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2章 最撩人的背影
    王宏在狄世元办公室里坐了二十分钟,接到个电话,便告辞离开。等王宏离开之后,狄世元叹了口气,与苏韬解释道:“王宏就是这个性格,处事比较强势。”

    任何人都知道狄世元在汉州医学界才是真正的强势,苏韬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因为他有点像你,所以你才会重用他吧”

    狄世元叹了口气道:“尽管乔德浩只担任江淮医院院长不过两个月,但搞得乌烟瘴气,现在不仅管理制度上出现问题,财务上还出现了不少隐患。王宏是个运营人才,或许能够力挽狂澜。至于中西医之间的互相排斥,这是一直存在的。”

    狄世元也是西医出身,尽管他努力想振兴江淮医院的中医科,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与自己一个想法。狄世元尽管强势,但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人,王宏比较固执,需要用实际成绩来改变他的看法。

    苏韬叹了口气,明白狄世元的言外之意,突然豁然开朗,笑着说道:“狄局长,你这是逼着我领军令状啊。”

    狄世元微微一愣,暗忖苏韬这家伙就是聪明,自己与王宏玩得小花招,似乎被他看穿了,尴尬地笑道:“怎么样敢不敢领”

    苏韬看破了狄世元和王宏联手玩的激将法,他俩合伙来刺激自己,希望自己能将中医科做出一番成绩,所以狄世元就暗中嘱咐王宏故意说了那番轻视中医的话。

    这是狄世元的惯用伎俩!

    苏韬感觉被狄世元一步步套牢,原本只是给自己挂个中医科主任的虚名,如今逼自己,要让江淮医院的中医科与西医形成分庭抗礼之势,这一个个坑挖得太巧妙,以至于苏韬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苏韬仔细想了想,笑道:“在其位,谋其职。既然狄院长如此看重我,那我自然得竭尽全力。”

    狄世元满意地咧嘴笑了两声,越看苏韬越觉得这小子不错,笑道:“相信你一定不负众望。”

    准备离开狄世元的办公室,苏韬发现他桌上有两本中医入门书籍,微微一怔,惊讶道:“狄院长,你也研究这个”

    狄世元倒也没藏着掖着,坦然笑道:“以前与唐老共事的时候,就觉得中医很神奇,如今与你相处,也改变了不少我的看法。”

    苏韬微笑道:“中医源远流长,否则也不会传承五千年,只不过是咱们这些后辈没有创新,导致中医才会日渐势弱。”

    狄世元点了点头,走到苏韬的身边,在他的肩膀上按了按,道:“你能改变这一切。”

    等苏韬离开办公室之后,狄世元翻弄着那本中医入门书籍,轻轻地哼起了歌,就在昨晚,余杭市人民医院的院长陈敬意辗转托人找到自己,想“借”苏韬前往余杭,被狄世元巧妙地给拒绝。

    苏韬这可是一块宝贝,狄世元绝对要将之留在汉州,这对于汉州卫生系统的规划和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狄世元也是希望苏韬在自己庇护之下,能够一步步地成长,至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能为他解决一些不利的因素。

    当然,庇护不是纵容,偶尔要巧妙地鞭策一下。狄世元今天玩的就是这一招,只不过被苏韬给看破了而已。至于看破也没关系,狄世元对苏韬还是有些了解,这家伙一旦嘴上承诺的事情,就绝对不会食言,外表谦和的小苏神医,内心有股倔强与韧劲,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

    苏韬从卫生局出来之后,顺手拦了辆的士,往燕宅行去,既然下定决心系统学习国术,那就得花费点精力。现在是和平年代,枪支炸药在市面上不流通,所以拳脚功夫练好了,倒也不害怕被人欺侮。另外,研究武术,对于他专研医术也有更好的臂助,古往今来,的确有一些武术宗师,外练筋骨,内敛真气,做到百毒不侵。

    燕宅的大门敞开着,苏韬便直接走了进去,客厅里也没有人,桌上摆放着两杯沏好,浓香四溢的咖啡,苏韬皱了皱眉,往里面走了几步,发现一楼的卧室极为幽暗,厚厚的窗帘拉着,床上整齐地摆着叠好的被褥。

