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8章 赌桌上读心术
    苏韬从轿车上下来之后,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影,朝三味堂走来。苏韬站在原地等了片刻,那人远远地望见苏韬,笑着打招呼道:“你怎么也这么晚”

    苏韬无奈摇了摇头,知道褚惠林又是去棋牌室打牌,这家伙牌瘾特别大,下班之后,就直奔棋牌室,经常到夜间回来,今天算是比较早的。褚惠林的牌技并不好,经常输钱,还骂人,所以街坊们也不大爱与他打牌。褚惠林显然今天又输了钱,虽然笑面迎着苏韬,但眉头紧紧地锁着,苏韬想了想,道:“你是到哪儿打牌的我今天手痒,要不,你也带我去玩玩”

    褚惠林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讪讪笑道:“你这是故意讽刺我吧,今天输了两千,趁早收手了。”褚惠林有个好处,爱赌但不嗜赌,虽然经常输钱,但不借钱,所以没惹上高利贷这等麻烦。

    不过,褚惠林工作这么多年,也没有积蓄,大部分钱全部都仍在赌桌上了。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你带我去玩玩吧,我带着钱,你在旁边看着,指导指导便好了。”

    褚惠林也觉得今天还没过瘾,笑着点了点头,道:“那行吧,地方不远,就在前面的那条街。”

    穿过几条街道,步行了七八分钟,就来到一个小卖部。小卖部面积不算大,玻璃柜台内放着各种香烟,橱柜上立着红酒白酒,还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小卖部前厅卖东西,后面摆了几张桌子,提供棋牌娱乐。苏韬跟着褚惠林从后面一个狭窄的楼梯,走入上面的阁楼,敲了敲门,有人很快打开门,一个嘴上叼着香烟的光头,笑着说道:“怎么老褚,怎么感觉心有不甘,准备杀个回马枪”

    光头是汉州口音,是本地人,他朝苏韬上下打量,眼中露出警惕之色,褚惠林连忙解释道:“豹哥,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正好在路上遇见,他说想打牌,便带他过来了。”

    这里分为上下了两层,下面是正常的棋牌活动,输赢不大,比如打麻将输赢不过两百,老板按照人头抽成,一圈麻将下来,每个人抽十块钱的费用,一晚上下来,老板的收入也不会特别多,只能保本而已。

    真正的收入来源,在于阁楼上的牌局,一晚上下来,输赢肯定过万,若是有赌徒输红了眼,能输上几十万,老板因为提供场所,分红能达到一两万。这是一条隐蔽的产业链,除了提供赌局场所、参加赌局的人之外,还有在放风的人,一晚上也能拿到几千块钱的红钱。尽管当地派出所一直严抓聚众赌博,但这些赌徒在长期流窜的过程中,早已有一套应对之法。基本上是十米一岗哨,等到民警找到窝点的时候,早已得到通风报信,逃之夭夭了。

    想要进入赌局,也需要由熟人介绍,褚惠林是由以前一个牌友介绍过来的,虽然看上去有输有赢,事实上早已在这伙人身上输掉了差不多三四万。

    苏韬坐了下来,便有一个俏丽的少妇送了一杯茶水过来,女人长得不算好看,但妆容特别浓,在昏暗的阁楼内看上去有点妖冶。随后给豹哥茶杯蓄水,豹哥就在她的屁股上抹了一把,被那女人甩手打开,笑骂道:“真讨厌!”

    豹哥嘿嘿一笑,与苏韬道:“因为你是新人,所以想要跟你讲规矩,上了牌桌,概不赊欠,所以先要验资。”

    苏韬掏出钱包,里面有四千多块,笑着抽了出来,道:“先玩玩,输了再去取。”

    豹哥暗忖这家伙虽然年纪轻,但随手现金就拿出三四千,看上去不是那种穷鬼,便道:“炸金花,会玩吗”

    炸金花又叫做三张牌,是在全国广泛流传的一种纸牌游戏,因为可以多人参加,所以赌赢特别大,人一旦陷落进去,就很难逃离,当桌面上堆满了钞票,大部分人都会不冷静,做出错误的判断。

    苏韬进入其内,就开始打量里面的人,一起有七八个人,有三四个人关系比较亲密,还有两人看上去很熟悉,但明显跟那三四人不是同一阵营,这两人跟褚惠林一样,属于“猪”。

    其实这种赌博团伙,很多都是诈骗团伙。采用的是一步步请君入瓮的办法。

    首先,要物色好诈赌的对象,这些人被私下叫做“猪”。由团队的负责人安排“背头”去贴靠,取得对象的信任,这个过程都比较久,一般要一两个月。等到时机成熟之后,“背头”就向负责人申请,然后负责人会安排赌博工具及房间,再通知团伙中的其他人,安排角色及各自的分工。前几场赌博,输赢不会太大,一般在万元以内,等时机成熟之后,再来一场狠的,逼迫“猪”借高利贷,然后被这个团伙套牢。

    苏韬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粗粗一扫,便看出哪些人是“猪”,哪些人又是一个团伙的。今天的牌局主要还是以试探为主,所以输赢不会太大,苏韬对炸金花的规则并不是特别了解,但两局下来,交了点“学费”,大概清楚其中的套路。

