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9章 这是惩恶扬善
    前几局属于试水,苏韬熟悉规则之后,开始发威,凭借他观人入微的境界,对方稍微有个细小的动作,都逃不了他的法眼,通过举止来猜度对方的心理,这就是传说中的读心术,虽然命中率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但也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接下来出现让褚惠林觉得目瞪口呆的情形,几局之后,苏韬身前已经堆满钞票,初步达到七八万。

    那两个“猪”,见苏韬手气太猛,已经觉得没意思,被“背头”劝走了。今天这个局,不仅是零收益,还给日后的收益带来负面影响。豹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七八万倒也不算多,但他有种被算计的无力感,无论自己手中是什么牌,苏韬的那双眼睛似乎都能看穿、看破,这种感觉让人崩溃,原本赌博应该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但如今变成了一张白纸,索然寡淡,乏味至极。

    苏韬再次赢了一局,淡淡一笑,道:“总是赢,没什么意思,要不惠林,你来玩吧!”

    褚惠林尴尬一笑,道:“我没有本金。”

    苏韬从桌上取了四千,淡淡道:“剩下的全部给你,赢了你我平分,输了的话,全算我的。”

    豹哥坐在对面恨得牙痒痒的,心中暗道,这些钱哪里是你的,分明刚才从我们手中赢过去的,不过他还是挺喜欢苏韬的这个想法,若是由褚惠林来炸金花,今天输的钱就有机会盘回来了。

    褚惠林瞧出苏韬的牌技比自己要高上不止一筹,暗忖苏韬坐在自己身边充当自己的军师,自己只要听他的话,就可以了。不过,褚惠林刚开始接牌,苏韬就说自己的肚子疼,问这里有没有厕所,去方便一下。

    褚惠林见苏韬做了甩手掌柜,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玩牌,结果心理压力太大,加上对面的豹哥,有心要把刚才输的钱赢回来,在对面几人的串通之下,褚惠林没有任何悬念地输了一局。

    豹哥见褚惠林拿牌都哆哆嗦嗦的,笑道:“老褚,反正钱是你朋友的,你直接放开胆子玩,这么胆小,总是不跟进,继续玩下去,那些钱只会越来越少。还不如,痛快点,玩一把大的,一了百了呢!”

    褚惠林一咬牙,平常很沉稳的性格,竟然萌生出冲动,喉头一热,道:“行啊,那就玩一把大的吧。”

    豹哥嘿嘿一笑,露出满口黄牙,道:“行,别人就不参与了,就咱俩玩,蒙牌,你上多少,我上多少。”

    褚惠林虽然下意识看得出,豹哥是针对自己,但他此刻也是性子被激起,道:“那就这么办!赌池先上一万吧!”

    “一万太没意思了,两万吧”豹哥瞄了一眼褚惠林身前的钱,大致估算了一下,至少还有三四万。

    褚惠林点了点头,道:“好的,那就两万!”

    豹哥等褚惠林扔了两万进赌池之后,也跟了两万,随后其余人各自挑边,纷纷将钱丢入赌池。赌池里瞬间逼近十万,这对于褚惠林而言,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他感觉手心都是汗,如果这一把赢了,那么意味着,自己此前陆续输掉的钱,不仅能赢回来,而且还能小赚一笔。豹哥气定神闲,一直在蒙牌,褚惠林慢慢坐不住了,终于看了自己的牌,是个豹子,三个“8”,牌面还算不错,他心情大定,开始双倍加注。

    豹哥眼见褚惠林身前的钱,越来越少,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道:“老褚啊,我也不继续逼你了,我虽然没看自己的牌,但肯定能赢你。”

    褚惠林轻哼一声,不服道:“那就亮牌啊!”

    豹哥淡淡一笑,缓缓地翻开三张牌。

    褚惠林腾地站起身,不可思议地望着豹哥,瞪大眼睛,道:“怎么可能,竟然是金花!”

    不仅是金花这么简单,“akq”,这是最大的金花,即使褚惠林抓得也是金花,因为豹哥是庄家,他也是必输无疑。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唯一的可能是,豹哥他在出老千,刚才那一牌是给自己设了个局。

    “你这是出千!”褚惠林指着豹哥,怒道。

    豹哥晃了晃手指,淡淡道:“老褚,愿赌服输好不好,不要因为输了钱,就觉得我们是出千。刚才你那个朋友一直在赢,我们也没有指责他,质疑他是在出老千。”

    褚惠林眼中透着一股愤怒,目光在众人身上来回扫着,他终于明白了,对方一直在设局,根本就是一伙的。

    豹哥原本打算从褚惠林身上弄点钱花,但没想到这家伙很谨慎,从来是有多少输多少,从不外借,如此以来,如何能将他套牢,关键再加上苏韬今天来了个赌神般表演,让豹哥决定遗弃褚惠林这头“猪”。

