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7章 风越狠心越荡
    晏静亲自下厨,做了好几道菜,虽说味道寻常,但吃的是心意,倒也有滋有味。覃媚媚见花颜坐在苏韬的旁边,等苏韬给她碗里加菜,她才会默默地吃上一口,笑道:“晏总,要不你雇苏韬,担任你女儿的贴身保镖兼佣人吧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她每天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晏静瞪了覃媚媚一眼,没好气道:“别拿花颜开玩笑。”花颜内心很敏感,晏静生怕外界有一句话会影响她。

    覃媚媚尴尬地叹了口气,知道花颜是覃媚媚的老虎屁股,那是不能摸的,转移话题,道:“晏总,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如何还满意吗”

    晏静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苏韬,随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学教授,古板教条,我不太喜欢。”

    覃媚媚噗嗤笑出声,道:“上次给你介绍了个健身教练,你说太肌肉了,还是希望找个谦和、儒雅一点的,如今给你找了个正儿八经的文人,你又觉得人家古板,真是搞不懂你的口味。既然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托我到处给你寻找对象呢。”

    晏静干咳了一声,道:“能不能好好吃饭了啊”

    覃媚媚得意地笑了两声,甩了甩手上的筷子,道:“罢了,那就吃饭吧。”

    晏静目光始不时地落在苏韬和花颜的身上,这两人仿佛没有听到自己与覃媚媚的话,让她觉得情绪有些复杂。

    如同覃媚媚所言,晏静这段时间的确是在物色结婚对象,一切都是为了花颜,她看到一条消息,如果孩子缺少父亲渡过童年,对于孩子的身心成长都有很多不利。尽管晏静早就看淡了男女感情,但她觉得为了花颜,还是得努力尝试,尽量给花颜提供一个完整和谐的家庭。

    晚饭过后,覃媚媚开着一辆没有品牌的敞篷车离开小区,虽然没有标志,但这辆组装车的价值不低于百万。不过,这种车没法上高速,只能在汉州市内开开,凭借覃媚媚过硬的背景,汉州交通系统没人愿意惹麻烦上身,对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外面起了一阵秋风,花颜趴在苏韬的肩膀上,已经闭上眼睛,安然地进入梦乡,晏静凝视着花颜,她的眉宇轻轻地舒展,酒窝隐现,仿佛正在享受甘甜的美梦。

    晏静想要从苏韬手中接过花颜,却被苏韬微笑着摇头制止。晏静笑了笑,也担心经过换手,会让花颜从梦中惊醒,她的睡眠原本就极浅。苏韬轻轻地拍着花颜的后背,来到二楼的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花颜只是喉咙哼哼了两声,转了个身,面朝墙壁,继续酣眠。

    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晏静长舒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睡着了,平时她都得十一二点才会睡觉。”

    苏韬知道晏静的心思,她事实上想问自己,花颜现在究竟状况如何。苏韬想了想,道:“从今天花颜的反应来看,她已经基本适应了这个家庭,但你要尝试着带她出去走走,比如先在小区里偶尔散散步,等她适应了小区,再带她去更多的地方见见世面。”

    晏静苦笑道:“其实我曾经尝试过,但她会失控。”

    苏韬看得出来晏静的无助,尽管她在汉州乃至淮南的江湖上叱咤风云,但面对花颜的自闭症,还是一筹莫展。

    苏韬想了想,耐心地说道:“你与她是母女关系,只要你放心中的复杂想法,她终有一天会放开怀抱,对于自闭症病人而言,让她留在封闭的空间,看上去是保护她,其实是间接地将她与这个世界隔离了。”

    晏静仔细揣摩着苏韬的话,叹气道:“我会努力尝试,还有……她对你这么信任,以后你能不能经常来陪陪她。”

    苏韬爽快地笑道:“那是肯定的,我现在与花颜是很好的朋友,作为朋友,自然要经常一起见面了。”

    晏静复杂地望着苏韬,叹气道:“遇见你,我感觉很幸运。”

    苏韬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晏静会流露出真情实感,笑道:“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不过呢,我不喜欢你现在这样。”

    “哦”晏静疑惑地望着苏韬,暗忖苏韬就是个小贱人,自己对他和眉善目,他反而不喜欢了。

    秋风如刀,使得远处的樟木树叶沙沙作响,苏韬的目光似乎有穿透力,看到了极远处,笑道:“我心目中的毒寡妇,应该是喜怒不形于色,足够坚强、冷静、内敛,能够将一切痛苦转化为动力,面对再大的困境,也会咬牙,迎面而上的奇女子。”

    “奇女子”晏静咀嚼着苏韬的话,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韬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千万别让我失望!”

