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4章 热水壶煮内裤
    严格意义来讲,对于苏韬而言,靳国祥的病比她女儿靳芷瞳的病更要难治,原因在于靳国祥的病是伤及筋骨,时间太久,已经成为沉疴旧疾,这种病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属于难症,想要三两次就治好,可能性不太大。靳芷瞳的病,虽然看上去很吓人,但只要解决病因,将畸形的筋脉改造好,后期做好身体的调养和维护就好。靳国祥的病,病入骨髓,如果不及时控制治疗,下一步就是病入膏肓,神仙难救。

    苏韬想了想,还是将靳国祥的病情与他慎重说明,这是担心靳国祥不放在心上,后期若是不继续找自己复诊,一旦复发,犹如洪水溃堤,不可收拾。

    芷瞳的身体康复有望,靳国祥的腿伤,也被苏韬医治一番,妻子董丽坤感激不已,邀请苏韬中午一起吃个便饭,但被苏韬借口有事回汉州,婉言谢绝,但陈敬意还是让医院的轿车,送苏韬和柳若晨回酒店。

    靳国祥望着轿车离开,眼中闪过复杂之色,转身与陈敬意,道:“难怪现在首长的医疗保健队伍中,总少不了中医人员,原来中医真有这么神奇。”

    陈敬意颔首笑道:“我见过不少国手,均是年过半百。像苏大夫这样年轻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靳国祥听出陈敬意的言外之意,暗赞苏韬的实力已经堪比国手。靳国祥朝陈敬意拱了拱手,感谢道:“陈院长,首先我感谢你为我女儿的病竭力奔走,如果不是你找来了苏大夫,我女儿恐怕要遭更多罪;其次,我为之前对你的某些不敬之言而道歉,一切都因为我太担心女儿的病情。”

    陈敬意也是老怀安慰,他猜测苏韬私下跟靳国祥沟通的时候,定是替自己美言几句,所以靳国祥才会对自己态度如此变化,心中暗自感激苏韬会做人,嘴上却谦虚地说道:“歪打正着,本来打算请中医代表队来治病的,没想到苏大夫也在其内,这也是芷瞳的运气。”

    靳国祥暗叹了口气,琢磨着苏韬是靳芷瞳的贵人,这点无可争议。

    坐在轿车内,柳若晨瞟了一眼苏韬,见他目光落在窗外的街景,笑着说道:“你为什么拒绝和靳少将吃饭与他处好关系,不是你的目的吗”

    “欲速则不达。”苏韬淡淡笑了笑,“怎么难道觉得我很势利”

    柳若晨叹了口气,道:“只是觉得新一代的神医,竟然也是巴结权贵之流,让人感觉唏嘘而已。”

    苏韬摇了摇头,道:“这不叫巴结,这叫做合理运用自己的能力,编织一张属于自己的人脉网。做大夫的,为何能被人尊敬,原因在于有自己的死忠粉丝,每一个病人都是自己的死忠粉丝,日积月累,他们变成让你扬名的种子。”

    柳若晨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你有很强的功利心!”

    “那又怎么了”苏韬反问道,“追求功德和利益,与推广中医文化,并不矛盾吧”

    “不矛盾,很多中医觉得,治病救人是天职。为了扬名,诊金偶尔都可以不要。”柳若晨点了点头,笑道:“你没有那么虚伪!”

    如果换做其他中医大夫,为了讨好靳国祥,恐怕绝口不提诊金的事情,但苏韬却是不要诊金,且拒绝了与他共进午餐的机会,当然,柳若晨作为旁观者看得很明白,苏韬在放长线钓大鱼。

    苏韬耸了耸肩,道:“我不虚伪,一样可以很好地在这个社会生存。不过,如果情况特殊,需要我伪装的时候,我不会拒绝变成另外一个人,成为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柳若晨叹气道:“有时候我在想,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扛起中医的旗帜。王国锋肯定不行,因为他缺少一股灵气。而你,我之前觉得可以,现在又动摇了。”

    苏韬惊讶地望了柳若晨一眼,道:“你这么评价,我有点伤心,难道我哪个地方做错了,让你对我失去了信心”

    柳若晨莞尔笑道:“英雄不都应该是那种大公无私,甘于奉献的人吗你让我觉得,有那么点贪财好色!”

