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3章 挽救政治生命
    (本书上架之后,保证一天三更的速度,仍有些书友觉得更新不给力,我只能这么认为,这本书写得实在太好了,所以大家恨不得一下子看完。还有书友评价烟斗是在搞什么饥饿营销,这实在有些高估烟斗,烟斗只是个朴实勤奋的码字工,哪懂那么多弯弯道道。码字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你们看五分钟,我要写一两个小时,所以若是让您久等,还请诸位书友换位思考,见谅一个。)

    靳国祥刚开松手,董丽坤抹着眼角的泪水,走了过来,低声道:“苏神医,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

    靳国祥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道:“人就是这样,一直为金钱和群里拼搏,到了最后,却发现健康最重要。如果不是你出现,我们还要沉浸在痛苦之中,芷瞳是我们的女儿,是我们的幸福来源。”

    “能够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嘛。”苏韬脸上带着温和笑容,他走到靳芷瞳的身边,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虽然还在沉睡之中,但她的脉搏沉稳有力,气血运行与常人无异,位于小腹的门静脉,也恢复得不错。

    苏韬想了想,写了个复合药方,道:“这个中药方,主要在于增强体质,提升身体新陈代谢功能,每天服用早中晚,各服用一次,大概一周左右,就可以痊愈。”

    “只要一周时间吗”董丽坤惊讶地说道。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如果让她自行恢复的话,大概三个月左右,就能自己痊愈。服用中药,主要是以强生健体为主,毕竟她卧床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服用药物,对其身体滋补,可以事半功倍。”苏韬耐心地解释原由,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细说,只是为了让两位家属放宽心而已。

    是药三分毒。即使是中药,如果服用不当的话,也会对身体造成负面影响。苏韬看得出来夫妻俩对女儿极为伤心,他解释药效,可以让两人舒缓内心的疑虑、焦躁和压力。

    靳芷瞳的身体基本已经稳定,苏韬此次过来只是简单回访,这如同所有的外科手术医生,在结束治疗之后,会定期地看一看病人的伤口恢复情况,其实手术的效果如何,在结束治疗的瞬间就已经知晓,后面恢复如何,就看病人如何调理。

    靳芷瞳悠然醒转过来,见一个年轻人正在与父母说话,她很快明白,就是这个人治好了自己,虚弱地说道:“谢谢你!”

    苏韬走到她身边,面带微笑道:“不客气,芷瞳,尽快好起来吧,听你爸说,你现在高二,马上就要进入高三,学习成绩不错,一定要努力加油,争取赶紧投入到学业中!”

    靳芷瞳觉得苏韬阳光帅气,心中满是温暖,道:“我一定不会辜负爸妈,还有你的期望!”

    苏韬暗忖这小姑娘还真是坚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靳芷瞳虽然出生于官商之家,但看得出来,拥有良好的修养,与一般的富二代官二代,有截然不一样的气质。苏韬暗自唏嘘,运气不错,若是救了个女妖精,那心情就没现在这么美丽了。

    为了给靳芷瞳充足的休息空间,苏韬等人来到了套房的外屋,苏韬目光轻描淡写地扫在靳国祥的右腿上,这让靳国祥很敏感,暗忖苏韬莫非仅仅这一眼就瞧出自己的腿有毛病不过,他听过中医讲求望闻问切,苏韬医术高超,说不定还真看出了问题所在,只是他也不好主动提起此事,但心中还是有一份期待,或许苏韬有办法治疗当年在战场上遗留下的老伤。

    陈敬意让护士送来泡好的龙井茶,笑道:“这是宁杭市的特产,味道绝对纯正。”

    苏韬品了一口,望着色泽鲜绿,形如雀舌的茶叶,笑道:“这是特技西湖龙井,一芽一叶,市场价一斤在五千元上下。”

    陈敬意微微一怔,笑道:“没想到苏大夫也是品茶的行家。”

    苏韬笑道:“只是略有研究而已。喝茶是最健康的养身方式,龙井茶对于治疗高血压有很好的辅助效果,经常喝茶的人,可以降压降脂,是不错的保健品。”

    随后陈敬意与苏韬天南海北的聊天,靳国祥见识不凡,偶尔也说上两句,氛围倒是不错,给人一种极为融洽之感。

    苏韬觉得时间差不多,就跟柳若晨点了下头,两人默契地起身,与几人告辞。

    陈敬意和靳国祥将苏韬和柳若晨送到电梯口,等电梯门关上的瞬间,陈敬意发现靳国祥脸上露出一些失落之色,他琢磨着靳国祥恐怕心中有话要说,却未能如愿,便问道:“靳少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靳国祥淡淡一笑,自嘲道:“我是打算想请苏神医给我看看病腿,但自始至终没有开口。他好像也瞧出我的腿有毛病!”

