不仅是为了实用,而且还是为了提升格调。

    当然,放在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眼里,偶尔会在背地里骂这类人,装叉的傻叉!

    燕无尽走到大厅,见苏韬和儿媳在说话,脸上露出笑意,道:“看来不用我给你们介绍了啊。”

    苏韬连忙站起身,往右侧的独坐沙上挪了过去,江清寒开始摆弄桌上的茶具,熟练地泡茶,道:“之前见过几次面,今天算是正式认识了。”

    燕无尽用扇子在桌上敲了敲,提醒道:“让小苏泡茶!”

    苏韬反应很快,明白燕无尽的用意,便笑着从江清寒的手上取过茶壶,交接的过程中,轻轻地触碰到了江清寒的手指,带着一丝丝沁凉的麻意,让苏韬觉得有点异样。

    苏韬很快泡好了茶水,斟满几杯,然后托着茶杯,走到江清寒的身前,跪了下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师父,那是天理。江清寒接过茶杯,有模有样的品了口茶水,清声道:“虽然你这个徒弟并非我亲自收的,但既然你拜入我门下,那以后就是我的弟子。作为师父,我有八个字送给你,锄强扶弱,惩恶扬善!”

    苏韬连忙说道:“谨遵师命!”

    燕无尽拍了拍手掌,口中笑道:“好好好!今天小苏就留在家中吃饭吧。”

    江清寒依旧还是不冷不淡,道:“我现在去厨房准备午饭。”

    苏韬连忙抢着说道:“还是我来吧,给我个机会表现下,让师父和师公看看我的厨艺如何!”

    燕无尽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江湖人而言,师父之礼很重要,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苏韬经过今天的拜师,已经算是燕家的一名成员了。也可以这么来理解,如果苏韬没有江清寒徒弟的身份,虽然年龄比江清寒小很多岁,但毕竟男女有别,瓜前李下,难免被人诟病。有了师徒的关系,苏韬以后进出燕宅,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了。

    苏韬进了厨房,开始张罗,江清寒站在旁边看了一阵,现他切菜熟练,动作麻利,比自己要熟稔许多,便退回了客厅,见燕无尽坐在茶几边喝茶,走了过去,道:“没想到苏韬还擅长厨艺!”

    燕无尽点了点头,笑道:“我活了这么多年,眼力还是有的,这小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

    江清寒叹了口气,似有担心地问道:“苏韬才二十岁出头,燕莎才十四岁,让两人长期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燕无尽眼珠一转,笑道:“有什么问题难道你还害怕苏韬把燕莎给吃了”

    江清寒微微一愣,低声提醒道:“爸,你难道不会想让燕莎与他……燕莎还太小了。”

    燕无尽摆了摆手,笑道:“论年龄,苏韬比燕莎大不了几岁,让师兄妹顺其自然地相处,若是真有感情,以后能更近一步,那也是好事。我和你婆婆,那就是师兄妹,虽然她走得早了一点,但感情不比寻常,这么多年了,我依然为她守身如玉!”

    江清寒一阵无语,没想到燕无尽还真这么想的,叹气道:“爸,你那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燕无尽谈情说爱的那个年代,女孩子十四五岁结婚,那并不稀奇,但现在这个年代,十四岁的小女孩还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无论法律还是伦理,都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燕无尽淡淡一笑,安抚道:“不要太紧张,苏韬并非那种没有分寸的人,有你我在旁边照看着,绝对不会惹出什么纰漏。”

    江清寒从燕无尽口中得到印证,原来燕无尽不仅仅是为自己收徒这么简单,还带着给自己收女婿的心态。

    人越老越顽固,江清寒知道自己公公的性格,倒也不好多劝,暗忖对于苏韬和燕莎的关系,还是要注意控制一下。燕莎已经情窦初开,那苏韬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若是两人守不住,偷尝禁果,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苏韬准备饭菜的度很快,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燕莎放学回家,苏韬已经将四菜一汤,搁在了餐厅的八仙桌上。燕莎上了半天学,早已是饥肠辘辘,第一时间冲入餐厅,见苏韬扎着围裙端盘子,惊讶地笑道:“怎么是你下厨,能吃吗”

    苏韬无奈地白了一眼燕莎,没好气道:“如果没信心的话,等会就别吃!”

    “你让我不吃,我就不吃啊,那岂不是没面子”言毕,燕莎伸手朝红烧鸡块的盆里轻轻一捏,将半截鸡翅放入口中。

    苏韬没好气地叹了口气,见她还准备用手去捏其他菜,连忙拦住她,笑道:“我的姑奶奶,你注意点卫生好不好。”

    燕莎整个人身子往前压,被苏韬正好拦住了上身,那崩得很紧的胸肉挤压在苏韬的胳膊上,绵软带着弹性。女孩与女人的感觉是迥然不同的味道,女孩带着青涩的味道,咬到嘴里嘎嘣脆,指不定还酸倒了牙,但因为很新鲜,能让人乐此不疲。女人是绽放的花朵,又像熟透了的水蜜桃,咬上一口,满是甘冽的甜汁,让人腻得慌。燕莎的身体虽然因为习武,比同龄女孩更显得丰腴,但与成年女子的身体相比,还是略显得青涩。

    苏韬与燕莎打闹的场景,正好被从外面走入的江清寒看到,她皱了皱眉,不悦道:“你们做什么呢”

    燕莎吐了吐舌头,往后退了两步,感觉胸口撞了一下苏韬的胳膊,有点麻疼,翘起嘴巴,抱怨道:“我想试试菜有没有毒,他非要拦着我!”

    江清寒瞪了燕莎一眼,训斥道:“别胡言乱语,没个正经,赶紧去洗手,等下就开饭了。”

    燕莎耸了耸肩,哼着欢快的歌声,往洗手间走了过去。江清寒淡淡道:“燕莎有时候就是会无理取闹,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韬连忙笑道:“这样显得我和她亲近嘛,若是她回来对我爱理不理,反而会让我觉得尴尬呢!”

    江清寒眉头皱了皱,终究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燕莎即使对苏韬有小女孩的心思,但苏韬已经踏入社会,应当不会与燕莎一般见识,至多将燕莎视作小妹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