    炸金花,想要赢钱,一方面靠运气,另一方面则是要看心理素质。

    手上有好牌的时候,要憋住,让对方以为你的牌很一般,这样才能放长线钓大鱼;手上若是牌不佳的时候,那就要审时度势,选择放弃,还是背水一搏。

    如果让褚惠林知道苏韬之前从来没有玩过炸金花,而且对规则也不是特别了解,恐怕他打死也不信,因为苏韬只不过是看上去沉默寡言,言谈举止,宛如一个老赌客。

    当然,并非因为苏韬是天生的赌棍,他一进门就观察豹哥和其他的人的动作,刻意去模仿,演起来倒是入木三分。

    苏韬连续输了三把,四千块钱,已经去了一半,褚惠林凑到苏韬耳边,低声道:“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要输光了。”

    苏韬淡淡笑道:“下一场,我赢给你看。”

    他的声音不算大,也不算小,不过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豹哥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自信的人,要不咱们大家下场放个水,让这位新来的小兄弟赢一场”

    身边那个矮瘦的男人冷笑道:“神仙怕新手,你想让的话,那就等着输得掉裤子吧。”

    苏韬想了想,将一千块钱扔到赌池,其余人微微一怔,尤其是豹哥点了点头,暗忖这苏韬的气场十足,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也开始跟进,其余人纷纷买牌,六个人参加,赌池中便有六千元。

    豹哥是庄家,他选择蒙牌,所以其他人如果跟注的话,就需要双倍。那个矮瘦男人首先忍不住,先看了一眼自己的牌,脸上露出无奈之色,选择放弃;有人开始明牌,牌面不错是个顺子,其余人开始看牌,见牌面差,直接弃牌,苏韬没有放弃的意思,不仅蒙牌,还加了五百元上去,豹哥微微一怔,笑眯眯地也跟了一把。

    到了第三轮,除了顺子之外,只剩下庄家豹哥,还有苏韬,两人都在蒙牌。

    豹哥深吸了一口气,暗忖苏韬真够沉得住气,几千块钱几乎全部扔到池子里,竟然还如此镇定,明牌之人是个顺子,牌面已经很大,所以他决定看一眼自己的牌,牌面是一个小对,比起那顺子还小一点。豹哥毕竟是老手,淡淡一笑,道:“新来的小苏,剩下也没有多少钱,我也不加注太多,追加五百吧!”

    豹哥看过牌,还加注,这让那个明牌的人开始犹豫,他与豹哥是一个团队的,知道豹哥一般这么做,肯定是手上有比自己更好的牌,他淡淡一笑,道:“那我就不跟了啊!”

    场上进入最后环节,成了豹哥和苏韬两人比牌。

    豹哥让同伙弃牌这是好事,增加自己是好牌的可信度,这可以给苏韬增加压力。因为苏韬要开始担心了,如果手里没有比顺子更大的牌面,就得弃牌投降了。

    苏韬盯着豹哥的眼睛望了几眼,人的演技再高深,眼睛还是可以透露出很多微妙的心里活动,从医学观点来看,眼睛是人类五宫中最敏锐的器官,它的感觉领域几乎涵盖了所有感觉的70以上,其他感官与之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

    以饮食为例,人们吃食物时不仅靠味觉,同时会注重食物的色、香以及装盛食物的器皿等。如果在阴暗的房间里用餐,即使明知吃的是佳肴,也会产生不安的感觉,无心品尝或胃口大减。相反,如果在一流饭店或餐厅用餐,用精致的器皿装食物,并重视灯光的调配,定会大开饮食者的胃口,吃得津津有味。这是视觉影响人们心理的一个例证。

    如何从心理学来解读,对方的心里活动,从而拥有读心术。主要有这么几个方法,第一,瞳孔的大小。人们可以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但不能控制瞳孔,研究表明,当看到喜爱的人或物时,人瞳孔会放大,看到不喜欢的人和物时,瞳孔就会缩小。人感到紧张的时候,瞳孔会收缩,这是人类固有的生理现象。

    第二,眼皮的状态,如果眼皮发生颤抖或者抽搐,可以表明对方正在承受某种压力;第三,眼珠转动。如果眼珠发生左顾右盼,这说明对方的大脑潜意识在处理不同的信息;第四,眼神交流,当人说谎的时候,更多的眼神接触是想探明你是否相信他。所以,一个人看着你的眼睛说话并不一定是准备告诉你真相。

    豹哥的瞳孔明显缩小,眼皮微微颤抖,目光凝视着苏韬。

    经过分析,苏韬可以判断豹哥此刻的心情,忐忑不安,试图想让自己相信,他手上是一副好牌,同时希望自己能够及时收手。

    苏韬将自己的牌给亮了出来,牌面不错,是个同色金花,比顺子还大,笑道:“我开你的牌!”以苏韬现在手上剩余的钱,继续比下去,已经不够,只能进行开牌。

    豹哥嘴唇动了动,将手中的牌往池中一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一局,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