    陈敬意恍然大悟道:“中医讲求,道不轻传,医不叩门,你不主动提起的话,他肯定不会为你主动医治。”

    靳国祥微微一怔,惊讶道:“我哪里知道还有这等规矩”

    陈敬意连忙笑道:“我来做中间人,刚才正好要了他的电话,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靳国祥有些尴尬地笑道:“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虚伪”

    陈敬意摆了摆手,摇头道:“你如果不主动找到他医治,在他看来,就不是虚伪,而是愚蠢了。”

    靳国祥愕然无语,他出身部队,心胸比较开阔,对陈敬意的玩笑话,倒也不会介怀。主要还是因为靳国祥不理解医者的心态,有病求医,这是聪明之举,如果讳疾忌医,这就是愚蠢。

    苏韬看着电梯按键从八楼降到一楼,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接通笑问:“陈院长,有何指示”

    陈敬意望了一眼靳国祥,笑道:“我是替靳少将请你给他看个病!”

    苏韬暗忖这靳国祥终究还是没忍住,淡淡道:“我等下就上来!”

    靳国祥给自己的印象不错,而且身份显赫。虽然苏韬自认为淡泊名利,但若是有机会让权贵欠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

    当然,苏韬也不会太过显露自己的意图,自己那淡淡地一扫,足够让靳国祥心里起反应。

    柳若晨见苏韬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叹气道:“阴谋得逞了”

    苏韬知道柳若晨也看出靳国祥的腿疾,道:“要不你来治”

    柳若晨摇了摇头,叹气道:“他现在只认你,若是让我来治的话,他还不放心呢!”

    医生这个职业就是如此,病人都非常稳定和忠诚,一旦你获得了他的信任,那就不会轻易动摇。

    重新回到八楼,陈敬意安排了个空置的房间,苏韬和靳国锋独自走入里屋,靳国锋从下方轻轻地拉开裤子,露出自己的腿,苏韬伸手在腿上几处穴位轻轻地按了按,道:“这是个老伤,应该有十多年了。一开始因为被炮弹的碎片炸伤,几乎要残废,但经过正确的处理,以及你个人的恢复能力,能如常人一般正常行走,已经实属不易。不过,如果始终放任不管,不出两年,你这条腿会彻底无用,甚至还需要做截肢。你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一道阴雨天,就感觉整条腿都是麻麻的,没有知觉”

    听苏韬说完,靳国祥脸上露出吃惊之色,因为没想到苏韬说的情况完全属实,他点了点头,苦笑道:“我原本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

    苏韬暗忖靳国祥倒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同时恐怕也是为了强烈的自尊心,不想成为残疾之人,饱受别人的同情。他沉声,严肃地说道:“大病都由小病演变而来。不过,现在还不算迟,我有办法治好你。”

    听苏韬这么说,靳国祥的心顿时松了下来,其实靳国祥也曾经去检查过腿上。不过,按照西医的检查,靳国祥这条腿基本已经无用,提出的方案是做切除手术,以免影响到身体的其他部位,这也是为何靳国祥不愿意让女儿靳芷瞳作切除手术的潜在原因。

    虽然历史上也有著名的瘸腿将军,但靳国祥难以接受被人歧视和同情的目光。而且,若是自己真残疾了,在部队里想要继续往上走,基本会断绝晋升空间,因为按照常理,不会让一个残缺之人,成为重要的领导人,因为那样有损军方的形象。

    如果苏韬治好靳国祥,那不仅是治病那么简单,而且还挽救了靳国祥的政治生命。

    苏韬让靳国祥平躺在床上,打开行医箱,取出针盒,开始在他腿上的穴位行针。靳国祥的病,事实上处理难度,并不比他女儿的病来得轻松。老伤太过严重,长期没有治疗,已经伤及筋骨,苏韬暂时也只能将渗透到他腿骨的毒气逼出部分。

    大约花了半小时时间,苏韬收针,缓缓吐气道:“靳少将,你的腿伤,我暂时还无法根治,等会给你配个药汤,然后你每个月需要由我来给你针灸一次,大约半年方可痊愈。”

    靳国祥倒也能理解,折磨自己十多年的腿伤,被苏韬戳几针就能好,这不太现实。靳国祥下床之后,缓缓走了两步,腿上无力感消失,转而取代的一股热气,从脚底涌入,这暖烘烘的感觉,让他浑身一轻。

    眼中满是感激,道:“我靳国祥这一辈子很少佩服人,从今天起,你就算其中一个。”

    苏韬谦虚地笑道:“靳少将,你过奖了,虽然你这么说,但每次的诊金,我还是得收的,不多,一次两百元诊金,如果上门的话,五百起步!”

    靳国祥被苏韬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