    苏韬皱了皱眉,嘴角不屑地翘起弧度,叹道:“史书上的每一个英雄,其实都是经过后期人工修饰美化过的。英雄其实骨子里和普通人无异,有七情六欲,看到金钱会动心,看到美女会动情,差别之处在于,英雄放大了他某个方面的能力,掩盖了某些性格上的弱点和瑕疵。”

    与柳若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这是一种极其放松的享受,虽然柳若晨句句都在追问自己,但给苏韬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柳若晨的美好在于她没有杀伤力,如同温润的玉石,光滑而清凉,带着天然的治愈属性,与之聊天,足以清火、降压。

    抵达酒店,夏禹已经等了一会儿,柳若晨觉得即将临别,委婉地提醒道:“回去之后,小心提防娄子安。”

    苏韬皱了皱眉,不解道:“他能对我如何”

    柳若晨叹气道:“以我对他的了解,昨日发生的事情,他觉得你扫了他的颜面,一定会对你采取报复。”

    苏韬面色变得成熟,旋即又是释然一笑,轻松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了,你要不跟我一起回汉州,你师妹在三味堂挺挂念你。”苏韬扯谎的能力已经登峰造极,表演得跟真的似的。

    柳若晨还真犹豫一番,终究摇头,淡淡笑道:“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安排,等有机会一定来三味堂叨扰。”

    苏韬主动伸出手,与柳若晨的手掌握了握,虽然还是感觉有点粗糙,但美妙的滋味从掌心开始蔓延,让苏韬感觉心脏深处打了个机灵,暗忖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灵魂上的触动柳若晨的确是那个站在中医领域,能与自己靠得很近的人。

    夏禹将行李放在后备箱,坐在驾驶座上,笑着说道:“那女人好像爱上你了。”

    苏韬玩味地笑问:“何以见得”

    夏禹分析道:“女人爱上男人,眼神会一直跟着他转,而且含情脉脉。那柳若晨吧,眼神就是这样,毫不掩饰内心的渴望,要不你就收了吧,我调查过她了,身家好几亿,是有名的中医大夫,社会地位也很尊崇,家庭背景也够硬,她爷爷是……”

    “停停停!”苏韬没好气地打断夏禹,“怎么感觉你是在怂恿我泡她”

    夏禹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拍,道:“这么极品的女人,对你有兴趣,几乎就差投怀送抱,你不泡,你还是男人嘛”

    “理是这么个理。”苏韬歪着头,想了想,叹气道:“我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

    氛围凝固了片刻,夏禹想起一件事,笑问:“对了,你昨天用房间里的热水壶喝茶了吗”

    苏韬微微一怔,疑惑道:“用了,那热水壶难道不是用来喝茶的吗”

    “哈哈!”夏禹大笑一声,“我之前听过个事儿,酒店热水壶还有其他功用,某些女性有洁癖,喜欢用热水壶来煮内裤。”

    苏韬翻了个白眼,感觉喉头一股麻麻的感觉,好不容易才压制了下去,道:“太没公德心了。”

    ……

    华夏中医协会位于燕京南三环,位置尚可,办公地址为原卫生部直属的一家单位,后来单位改制之后,搬迁到了被五环,原来的地方便交给中医协会用作日常办公。中医协会的人数不少,但每天到岗办公的人数不多,很多位置都是挂了个头衔,直白点说就是挂个名字,占坑不办事,每月吃空饷。

    卫生部的领导将这里视作养老院,所以工作人员多半是某些部里领导的亲戚,在这么个环境中,娄子安也是随波逐流,掌握实权之后,就给自己安排了好几个名额。

    娄子安从宁杭市回到燕京之后,心情就一直不好,所以把他的秘书折腾的够呛,让他安排人开会,结果准点到场的只有三四个,最终娄子安一个个的打电话,才将这些老爷全部催到场,那种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

    会议上并没有讨论实质性的内容,娄子安对现有的中医系统抱怨了一番,惹得并无实权的会长贾德不时皱眉,却只能暗忍下来,毕竟现在娄子安是中医协会的真正当家人。

    白开水般的会议终于结束,娄子安发现办公室门口早已等待一人,他手上捏着一根半燃的香烟,单手负在背后,目光望向远处的天空,他见娄子安出现,从口袋里掏出便携式青花瓷烟灰缸,将烟头的星火拈灭,笑道:“娄会长,总算等到你了。”

    娄子安走过去,与之握了握手,笑道:“白矾,几日不见,更有气度了,赶紧到我办公室坐坐。”

    “谢谢!”白矾颔首一笑,伸手拿起搁在地上的一个公文包。

    娄子安目光似有似无地瞄了一眼那个公文包,知道白矾之所以找自己,定是有事相求,是否要帮他,还得看那公文包的重量是否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