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1章 水墨画上青年
    轿车停在燕家宅前不远处的小道上,徐瑞目送江清寒下车,在车前大灯漫射的远光下,缓缓往前离开,眼中流露出一股痴迷之色。徐瑞的事业有成,如今是汉州最大的安保公司的董事长,手上有数千人的保安团队,承包了汉州所有银行、学校等事业单位的安保工作。徐瑞今年已经三十八岁,曾经有过短暂的婚姻,妻子因为癌症去世,所以徐瑞算得上钻石王老五,与同样丧夫的警花江清寒可谓天生一对,因此有人从中安排,牵了红线。

    徐瑞身边从不缺少女人,但为了江清寒,他可以做到不近女色。只可惜江清寒如同冰冷的寒玉,徐瑞已经追求她几年,总是捂不热他的心。不过,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会不惜代价的争取。

    随着江清寒远远地消失在视野之中,徐瑞无奈地摇了摇头,调转车的方向,离开此地。

    江清寒准备用钥匙开锁,轻轻一推,门便开了,等她走入会客厅,发现燕无尽坐在茶几上泡茶,她惊讶地问道:“爸,你怎么还没睡”

    燕无尽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人老了,就没有什么睡眠,一天睡四五个小时就足够。你早出晚归,好久没见你一面,今天索性便等你回来,与你好好聊聊。”

    江清寒走到燕无尽的身边,拿起早已泡好的茶,品了一口,道:“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燕无尽望了一眼儿媳妇,叹气道:“那个男人叫做徐瑞吧我安排人打听过,尽管他年轻的时候,生活作风有点乱,但这两年追求你倒是特别用心。莎莎已经大了,我曾经试探问过,她觉得你可以尝试去找个人结婚,毕竟一辈子太长,你还这么年轻……”

    江清寒眉头微微地蹙起来,不悦道:“爸,这个话题,你已经与我说过很多次,我真的没再婚的想法。我现在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也没有功夫去关心那些情情爱爱。”

    燕无尽在人前都是武学宗师的形象,但在自己的儿媳妇面前,却是如同平常老人,眼中满是担忧,“清寒,燕隼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你为何要揣在心中不放呢他在地下,若是知道你现在这样,恐怕也不会心安的。”

    “爸,燕隼他是为了我而死。”江清寒沉声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暗中调查,那些害死他的人,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为他报仇!”

    燕无尽无奈地摇头,知道江清寒已经陷入死胡同,苦笑道:“你没必要把压力全部积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一个人来抗!”

    江清寒见燕无尽老眼婆娑,心中一软,低声道:“爸,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绝对不会然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

    她想了想,转移话题,道:“我今天又遇见苏韬了。”

    “哦”燕无尽疑惑道,“他认出你了吗”

    江清寒叹了口气,淡淡道:“这小子很精明,肯定是认出来了,只是故意不说而已。”

    燕无尽摸了摸下巴,吐了口气,道:“他虽然年轻,但人挺有担当在,我给你找了这么个徒弟,你不会不乐意吧”

    江清寒无奈摇头,站起身,埋怨道:“爸,你啊……”

    “我总有一天会老死,到时候你娘儿俩多个依靠也是好的。”燕无尽知道江清寒对此事并不太赞成,不过,她也没有太多排斥,看来自己儿媳妇对苏韬的印象还不错。

    江清寒来到二楼,先进了女儿的房间,与其他女孩的房间风格不一样,燕莎的房间没有少女的公主风,墙壁上悬挂着一把宝剑,书桌上除了台式电脑之外,摆放着笔墨纸砚。她轻手轻脚地给燕莎掖好被角,然后目光落在桌上一副还没有完成、半展开的的水墨画上,她将画卷打开,接着夜灯朦胧的光,微微一怔,宽长的街道上,一个短发青年,肩膀上挎着个行医箱,身影斜长,虽然脸部并未画得清楚,但这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公公为自己新收的徒弟苏韬。

    燕莎为什么要画苏韬呢

    江清寒皱了皱眉头,将画重新摆在原来的位置,情窦初开,这是每个少女都会有过的必然经历。

    离开燕莎的房间之后,江清寒回到自己的卧室,墙壁上挂着自己当年与燕隼的结婚照,她站在结婚照下,默默地盯着照片看了许久,眼角流下泪珠,谁也不会想到雷厉风行,处事果决的警花,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