    苏韬叹了口气,听见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移步走了过去,只见一个俏丽的身影,正蹲坐在小凳上,搓洗着衣物。脸盆里全是女人家的贴身用物,粉色的胸衣与内裤,及肉色的短丝袜。她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打底衫,背朝着苏韬,将身体前倾之后,后背的打底衫就往上走,露出洁白光润的后背,白嫩的肌肤中间,突起半截椎骨,往下延伸,可以看到裤腰之间露出缝隙,紫色的内裤裹不住那丰润的臀瓣,挤出一道深深的股壑。

    欣赏女人,需要带着一股意境,并非女人的衣服越少越撩人,偏偏是那种露出一鳞半爪的娇艳,更是让人迷得发狂。

    苏韬从没有想过一个背影,竟然能如此迷人性感,怔怔地看了半晌,那女人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慢慢调转过身体,看到苏韬站在背后,也是被吓了一跳,她蹙眉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出声”

    女人正是燕无尽的儿媳妇,也是苏韬挂名师父——江清寒。

    江清寒今日倒班休息,白天难得在家,所以将家务事处理一番,穿得也极为随意。不过,正是这随性的妆容,落在苏韬的眼中却是更增加了妩媚动人的魅力。因为洗衣服的缘故,她饱满丰挺的胸口沾湿,有一大片明显的水渍,紫色的内衣若隐若现,再加上婀娜纤细的身段,给人一种极具视觉冲击的诱惑。

    江清寒目光如炬,哪里看不出苏韬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敏感位置,上下打量,她心中虽将苏韬当成自己的晚辈,但平时穿着警服,谁敢对自己如此眼神不敬,脸色变得凝固起来,沉声道:“你出去等着吧,我等下就出来。”

    苏韬嘴角翘了翘,不仅没觉得害臊,还隐隐有些得意,暗忖自己的这女师傅居家装扮实在太惊人,越发觉得自己找了这么个漂亮师父,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苏韬在客厅里坐了片刻,江清寒外面套了件外套,她坐在沙发上,语气平淡地说道:“燕莎在学校上课,我公公这个时间点在街上看棋,你来之前,应该先打个电话,若是我不在家,你可就要吃个闭门羹了。”

    对于刚才卫生间里的短暂尴尬,江清寒倒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在她心中,苏韬是自己的徒弟,辈分要晚一辈,没必要与一个晚辈太计较。何况,苏韬也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自己穿着衣服,人家多看你几眼,又不会少块肉,何况女为悦己者容,被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大男孩欣赏,这是自己有魅力的体现。

    苏韬心中暗道,自己若非贸然而来,哪里能窥见方才卫生间,那动人心魄的风景,嘴上叹道:“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江清寒点了点头,指着泡好的咖啡,道:“咖啡还没人动过,你喝吧。”

    苏韬为了掩饰尴尬,喝了一口咖啡,虽然是速溶的,但味道倒也不算差,他放下咖啡杯,问道:“你是我的师父的事情,你知道吧”

    江清寒抿嘴一笑,苏韬的问法很有意思,有点绕口,也有点奇怪,道:“只是挂名师徒而已,我公公是想自己来教你。”

    苏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橱窗上,端着咖啡走了过去,上次过来倒是没有发现,里面摆放着奖杯和合影照片,都是江清寒参加各种警方内部比武的荣誉,笑道:“没想到我师父这么厉害,荣誉满橱,让人钦佩。”

    江清寒摇头道:“这些都是虚名,不算数的。”

    苏韬笑着反问道:“那什么才算数呢”

    江清寒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作为一名警察,当然是要惩恶除凶,伸张正义,才算是真本事。”

    苏韬点了点头,眼中故意流露出崇拜之色,啧啧赞了两声,暗忖自己这个挂名师父,还真是个满满正能量的女人。他想了想,追问道:“人胎素地下实验室的事情,后续调查得如何”

    江清寒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有人在背后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因为涉及跨省,所以调查起来,异常艰难。徐建刚很狡诈,拒绝与我们合作,并将所有的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康博制药并没有责任。至于康博制药在其他省份设立的地下研究室,我们没有办法去深入地挖掘,并将之捣毁。”

    苏韬微微一怔,问道:“康博制药在其他省份还有隐藏的地下研究室”

    江清寒点了点头,苦笑道:“康博制药现在已经将华夏当成了生物实验的场所,根据我初步的调查,至少有八个地下研究室,徐建刚与乔德浩搭建的人胎素研究室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苏韬疑惑道:“既然明知其中有问题,为何不拔除呢”

    江清寒无奈地苦笑,道:“因为有人在背后试图掩盖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