    豹哥咧嘴一笑,解开领口的纽扣,露出青色的纹身,淡淡讥讽道:“老褚,咱们算不上朋友,但算得上赌友,如果觉得跟我们玩不开心,以后就离得远远的。当然,你觉得气不过,想要争口气,咱们也陪你玩玩。像你这种输了钱,耍泼耍赖的人,我也没少见过。”

    褚惠林见几人朝自己走过来,忍不住心中有点惊惧,毕竟他只练过养身健体的气功,论拳脚的话,哪里是这些个赌博团伙的对手。

    豹哥朝地上吐了口痰,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推,旁边的同伙早已打开阁楼的门,褚惠林就从门里滚了出来,那阁楼狭窄异常,褚惠林的身体有些臃胖,便卡在了楼道里。豹哥团伙的一人哈哈笑着,走过去朝他补踹了一脚,骂道:“给我滚吧!”

    褚惠林好歹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医生,何时受到过这种屈辱,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酸痛异常,尤其是左脚刚才拧了一下,指不定是骨折了。

    “怎么回事”苏韬已经出现,他望着褚惠林被扫地出门,暗自唏嘘,尽管知道那豹哥会收拾褚惠林,但没想到报复这么快,而且根本不留余地,下手猖狂且嚣张。

    “唉,咱们走吧!”褚惠林此刻无地自容,只想独吞苦果。

    苏韬笑了笑,道:“钱呢”

    褚惠林摇头苦笑,道:“都输了!”

    苏韬瞄了一眼豹哥,叹气道:“没想到输得这么快!”

    褚惠林误以为苏韬在埋怨自己把他赢的钱,全部输了,无奈地解释道:“他们出老千,一局让我输光了!”

    苏韬叹了口气,伸手在褚惠林的肩膀上拍了拍,道:“能让你明白,这赌局背后的真实,也不枉我费心费力了。”

    褚惠林听明白苏韬的言外之意,怔怔道:“你是故意的”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是为了告诉你,即使赢了再多的钱,也有可能一下子全部输光了。他们只不过是一直在设局欺骗你,慢慢引你入彀。用他们这行的话来讲,你是猪,他们在养猪,等猪养肥了,有膘了,再宰掉!”

    豹哥见苏韬说得头头是道,第一反应就是苏韬是个同行,眼中露出一丝愤然,道:“没想到你挺懂行,知道就好,何必过来搅事,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仇不共戴天!”

    苏韬将褚惠林扶了起来,淡淡地望着豹哥,笑道:“财路也分好坏,你们的财路是靠着行骗为手段,每一笔钱都肮脏带着血泪。多少人因为你们家破人亡”

    豹哥见苏韬指责自己,眼圈红了起来,怒道:“妈的,竟然还敢教训老子,看我不整死你。”

    豹哥撸起袖子,琢磨着要把刚才牌桌上的怨气,此刻一并发出来,他朝苏韬直奔而去,还没来得及抬手,就被苏韬用手指一戳腋下,半个身体全部麻痹,瘫软在地上。

    豹哥疼得死去活来,旁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他们以骗赌为生,论拳脚,也只有豹哥厉害些,如今一个照面就被戳翻,其他人那里还敢上前

    苏韬用力地踢了一脚豹哥,他对这种人毫无怜惜之情,曾经遇到过一个女患者,得了精神病,原因就是她的丈夫被骗赌,欠下了几百万的赌债逃之夭夭,而这些团伙不依不饶,三两天上门骚扰威胁,以至于女人受到太大的精神压力和刺激,变得精神恍惚,心率失调,如同行尸走肉。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赌局,输赢自有公论,但这种人接触任何人,都是带着欺骗的名义,设下骗局,一步步地让人走入不归之路。

    “民警过来了,有人报警!”有人掏出手机,听到放风的警示,慌乱地说道。

    “赶紧销毁证据,还有找个地方把钱藏起来。”另外一个人已经顾及不到苏韬,对于他们而言,保全钱财是首要,否则的话,若是被民警抓到,所有的钱款全部会被收缴。

    苏韬见几人在用手提袋收钱,哪里能给他们机会,往前蹿出几步,伸手如电,戳在其余几人的腰际,几人全部萎顿余地,如同豹哥一般,躺在地上痛得直哼。

    褚惠林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腿部不时传来疼麻之感,心虚地说道:“咱们要不赶紧撤毕竟咱们也参与赌博的。”

    苏韬把所有人都戳翻在地,背着手转过身,淡淡笑道:“怕什么我是举报人,咱们这是惩恶扬善。”

    褚惠林心中“咯噔”一下,感情苏韬刚才不是上厕所,而是去报警了,这可真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