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60章 再遇警花清寒
    用“绝”来形容苏韬的行为,或许还不够准确,用“贱”来形容苏韬,或许比较恰当。谁能想到一个赢了好几万的牌友,借着尿遁的机会,竟然去偷偷报警了所以等一众民警抵达现场的时候,豹哥简直是欲哭无泪,自己领导这个犯罪团伙也有好几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也曾被人举报过,但从来没有这一次如此窝囊和憋屈。

    豹哥被一个高明的人给戏耍了,所以他被带上手铐的时候,甚至不敢去望苏韬一眼。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有读懂人心的能力,他害怕自己的心思被苏韬给看破。

    “你们谁报警的”民警左右四顾问道。

    “我报警的!”苏韬微笑着扬起手。

    那民警上下打量苏韬,惊讶地说道:“哎呀,原来是苏神医啊,还请你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做个笔录!”

    因为此前拆迁的事情,苏韬跟分管老巷社区的片区民警关系混的很熟,做警察的,职业病比较多,一个传一个,都是三味堂的顾客,医生病人这个行业,关系比较特别,其他行业都是把顾客当做上帝,但在三味堂,病人对医生都特别尊重。

    褚惠林心情还是有些紧张,跟在苏韬身后,人都是这样,做错事,心里会有愧疚感,就如同小偷人行窃,即使被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发现,第一反应也是下意识地逃跑。

    来到派出所,立马有其他民警发现苏韬来了,上前与苏韬打招呼,褚惠林并不知道苏韬其实与这里的民警有过节。苏韬在审讯室将情况如实地说了一遍,门被推开,赵指导员笑眯眯地走进来,朝笔录民警摆了摆手,道:“去我办公室泡杯茶过来,用那个放在最里面的茶叶。”

    放在最里面的茶叶,肯定是好茶叶,这赵指导员毫不掩饰对苏韬的尊重,让苏韬觉得倒有点面红燥热。

    那笔录民警笑嘻嘻地走出去,赵指导员脸上带着笑意,低声道:“苏神医,这次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带着我立功了!”

    苏韬微微一愣,疑惑道:“此话何解”

    赵指导员沉声道:“那个豹哥,是流窜作案的惯犯,在汉州市内到处游曳,而且喜欢用化名身份。两年前在高应县曾经因为追债惹下命案,所以正在被全国通缉,等下会交给市刑警队接手。”

    苏韬也没想到剧情会这么发展,回想豹哥那复杂的眼神,终于知道他为何不敢声张,那是胆怯与慌乱交错,完全失去了方寸感。

    哒哒哒,房门被敲响,赵指导员起身打开门,脸上露出尊敬之色,笑道:“江队长,您好!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你跑一趟,主要因为这个犯人有点危险,我们害怕在派出所关押,不够保险,必须将之转移。”

    此人正是漂亮的警花江清寒,她身穿警服,没有戴女式警帽,头发束成马尾,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柳叶秀眉弯弯,琼鼻高挺精致,樱唇红润泛着光泽,未施粉黛,却是英姿煞爽,举手投足透着一股女性特有的魅力。

    江清寒目光在苏韬的脸上扫了扫,微微一怔,她对苏韬印象深刻,上次捣毁人胎素地下研究室,就是苏韬从中作了帮助。

    “又是你!”江清寒面沉如水的问道。

    苏韬站起身,笑着说道:“没错!”

    赵指导员微微一怔,笑问:“你们认识”

    苏韬眸光亮了亮,叹了口气道:“不止认识这么简单!”

    江清寒挑了挑眉,她当然能听明白苏韬的言外之意,也不点破,转而与赵指导员,道:“你们这次抓到了个厉害人物,犯罪嫌疑人是一个全国性赌博团伙的核心人物,他前几年都在南粤省流窜作案,近两年才回到汉州。年轻时因为一起严重的伤人案,隐姓埋名,有好几个虚假身份,极其狡诈。不仅开设赌局,还组织黑社会,无论是汉州警方,还是南粤那边的警方,都对他进行通缉。”

    赵指导员尴尬地笑了笑,连忙道:“这算是歪打正着吧,我们只不过是出警而已,对方已经被苏神医给擒服了。”

    江清寒点了点头,转而与苏韬,郑重说道:“虽然你这次抓到了豹哥团伙,但我希望你以后还是不要太过于逞能,毕竟抓捕罪犯是我们警方的事情。”

    苏韬歪着头,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是碰上了而已。还有,警察办案,如果脱离群众的帮助,罪犯能轻而易举的被绳之以法吗”