    站在狄世元办公室门口,苏韬停下脚步,思忖片刻,然后才抬步进入,如同自己所料,今天喊自己过来,主要是跟新上任的院长王宏见面,因为江淮医院原院长乔德浩事发突然,所以王宏到位需要一段时间,处理好原单位的安排之后,才能到江淮医院走马上任。

    苏韬走入办公室之后,王宏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带微笑,与苏韬轻轻地握了握手,笑着与狄世元,道:“狄局,我真没想到,苏韬会这么年轻,让人意外啊!”

    狄世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到了你我的年纪,无论是事业还是个人能力都已经定型,难道还能创造什么奇迹”

    王宏连忙笑着回答道:“正是这么个理,未来都在年轻人的身上,咱们应该甘为铺路石,为他们能够创造辉煌,打造出康庄大道。”

    苏韬此前对王宏不了解,但从他的话语能够听出,这是一个很善于跟别人交流沟通之人,与狄世元交流的过程中,不卑不亢,偶尔能显示出其内涵,比起乔德浩远胜一筹。由此可见,在新院长的选择上,狄世元也是花费了很多精力。

    “今天喊你俩过来见面,是希望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在工作中能够相互配合。”狄世元耐心地说道。

    王宏点了点头,沉声分析道:“经过前期的观察与梳理,江淮医院现在的问题,还是在于普通医生的薪资待遇太低,薪资与职称劝劝挂钩,这种现象要取缔,必须按照实际的能力,重新划分绩效考核,多劳多得,能者高薪。”

    狄世元对王宏的分析还是很赞同,笑着问苏韬,道:“你怎么看”

    苏韬摸着下巴,补充道:“我觉得江淮医院虽然是综合类医院,但还是要分专科而治理,不能大锅炖乱炖。比如中医科与西医的几个热门科室相比,病人数量要少很多,如果用一样的绩效考核标准,难免会有失偏颇,不利于医院的平衡发展。”

    王宏心中有点不高兴,觉得苏韬是在反对自己的意见,皱了皱眉,反问道:“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中医,就否定西医。西医如今在任何医院都是医院收入的主要来源。提高西医大夫的收入,这是符合规律的。”

    王宏此言一出,能看清楚他的价值观,对于中医有着很明显的不信任,这也是自然,在西医当道的前提下,中医出生的苏韬,在与王宏对话的过程中,会有种处于弱势的话。

    苏韬原本是比较宏观的评价江淮医院的收入分配体系,但他却故意将之引导到中医和西医上来,这恐怕也是有意所为。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王宏与乔德浩相比,一个是极左,一个是极右,乔德浩是想所有的医生都是大锅吃饭,即使你没能力治病,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职称高,资历足,也可以活得很滋润。而王宏完全以市场而论,这样会导致科室之间的收入差异很大,不利于医院的综合、平稳发展。

    苏韬皱了皱眉,耐心解释道:“王院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在保证大家收入提升的基础上,考虑各科室的不同之处,在收入上进行平衡,这样可以保证医院能够全面的发展。”

    王宏不动声色,转移话题,道:“狄局,过几天省厅召开的会议,你会参加吗”

    狄世元在旁边看着两人漫不经心地对话,心中洞若观火,原本打算让王宏和苏韬坐在一起,让两人培养一下感情,没想到几句话下来,竟然摩擦出了火花。他面上表现平静,见怪不怪,院长和副院长因为职位的关系,存在天然的敌对,这矛盾一时半会也难解开,必须在长期的工作中慢慢磨合才能消除。

    狄世元点了点头,顺着王宏的话题,对卫生厅即将召开的会议做了个预测,省厅此次会议,是为了加快推进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着力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鼓励和引导社会办医,积极构建多元化办医格局。

    王宏扫了一眼苏韬,淡淡道:“这对于苏大夫而言,可以说是个利好消息啊。”

    王宏此话夹枪带棒,其实讽刺苏韬不仅是江淮医院的副院长,自己还有个三味堂,三味堂无疑是社会办医的典型案例,但也暗指他三心二意,没有将全力用在江淮医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