    晏静没好气地笑啐道:“让你失望又如何”

    苏韬耸了耸肩,道:“那样我会觉得人生丢失了一片风景!”

    每个气质不同的女子都是一片风格迥异的风景,晏静给人的风景,如同浩瀚无边的沙漠中的一片绿洲,让人在绝境中永远充满生命力的感觉。

    晏静伸出手指,在苏韬的脑门上戳了一下,道:“小嘴挺会逗人的吗,姐差点儿就被你打动了。”

    苏韬直接将晏静的手指捏在了掌心,然后放在自己的胸口,笑道:“都是真心话,不信你听听我的心跳。”

    晏静打了个喷嚏,赶紧缩回手,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太肉麻,搞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苏韬哈哈大笑,他也分不清刚才自己所说的那些话,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分是假意,不过,一切都说得如此顺其自然,“对了,你最近怎么不说那些勾引我的话了”

    晏静撇了撇嘴,没好气道:“光说不练,那有什么意思”

    苏韬连忙追逼,笑道:“那就练练”

    晏静微微一怔,暗忖这小家伙还挺大胆,威胁道:“那就练啊,就此刻此地,你敢吗”

    苏韬哪里是受威胁的主,往前走了一步,直接搂住晏静丰软的腰肢,俯下身子,朝她红润薄弹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下去。晏静也没想到苏韬会如此直接,她感觉口中窜出一股热气,直冲而来,舌尖被霸道地裹挟,只能勉强地“呜呜”两声。晏静此刻的第一反应,就是上了苏韬的当,或许他就是等着自己这句话,这算什么,自己给他占了便宜,一切责任还得自己承担

    不过,晏静脑海中的诸多思绪很快烟消云散,被那种甜润的感觉所充斥,她感觉身体变软,唇齿相依之间,一种莫名的放松,从心底开始往四肢五脏扩散,这种感觉很舒服,让晏静几乎要沉沦,突然她觉得一切都不重要,只想在这种温存继续下去。

    但是,晏静的本能习惯,让她很快地反应过来。她用力地将苏韬一推,觉得还不不够,狠狠地扬起手,准备朝苏韬扇一巴掌。只是玉手轻扬,抵达苏韬的面门的时候,又突然停止下去。

    “怎么舍不得打我”苏韬凝视着晏静,她身上一阵似有似无的幽香,不时地钻入鼻腔,晏静看上去要扇自己,但眼中满是温柔。

    终于手在他的面颊上轻轻地刮了一下,晏静往后退了两步,淡淡笑道:“打你做什么姐爱你还来不及呢。时间不早了,我安排司机送你回去吧。”

    言毕,她佯作镇定地掏出手机,拨通司机的电话,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轿车开了过来,苏韬没好气地笑了笑,暗忖晏静这意图太直接,请自己离开了。

    望着苏韬上了轿车的后排,晏静眯起了眼睛,秋风越来越狠,她感觉自己的内心,越来越荡漾。

    在晏静的人生中,从来不缺少优秀的男人,但能让晏静有现在的恍惚之感,却是少之又少。晏静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前夫,与苏韬是截然不同的两人类。前夫性格坚毅,处事沉稳,给人一种严肃的气场,而苏韬举止飘逸,谈吐风趣,总能让人感觉快乐。

    晏静仔细分析自己的内心,或许是因为生活变化,导致心境,或者说自己的口味发生了变化。年轻的时候,女人缺少安全感,所以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人,能够给自己遮风挡雨,为自己营造和搭建一个温柔的港湾。等到心理成熟,事业稳定之后,女人缺少情感的寄托,所以希望有一个能给生活增添乐趣的男人,陪着自己一起分享人生的乐趣。

    晏静叹了口气,她总算明白身边总有一些女人,总喜欢包养小白脸,能够满足灵魂的空虚。

    晏静很理智,她知道苏韬并非那种见钱眼开的小白脸,如果与之深度交往下去,她竟然害怕自己会越来越依赖他。如果苏韬是能用金钱能够轻易笼络,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廉价男人,她反而会顺其自然地逢场作戏。正因为苏韬对晏静而言,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都越来越重要,所以她不会轻易地去戳破那层窗户纸。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