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5章 古装书怪癖者
    人若是对某种事物特别爱好,这就成为了癖好,若是任由癖好不断发展,就好像吸食鸦片成瘾,服用毒品着魔,抽香烟成迷,人会情不由衷地沿着这种癖好,日复一日地重复某种行为。

    白矾对娄子安做过深刻的研究,这是一个有怪癖的人。有些人嗜赌如命,有些人贪色成魔,有些人疯狂敛财,娄子安有个怪癖,那就是喜欢收藏古装书籍,当然,并非只要是古装书籍,他就喜欢。他偏爱各种版本的《金瓶梅》、《玉蒲团》、《玉女心经》等古装书,不惜花重金和精力,大肆搜寻。

    白矾从公文包里取出两本封面略有些破旧、纸页泛黄的古籍,递至娄子安手边。娄子安微微一笑,抹了抹嘴唇,手指压住封面,笑问:“无功不受禄,你若是不说明来意,我可不敢随便收东西!”

    白矾淡淡一笑,身体靠在椅背上,道:“事情有些复杂,还需要娄会长,能够耐心听我一细说。”

    娄子安手指在古籍上点了几下,终于按耐不住心情,开始翻阅古籍,不得不说,内容真的很精彩,这本《金瓶梅》是前朝坊间收藏的精品,里面不仅内容文字详尽,另附批注,还有一些画工精细的插图,让娄子安的身体顿时就热了起来。

    娄子安戴起了老花眼镜,手指在舌尖上拈了拈,方便顺利地翻书,笑道:“没事,我今天上午不是特别忙,正好也想跟你聊聊。你是中医行业一线人员,跟你沟通有助于我了解下面的情况,以及出现的一些问题。”

    白矾心中暗自好笑,这娄子安的官架子也太大了一点,不过现在有求于对方,倒也不介意稍作忍耐,道:“我们药王谷成立了一家中以中草药为主打元素的化妆品公司,但是现在市场上各种打着中医名号的化妆品公司有许多,为了区别与其他公司,展现我们药王产品的专业,所以想借用中医协会的权威地位。”

    “哦”娄子安眼前一亮,他听明白白矾的用意,这是想巧借东风,让中医协会给他的公司增加含金量。

    这无疑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做法,市场上中草药护肤品大行其道,都说自己是独家秘方,老字号产品,但事实上滥竽充数之辈如同过江之卿。中医协会是华夏中医的最高民间组织,是经过官方备案、认定的机构,如果是自己能给他认证,这将加大地提升其知名度与影响力。

    娄子安缓缓合上古籍,将之朝白矾手边轻轻地一推,面露难色,道:“白矾,并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中医协会是个集体,我不能为你一人打开这个口子,否则的话,可是要被别人诟病,说我以权谋私!”

    白矾连忙摆手,笑道:“娄会长,你不应该太死板。中医协会成立也有几十年了,所有高层管理者包括你在内,都有想法,将中医发扬光大,但为何又事与愿违关键在于,中医协会没有与商业很好的融入。说得直白一点,中医协会想要发展得好,必须要加入市场元素。”

    娄子安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你有何高见”

    白矾淡淡笑道:“如果中医协会能给我成立的公司,授予一块牌匾,那么我愿意给中医协会支付十万元作为制作费用。”

    娄子安摸着下巴,想了想,复杂地说道:“那别人岂不是会认为,我中医协会是明码标价,太过功利”

    白矾叹了口气,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医协会如果光靠会员费,不想着扩大盈利的范围,终究会像现在这样,一蹶不振,没有丝毫进步可言。”

    娄子安明白白矾的意思,他是鼓励自己,利用中医协会的牌子,多一些创收的渠道,比如给一些企业送荣誉资质,挂个“中医协会认定企业”的牌匾。这个想法,娄子安倒是第一次听说,比较新奇,也觉得其中有文章可做,只是他在犹豫,其中的一些细节,毕竟现在自己手下无人可用,就是想创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娄子安目光始终不离那本古籍,长舒口气,道:“中医协会是民间组织,并非商业机构,虽说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搞改革,但中医协会是寸步难行,主要还是因为组织属性,决定了它没有足够的执行力。简而言之,靠着中医协会这群老弱病残,是打不出江山的。我啊,被人陷害,从卫生部来到中医协会,还有几年就退休,说实话,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只想平稳退休。”

