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151章 既生瑜何生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王国锋从梦中惊醒,昨天喝了太多酒,以至于今日头痛欲裂,他轻轻地碰了碰身边光裸的女子,皱了皱眉,不悦道:“你怎么还没离开”

    那女子伸了个懒腰,无奈地叹了口气,抱怨道:“别人都说婊子无情,没想到你这个臭男人更加绝情,自己爽过了,就巴不得我趁早从你眼皮底下消失吧”

    王国锋昨天夜里喝得太多,所以随手拿起门缝里递过来的一张名片,找了个小姐,他此刻才留意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若是再给他选择的机会,绝对会不愿意下嘴。头发散乱,劣质化妆品使用得太多,使得皮肤极差,虽然面容还算精致,但比起王国锋的高标准,还是欠缺了许多。

    王国锋暗恼自己昨天酒后失德,起身从钱包里取了一千元,放在桌上,命令道:“给你十分钟时间,拿着钱赶紧离开吧。”

    女子已经穿好了胸衣,将钱卷成一团塞入双峰之间,套上了黑色的蕾丝边打底衫,也不恼怒,笑道:“名片好好留着,如果想我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昨天晚上你很威猛,让我意犹未尽。”

    王国锋无奈地叹了口气,从皮包里抹了好一阵,找到没开封的香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烟。王国锋不喜烟酒,但此刻他需要通过外力,让自己浮躁的心情冷静冷静,等女子离开房间,王国峰到卫生间冲了个凉,瞬间检查了一下身体,让他很庆幸,虽然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但自己幸运的没有中标,顿时放下心来。

    出了浴室之后,手机正好响起,他走过去接通,里面传来娄子安的声音,异常严肃认真,“国锋,昨晚你太让人失望了!”

    王国锋听娄子安这么说,吓得一哆嗦,差点手机摔掉在地上,他尽量保持平静,疑惑道:“娄会长,怎么了”他第一反应是,昨天自己找小姐的事情被知晓了,若真是这样,他的名声可谓尽毁,堂堂中医的年轻领袖,在失败之后,找小姐发泄,这若是传出去,自己将永远抬不起头。

    娄子安沉默片刻,沉声道:“你昨天酒喝多了,恐怕自己都忘记发生什么了吧”

    王国锋苦笑道:“我昨天是喝多了一点,不过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娄子安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现在打开电脑,或者用手机搜索一下‘中医英雄’四个字,看能搜到什么。”言毕,娄子安直接挂断了电话,他心中气闷不已,王国锋可是中医协会重点培养的对象,尽管在医王大赛上,王国锋输给了苏韬,但娄子安依然没有失去信心,还是将所有的资源砸在王国锋的身上,结果他不仅带着华夏代表队在三国医学交流会上惨白,如今还在关键时刻酗酒掉链子,实在有种阿斗扶不上墙的感觉。

    娄子安现在后悔无比,早知道当初就不听信道医宗那边的怂恿,拒绝让苏韬进入中医协会,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如今这么尴尬的局面——拯救中医的英雄竟然在中医协会的体制之外,这是何等的讽刺

    王国锋用手机浏览器,输入关键词,结果蹦出了一页新闻,昨天记者程佩妮加班加点将新闻发布,不仅放在了浙源在线网站上,而且浙源晨报也进行了半版的报道,将新闻通读一遍之后,王国锋的心情可以用翻江倒海来形容,“噗”,一口鲜血竟然直接从喉咙中喷涌而出,王国锋连忙从桌上取来纸巾,擦拭着嘴角的鲜血。

    嫉妒心真的可以杀死人,王国锋终于知道为何诸葛亮能气死周瑜,挫败感真的会让人陷入疯狂。

    王国锋赶紧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心平气和地拈指打坐,过了许久之后,他的脸上涌现出一抹红润,通过调息,王国锋将刚才的急火给压制了下去。

    虽然如此,王国锋依然难以介怀,他知道苏韬的实力很强,但没想到竟然这次从汉州赶到宁杭来凑热闹,间接地甩了自己一记耳光。

    “他一定是故意的!”王国锋恨得牙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多次让自己品尝屈辱,他的心态已经变化,从嫉妒变成了嫉恨!

    王国锋打开手机,主动拨通了白矾的电话。王国锋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仁慈的人,他不喜欢阴谋诡计,但当有人多次触犯自己的底线,他绝不会妇人之仁!