    江清寒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强词夺理……罢了,我好心劝你,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也没有办法。”

    苏韬能理解江清寒的好意,她的确是想劝苏韬,离这些危险人物远一点,因为她知道这些人的可怖,用杀人不眨眼来形容并不过分。

    做了简单的笔录之后,苏韬和褚惠林便被送出了派出所,苏韬见褚惠林垂头丧气,暗叹口气,经过今天褚惠林应该知道远离赌博,否则的话,自己也不会再管他了。

    苏韬通过实际行动,告诉褚惠林,第一,他不具备赌博这个天赋,想要从赌桌上赢钱,必须要有真才实学;第二,即使他运气不错,赌技大涨,那也不够,他难以承受赌桌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处处都是局,一旦沉沦,就会越陷越深。

    褚惠林摇头咂嘴道:“不好意思,我把你的钱,全部给输光了。”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褚惠林还在为这个耿耿于怀,笑道:“错,我并没有输光,我把位置交给你的时候,本金已经拿回来了。”

    褚惠林“哦”了一声,心情略微舒服了点,讪讪道:“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赌了。经过今天这个教训,我也看透了。赌博真心没什么意思。”想想那笔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坑了,褚惠林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苏韬欣慰地笑了笑,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能想清楚其中的关系,那就好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拿着端着不放,人要学会往远处看,咱们得有更高的追求和理想。”

    “你说的没错!”褚惠林对苏韬感激不已,如果不是苏韬主动插手的话,恐怕他只会越陷越深,虽然他暂时能够注意分寸,但难不保哪一天杀红眼,被设局陷害,届时也将身败名裂。

    市刑警队来了三四辆车,将豹哥直接押上一辆黑色的防弹车。江清寒站在一旁指挥,她看上去极为谨慎与从容,那些民警也乐于被她指挥,忙得屁颠颠的。等押送车离开之后,苏韬和褚惠林缓缓走出派出所,大切诺基停在两人的身边,车窗摇下,露出江清寒的一张俏脸,她语气淡淡地说道:“上车吧,送你们一程。”

    褚惠林微微一愣,看了苏韬一眼,苏韬自然没有拒绝。

    江清寒将苏韬和褚惠林丢在老巷街口,随后车子呜呜地离开,褚惠林疑惑地望着苏韬,道:“那个江队长,是不是跟你认识”

    苏韬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暗忖自己与她的缘分,可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

    江清寒回到市局,做了简单的处理安排,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十一点,旁边的警员张振笑着提醒道:“江队,你赶紧回去吧,已经加了这么多天班,还是好好回去陪陪女儿吧。”

    江清寒将文档整理好,笑着说道:“我女儿长大了,她很独立自主,我回去整天盯着她,反而会让她觉得不高兴。”

    张振叹了口气,知道江清寒性格固执,属于那种很难规劝的类型,道:“那我就先下班了啊。”

    随着张振离开之后,办公室变得安静、冷清,江清寒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天生活在紧张的工作中,才能让自己觉得生活有意义。

    其实很多年前的江清寒,并非是这样,她与许多女人一样,每天将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家庭之中,相夫教女,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直到自己的丈夫在一次出勤的过程中去世,江清寒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主动申请调入刑警队,凭借出色的能力,及敏锐的洞察力,成为了一名出色的警员。

    凌晨十二点,江清寒终于将桌上的东西整理干净,伸了个懒腰,走出警局大门。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身穿西装的高个男人站在车外,手里捏着一根香烟,见到江清寒之后,连忙扔掉了香烟,将之在地面上踩灭,笑道:“清寒,终于等你忙完了啊!”

    “徐瑞,我都跟你说过那么多次,不要这样!”江清寒无奈地摇头,嘴角泛着苦笑。

    徐瑞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等江清寒上车之后,轻松地说道:“男人不能太听话,否则,如何你抱得美人归呢”

    “我算什么美人整天穿着警服,不苟言笑,一点也不温柔。”江清寒面沉如水地说道。

    徐瑞发动车子,轻哼出声,微笑道:“若是你是那种每天都在涂脂抹粉,琢磨着今天穿什么衣服,要不要再买几个名牌包包的女人,我又如何对你这么痴迷呢”

    江清寒侧过脸,望了一眼徐瑞,这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成功男士,若是在遇见自己丈夫之前,她或许会爱上这个睿智风趣的男人。不过她的心早已冰冷似铁,再也没有办法爱上其他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