    白矾点了点头,似乎早已猜出娄子安的心思,道:“娄会长,改革并非是一定要将腐肉会清除才行。我觉得你可以再搭建一个额外的附属部门,专门用于推动中医协会的市场化活动。这个部门也不需要你费心搭建,通过公开招投标的方式,吸引一些团队来做事。”

    现在许多协会,都是多套身份运营,除了协会行政管理部门之外,还有专门的事业部,负责推广会员,以及进行会务营销活动。这些事业部很多时候其实与协会没有关系,是由一些文化公司承包,借助协会的行业地位,组织开展会议、论坛等活动,以此来谋取利润。

    娄子安也是一点就通之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笑道:“莫非你有兴趣”

    白矾也不否认,笑道:“中医协会这么大一块官方招牌摆在这里,若是不好好利用,只会让人觉得很浪费!”

    娄子安沉吟片刻,轻轻地拍了一下桌子,道:“这样吧,你回去之后写一份方案给我,然后我再研究研究。”

    白矾知道与娄子安这样的人打交道,若是不喂饱他,很难打动他,今天只是初步试探而已,笑着说道:“那由中医协会给我们挂牌的事情”

    娄子安大手一挥,爽快地笑道:“这还能算事放心吧,你们药王谷原本就是我们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企业,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等下我就会安排人给你处理。”

    白矾连忙笑道:“其实也不需要协会的人来办,文件我已经事先拟好,请你过目把关,如果没问题,将文件安排人挂在官方网站上,奖牌我们自己进行制作便可以。”

    娄子安也是怕麻烦之人,粗粗地扫了一眼文件,笑着点头道:“内容我已经审核过,没问题,等下就给你安排放在网站上。”

    白矾连忙笑着感谢道:“谢谢娄会长,等事成之后,一定重谢!”

    娄子安连忙摇头笑道:“你客气了。对了,你帮我找到这么一本好书,我还得感谢你呢。不知道多少钱,这钱我一定要给你的,不然,我可不敢收啊!”

    白矾笑道:“这书是我从一个老中医手中偶然间得到的,我也用几个药方与之交换,并没有花太多代价,若是娄会长执意要给,那就给个三四十元就好。”

    娄子安知道白矾这是故意给自己台阶,笑眯眯地从皮夹里取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道:“那就给五十吧,千万不要找了。”

    白矾见娄子安演得很逼真,既好奇又好笑,只能将那五十块钱接了过来,嘴上道:“娄会长,你太客气了。”

    见所谈之事,已经结束,白矾也就不逗留,开口告辞,娄子安连忙起身,将白矾送到了门口,目送白矾下了楼,娄子安迫不及待地转身进屋,将随手放在抽屉里的那本古籍重新翻了出来,细细看了片刻,忍不住赞道:“这可是精品啊!”

    爱不释手地翻阅几分钟,娄子安觉得心火烧人,拨通了个电话,低声笑道:“等下中午有空吗”

    “中午你又想吃肉了啊”那女子娇声笑道。

    “是啊,找到一本好书,里面的插画很精彩,咱们试一试啊”娄子安嘿然笑问。

    “唉,你这个色鬼。我下午还有很多事,只能陪你一个小时。”女子爽快道。

    “那我现在就订钟点房,老地方,不见不散!”娄子安眉笑眼开地说道。

    白矾拉开轿车的门,缓步移入,牛老七歪嘴笑问:“娄子安是不是特别兴奋”

    白矾摇头,淡笑:“官场之人都是老谋深算之辈,他的心思,我又怎能轻易猜出”

    牛老七轻哼一声,道:“我打听过了,这娄子安有收藏古籍黄书的怪癖,不仅如此,还喜欢按照古籍里描述的姿势,一边读一边练一边做,反复研读,细心体会,归纳心得,讲求实践出真知。”

    白矾眼中闪过冷色,低声道:“只要一个人露出破绽,就有办法利用破绽去控制他。娄子安终究只不过是我手中的傀儡而已。”

    牛老七佩服地说道:“大师兄,你让我感觉,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牛老七是白矾的表弟,也是他最信任之人。白矾淡淡一笑,道:“别拍马屁了,专心开车!”

    等轿车驶出中医协会大院,白矾拨通了王国锋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