    ……

    早晨七点,金崇鹤踏上归途,他拿着登机牌,步入机舱,立即就有女服务员走过来,替他拿过机箱,搁置在商务座的行李架上,用韩语说道:“金医生,欢迎你搭乘本次航班。”

    医生在韩国是一个很受欢迎的职业,不仅收入待遇很高,而且社会地位显赫,当然,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也需要经过千锤百炼。金崇鹤淡淡一笑,望了一眼她的工号牌,道:“谢谢你,秀珍小姐。”

    金崇鹤是大韩民国的名人,经常出现娱乐版的头条,所以大韩航空的空姐们一见到他到来,均是激动不已。金崇鹤见时间还早,打开随身带的平板电脑,浏览国内的新闻,他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不出所料,昨天韩国医学代表团在交流会上大放异彩的新闻,已经随着韩国代表队提前回到国内传播开来,新闻上选用的图片是自己的一张特写,标题为《韩医正名,汉医沦落!——韩医代表队名扬华夏》。

    金崇鹤随意地浏览了一下新闻,直接关掉了窗口,揉了揉眉心。如果没有半夜的插曲,金崇鹤或者会像国内那些大夫一样,为胜利沾沾自喜,但金崇鹤此刻心情沉重,因为他发现自己遇到的那个华夏中医代表队,并不是华夏中医水平的真正体现。

    金崇鹤很少会佩服一个人,但苏韬那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术,完全超出自己的理解,简单比方,从医术水平来衡量,自己只是刚刚学步的幼儿,而苏韬已经尝试着飞翔的超人。

    金崇鹤至始至终,都想不明白,苏韬如何用两根芒针,完成了门静脉血管的改造手术。

    当牛顿在无法用科学解释一些非正常的现象时,他转而醉心于研究神学,金崇鹤此刻也有类似的倾向,难道苏韬真是上天拍下来的神仙,那双手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金崇鹤深深地叹了口气,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见时间还早,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爷爷金汉秋的声音。

    “崇鹤,你为何没有与代表队一起回来”金汉秋对孙子的要求非常严格,他将毕生的心血都灌注在金崇鹤的身上,金崇鹤并没有让他失望,成为韩医的旗帜。只是金汉秋对金崇鹤的生活作风不大认同,认为金崇鹤多留在华夏一日,肯定是拈花惹草去了。

    “爷爷,留在华夏,是为了和几名同行交流医术。”金崇鹤想了想,如此解释。虽然初衷并非如此,但故事情节却是如自己所言,他与苏韬和柳若晨,暗中做了个较量。

    “哦能让你感兴趣的同行”金汉秋微微觉得奇怪,“你与王国锋不是在交流会上切磋过了吗难道报道失实了”

    韩国媒体经常会为了维护自己的民族尊严,编造新闻,所以金汉秋第一反应,就是媒体报道不准确。

    金崇鹤摇了摇头,笑道:“不是王国锋,我遇到了一个更加厉害的人,而且比我还年轻!”

    金汉秋对金崇鹤很了解,这是一个很少撒谎的孩子,语气凝重地问道:“哦难道他没有参加医学交流会”

    “没错!华夏的中医协会太混乱,竟然拒绝接纳那么厉害的人物。爷爷,你见过九宫八卦守穴、透穴芒针搭桥,不用手术刀的中医式手术吗”金崇鹤兴奋地还原昨晚发生的一切。

    金汉秋耐心地听金崇鹤将前因后果讲完,又问了几个苏韬针灸的细节,深吸了口气,分析道:“崇鹤,这次你华夏之行太值得了,没想到你竟然亲眼见到有杏林圣手之称的天截手神技!”

    “天截手!这就是天截手吗”金崇鹤在史料中曾经阅读过关于天截手的描述,可以说,任何人研究汉医,都希望自己能得到天截手这种逆天的技能。史料中记载,这是可以一只修改地府生死簿名单的神手。

    金汉秋微微叹了口气,淡淡道:“崇鹤,与他在一个时代,恐怕任何人都要黯然失色,你也不例外。”

    金崇鹤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爷爷,我相信自己的实力,如果给我机会,我一定会用自己所学光明正大地战胜他。韩医金家,一定会名扬天下。”

    金汉秋欣慰地笑了笑,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有机会,我也想见见天截手,究竟是何等的神奇。”

    金崇鹤想了想,脑海中浮现出计划,淡淡笑道:“爷爷,我一定会实现你这个愿望!”